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连花清瘟陷巨大争议,竟27次被推荐 饶毅发文强怼

京港台:2022-4-19 12:14| 来源:新浪科技综合 | 评论( 3 )  | 我来说几句


连花清瘟陷巨大争议,竟27次被推荐 饶毅发文强怼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如果‘连花清瘟’从未被严格证明有效,那么强行派送‘连花清瘟’就害了等待必需物资和药品的群众。”

  撰文 | 田栋梁

  来源 | “医学界”公众号

  连花清瘟胶囊(颗粒)自上市以来,根据其生产企业以岭药业的统计,先后27次获治感冒、抗流感、防治新冠方案指南推荐。然而,围绕其有效性的争议和质疑也始终未断。

  4月17日,微信公号“饶议科学”发文《疫情期间:不容假药趁火打劫,不宜强行派送未经证明的中药》,矛头直指连花清瘟胶囊(颗粒)。该微信公号归属首都医科大学校长饶毅教授,文中写道:

  今天,新冠肆虐的地区,物资调配工作紧张。有些时候、有些区域,人民需要的食品、药品都难以保证百分之百按时到达群众手中。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强制性派发预防或治疗新冠的药品,一定需要严格检验,而不能让伪劣产品顶着任何帽子——包括“中药”的帽子——被强行派发给群众。

  因为如果是假药,不仅无用,而且影响重要的物资配发工作。

  如果是假药,顶着“中药”的帽子损害真正有效中药的名誉、影响真正有效中药的可信度。

  

  在如今新冠疫情肆虐的上海,很多家庭要为食物发愁,家中可能也缺乏应急药品,但一定不缺连花清瘟。在网购的食物迟迟难以送到的状况下,家住虹口区某封控小区的田先生,已经先后两次收到四盒连花清瘟胶囊(颗粒)了,社区发的蔬菜也仅仅收到一次。

  

  以岭药业官网首页的一条资讯中称,继3月28日向上海地区捐赠价值1000万元连花清瘟后,以岭药业于4月3日再次紧急捐赠5000万元连花清瘟,助力上海疫情防控。

  连花清瘟胶囊(颗粒)应该是此次上海疫情中,唯一被派发的用于预防或治疗新冠的药品了。对此,饶毅教授在文中犀利的指出:

  需要非常清楚,“连花清瘟”是否确实被证明对预防或治疗新冠有效。

  如果“连花清瘟”从未被严格证明有效,那么强行派送“连花清瘟”就害了等待必需物资和药品的群众。

  对代表性人物如吴以岭、其企业、其产品,多年面临真药假药的巨大争议,应该严格审核。如果是真药,应该还其清白。如果是假药,应该严惩不贷,罚一儆百,铲除敢于在疫情期间趁火打劫的骗子、其企业、及其产品。

  在饶毅教授发文之前,“睡前消息编辑部”推送了一则《睡前消息417:世卫组织“推荐”连花清瘟,谁告诉你的?》视频,对此前网上流传的世界卫生组织推荐连花清瘟的消息进行了核实考证,该消息使以岭药业股价两次涨停。

  “睡前消息编辑部”核实后得出的结论是:国内主流媒体硬是把中国人到世界卫生组织开会和连花清瘟胶囊扯在一起(电视剧),制造了错误的群众认识,不仅是强行建立联系,甚至可以说是给丑事发勋章。

  

  视频中所说的给“丑事发勋章”,指的是以岭药业创始人吴以岭的女婿贾振华在其署名的关于连花清瘟有效性和安全性的论文中,隐瞒与以岭药业的利益关系一事。这篇名为《中药连花清瘟胶囊在新冠病人中的有效性与安全性:一个多中心、前瞻性随机对照试验》的论文,于2020年5月发表在《植物医学》上。

