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一场火车脱轨事故如何将希腊议会选举拖入第二轮?

京港台:2023-6-4 11:38| 来源:澎湃新闻 | 我来说几句


一场火车脱轨事故如何将希腊议会选举拖入第二轮?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5月29日,希腊总统萨克拉罗普卢发布总统令,宣布解散议会并确认将于6月25日举行第二轮议会选举。

  此前,希腊议会于5月21日举行大选,有五个政党进入议会。执政的新民主党获得40.79%的选票和146个议席(总计300席),保持了第一大党的位置。激进左翼联盟表现欠佳,获得20.07%选票和71席,泛希社运-变革运动和希腊共产党分别获得41席和26席。左翼阵营累计获得138席,仍少于新民主党的146席。极右翼的希腊方案党获得16席。不过,受限于方案党民粹主义的意识形态,新民主党无意与其组建右翼联合政府。当然,新民主党更介意在职位分配和政策制定中被小党掣肘。

  按照规定,从5月22日起,议会中前三大政党都将获得组建政府的授权,从执政的新民主党开始,依次是激进左翼联盟和泛希社运。每个政党都有三天的组阁时间。如果三党都不能成功组阁,议会将会在一个月内举行新的选举。5月24日,三个主要政党均表示拒绝单独组阁,这就为6月25日举行的新议会选举铺平了道路。5月25日,审计法院院长扬尼斯·萨尔玛斯(Ioannis Sarmas)被总统任命为看守内阁总理,维持政府的日常运转。

  

  当地时间2023年5月19日,希腊雅典,米佐塔基斯在卫城前的竞选集会上发表讲话。人民视觉 资料图

  丑闻迭出,执政党大选受挫

  此次选举的结果进一步确证了传统政党的回归。新民主党竞选连任的重点是希腊自2019年以来的经济复苏,总理基里亚科斯·米佐塔基斯(Kyriakos Mitsotakis)把自己描绘成进一步推动经济增长的安全之手。事实上,2019年新民主党的胜利就已经预示了民粹主义浪潮的消退。

  2018年8月,欧洲稳定机制向希腊支付了最后一笔150亿欧元的财政援助,此后该国经济秩序重回正轨。以反对欧盟救助协议上台的激进左翼联盟的议题基础出现了根本性松动。当然,受到新冠疫情影响,2020年希腊GDP下降了9.0%,主因是旅游业的崩溃,导致服务出口下降了38.7%,私人消费也下降了4.9%。2021年起,希腊经济强力反弹,GDP增长了8.3%;2022年的 GDP仍然保持了5.9%的增长,比欧盟成员国GDP平均增长率(2.7%)的两倍还要多。

  照此观之,新民主党理应顺利赢得议会多数(至少151席)从而继续主导政府。不过,“监听丑闻事件”和“火车脱轨事件”还是为此次议会选举带来了不少悬念。

  监听丑闻,被称为“希腊的水门事件”,是指若干位政治人物、记者和商人自2021年起受到希腊情报机构的窃听和监控。该机构由总理米佐塔基斯直接控制。丑闻自2022年7月被媒体全面曝光,受害者包括泛希社运的领导人尼科斯·安德鲁拉基斯(Nikos Androulakis)。2022年8月7日的一次全国讲话中,米佐塔基斯承认,在2021年安德鲁拉基斯竞选泛希社运领导人前夕,希腊情报部门就对他进行了监听。为了平息外界责难,国家情报机构的负责人以及总理最信任的助手引咎辞职。新民主党政府随后颁布了法律,加强对在该国使用间谍软件的打击。不过,这种“弃车保帅”的策略并不能令反对党满意。主要反对党领导人在2023年1月提出了针对新民主党政府的不信任动议,指责米佐塔基斯精心策划了对政敌、政治盟友以及媒体界的大规模窃听。新民主党最终凭借156席的多数优势成功阻挡了不信任动议,米佐塔基斯也保住了总理职位。不过,持续半年之久的监听丑闻还是影响了选民对新民主党的政治观感。

  

