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庾澄庆“爱徒”吴莫愁,"不可一世"终于付出代价

京港台:2022-7-29 08:59| 来源:好歌献给你 | 评论( 9 )  | 我来说几句


庾澄庆“爱徒”吴莫愁,"不可一世"终于付出代价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庾澄庆凭借一己之力,把他的“爱徒”吴莫愁再次送上了风口浪尖。

  吴莫愁兴高采烈地发文为“恩师”庾澄庆庆生,结果庾澄庆却说:今年这金花百鸡奖是你的了。

  

  世人皆知金鸡百花奖,对“金花百鸡”却是闻所未闻,但看上去就不像是好词。

  意识到错词欠妥的庾澄庆,后来又将文案改成了“金鸡百花”,这才避免了一场轩然大波。

  但庾澄庆的这位“爱徒”吴莫愁,着实有些一言难尽。

  当年她参加完第一季《中国好声音》,顶着亚军的头衔吃尽了冠军的红利。

  彼时,飞扬跋扈、不可一世的吴莫愁,成了人尽皆知的当红“巨星”,简直火得一塌糊涂。

  代言费过亿、各种资源接到手软,她的广告甚至登上了纽约(专题)时代广场。

  

  不过,当年不可一世的吴莫愁,后来的境遇也足够令人唏嘘。

  从9年前代言费过亿,到如今参加节目《浪姐》“一轮游”。

  消失了3年的吴莫愁,终于为她曾经的不可一世付出了代价。

  一、出道即巅峰

  大家印象中的吴莫愁,到底是什么样子?

  大概就是飞到太阳穴的眼线,调色盘一样的眼影。

  热烈的大红唇,奇形怪状的礼服。

  

  很潮。

  但是大家看不懂。

  作为第一季《中国好声音》的全国亚军,节目刚播完,吴莫愁就顺利签约了公司。

  根据她的长相和性格,公司将她定位为“中国版的Lady Gaga”。

  

  仿得了Lady Gaga放荡不羁的妆容,却仿不了Lady Gaga放荡不羁的性格。

  所以,吴莫愁热烈绽放后的惨淡收场,从开始便已埋下伏笔。

  其实《好声音》最想捧的人并非亚军吴莫愁,而是冠军梁博。

  不过这小子一心扑在音乐上,前脚拿下冠军,后脚他就出国留学。

  所以公司退而求其次,将吴莫愁推成了娱乐圈的“顶流”位置。

  手握大把资源,强势登顶歌坛,不可一世的吴莫愁在名利场上乘风破浪。

  

  看过第一季《中国好声音》的观众,有谁不曾被那首爆发力十足的《price tag》震撼过呢?

  伴奏响起,她野性十足,充满力量。

  伴奏结束,她略带青涩,难掩紧张。

  

  没有大浓妆,没有奇装异服。

  有的,只是20岁的纯粹与真实。

  不夺人眼球,却沁人心脾。

  一曲唱罢,她顺利进入导师庾澄庆的战队,开启了不可逆转的命运之门。

  

  初舞台上的她,绝没有后来装扮的那般狂野与奔放。

  相反,真正的她脆弱又细腻。

  她会在车轮战时紧张到忘词,差点为自己的演艺生涯添上一笔浓墨重彩的“翻车现场”。

  也会在赛前抹眼泪,一个人躲起来偷偷自责,担心辜负导师的期望。

  

  好在,庾澄庆懂她的声音,也懂她坚强外表下的脆弱。

  一次又一次的鼓励,一次又一次的坚定选择。

  庾澄庆终于将这个张牙舞爪的脆弱女孩带到了决赛舞台。

  独特的烟嗓,高超的唱功,氛围感十足的舞台表现。

  亚军,她实至名归。

  

  虽然公司没有顺利签到梁博,可对于吴莫愁的潜力,他们同样寄予厚望,毫不吝啬地将全公司资源尽数砸在她身上。

  请Lady Gaga的御用造型师帮她设计造型。

  

  为她出单曲,做专辑。

  

  代言拿到手软,三星、沙宣,甚至是百事。

  

  拍广告,和蔡依林郭富城黄晓明合作。

  

  2013年,堪称“吴莫愁之年”。

  从时尚界到财经圈,她开启了“疯狂刷脸”之旅。

  小到饮料瓶瓶身广告,大到地铁站的户外广告牌。

  环顾四周,到处都是吴莫愁代言的广告。

  甚至连纽约时代广场的大屏幕,也被她刷了屏。

  

  而这些广告都有一个共同点:烈焰红唇+狰狞表情。

  夺人眼球,夸张十足。

  可不得不说,这种“放荡不羁,不可一世”的路数,确实为她带来了极好的经济效益。

  

