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猫

作者:晓曼  于 2009-5-31 08:3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晓曼文集|通用分类:其它日志|已有15评论

关键词:

 

当我降临到这个世间,我就在诅咒。但是任凭我声嘶力竭,又能改变什么?
    
上帝说,他要有人类,于是,就有了人类。而上帝偏偏把我创造成了一只猫。
    
上帝说,猫的灵性可以跟他心灵相通。只有用慧眼去看这个世界的人,才可以打开幸运之门。
    
我不是上帝,不能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我问母亲,那扇门在哪里?
    
母亲说,有很多人,都在寻找。只有坚持到最后的人,才能找到它。
    
母亲说,这个世界并不太糟。父亲把她从另一个城市带到郴江河畔,就开始安居乐业。自从你出生后,我们家的幸运似乎就降临了,日子一天天好了起来。
    
她常跟我讲白雪公主和灰姑娘和王子的故事。我知道我不是故事的主人。我没有公主般的幸运,也没有王子从天而降来振救我的灵魂。即使如此,我也从没想过,没有天生的幸运,就只有最终等待下地狱。所以,傻傻的猫,一直相信,生命会有一个奇迹。
    
很小的时候,从奶奶滔滔不绝的嘴里,渐渐明白,我曾有一个支离破碎的大家族。现在的安宁,是很多人的鲜血与沉默换来的平静。在这个家族中,许多人都承载过岁月的苦难。而今,或死,或远走他乡。最后只剩下我们几个。所以,父亲对我说,我们几个,要相互搀扶,要相依为命。而我,则是他们生命里全部的希望。
    
我却不知道我的支点在哪。始终,我都不愿去深究那些故事根源。甚至不愿用笔去记录下来。那些深深的伤口,已经被时间愈合了起来。何必再因我的好奇,去撕开它们。我的力量,能撑起什么?我,更不足以去改变一个世界。我厌恶角逐。
    
有句话叫:适者生存。原来理解为,适应它,才能更好地生存。后来才明白,生存的方式有很多种,适者的方式也有很多种。而事实上是,当你改变不了什么时,适应它是最痛苦的。
    
开始认命做一只猫的时候,是因为我必须要相信,这是上帝的旨意。他这样安排,必定有他的道理。因为没有谁说上帝是错的。
    
所有信徒都认定自己的教义是最真实的。不惜血战,可以从远古打到现代,还在为教义扯皮不息。
    
最初让自己知道有上帝存在,是那个最初打开了我心门的男人。他的爷爷信教。他把他爷爷留下一本可以随身带并且泛黄的小圣经送给了我。
    
我开始对上帝有了好奇。从那时,我喜欢十字架。后来才知道,我其实只是喜欢那个固定在十字架上的人,那点悲怆。
    
我一直没有完整地看过那本随身的圣经。因为看了前面几页后,我就觉得,真的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绑住我这样不安的灵魂。甚至,对他的爱恋。曾经像刀刃一样,把我分成了一片片的花瓣。最后,在花儿一片片地飘零之后,我又重新愈合得非常成功。
    
后来,我把这本圣经,带回了千里之外的家乡,最终,我没有再带走它。必须忘得彻底,才能重新开始。有时,需要一些决然和健忘。
    
母亲说,我有不听话的爪子,和足以撕碎一切的牙齿。我从没觉得这样不好。我对母亲说,正因如此,我才能坚定地活着。生命有太多魔魇,而我们是为自己战斗不息的勇士。
母亲说,你需要一个主人,像每一匹良驹。他们就是可以主宰我的人类。他们有着非凡的力量。母亲坚信这个理念。有了主人,就像有了一只铁饭碗,即使富不了,也绝对饿不死。只要闭上眼睛,闭上嘴巴,日子还是过得下去的。
    
主人,是我的衣食父母吗。为什么我就不能做自己的主人?生命里的流浪是自由的,但也是茫然的。常常不知道明天会怎样,下一秒,又会怎么样。我从没有去在乎过一只饭碗,记忆中,也不曾受冷挨饿。我理解不了受过苦的上一代人。
    
曾经少年,只是奢望能有一个情深意重的爱人,并为此,固执很久。人到中年,回过头去想想当年的天真,会觉得自己很好笑。
    
当我再次爱上了另一个他之后,他把我带回了母亲的城市,并把我交给了一个主人。
他告诉我,他会爱我到永远。不知是因为走得太累,还是因为他的眼睛里有很深的旋涡,在几年后的一天,我终于迷路。也从那天开始,眼泪一次次打湿了我的枕头。我知道这样的等待,结果是什么。也许是心存侥幸。或是太相信自己。或者,什么也不是。也许,只是累了,想停下来。哪怕去相信一个空中楼阁的故事。骗住自己的善良与心底那点柔情。
我一次次告诉自己,这次,和上次,没有什么不同。相同的,只是再一次受伤。一次比一次疼痛。
    
