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的失乐园

作者:jadepython  于 2013-4-15 21:1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每天情绪|通用分类:回国记录|已有2评论

关键词:原创, 江南, 失乐园

燕子的老家在宁波的乌街,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镇。从记事的时候起,一到清明时节。老爸就要带着她去乡下扫墓,顺便拜访留在乡下的大伯。

 大概能记得最清楚的一次,就是六七岁的时候,一大清早就被老爸和姑妈叫起来,在街边买了几个粢饭糕,大家热乎乎地边走边吃,赶去十六铺码头坐船。

 如今高铁不到一小时的路程,那时候的江轮要走一整天。轮船上各种噪杂脏乱的乡下人来来往往,让燕子既感到新鲜又有点害怕。

 船摇摇晃晃地到了乌街,所有人就下来前往大伯家。想来早年祖上许是阔过的吧,那是一个不错的几进的房子。跨过高高的门槛,宽阔的中堂铺着平整而陈旧的青砖。虽然并没有什么好家具,几把太师椅一张八仙桌就稳稳地摆在那里,似乎时时在等待着有头脸的客人赏光。

 江南的房子,厢房和后堂都围着这个中堂而建。所以人从一个房间走到另外一个房间,都要穿过中堂,这是一个既显得亲近又保持距离的设计,跟江南人的性格,倒也有几分相似。

 舟车旅途劳顿,吃了热闹的晚饭,见过了乡下的堂亲表亲,所有人就都早早睡下了。睡前大伯家的孩子照例要教城里孩子怎么用茅厕。乡下的茅厕搭建在房子的侧面,离开房子有一点距离,其实也就是一个小棚子,木板松松地盖在地面上,一尺宽的空隙下便是个大缸。不论味道还是使用,对用惯抽水马桶的城里人都是个小小的挑战。

静谧的夜晚,清晰的夜空,一阵阵的蛙声虫鸣,小燕子一夜睡得十分的香甜。

 在各家的鸡叫声中,陆陆续续的大人孩子们就都起来了,小燕子也起来跟着大伯家的孩子在房子四周乱跑。乡下的房子周围都是菜地。昨天晚饭那些清脆新鲜同城里完全不同的菜蔬,便都是从这里采摘的。从菜地间的小路穿过。三转两转,就是一条潺潺的小河,清清的水慢慢地流过河床的卵石,不知道谁家的三五个勤快的妇女已经在洗衣服了,闷闷的捶衣声便让小燕子觉得新鲜。撩起喝水,便看到了半透明的小鱼和蝌蚪,在粼粼的波光里逆着水流游者,仿佛有用不完的力气。

 

房子大门的对面,是一座郁郁葱葱的小山,虽然不高,却长年地飘着彩带一样的云雾,这就让水泥森林里来的燕子很想去攀爬一下。离扫墓还有一两天,爸爸便答应带着她去对面的山里转转。

 看起来明明就在眼前的山,走过去其实也要小半天,燕子在前面蹦跳着走,爸爸就缓缓地跟在后边,这点点距离,居然也要兜兜转转地过七八条不起眼小河,踏过一座又一座的青石桥,偶尔有几条乌篷船,缓缓地从桥下飘过。桥边的人家,照例是种了各种瓜菜。有些空地,便有鸡鸭在忙碌的啄食。偶尔也能看到一窝窝的小猪,摇摇晃晃跑去母猪身下寻奶。那种胖胖的粉嫩,让燕子很想把它们拿在手上玩耍一下。

 到了山脚下,远处朦胧的青翠,赫然变成了参天的竹林。手脚并用地走进去,正午的阳光就突然变得温柔暗淡了。云气依然缭绕,让你看不到竹子的顶端。老爸却不知掉什么时候手里多了一个小铲子样子的东西,随便四处看了几下,便说这一棵竹子下边有笋,慢慢地刨了几下,一棵笋便真的露了出来。如此这般三四次,就有了燕子拿不动的重量,晚上的竹笋炒肉一定会很鲜香。这大半天的走路,可能也就不算不务正业的游山玩水。

 清明那天其实倒没有什么新鲜了。在素未谋面的过世亲人们的墓碑前,大人们真心地哭上几声。小孩子假模假式地嚎一会儿。便算是礼毕结束了。修葺坟墓的时候,老爸絮絮叨叨地讲解:这个是爷爷的坟,他死了,所以名字是黑的。这个留给我的坟,所以一名字还是红的。你大伯的在那边。。昨天不让你们到楼上去玩,因为大伯的棺材,就在楼上,油漆好了在那里摆着。。

 回到堂屋,城里的人把带来的各种轻工产品详详细细地讲解着送给乡下亲戚,看着乡下人的惊诧羡慕,脸上便洋溢了都市人的满足。乡下亲戚便把各种土特产,醉虾春笋霉干菜,沉甸甸地让城里人拎走。大伯在自家的几颗橘子树上的收获,每年都要被爸爸和姑妈带走许多,虽然燕子最讨厌的,就是这些酸涩的皱巴巴的玩意儿,要一路拎回城里。

 这一晃就是30多年了。

 再去乡下扫墓,就是碰巧清明时节回国才有的机会了。奔驰R系里装载着已经老了的父母,在平整的高速路上,塞上两三个小时,就到了乌街。旧房子已经拆了,明显老了的大伯住在千面一式的连排别墅里面招待亲戚们。菜园当然就是没有的了,好在菜场上买来的东西还算新鲜。小河依然还在,但没有了乌篷船的河面,时不时飘来一些可疑的颜色和味道。让洗衣服的村妇,成了日渐稀有的场景。

 公路倒是修到了对面的半山腰。车子几分钟就能开过去,原来路边的人家,却变成了小五金店铺和汽修厂。燕子下了车,望着云雾缠绕在依旧的山顶,走进了竹林,阳光还是温柔地从高耸的青翠间照下。一阵风吹过,竹叶如骤雨一样地响了起来,拨动着带状的雾气,燕子突然觉得不虚此行。

 扫墓的仪式还是照旧,只是墓地里明显地多了很多人。大家都忙,所以扫完墓就打道回府了,凝神望着高速边退下去的一排排的水泥别墅,燕子剥开一颗橘子放进嘴里,甜酸的味道在沉闷的车声中很是令人愉悦,她不由得赞了一句:大伯的橘子终于种好了一回嘛。

 “好个P,这是集市上买来的福建橘子。”开车的弟弟鄙夷地干笑了一声,“册那,树都砍了,哪里还有什么橘子?”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0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0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2 回复 酸柚子 2013-4-15 22:21
你弟弟倒蛮豪爽的
4 回复 meistersinger 2013-4-16 00:06
最后那个包袱抖得好,不过很失落。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其它[回国记录]博文更多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0 12:2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