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如何看待官方回应“建议先了解赋(红)码原因”

京港台:2022-6-16 00:33| 来源:知乎 | 评论( 3 )  | 我来说几句


如何看待官方回应“建议先了解赋(红)码原因”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由于健康码的联动核查,有的人虽然身处山东,但河南的健康码(豫康码)被赋红码后,山东的健康码也变成了红码,由此造成了不少困扰。

  这群人有一个共同的身份,即河南一些村镇银行的储户。据这些储户反应,他们近期相约前往郑州,扫了当地场所码的人即被赋了红码。但根据河南省2021年8月发布的《河南省健康码赋码规则(第二版)》,可以赋予红码的对象仅包括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密切接触者或密接的密接、境外入境以及高风险地区驻留人员等。

  澎湃新闻|多名到访储户被赋红码,郑州12345:具体情况正在落实中

  6月14日,澎湃新闻拨打郑州市12345热线,得到回复称,赋红码的事情,之前已有来电反映相关问题,具体情况正在落实中。具体原因不太清楚,被赋红码可以本人来电反映,这个需要通知到相关部门落实情况。也有储户提供的12345录音称,12345客服表示,经过核实,其健康码被赋红码并非健康码专班负责的,具体的赋码转码单位正在查询。

  

  以下是中国数字时代摘录的部分知乎网友对此问题的评论:

  喷格拉底:胡主编大半夜发文,如果哪个地方政府为了防疫以外的其他目的调控健康码,阻止人们出行,这是违反相关防疫法规的。虽然他没说具体是“哪个地方”,但我还是给他点了个赞。说人话不容易,尤其是长期说鬼话的人突然说人话,就更不容易了。没想到有一天,我居然也要说一句“老胡中肯”。我只能说河南这行为,不制止,就是为信访开创了新思路。从某种意义而言,河南郑州出现的艾女士红码,比河北唐山出现的烧烤店打人来得更有追究的必要。

  

  yang leonier:如果这事属实,村镇银行储户名单上的身份证号直接赋河南红码的话..不好说,赛 博 朋 克 2 0 2 2…到时候哪里不想让谁去,哪里就给谁赋红码。而且如果直接通过系统报送异地,甚至可以人在家中坐红码天上来,自己所在地、其他省份一起红了,你想去某些外国使领馆签证面签,门口武警看到红码就拦下来,坐国际航班润出去,都连机场都进不了。

  怀剣:什么叫逆练?这就是逆练啊。河南这是逼着全国人民去悟法国哲学家米歇尔·福柯。福柯若是泉下有知,肯定直呼好家伙。用不是很精确的大白话来说,福柯论述的是治安/治理的权力和医学诊断的权力在历史上逐渐重叠。闹事的人,维权的人,不服管教的人,危害稳定的人,可以通过“医学”的权力加以管理。福柯在上世纪70年代开了一门面向社会的课,叫做“不正常的人”(Les anormaux)。这个“不正常”在法语中有“反常”、“例外”的意思,也有“疯子”的意思。抓“疯子”的事,中国早些年还常见(现在我可不知道哈)。把不听话的人关进精神病院,把他们当做“病人”。通过“医学”上的诊断,这些人被当做“疯子”。疯子说的话是不可信的,疯子是不能自由活动的。这样一来,不管这个“疯子”之前遭遇了什么,都无能为力了。医学完成了治安/治理的任务。管理那些不安定分子,这方法简直再好不过。在福柯死后40年,我们迎来了 5G+疫情 时代。这回,轮到世界领先的移动通讯技术,和医学一起,完成治安/治理的任务了。管你是涉疫高风险人群还是治安高风险人群或是维稳高风险人群,通过技术手段,全部算作反常/例外,一并处理。这是技术的耻辱,是医学的惭愧,是时代的罪恶。

  闫毅航:我的想象力确实不行。这玩意放一九年我会觉得是一本不能过审的反乌托邦小说情节。

  包茅子:健康码正式等同于良民证。而且灵活改赋,精准控人。它果然变成大家期待的样子。其他城市的健康码请看过来,后疫情时代的工作内容已经有先行示范了。(例行蹲一个辟谣还没等来辟谣,那补一句:各省健康码的主管单位或公司级别是不高的,想干预并不难。但健康码的威力如此之大,大到可以让一大群人完全被孤立。这是非常典型的重器操于下的情况,会发生什么其实一点也不难预料(核酸同理)。

  殷浩天:维权人群在全国大防疫环境下在各地聚集维权随时可能导致当地执政者被上级追责处分,但是上级又不出面解决这个窟窿的问题,所以就出现了这种魔幻现实主义的情形。法制之路,任重而道远啊。至于大家关心的红码问题,众所周知我国公共管理部门在施行各种政策和措施的时候是全过程民主的,所以给储户红码也应该是通过全过程民主来实现的,那我还能说什么呢?

