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斯大林格勒战役与第六集团军的覆没

京港台:2023-2-2 23:06| 来源:德国之声 | 评论( 8 )  | 我来说几句


斯大林格勒战役与第六集团军的覆没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斯大林格勒战役(1942年7月17日~1943年2月2日)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转折点。希特勒想攻取斯大林格勒并从而改写历史,没想到却自取灭亡。这场战役中,共有14万5千名德军士兵毙命,被俘的9万多人中只有6000余人得以生还德国。

  1942年7月中旬,第六集团军在最高统帅保卢斯将军的指挥下向斯大林格勒发起了进攻。短短几个星期之后,德国似乎眼看就要实现目标。8月,德国军队攻入斯大林格勒,并开始一步步夺取这座城市。与此同时,纳粹宣传机器在德国国内对德军的胜利做了大肆渲染。德军最高统帅部预言,苏联红军10月中旬将濒临灭亡。

  这完全是一个谬误,因为,德国军队始终没能完全占领斯大林格勒。斯大林格勒的每座房屋都成为双方争夺的对象。但德国百姓却并不了解实情,德国人听到的关于东线战场的消息全部是正面的报道。希特勒本人也大肆炫耀德国的胜利。11月8日,他在慕尼黑宣布了德军占领斯大林格勒的消息:

  “我想去伏尔加,去伏尔加地区某个特定的城市。这个城市正巧和斯大林同名。但我去那里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而是因为那里的意义非常重要。那是一个3千吨货物的巨型中转站,这才是它的吸引力所在。大家知道吗,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我们已经拿下了这座城市。”

  苏联红军反攻 纳粹封锁消息

  在德国人欢呼雀跃的同时,前线却出了问题。苏联红军开始反攻。保卢斯将军统帅下的第六集团军秋季出现了后备役不足的问题。而与此同时,苏联红军却扩充了兵力。11月19日,苏联红军开始反攻。最初的目标并不是第六集团军,而是德国的仆从国军-罗马尼亚的第三集团军。这支部队装备差,无力抵御苏联的进攻。1942年11月19日,形势发生了不利于德国的转变。但德国国内封锁了有关消息。纳粹宣传机器报喜不报忧。纳粹新闻广播报道说:

  “11月21日,元首总部消息:国防军最高指挥部透露,斯大林格勒以南和卡尔梅克平原上的敌人在强大的坦克火力掩护下发动了进攻。一支敌人机械化部队被歼灭。顿河下游德国和罗马尼亚军队也顽强抵抗。一支突围的苏联骑兵加强团被重新包围并被歼灭。”

  霍尔斯特.灿克的步兵师也在此刻接到命令,撤离原来的阵地,去增援第六集团军。但霍尔斯特.灿克及其部下并不了解苏联人发动反攻的确切情况。霍尔斯特.灿克说:

  “那几天特别混乱,我们根本不知道苏联人已经挺进了多远,他们的兵力状况怎麽样,有可能在哪些地区不断发动进攻?11月底至12月初,我们被迫在西部开辟了一条新的战线,这时,我们才知道,我们已经被包围了。但11月19日之后那些天的形势对我们来说完全是不透明的。”

  德军自始至终都没能突破包围圈。保卢斯将军在包围圈收紧前一天向最高指挥部请求,为避免被包围的危险,撤回第六集团军。但指挥部不为所动。在希特勒的授意下,指挥部下令,竭尽全力死守斯大林格勒。对这一决定有关键性影响的是空军最高指挥官赫尔曼.戈林作出的疯狂保证,从空中向被包围的25万德国士兵提供补给。这一承诺却一天都没有真正得到过落实。

  共22个师在斯大林格勒落入了包围圈。当年21岁的高炮中队士官特奥.贝尔格拉特也身在其中。希特勒死守的命令也传达到了他和战友那里。但大家都没有对这个灾难性的决定公开抱怨过。特奥.贝尔格拉特说:“这在当时是不可能的。希特勒毕竟还是德国的元首。部队是以他的名义参战的。士兵面对国旗所立下的愚蠢的誓言当时还有一定的束缚力。”

