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商君书》,让中国人变成了种地机器、战争机器

京港台:2024-6-14 04:25| 来源:倪刃 | 评论( 22 )  | 我来说几句


《商君书》,让中国人变成了种地机器、战争机器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经常在网上看到现在的一些大学毕业生和年轻人吐槽:当他们开始工作或者进入体制内,却发现这个世界运行的规则,好像是另一套规则,并不是以前认知中的样子。

  于是,他们感到失望或者迷茫,有一种错乱的感觉:为什么我坚持正义、正直和主流价值观,却没办法在公司或者单位好好生存下去?领导需要我的,好像不是这样的思考方式?

  确实如此。

  这是因为,这个社会其实运行着两套规则,一套是明面上的、光鲜亮丽,这是给你看的;另外一套,就是背后的秘密法则,那才是权力和人际关系真正运转的规则。

  如果想只秉持着明面上的那套规则,注定会处处碰壁。

  会不会“来事儿”,不是看你做是多么靠谱、为人多么正直,而是看你懂不懂背后的那套秘密规则。

  与上述逻辑类似的是,中国的古代文化看似是儒家,实则为“外儒内法”。也就是说,儒家的那套正义学说,其实只是华丽的表皮,用来维持社会表面上的和谐。法家才是自古以来的皇帝和统治者们必须精通和运用的“权力指导手册”。

  《商君书》,就是这本“手册”,是战国时期法家的代表人物商鞅的著作汇编。

  

  在我们的历史课上,“商鞅变法”可以说人人皆知,是最有名的历史故事之一。国家想要取信于民,必须兑现自己的承诺,树立法令的公信力——这是一般对商鞅变法的理解。

  然而大部分人只知道商鞅变法,却不知道其背后隐藏的真实背景。《商君书》在历史上是一本禁书,只有君王和太子才有机会阅读和学习。他们摇头晃脑地背“四书五经”只是表象,但懂得法家的统治密码才是“帝王术”的真正精髓。

  然而对古代的老百姓来说,这却是最大的噩梦。

  这也是古代中国迟迟无法产生权力约束制度、长达数千年沉溺于人治而非走向法治,并且在清代达到了封建专制顶峰的核心原因——因为《商君书》所代表的法家思想,就是专门用来扼杀民间活力的。

  《商君书》现存26篇,着重论述了商鞅在当时秦国施行的变法理论和具体措施。

  接下来我会写一系列的文章,解析这本书里的内容,看看这本小册子是如何成为了中国古代数千年统治者们的“黑暗密码”。

  弱民,是《商君书》之“精髓”,也是黑暗之核心。

  弱民,就是让人民变弱。人民变弱了,就只能任统治者使唤和驾驭,而毫无反抗能力,更无自主意识。

  那究竟应当怎样才能让人民变弱呢?商鞅有一系列的逻辑与方法,比如开篇这段:

  “民弱国强,民强国弱。故有道之国务在弱民。”

  这段话都不需要翻译了,意思很明白,就是将民和国对立起来,认为民众如果变强,那国家就弱了,所以善于统治的国家,一定要让民众变弱。

  这段话,也是《商君书》的“底层逻辑”之一。

  

  这个“弱”该怎么理解?

  有的人说,应当理解为让民众遵守法律,还说这是倡导法治社会的先驱。问题是,再看看商鞅立下的那些法令,就会发现那跟现代意义上的法律完全是两码事,更准确地说,那是为了打仗而将社会的正常结构强行改为战时结构的军管令,根本就不是我们现在所说的这种为了社会公平而建立的法律。

  另外,为什么民强了国就会弱?既然如此,这个国是谁的国?

  

  理解《商君书》,要从当时的时代背景入手。

  商鞅的时代,秦国经济落后而文化粗鄙,秦孝公想要让国家强大,招募人才。商鞅结合秦国的特质,向秦孝公提出了一整套以最快的方式强国的战略。这种战略主张让民众只忠实于种地、打仗两件事,其他所有的事情都禁止。这样国家的目标就变得很简单,而不需要向楚国、赵国等国家学习先进的礼数与文明,不需要漫长的发展,就能靠着蛮力尽快打败他们。

  也正是因为这“快准狠”的战略看起来非常可行,秦孝公才信任商鞅,放手让他去干。

  这就是商鞅的“法”——不是为了社会更公正、民众更遵守契约、人人平等,而是国家规定民众必须专注于种地打仗,不能心有旁骛。这跟现代意义上的法律哪有什么关系?

  “弱民”,就是那些老老实实听从国家安排的人;而“强民”,则是那些不满意政策的人,比如不甘心只做农民和士兵、还想要经商的人,这种人就被认为是与国家对着干,是重点的打击对象。

  “弱民”与“强民”的区分,民与国的对立,赤裸裸地揭开了黑暗统治之术的帷幕。

  这也是鲁迅为什么惊呼:

  歪歪斜斜的每一页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来,满本上都写着两个字这就是“吃人”!