  论文发表一年后,被知名科研打假网站Retraction Watch指出,该论文署名作者之一贾振华在论文中未能披露其个人与制药公司的利益联系,贾振华是以岭药业创始人吴以岭的女婿,他的妻子是以岭药业的董事会成员,他们夫妻还共同经营一家以岭药业的子公司,而以岭药业是连花清瘟胶囊(颗粒)的唯一生产企业。

  贾振华在后来提交给《植物医学》的勘误文件中承认了自己与以岭药业的利益联系,但否认了自己的公司参与过临床试验,其虽然是通讯作者,但并未参与该论文的实际研究或统计分析,他的参与不会降低论文结论的客观性,以岭药业也为该研究提供了部分资金和所需药品,但也没有对论文施加影响。

  “睡前消息编辑部”的视频中称,原始论文中有明确声明,研究没有开展双盲试验,既没有对病人隐瞒药品,也没有设计安慰剂对照,就算忽略贾振华的利益关系,这篇论文也没有提供多少可信的结论。

  4月14日,“睡前消息编辑部”的这则视频被王思聪转发,他在转发评论中写道:证监会应严查以岭药业。王思聪的转发引起巨大关注,4月15日,以岭药业股价跌停。之后,王思聪对该条微博进行了编辑,删去了评论内容,只保留了转发的视频。

  连花清瘟胶囊(颗粒)的有效性到底如何?在连花清瘟颗粒的说明书中,关于“药理毒理”中有这么一段话:体外实验表明,本品对流感病毒、副流感病毒I型(HVJ-1)、呼吸道合胞病毒(RSV)、腺病毒3型和7型(ADV3和ADV7)、单纯疱疹病毒I型(HSV-1)和2型、SARS病毒、金黄色葡萄球菌、甲、乙型溶血性链球菌、肺炎球菌、流感杆菌均有一定的抑制作用。

  对上述描述,知名医生大V“成都下水道”如此评论:体外对病毒有抑制作用的东西太多了,包括酒精、碘伏、消毒液甚至白开水等。从2019年底开始,延绵至今的全球抗疫,曾经寄予厚望的阿比多尔、达芦那韦、磷酸氯喹、瑞德西韦,在体外对新冠病毒有较强的抑制作用,而真正用于人体试验,在与新冠病毒的较量中全部铩羽而归。

  “体外有效,是实验室在体外细胞做出来的结果,距离临床有效还有地球到火星的距离。现在病人足够多了,连花清瘟是不是应该耐心一些,逐级完成严谨的医学试验。”“成都下水道”写道。

  

  尽管多年来面临巨大争议,并未妨碍连花清瘟胶囊(颗粒)先后27次获治感冒、抗流感、防治新冠方案指南推荐。

  

  关于新冠肺炎,虽然连花清瘟颗粒的“功能主治”中明确写着: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常规治疗中,可用于轻型、普通型引起的发热、咳嗽、乏力。但在3月24日河北省中医药管理局印发的《河北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中医药防治方案(试行第六版)》中,连花清瘟胶囊(颗粒)不仅被推荐用于医学观察期、无症状感染者、轻型、普通型、重型新冠的患者,并且被推荐为成人和儿童的预防用药。

  

  在上海市卫生健康委员会、上海市中医药管理局官网上发布的《中医药预防新冠肺炎十问》中,连花清瘟胶囊(颗粒)也被推荐为预防用中成药。

  

  然而,根据“上观新闻”的报道,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龙华医院预防保健科主任方泓博士提醒,连花清瘟是治疗用药,非预防用药,提前口服不能预防新冠,即使抗原阳性,若无发热、咽痛、咳嗽等症状,也不推荐服用。

  龙华医院急救医学科主任方邦江教授也表示,连花清瘟不适合用作预防用药,中草药含有的电解质很多,脾胃功能不佳、有胃溃疡、肝肾功能不好的人不适合服用该药。对不适当的预防措施需要引起重视。

  来源:医学界

相关专题:饶毅,连花清瘟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19 23:1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