  代言费过亿,年收入跃居歌手排行榜第一。

  而代价是,一年365天光商业活动就挤占了360天。

  在各个城市间穿梭奔波,最高纪录一天飞三个城市。

  

  没有时间休息,更没有时间做音乐。

  作为一个歌手,她有了钱,却丢了歌。

  二、音乐的初衷

  商业价值和音乐情怀的取舍问题,对于歌手来说是一个永恒的话题。

  人们起初总是不可一世的“两个都要”,最后却往往为了前者,抛去后者。

  而吴莫愁,就是其中之一。

  

  只是在商业价值和音乐情怀的抉择中,她永远无法心安理得地抛弃后者。

  毕竟,音乐贯穿了她的全部生命。

  

  从出生起,吴莫愁就注定和音乐纠缠不清。

  她的母亲,是一个恬静文气的英语教师。

  她的父亲,则是一个浪荡不羁开着大篷车到处演出的流浪歌手。

  小时候吴莫愁最快乐的事情,就是跟着父亲的大篷车全国各地游走。

  大篷车开到哪里,他们就唱到哪里。

  

  在父亲的影响下,吴莫愁也爱上了音乐。

  2001年,年仅9岁的吴莫愁,便在父亲的鼓励下拿到了歌唱比赛的奖杯。

  眼见女儿是真的热爱(电视剧)音乐,父亲决定无论如何也要支持她。

  

  MP3、复读机、各种歌手磁带光盘,父亲从不吝啬。

  甚至到了她四年级时,父母一狠心,直接将她送去寄宿制的音乐学校。

  在这里,她认识到不少热爱音乐的小伙伴,以及负责的老师。

  她暗下决心:将来我要让所有人通过音乐,知道我的名字。

  后来,大家都知道了她的名字,却不记得她的音乐。

  

  乘着《中国好声音》的风,吴莫愁一路青云直上。

  没有谁不曾听过她的名字,也没有谁不曾看过她的广告。

  只是大家对她的印象并非某首代表性的歌曲,而是夸张的妆容和造型。

  

  成名之后,她的生活被工作塞满,一度连听歌的时间都没了。

  等到她突然想到音乐的初衷,并想将它捡起来时,为时已晚。

  吴莫愁突然爆火的第二年,有关她的负面新闻便层出不穷。

  起先是网友在论坛讨论她造型怪异,骂她博眼球没实力。

  后来有人爆料称,一个5岁的孩子被她的地铁广告吓哭了。

  

  狰狞的表情,阴暗的画风。

  别说小孩儿了,就是大人猛地一看都得吓一跳。

  (前方高能!!)

  

  这根导火索直接点燃了大众对吴莫愁的不满,掀起了跟风嘲讽她的全网狂欢。

  有机构煞有其事地对明星进行排名,将她选为“最丑明星排行榜榜首”。

  

  一时之间,吴莫愁成了各路媒体围攻的对象,网友负面情绪的宣泄口。

  原本以为可以兼顾商业价值和音乐情怀,然而她并没有做到。

  面对网络暴力,她的不可一世荡然无存。

  

  面对大众的群起而攻之,她不知所措,无能为力。

  没有人愿意帮她说话,没有人愿意趟这趟浑水。

  除了庾澄庆。

  言语上力挺,“吴莫愁是天赐的礼物。”

  行动上支持,跟她合作单曲并一起拍摄MV。

  

  吴莫愁当然对这个在困境中拉她一把的人心怀感激。

  当上《金星秀》被问及和庾澄庆的关系时,她直言:

  “他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恩师。”

  

  只可惜媒体选择性的看不见“恩师”二字。

  抓紧那句“关系确实不一般”大书特书。

  

  这期节目一播出,大家对吴莫愁造型上的讨论,转移至对她和庾澄庆之间关系的讨论。

  大家抓住一系列细枝末节,甚至不惜生搬硬套。

  硬是为俩人编造出一套“禁忌师徒恋”的剧本。

  这几乎直接断送了吴莫愁的职业生涯。

  

  三、巨星的消失

  和庾澄庆的绯闻传出后,吴莫愁始终是沉默的。

  她原本以为,清者自清,媒体没法将白的说成黑的。

  所以她从不在网上和谣言者争辩,也鲜少对绯闻做出澄清。

  只有一次在活动中声明“我们只是师生关系”,此外再也没有回应。

  

  可惜,清者自清在娱乐圈并不适用。

  她的沉默被放大为默认,她的躲避被解读为心虚。

  到了最后,她每发一条微博,都会被七拐八弯的扯到“官宣恋情”上。

  

  而庾澄庆显然没有她这么天真,以为不回应媒体就会放过他。

  他在各种采访中否认谣言,甚至放话要跟造谣者对簿公堂。

  为了避嫌,庾澄庆主动和这个曾经的爱徒切割关系。

  