  冷鹿:当年火车票实名制不就是如此么?现在可以直接刷身份证上车,但是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不行的。上下车都需要票,如果你上完车票丢了,你想出站就只能再买一张。有人说,这是配套设施没跟上嘛。但是火车票实名制是2012年全面实施的,而上面那种囧态之前到2016年还存在,整整四年。作为基建狂魔,这河里么?普遍的说法是为了打击黄牛,但实际上最大的用处是锁定特定人群,比如上纺的,比如逃犯。而且在2012年实名制的当年就进行了表彰性的宣传。

  

  稷亦寒星:我想起我最近被喷的最多的三个答案。很不幸,它们已经都不存在了。一个是我修改了,两个被删了。我其实只说了一件事,那就是公权力扩张极度危险,个人权利的边界如果不能被法律保障,那么一切都将失去。很多人喷我,口水把我淹了。我无奈修改。又有很多人举报,最终删了。现在应验了。如果还有人在这个答案评论区怼我,说我杞人忧天,脑子瓦特了,是行走的1450。那我真的很希望,这样说的你们把钱存到河南村镇银行去。不再赘言了。这病,我看是治不好了。

  码农无码:新冠在传播的真是可怕,2020年新冠的传播居然能靠户籍(只是说一下武汉和东北疫情其他地区单靠户籍来红码的骚操作),2021年新冠传播居然能超时空(只是说一下假如某集中隔离人员隔离后7~8天才检测阳性,13天前有过一面之缘的路人甲跟传播链毫无关系也要被拉去隔离)。以上传播方式纯属各地防疫魔幻大赏,新冠没有户籍传播和超时空传播能力。但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极其有创造力的是,2022年新冠的传播居然能靠银行账户了。(新冠的传播不能通过虚拟银行账户传播,纸质或其他实体账户如银行存折银行卡,有低概率造成“物传人”)果然,这种“防疫”真是太好了,又能赚钱又能平事儿还能赢。合理的防疫措施是保障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不合理的“防疫”……

  白井黑子:「紧急状态」赋予的权力是如此的便捷好用。以至于没人能抵抗「让紧急状态持续下去」的诱惑。如果他们掌握了让你在某种情况下寸步难行的权力,那么下一步,他们会在想让你寸步难行的时候把你框进这种情况。征信如此,健康码也是如此。

  lili:当你有了一个,不需要任何理由,任何证据,任何程序,就可以随意限制他人自由的工具。不用就是傻。

  维民所止:我国万事不进步,而独防民之术乃突过于先进国,此真可痛哭也——梁启超

  贾明子:玩儿坏了清零,玩儿坏了隔离,玩儿坏了核酸,玩坏了疫苗,现在又开始玩儿码。其实,从缺乏法律授权就“强制”你的第一件事开始,后面这些就都是预料之中的,没啥可奇怪的。后面哪怕是规定你早餐吃几根油条,洗澡用几滴浴液,乃至于敦伦的时候要持久多长,都已经不再奇怪了。

  王克丹:别邀请我了,失信已经是能想到最差的情况了。

  黑森林慕斯:侠客岛都发了评论,储户被刻意赋红码的事实肯定是坐实了。可笑昨天河南某地方部门还在试图狡辩,说什么大数据问题,打算甩锅给程序员。明摆的事,那么多截屏,人证物证,他甩得了吗?他甩不了的。甩不了,为啥狡辩,其实就跟唐山随意打完人,然后疯狂跑路一样,实际上事情有多严重,他们开始自己一清二楚,就是仗着没人管,没有对应问责机制。全国健康码迟迟无法统一,根本上,不是技术活或成本问题,而是各地握在手中不愿撒手、没有成本的权力。盖子没掀开,恐怕被上下其手不知道多少次了。

  冥原:当初弄健康码的时候你们在叫好,很多人抱怨健康码的弊端的时候,你们在喷击,只是因为当时你们没受影响。平时心心念念地帮忙唱赞歌,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每天:不解决问题,只解决人。对信访工作,开创了新思路。而且是预防为主,没去河南当地的储户,只要扫河南码,就是红码。所以,大家亲切的,管河南码叫储户码。河南村镇银行不想刚性兑付存款给储户,想到赋红码这昏招。唉,咋说你们好呢!岂能把疫情防控当儿戏!