  这是3月1日在希腊中部城市拉里萨市附近拍摄的火车相撞事故现场。新华社 资料图

  另一负面事件是2023年2月28日发生的火车相撞事故。这造成57人死亡,其中许多人是大学生,另有上百人受伤。这是希腊史上最严重的铁路灾难,成千上万的希腊人走上街头抗议,发泄他们对于官员腐败、基础设施建设和监管长期缺乏的不满。此次事件令不少民众感同身受,在对于是否继续支持新民主党的问题上持观望态度。同期的民调显示,新民主党的支持率在3月下降了3%。考虑到选前接连出现的重大负面事件,新民主党相较于2019年减少12席也在情理之中。当然,除了现实层面的突发危机,能够对于议席分配产生直接影响的还有选举制度。

  两场选举,两种游戏规则

  今年5月的议会选举制度采用纯粹比例代表制,这源自激进左翼联盟主政期间的安排。2016年7月,激进左翼联盟主导的议会通过了选举法修正案,将该国的选举法从“增强的比例代表制”改为“纯粹比例代表制”,3%的议会门槛不变。鉴于该议案只赢得了179席的简单多数,没有达到规定的立即生效的门槛(200席),所以该法案需要间隔一次选举才能生效。2019年7月的议会选举仍然沿用“增强的比例代表制”,2023年5月的议会选举才改用纯粹比例代表制。

  2020年1月,新民主党主导的议会通过了新的选举法修正案,废除纯粹比例代表制,恢复带有额外席位奖励的“增强的比例代表制”。无独有偶,该法案获得了168名议员的支持,同样未能达到200席的绝对多数,也只能在间隔一次选举后生效。正因为纯粹比例代表制下无法产生一党多数的政府,这才使得距离仅一个月的两次选举将适用不同的选举制度。

  修改后的奖励席位数量并不固定,而是取决于第一大党的得票率。如果排名第一的政党得票率为25%,那么奖励就是20席,剩余的280席在得票率达到和超过3%的政党之间按照比例分配。第一大党得票率每增加0.5%,奖励增加一个席位,其他各政党的席位会相应减少。奖励席位的上限是50席,对应的最低得票率就是40%,恰好是新民主党在5月议会选举中的得票率。无怪乎米佐塔基斯在5月21日的选举后表示“如果将适用于下次选举的选举制度昨天就生效,新民主党已经在议会中拥有超过170个席位的强大多数”。

  

  当地时间2023年5月28日,希腊雅典,希腊议会议员宣誓就职,但5月21日当选的议会于5月29日解散。人民视觉 资料图

  三个小党是否会带来变数?

  最后,值得注意的是三个得票率没有达到但非常接近议会门槛(3%)的小党。一是民主爱国运动-胜利党(Democratic Patriotic Movement-Victory),得票率为2.92%;二是自由之路党(Course of Freedom),得票率为2.89%;三是欧洲现实不服从阵线(MeRA25),得票率为2.63%。

  这三个带有民粹主义色彩的小党都寻求在6月25日的议会选举中有所突破。即便三党都能进入议会,新民主党只要保持40%的得票率,就可以稳定赢得50%以上的议席。参照5月的选举结果,进入议会的所有政党累计得票率为84%,假设其他政党得票率不变,如果三个小党均以3%的得票率进入议会,那么有效选票上升为93%,新民主党在6月底的选举中也可以获得157席,即(0.4÷0.93)×250+50。

  我们不妨做个极端假设,所有的选票都没有浪费,进入议会的政党的有效选票达到了100%,只要新民主党以第一大党的身份获得40%的选票,仍然可以获得150席。现实中,参与分配议席的有效选票不可能是100%,如无意外,新民主党在6月底的选举后必然会超过150席,实现单独组阁。

  对于希腊政党体系的演变来说,倘若三个小党在6月底的选举中都进入议会,政党总数就会达到8个,与2015年9月选举后的状况相同,再次出现1974年以来政党数量最多的议会。不过,以近期的民调趋势来看,胜利党和自由之路党进入议会的可能性更高,欧洲现实不服从阵线受到其一贯坚持的反紧缩政策式微的影响,整体呈现下降的趋势,该党在2019年得票率为3.44%,在2023年5月的得票率为2.63%,所以想要在6月底的选举中逆势上行非常困难。当然,这样的结果是新民主党所乐见的。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2-21 19:5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