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倍可亲 返回首页

黎舒苇原创文集 https://www.backchina.com/u/35309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本博客所有文字均为作者原创,版权归作者所有,不经作者同意,不得随意转载或使用。枫雨轩博主,曾用笔名:白色百合、一苇。现用笔名:黎舒苇。

日志

发表新日志
还没 登录?仅显示部分内容。  |  博客书架
分享 [ 原创文学 ]:黎舒苇咖啡手记
2022-6-20 23:50
1.Decafe的好处就是,You can get it anytime you want,而不用在意会不会影响睡眠,其次是避免了咖啡因对胰岛素的影响。为什么这么在意胰岛素?不是要有了糖尿病才在意胰岛素的,大部分人尤其中年人或多或少都存在着胰岛素阻碍的问题,也既胰岛素没那么敏感。太多的胰岛素对身体是有害的,身体之所以产生胰岛阻碍是自保的 [ ...阅读全文 ]
个人分类: 杂谈随笔|
分享 [ 原创文学 ]:
2022-6-18 22:19
“有一片田野,它位于是非对错的界域之外。我在那里等你。当灵魂躺卧在那片青草地上时,世界的丰盛,远超出能言的范围。观念、言语,甚至像“你我”这样的语句,都变得毫无意义可言。”点— 黎舒苇此刻我是一个点,少年、青年、中年重叠在一起,我是我的投影,我的投影是我。没有时间和空间的差异,没有过去和未来的分别, [ ...阅读全文 ]
个人分类: 诗歌创作|2 个评论
分享 [ 健康生活 ]:抹茶
2022-3-10 00:25
Ceremonial是不同,除了颜色稍亮,香气也稍有不同。Culinary厚重些,可用"down to earth"来形容,Ceremonial清淡些,属于清心寡欲的神仙级别,可用 "spiritually inspired”来形容。茶香到一定程度,会有一丝烟的感觉。如只是闻,Culinary更能引发人的食欲,是直接了当的勾引。而Ceremonial则更含蓄、高深、似有还无。然后 [ ...阅读全文 ]
个人分类: 杂谈随笔|
分享 [ 原创文学 ]:什么是必需?
2022-3-2 23:39
通常特别想要的东西都不是必需的,持续特别想要的东西也未必是必需的。给自己和这些东西时间,看这种持续性会不会变,以及渴望拥有的程度会不会变。一件东西是不是必需,只看它有益还是有害于人的身心灵健康。难就难在,人们对一些事物的本质辨认不清,从而更无法判断它们那些隐藏得深的属性。物质世界对人影响巨大,在我们 [ ...阅读全文 ]
个人分类: 杂谈随笔|
分享 [ 原创文学 ]:小号
2022-2-7 06:24
小号自从没了虾米音乐就再没听过克里斯.波迪的小号。小号之所以让人怀念,是因着它默默的述说方式。仿佛远离尘嚣,又似来自心灵深处;仿佛立于山巅,又或隐于市井。有只能独自品味的孤独,也有他人无法体验的情调。小号和萨克斯一样属于爵士氛围音乐,但无萨克斯的沙哑低沉和阴郁,它的嘹亮清澈悠远和极具穿透力的金属感, [ ...阅读全文 ]
个人分类: 杂谈随笔|
分享 [ 原创文学 ]:雪的深度
2022-1-17 23:06
雪的深度文/黎舒苇雪的深度,以密不透风落整夜计算。不寐人很难就雪抒情,长夜如雪没过头顶。此时圆融不过是个假象,当真就是傻子。小心一脚踩空、万劫不复。白是一种掩盖,干净不过是眼不见为净。心是一块奇怪的石头,柔软与坚硬并存。就像眼前这片湖区,融化冻上,融化冻上。阳光虽微,却给人希望。冰冻三尺,也有春在拐 [ ...阅读全文 ]