  Pericles:很通俗的来讲,“健康码”扮演了“后疫情时代的新公民权”这个身份。在后疫情时代,原有的合法框架已经暂时被搁置了。我们实际上属于一种战时状态,或者说一种例外状态,一种“当前法律体系和公民权益体系无法解决严重危机,而不得不被暂时搁置”的状态。在具体的社会治理之中,防疫政策高于Verfassung/costituzione:依据后者公民拥有很宽泛的人身自由,但是这种自由被搁置了。将绿码转化为红码相当于暂时冻结部分公民权利。这种例外状态在前期来源于一种合法性的转变:一种医疗系统的亚政治权力。就像理论上来说,精神病院和精神医生有权利剥夺一个正常公民的完整权利(他们是科学上的权威,可以判断一个人是否正常),传染科同样可以暂时剥夺一个个人的人身自由,而这种判断的基础是有科学组织(医院有权利判定一个人是否具有传染病)垄断的。在正常情况下,这种医疗系统的亚政治是必要的,虽然这仍然造成了法治社会的某种局部的断裂。而最近的新趋势是;一种组织学上的现实正在侵蚀医疗系统的亚政治权力(类似于元老院的几个议员在暗地里威胁大祭司,在一个政敌的任职仪式上宣布有不吉利的预兆;或者商朝的国王对于进行龟壳占卜的祭司下达特定的命令,要求吉利的结果)而最终的结果就是,这种本来源自于医疗系统的权威与合法性在实质上崩溃掉。健康码不再是健康码,而是第二身份证。

  张方:这么好的安保手段,不能仅仅用在维权上访者身上,建议推广扩大。比如将有案底的小偷,都赋予红码。让他们在一年之内必须做十件好人好事,然后再变回绿码。以此类推,对老赖、诈骗犯、拐卖妇女儿童犯,杀人在逃犯都可以这么做。让他们寸步难行,只能投案自首。这技术要是早点用到“唐山打黑”方面,肯定不会让打人那几位,连夜逃回老家。红码在古代本来就是用于对待罪犯的,林冲因去白虎堂讨公道,而被高太尉赋予红码。古代在脸上,现代在手机上,都是让你寸步难行。我相信在健康码的配合下,要不了多久就会实现海晏河清,舜日尧天的太平景象。但我不敢确定,若是杜甫生在现代,会不会因为写“三吏三别”而被赋予红码。

  Anastasia:说明新冠病毒并非是一种单纯的生物病毒,而是一种模因病毒,它感染的并非是作为生物的自然人,而是“社会公民”这一身份,其感染者最显著的症状就是“危害公共秩序”。由此,我们不禁感叹制造出这种病毒的美国的恶毒,毕竟自然界怎么会诞生出这种专门攻击社会秩序的病毒呢?我们亦应该感慨我国政府的高瞻远瞩。

  虾仁芝麻卷:小小的健康码背后,其实整合了身份信息、手机信息、面部信息、行踪轨迹、家庭住址等等各个维度上你的个人信息。可以知道你去过哪些地方,呆了多长时间,见过哪些人。在防疫大数据面前,你我都是透明人…..这不但是欺骗,而且违法。

  马枣:三十的人了,我还是年轻了,只以为疫情后健康码这种“需主动出示的、动态发放的电子良民证”会改头换面广泛应用在畜牧管理行业中,没想到还在疫情中,健康码就能实现这样的多功能用途!存款带来高感染风险的问题我不懂,因为我连一些最简单的选择题都不懂,比如:以下哪种事物不会成为万用工具?A.争衅治堵 B.迎列包户法 C.碇窑泉 D.怔能谅

  小泽马大哈:虽然潘多拉魔盒总有一天会被打开的,但是没想到打开得这么快。不过以这么一种明显不正义的方式打开,某种程度上是好事。抓住这个典型严肃处理一波,也许后面就没人敢玩太过分了。最怕的其实是打着看起来正义的旗号一点点温水煮青蛙。如果后续处理是主管领导免职,直接决策者蹲大牢,这事就可以算解决得不错。如果只是拿“技术故障”辟谣然后就没有然后了,那这事就比今年这些个知名负面新闻加起来还要严重。没有夸张。

  大海里的针:传统艺能了,可不是个别地区个别现象。2020年蛋壳公寓暴雷的时候,派出所统计我们蛋壳租户身份证号,然后我们所有人去天安门附近过安检会被单独排查。很多讨薪、烂尾楼等上fang人员都这个待遇。当然,这些暴雷的钱通常都是拿不出来,一个拖字诀,想要钱有各种办法等着你呢。

  下图来自2020年7月每日经济新闻的一篇报道《担心健康码由绿变红,《时尚芭莎》拿“良民证”开玩笑 》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6-17 22:0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