  没有作品支撑的人气就像是华美的烟火,只耀眼的绽放一瞬。

  经历吓哭小孩,以及师徒离散两场风波后。

  吴莫愁由盛转衰,从“当红巨星”变成了“消失的巨星”。

  

  2015年,这是吴莫愁从《中国好声音》爆火的第三个年头。

  前一年,她还各种代言拿到手软,出场费数以亿计。

  这一年,她的资源断崖式下降,在第四季《中国好声音》中,帮唱镜头被“一剪没”。

  

  第一季《好声音》是她冲锋的号角。

  第四季《好声音》则是她衰落的前奏。

  2015年之后,吴莫愁逐渐淡出大众视线。

  一夜之间开满遍地的广告牌,又一夜之间退潮般尽数落去。

  

  再度听到她的现状,已经是两年后的事情了。

  当然,也不是什么好事。

  2017年,一张图片登顶微博热搜,相关词条是“吴莫愁耍大牌”。

  照片中吴莫愁端坐在凳子上,三个工作人员在旁边伺候她穿袜子。

  

  这次,吴莫愁不再像“师徒绯闻”那样置之不理。

  事发当天,她立马怒气冲冲的发微博解释。

  

  爆料天下知,澄清无人看,这已经是娱乐圈的老传统了。

  所以,压倒吴莫愁的稻草又多了一根:耍大牌。

  这次事件刚过去没几天,吴莫愁又在微博上激情开麦,暗指某女歌手抢了自己的资源。

  她微博中的所有线索,统统都指向了取代她登上《明日之子》的张碧晨。

  

  

  张碧晨粉丝自然不会坐以待毙,两家粉丝从此开始互相开撕。

  粉丝量稍弱的吴莫愁当然敌不过对方。

  谩骂、侮辱,她又经历了一遍几年前的网暴。

  

  在娱乐圈沉浮这两年,吴莫愁早已心力交瘁。

  她想抽身,想找回失去的初心,却无法下定决心。

  直到,一件噩耗传来。

  四、失落的初心

  吴莫愁最初开始唱歌,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她的父亲。

  自从四年级上了寄宿学校之后,她每年最期待的事情就是暑假寒假。

  因为这时她就可以跟着父亲的大篷车到处唱歌。

  

  一边在专业的艺术学校学习专业知识。

  一边又跟着父亲的大篷车到处历练。

  吴莫愁进步的很快,成绩在班上名列前茅。

  按照她的势头,考上梦寐已久的沈阳音乐学院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高考前一星期,正当吴莫愁在教室里埋头冲刺时,她最最亲爱的父亲离开了人世。

  从此,她的歌声中背负的不再是她一个人的梦想。

  更有父亲未完的梦想,以及她对父亲难以排解的思念。

  她将父亲的图案刻在身上,陪着她完成一次又一次的演出。

  也看着她如何一夜爆火,又如何在名利中逐渐丢失了唱歌的初心。

  

  2019年,吴莫愁母亲病重。

  自从父亲去世后,母亲就成了她的精神寄托。

  她推掉所有工作,日日夜夜陪在母亲床边。

  看着病床上母亲憔悴的面庞,以及手臂上父亲的头像。

  吴莫愁突然回想起当初和父亲在大篷车上走南闯北的日子。

  

  没有高昂的出场费,没有华贵的服装。

  只有对音乐的热爱,绝对纯粹的热爱。

  她拨通了经纪人的电话:“把所有工作都推掉吧,我想休息了。”

  一推,就是整整三年。

  

  

  

  这三年里,吴莫愁在大众视野里消失的干干净净,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

  而她自己,则过着深居简出的生活。

  陪母亲散散心,搞搞音乐唱唱歌。

  有时候实在没钱了,就去小县城里接商演。

  钱不多,但是一定要唱自己喜欢的歌。

  

  经过三年的疗愈与反思,她逐渐捡起了失落的初心。

  在2021年的《好声音》舞台上,她以导师助理的身份整装再出发。

  

  她擦去了夸张的眼线,热烈的红唇。

  不再张牙舞爪,不再被夸张的外壳裹挟。

  

  在《闪光的乐队》中,她将最真实的自己和盘托出。

  社恐,敏感,不爱说话。

  会在演唱时闪闪发光,也会因为自己拖累团队的后腿而自责落泪。

  

  在2022年《浪姐》舞台上,她再度鼓起勇气,朝观众推销消失了三年的自己。

  可惜,第一场公演,她就以倒数第二的人气离开舞台。

  

  九年前,她是天之骄子,鲜花着锦,烈火烹油。

  九年后,她是资本弃子,人气惨淡,翻红无路。

  因为她的不可一世,吴莫愁付出了足够的代价。

  这代价是断崖式下降的代言费,是突然消失的人气,还有差点捡不回的初心。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娱乐八卦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7-30 06:0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