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专注肢体语言识别骗子或谎言是偶然 最佳方式是…

京港台:2021-9-24 00:30| 来源:BBC中文 | 评论( 1 )  | 我来说几句


专注肢体语言识别骗子或谎言是偶然 最佳方式是…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戴维•罗伯森

  BBC Future

  托马斯•奥莫罗德(Thomas Ormerod)的安全团队面临一项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在欧洲机场,他们要询问乘客的个人历史和旅行计划。奥莫罗德安插了几个人去安检处;这些人有虚构的过往历史和未来计划,他的团队要查出来究竟谁在撒谎。

  实际上,他们讯问的人中只有千分之一会欺骗他们。识别骗子应该就像大海捞针一样。那他们怎么办?

  一种选择是专注肢体语言或眼球运动,对吗?这其实是一个坏主意。

  持续不断的研究表明,即使是受过训练的警官也会试图从肢体语言和面部表情中读出谎言,成功往往是偶然的。根据一项研究,在 20,000 人中,只有 50 人能够以超过 80% 的准确率做出正确判断。大多数情况下还不如干脆去抛硬币。

  奥莫罗德的团队尝试了一些不同的方法,并且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成功识别了假乘客。

  他们的秘诀?对大量从前已经认可的欺骗线索不予理会,采用其他一些非常简单的技巧,从头开始。

  近年来,关于欺骗的研究结果令人失望。以前的大部分工作都集中在通过肢体语言或面部来解读说谎者的意图——脸颊通红、紧张的笑声、狡猾的目光。

  最著名的例子是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他在否认与莫妮卡·莱温斯基(Monica Lewinsky)有染时摸了摸鼻子,这在当时被视为撒谎的明显标志。

  按照阿拉巴马大学伯明翰分校的蒂莫西·莱文 (Timothy Levine) 的说法,这可以解释为,说谎行为会导致强烈的情绪——紧张、内疚,甚至可能是对挑战的兴高采烈——这是难以控制的。

  即使我们认为自己是“扑克脸”,但实际上我们仍然可以做出被称为“微表情”的小动作,这些动作可能会出卖我们。

  然而,心理学家看的越多,似乎就越难找到可靠的线索。问题在于人类行为的多样性。你可能会发现一个自己较熟悉的人说实话时的会抽搐,但其他人的行为可能会大不相同;通用的肢体语言词典并不存在。

  在萨塞克斯大学工作的奥莫罗德说:“没有任何迹象总是伴随着欺骗。”“我会紧张地咯咯笑,其他人会变得更严肃,有些人会对视对方,有些人则避免视线接触。”

  莱文同意这种看法:“证据非常清楚——没有可靠的线索可以用来分辨谎言和真相。”

  虽然你可能听说过,人的潜意识能够注意到这些迹象,但这似乎也被事实所驳斥。

  尽管有这些令人难以抗拒的结果,但是,我们的安全仍然经常取决于这些神话般的线索。

  以一些乘客在长途飞行前可能要接受的检查为例——奥莫罗德被要求在 2012 年奥运会前夕拿出解决方案。他说,一般情况下,安全官会使用“是/否”问卷来了解乘客的意图,他们也接受过专门训练,观察可能暴露欺骗行为的“可疑迹象”(例如紧张的肢体语言)。

  “那没有提供倾听的机会,反思可信度,观察行为的变化——这些都是检测欺骗的基本方面,”他说。

  他说,现有的规章条例也容易导致偏见——例如,官员更有可能在某些种族群中发现可疑迹象。 “目前的方法实际上会阻碍检测到欺骗行为,”他补充说。

  很明显,需要一种新方法。但是,考虑到实验室中只得出过一些灾难性的结果,新方法应该是什么?