  鲁迅这段话,其实就是对中国古代“外儒内法”真相的揭露。

  

  在以《商君书》为代表的“驭民”统治方法出现之前,其实中国有过很长时间的“黄金时代”。

  在那个时代,奉行的主要还是“礼”。“礼”主要来自周礼,其内涵除了通常意义上的礼节之外,其实还包含着一整套统治社会的理念。

  首先是信仰。商代其实有着很重的信仰之心,也有着类似“上帝”的一神信仰倾向。在周以后这个信仰逐渐演变为“天”。

  我们现在遇到冤情大喊“老天爷你开开眼吧!”,其实就是这种模糊信仰的传承。只不过之后随着儒教和法家成为中国一以贯之的主体思想,这种“天”的信仰蜕变得极淡,更谈不上对人的约束力。

  “周天子”这个称呼,其实就体现了“天”之信仰。因为“君权神授”,天子的权力来自于天,是至高无上的存在。因此无论春秋战国期间各国互相怎么打,周天子的地位没有变,大家都得尊着。

  这就很像日本(专题)的天皇制。天皇的权力也是来自于天,而天皇的权力虽然也经历过幕府时期等的抢夺,但最终还是回到了天皇手中。

  在这一过程中,日本实现了类似西方的神权与世俗王权之对立,也正是这种对立,让日本始终没有变成一个彻底的中央集权国家,而是逐步走向多权分立的“贵族共治”社会。

  日本之所以后来走向开放和明治维新,迅速实现“民富国强”并且超越清朝,也与这种政治体制的内部博弈有着密切关系。

  因此,春秋和战国早期的中国,其实也是一种真正的“封建”体制:层层分封(类似于西方的领主制),神权(周天子)与世俗王权(各国国君)的对立与互相监督。这样就不至于所有权力集中于一人之手。

  

  但战国末期,天子的权威逐步走向崩溃;秦统一全国后,更是彻底消灭了周天子。这也意味着中国彻底走向皇帝一人掌握所有权力的中央集权制度。

  “礼”,除了有“天”的信仰之外,还包含着对于老百姓的态度,就是“仓廪实而知礼节”。这是一种跟古代西方类似的统治理念——贵族共治并且起到道德示范作用,而平民则被视为需要教化的对象。统治者需要让平民的生活越来越好,随着物质生活变好也逐渐拥有“礼”,这样国家才会和谐,统治者才有“面子”。

  西方有骑士精神,日本有武士道精神,中国则有“士”的精神。这些精神其实都构筑了一种近现代的文明基础,就是尊重弱者、道德示范、信守原则、绅士精神等等。

  骑士和武士作为最底层的贵族,都起到了传播文明生活方式给底层民众的作用。然而“士”却在中国历史中逐步消失了。

  在英国电视剧《唐顿庄园》中我们就可以看到,贵族并不会将仆人视为可以任意奴役和欺凌的对象,仆人也能过上相对有尊严并且体面的生活,他们也会效仿贵族的礼貌和礼节。

  

  同时,贵族也会比较在意其领地上农民的生活,经常给予他们人道主义的关怀——尽管这种关怀其实是有目的的,就是让他们好好生产,以便维持庄园的正常运转。但客观上,农民确实不会因此而成为极端的被盘剥对象。

  所以,在春秋时代,统治者的思维是“贵族带领百姓一起走向富裕和谐”,因为在贵族统治的逻辑之下,平民的体面就意味着贵族统治者的体面。

  周天子对各个封国的监督,也起到了一种良性的作用。如果哪个国君十分暴虐,需要体现“爱民”的周天子,是会联合其他贵族征伐他的。

  那时候的贵族也都比较讲原则,就算两国交战,都要恪守很多原则,比如不能“半渡而击之”,就是说在敌方渡河的时候,不能在对方渡到一半的时候攻击,这样是没有礼数的。

  为什么要说这么多呢?因为这一切都是有利于发展出三权分立、公民社会的因素。

  我们在回看春秋历史的时候会发现,那时候的普通老百姓没有后来的那么多“奴性”,他们面对贵族和国君,并不会一味地卑躬屈膝。

  春秋时期的人也比较单纯可爱,社会上坑蒙拐骗的事情少,人与人之间普遍比较真诚和率性。但是再看看儒教顶峰的明史就会发现,到了明代整个社会几乎已经演变成了“诈骗社会”或者“互害社会”,人与人之间充满了各种阴险狠毒的算计,防不胜防。

  

  社会互害发展到顶峰,《骗经》这种骗术集大成者成了流行的书籍。

  不好意思,虽然标题是关于《商君书》,却全篇没写《商君书》。因为我们需要知道《商君书》出现的背景。

  所以我们还是要回到《商君书》——我前面所说的那个“黄金时代”,就是被以《商君书》为代表的秦制所彻底终结,并扭转成为另一种统治思维。

  在《商君书》看来,民众与国家(其实就是统治者)之间是互相对立的关系,统治者的善意被视为在民众面前的“示弱”,那样就会“民强而国弱”。所以商鞅主张要实现“国强民弱”。

  “仓廪实而知礼节”在商鞅眼中毫无意义,只有拿鞭子狠狠地抽打民众,才是让他们乖乖听话,最终成为给统治者卖命的种地机器、战争机器的最好方式。

  除了种地和打仗两件事之外,民众如果有任何其他的想法,都会受到严厉的惩治。

  从此,统治者和贵族不再起到教化示范的作用,而是要用最残酷的方式剥削民众、压制民众的一切权利(从人身自由到言论自由),让民众成为统治者任意驱使的“工具人”成为唯一目的。

  所以商鞅面见秦孝公并提出自己的理念时,告诉了他一点:只有这种讲究“狠”的统治方式,才能让偏居西部、被视为蛮夷的秦国迅速强大,并且战胜那些讲究礼数的东方国家,实现“霸道”。

  也正因为如此,秦国迅速“生产”出了一大批野蛮凶狠的士兵,并且用“谁提的人头多谁得到奖赏多”这种方式,在交战中让东方各国都不寒而栗。

  这种统治思想贯穿了两千多年,并且在清代达到顶峰:民众走向彻底的赤贫,并且麻木不仁、一盘散沙。在长期而残酷的忠孝礼教、“存天理灭人欲”等等思想主导下,清末的中国社会已经成为一具腐朽、溃烂的僵尸。

  商鞅和他的《商君书》,就是两千多年前埋下的那颗黑暗的种子。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7-16 15:3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