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记者手记:炮火下的顿巴斯前线居民

京港台:2023-1-24 10:23| 来源:美国之音 | 我来说几句


记者手记:炮火下的顿巴斯前线居民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乌克兰顿巴斯地区 —

  49岁的谢尔盖·扎姆连科(Serhi Zamulenko)曾经在恰索夫亚尔的市场卖鱼。但是,当战火逼近时,他把自己的小货摊搬到了城外路边。

  战斗离这座城镇不到10公里,每天每夜都能听到双方的炮击声。炮弹落在扎姆连科的鱼摊附近已经有很多次了,最近一次就在上星期四。

  “我在这里当然害怕,”他对我们说。“可我还能去哪儿呢?”他随后坚持要把一条熏鱼送给我们做礼物。他用了五天的时间熏制这条鱼。

  和乌克兰东部顿巴斯地区的很多人一样,扎姆连科认为,留守在家是一种爱国精神。很多人早就逃离了。

  “我留在这里是因为这是我的土地,”扎姆连科说。“我属于这里。这不是俄罗斯人的地方。”

  巴赫穆特的地堡

  除了不屈服外,在顿巴斯不断目睹的另一个特点就是绝望。很多留在交战区的人已经属于贫穷、年老或有病群体。如今,他们沦为赤贫。工作没有了,可靠的供电、供水和供暖也没有了,消失不见的还有很多建筑和人群。

  “我应该去哪儿呢?”52岁的柳德米拉·马利诺夫卡(Lyudmyla Malynovska)在巴赫穆特的一座公共地堡里说。在俄罗斯对乌克兰发动的战争期间,这座城市过去六个月来一直爆发着激烈的战斗。她说:“没人需要我。”

  马利诺夫卡谈到身体和物质上的困境时似乎表现出了隐忍顽强,然而一谈到希望,她就再也控制不住泪水了。她说,她唯一的梦想就是结束这场战争。

  她擦着眼泪解释说:“我们真的不知道发生着什么,因为我们没法上网去查。”

  走向地堡的短短路途有可能是致命的,但是她来地堡是因为这里有人气,还能打听到一点点消息。

  地堡还提供食物和饮水。救援人员为供水系统被破坏的民众搭建淋浴。很多巴赫穆特居民几个月都没有供水了。

  离巴赫穆特不到两公里的地方,乌军正在面对俄军。两军距离接近到可以用枪彼此射击。大炮和其他火力落入城市的每一处地段。当地人对我们说,各种枪炮声交杂在一起,每天的安静期最多只有10分钟。

  “我们能体验到它,”马林诺夫斯卡说。“前线在燃烧。”

  战争的声音

  与顿巴斯地区的其他城镇一样,恰索夫亚尔靠近前线,处在对立两军之间。战火如此接近,来袭和射出的炮火声听起来几乎是一样的:先是巨大的爆破声,几秒之后是声爆。

  向外射出的武器的最初爆破声比来袭火力的最初爆破声要高,但开火位置只是距离稍微更远一些而已。有时可以听到炮弹从头顶上空划过,朝着对立军队的方向飞去。太多的时候,炮弹落在城内,在一个悲剧的时刻,摧毁了人们的生命与生计。

  59岁的店主卢波夫·比露斯(Lubov Bilous)说,就在几天前,炸弹摧毁了恰索夫亚尔的几户住宅。卢波夫在她的商店里向军人们出售军用式帽子、手套和长内裤,而以前她专卖儿童玩具。其他居民说,在那一天,有大约四人死亡。

  她说:“连这里的孩子都知道来袭火力和射出火力的区别。”在几乎人去楼空的利曼,54岁的尤里·施帕克(Yuriy Shpak)对城镇周围从不间断的隆隆炸弹声轻描淡写。这里离巴赫穆特有大约一个小时的路程,但离战地仍不到20公里。“是的,炸弹落在花园。但是我们的金属门派上了用场,我活了下来。”接下来,时刻不停的炮声被激烈和持续的枪声所打断。我们后来得知,枪声来自一处练兵场,军人们向离前线足够近的一个金属筒猛烈开火,以辨听那些意在杀死他们的武器的声音。

  在所有这些喧嚣声中,施帕克却泰然若定。他对我们说,这一天的噪音跟真正暴力的日子相比,算不上什么困扰了。几个月前,在乌克兰正在奋力从俄罗斯占领下收复利曼之际,炸弹如暴雨般倾斜在城内。另外,在更近的某一天,一枚炸弹落在隔壁的游戏场,一名四岁女孩被炸死。施帕克白天花时间用木板和塑料盖上窗户,还劈木柴给少数仍然留在城里的人送去些许温暖。很多晚上,害怕噪音的妻子睡在地下室。

  “我试着劝她走,”施帕克对我们说。“但是她不走。她说:‘你不走,我就哪儿也不去。’”

  我们问他,如果局势变得更加糟糕,他最终会不会离开。他笑了。

  “还能有多糟?”他说。

  老战争,新情感

  雪花落在扎姆连科的鱼摊上。他绷紧自己的肱二头肌,开玩笑说,如果他强壮到足以在战争中生存下来,那他可以不惧寒冷,整天呆在户外。

  他的鱼摊货架上飘着一面小小的乌克兰旗,在如此接近前线的地方,这种象征物不是没有争议的。顿巴斯地区的多数人说俄语,而不是乌克兰语,我们被告知,有些人也许不一定支持俄罗斯的入侵,但是却支持由俄罗斯来统治的观念。

  扎姆连科和其他坚决支持乌克兰统治的人说,那种对他们用讽刺的语调提到的 “俄罗斯和平”的希望,意味着无穷无尽的战争和破坏。

  对顿巴斯民众来说,战争并不是从2022年2月才开始的,而是从2014年以来就一直在持续。当时,在大规模抗议运动的助力下,克里姆林宫支持的政府被亲西方的领导层所取代。俄罗斯随后占领了克里米亚半岛,俄罗斯支持的分离主义运动蔓延开来。有将近1.5万人在战斗中丧生。

  扎姆连科说,过去一年来的战斗巩固了他作为乌克兰爱国者的身份认同,他决心留在家里,不管局势变得有多么的危险。

  “你们如果再呆久一点,就会亲眼看到的。”扎姆连科对我们说。他指向几米之外的一处林中空地。

  “就在四天前,一颗炮弹落在了那里,”他说。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军事动态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3-1-24 10:2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