  奥莫罗德的回答非常简单:不再只是关注微妙的表情、行为细节,而是转为更关注人们在说什么,巧妙探查正确的“压力点”、击破说谎者的伪装。

  识别真伪的原则

  奥莫罗德和他的同事、来自伍尔弗汉普顿大学的克拉尔·丹铎(Coral Dando)总结出一系列对话原则,可以提高识别骗子的机率:

  问开放式问题。这迫使说谎者扩展他们的故事,直到他们陷入自己编织的欺骗网络。

  制造惊奇元素。调查人员可以尝试增加说谎者的"认知负荷"——例如,通过问他一些可能会让人困惑、意想不到的问题,或者让他倒叙事件——这会让对方更难维持伪装。

  注意可验证的小细节。如果乘客说他们在牛津大学,请让他们告诉你他上下班的路况。

  观察自信程度的变化。仔细观察潜在的说谎者在受到挑战时的表现如何变化:说谎者在感觉可以掌控时可能会变得更罗嗦,但他们的舒适区是有限的;如果他觉得自己正在失去控制,可能会闭嘴。

  目的是随意交谈,而不是激烈的质问。然而,在这种温和的压力下,说谎者会由于叙事自相矛盾、出现明显回避或不稳定而暴露自己。

  “重要的是,要知道没有快速解决问题的办法;我们将最好的办法组合在一起。”奥莫罗德说。

  奥莫罗德承认,他的策略只是常识。“有一个朋友说,我这是在为谈话艺术申请专利,”他说。但结果不言自明。

  该团队让一些人假扮乘客,携带真实的机票和旅行证件。他们有一周的时间准备自己的故事,然后被要求在欧洲的机场与其他真正的乘客一起排队。

  接受过奥莫罗德和丹铎提问技巧培训的特工发现假乘客的可能性是那些使用可疑迹象的人的 20 倍以上,发现骗子的概率为 70%。

  “这真的令人印象深刻,”莱文说。他没有参与这项研究,不过他认为在机场进行实地测验尤为重要, “这是最贴近现实的研究。”

  说服的艺术

  莱文自己的经历也很有说服力。

  和奥莫罗德一样,他也认为巧妙的问话旨在揭露说谎者故事中的漏洞,远比试图从肢体语言中找出明显迹象要好得多。他最近做了一个问答游戏,在这个游戏中,本科生两人一组,每答对一个问题就可以获得 5 美元的现金奖励。

  学生们不知道他们的搭档是演员。当游戏主持人暂时离开房间时,演员建议学生快速查看游戏中答案的作弊。少数学生接受了提议。

  然后学生们都接受了真正的联邦特工的问话,看他们是否作弊。使用战术性问题来探究他们的故事——无需关注肢体语言或其他线索——特工以超过 90% 的准确率找到作弊者。

  在 33 次问话中,一位专家甚至做到 100% 正确——这个惊人的结果超过了肢体语言分析的准确性。重要的是,一项后续研究发现,即使是新手也能通过使用正确的开放式问题提问来实现近 80% 的准确率。

  事实上,调查人员经常能够“说服”骗子公开承认他们的不当行为。 莱文说,他们的秘诀是精通说服艺术的大师们熟知的一个简单技巧:他们会以询问学生是否诚实来开始谈话。让他们公开说自己讲了真话,能让他们随后更加坦率。

  “人都想认为自己是诚实的,这会让他们愿意合作,”莱文说,“即使是不诚实的人也很难假装合作,所以在大多数情况下,你可以看到谁在假装。”

  很明显,一些专业侦探可能已经使用了这些技巧——但考虑到围绕肢体语言的那些传说,值得强调的是,与可疑的肢体语言相比,说服力的能力有多么强大。

  尽管取得了成功,奥莫罗德和莱文还是希望其他人尝试复制和深化他们的结果,以确保它们在不同情况下有效。“我们应该警惕千篇一律的说法,”莱文说。

  虽然这些技巧主要是为了帮助执法,但同样也可以帮助你识别生活中的骗子。

  “我一直和孩子们一起这样做,” 奥莫罗德说。需要记住的主要一点是,要保持开放心态,不要急于下结论——仅仅因为某人看起来紧张或记不住关键细节,并不意味着他们有罪。相反,你应该寻找更常见的异样。

  没有万无一失的辨别谎言的方法,但只要有一点机智、智慧和说服力,你就可以期待真相最终会浮出水面。

 

 

相关专题:全球骗局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学术教育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9-24 21:2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