  德国士兵走上自我毁灭的道路

  德国士兵为忠实于元首和祖国而走上了自我毁灭的道路。当时的条件越来越恶劣。11月底开始下雪。德军被包围后,后勤供应状况迅速恶化。霍尔斯特.灿克回忆说:“12月起,供应短缺问题越来越严重。例如,每日的面包配额不超过50克,或许还能喝上一碗热汤。因为我们养了为数不多的几匹马以供不时之需。”

  饥恶和寒冷降低了士气。士兵们看不到前途和希望。这时,却传来了德国部队计划从外部增援解救的消息。霍尔斯特.灿克和战友们都象看到了一根救命稻草。

  包围圈内的士兵将全部希望都寄托在了救援行动上。失败已经成为一个令人伤心的既成事实。特奥.贝尔格拉特和霍尔斯特.灿克所在的部队也从此丧失了希望。灿克说:“圣诞节过后,我们逐渐明白了,救援行动显然没有成功。因此,我们很可能无法突出重围。”

  被包围的德国部队12月和次年1月份损失惨重。不仅是俄国人的子弹,饥饿和寒冷也夺去了不少德军官兵的生命。1943年初,第六集团军已经损失了10万名士兵。1943年1月8日,苏军最高指挥部建议德国人体面地投降。但希特勒却下令坚持,保卢斯不敢违抗希特勒的旨令。几天之后,苏军的最后攻势开始了,由此奠定了第六集团军覆灭的命运。

  对被包围的士兵来说,出路只有少数可怜的几条:或牺牲在战场,或突围逃跑,或被关进可怕的苏军战俘营。个别人却还有另外一条出路:在被包围的几个星期里,德国空军成功地从斯大林格勒运送出了3万名伤员。特奥.贝尔格拉特就是其中之一。他是1月19日负伤的,搭乘最后一批德国飞机离开了斯大林格勒。

  一切纵横交错发生在短短几个小时之内,贝尔格拉特在没来得及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之前就已经坐到了一架飞机里。这时,他才明白,他是多么幸运。他说:“我坐在飞机上,内心虽然比较平静,却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是如何在一刻钟之内就从这个人间地狱升到了天上。飞机在云层上方飞行,以便在苏联歼击机到来时迅速潜入云层。我当时默默地坐着,什么也不想,静静地享受这一切。”

  与此同时,斯大林格勒的结局就在眼前。苏联红军将包围圈切割成几段。第六军的覆没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即使面临这样的灾难,纳粹的国内宣传机器却依然调门不改。1943年1月30日,希特勒上台10周年纪念日那天,帝国元帅戈林宣布,斯大林格勒战役结束了。他说:“哪怕一千年之后,任何一个德国人提起斯大林格勒这个字都会肃然起敬,他们将回想起,德国在那里奠定了最终胜利的基础。”

  德军投降 9万战俘只6000返回德国

  但末日还是不可阻挡地到来了。1943年1月31日,南段包围圈内,保卢斯及其部下投降。二月2日,北部包围圈内的德国士兵也紧跟着投降。二月3日,德国国防军最高指挥部宣布:

  “元首总部消息:国防军最高指挥部宣布,斯大林格勒会战已经宣告结束。保卢斯元帅模范领导下的第六集团军在强大敌人和恶劣条件的双重压力下战败了。”

  至此,斯大林格勒会战作为官方历史已经结束了。但对霍尔斯特.灿克来说,情况却并非如此。1943年2月1日,他落入了苏军战俘营。他在重返德国之前度过了7年的铁窗生涯。尽管如此,霍尔斯特.灿克和特奥.贝尔格拉特却仍然是幸运的,他们毕竟是斯大林格勒战役的幸存者。

  1942年冬季至1943年,共有14万5千名德军士兵毙命于顿河及伏尔加河之间地区。他们或阵亡,或死于饥饿和寒冷。9万多人遭遇到了和霍尔斯特.灿克同样的命运,被关进了苏军战俘营。他们当中只有约6000人回到了德国。部分人甚至10多年之后才得以重返故乡。这是一个惊心动魄的结果。苏联方面也伤亡惨重。据粗略统计,苏联红军阵亡50万人,受伤及被俘者60万人。

  从1942年11月苏联红军反攻开始到次年二月初德国投降,其间过去了整整76天。斯大林格勒会战在后人眼里最终成为无谓性牺牲的代名词。

相关专题:军事动态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史海钩沉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7-17 14:1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