他走了。把我留在,主人的身边。我一直在原地打转。我不再相信上帝给我的眼睛。
    
我的主人,从不正眼看我。似乎,我不止是一只猫,而是一头充满邪恶的野兽。其实,人类却总是忘了自己是最无情的。而我更乐意做不说人话的另类。
    
我的主人,给我衣,穿不暖。给我食,咽不下。给我居,我,夜夜无眠。我的主人啊,十年里,何曾怜爱地抱过我一下?我对母亲说,我还是想流浪。哪怕不知道明天在哪。谁又知道明天在哪。
    
离开时,没有哭的冲动。看着母亲抹泪,我的眼睛红了。但很快一路的奔波,我又忘了眼泪。
    
悲伤对于我来说,已经成为了今生奋斗的理由,也是我的动力与力量所在。我们应该感谢生命的苦难。感谢伤害我们的人。并且记住,用满怀的信心,去赢得更多值得你去驻足的东西。
    
一个人在雨里,走了很远很远。在很多不属于自己的城市,我一直在不停地游走。有天,有另一只猫,把我带到一个离上帝更近的地方。没有太多的理由与借口。省略了很多过程。我的祖先是老虎,我不会只是一只猫。
    
我不是上帝的信徒,但我还是想听他亲口告诉我,他是不是真的没有忘记给我留下最后那扇门。
    
等候是那样漫长,直到有天,我乘上了白鸟的翅膀,踏着万丈云海的云朵向他走去。我还是始终没能跟上帝心灵相通。他没有再告诉我,除了猫的属性,我还有什么奇能。
  
天下,有太多需要上帝去照顾的人,他已经忘记,被他创造出的这只会张牙舞爪的猫。也许,纵然生命里,曾浪涛起伏,走过那些坎坷和寻觅,还是会有一些平静后的美丽,一份如水的日子,是这样的珍贵。
    
我不用在雨里再寻找出路四处徘徊,也不用在忙碌中没有目标地狂奔,亦不用,再去理会那些纷扰,从前是与非。我还,强求什么?
    
做自己的主人,哪怕,只是一只猫。也一定活得更精彩。挥挥手,作别昔日的郴江,不带走一根,猫毛。  

2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15 个评论)

1 回复 人間的盒子 2009-5-31 08:49
1 回复 海螃蟹 2009-5-31 10:35
不带走一根,猫毛

瞧明白了,这是热锅中的余生,被秃撸成光板跑出来的哈.
1 回复 方丹白露 2009-5-31 14:00
"当你改变不了什么时,适应它是最痛苦的。...... 有时,需要一些决然和健忘。"
1 回复 晓曼 2009-6-1 05:25
海螃蟹: 不带走一根,猫毛瞧明白了,这是热锅中的余生,被秃撸成光板跑出来的哈.
呵,是的,当时出走,真的算是劫后余生了。人生确实不易啊。:)
2 回复 晓曼 2009-6-1 05:26
人間的盒子:
呵,好久没看到盒子呢。问好。
1 回复 翰山 2009-6-1 08:22
哈哈,你也是一只猫猫?有个耗子在向我们猫族挑战呢,快去增援!
http://my.backchina.com/space-268775-do-doing-view-me.html
1 回复 小耗子上灯台 2009-6-1 08:29
这里有猫。。耗子们,快来呀!!
1 回复 小耗子上灯台 2009-6-1 08:31
翰山: 哈哈,你也是一只猫猫?有个耗子在向我们猫族挑战呢,快去增援!
http://my.backchina.com/space-268775-do-doing-view-me.html
哈哈 抓住你啦
1 回复 翰山 2009-6-1 08:33
小耗子上灯台: 哈哈 抓住你啦
我们猫咪,也要打人民战争。
1 回复 小耗子上灯台 2009-6-1 08:35
翰山: 我们猫咪,也要打人民战争。
1 回复 翰山 2009-6-1 08:36
小耗子上灯台: 这里有猫。。耗子们,快来呀!!
快来捉耗子!
2 回复 翰山 2009-6-1 08:36
小耗子上灯台:
1 回复 晓曼 2009-6-24 02:20
小耗子上灯台: 这里有猫。。耗子们,快来呀!!
哈,好猛的耗子啊。
1 回复 晓曼 2009-6-24 02:24
翰山: 哈哈,你也是一只猫猫?有个耗子在向我们猫族挑战呢,快去增援!
http://my.backchina.com/space-268775-do-doing-view-me.html
哈,我过去看了,没想到真多。喵呜!!!
1 回复 翰山 2009-6-24 04:30
晓曼: 哈,我过去看了,没想到真多。喵呜!!!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啦,猫猫!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5-2 13:5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