个人分类: 诗歌创作|
分享 [ 原创文学 ]:
2021-12-28 03:08
重
重 人这辈子除了和地心引力抗争外就是和重抗争。物质的重来源于地心引力,心的重则和天性、和成长环境及生平际遇有关。有的是出生就注定的,有的是后天养成的。有的有人分担,有的没人分担。有的可以分担,有的无法分担。各自有各自的背负,只不过背负的内容和方式不同而已。一个人面对未必就是强大,只不过别无选择罢了 [ ...阅读全文 ]
个人分类: 杂谈随笔|1 个评论
分享 [ 原创文学 ]:我要在太阳底下走
2021-9-8 10:52
我要在太阳底下走文/黎舒苇我要在太阳底下走,要流幸福的泪。我要心在尘埃里落定,要灵魂里闪神的光。我要尖锐不再生疼,要冷峻不再窒息。我要麻木有知有觉,要干涸充盈流淌。我要饮清晨露珠,要沐午夜星光。我要我的呼吸并入你的呼吸,要我的生命连接你的生命。09.07.2021​ [ ...阅读全文 ]
个人分类: 诗歌创作|
分享 [ 原创文学 ]:从相对空洞的内宇宙转向自然和真实
2021-8-31 00:28
“从相对空洞的内宇宙转向自然和真实,从抒写主观的'我’转向精细地观察和刻画大千世界。”说到精细地观察和刻画大千世界,文字不如摄影来得快来得准,所有文字都夹杂了人的主观感受和判断,事物和事件的本来面目与成文后的样子必定有出入,有人极力还原有人极力掩饰。期间必定要过两道关卡,眼睛和心灵。眼睛是第一道关卡 [ ...阅读全文 ]
个人分类: 杂谈随笔|1 个评论
分享 [ 原创文学 ]:这一刻
2021-8-17 02:59
这一刻文/ 黎舒苇这是禁足后的第一次远行,远行是相对。车往预定方向驶,记忆在脑海里盖印章。印章有时间、地点和人物。时间从不参与人物情感,这并不能证明它无辜。地点有关舞美、灯光和道具,因此更无法自证清白。尼亚加拉瀑布的栈道上,涌动的人群中,他的手拢了拢她的腰,像眼前晃过的任何一对,然而他们并 [ ...阅读全文 ]
个人分类: 诗歌创作|
分享 [ 原创文学 ]:这个夏天,一些蚂蚁的翅膀迟迟不褪
2021-8-5 20:50
这个夏天,一些蚂蚁的翅膀迟迟不褪文/黎舒苇这个夏天,一些蚂蚁的翅膀迟迟不褪。这里一只,那里一只地,疏离并且忧郁。是找不到安家的地方吗?还是不愿就这样失去了选择的权利?是恐惧吗?还是焦虑?所以留着那对越来越大、越来越沉的翅膀?有人将你们误认为苍蝇和蚊子,那是他们忽略了你们并没有苍蝇的油头滑脑,也没有蚊 [ ...阅读全文 ]
个人分类: 诗歌创作|1 个评论
分享 [ 原创文学 ]:碎碎念十四 My plant talk/ self talk
2021-7-11 02:13
碎碎念十四My plant talk/ self talk它以新叶的方式告诉我,它很快乐。面对它的我,把自己想象成一簇绿色藤蔓。每天是否也有一些稚嫩而快乐的芽探出头?希望是一片片稚嫩从无到有。希望是剪掉徒长的、不健康的侧枝。经常手拿剪刀,肯对自己思想侧枝下手的人,是清醒的、理智的、智慧的人。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 [ ...阅读全文 ]
个人分类: 杂谈随笔|1 个评论
分享 [ 原创文学 ]:作为潜意识的梦
2021-5-12 06:10
作为潜意识的梦
作为潜意识的梦文/黎舒苇(曾用笔名:白色百合、一苇)作为潜意识的梦,主宰着人三分之一或四分之一的生命。人在梦里沦为阶下囚,没有自由。白天躲避的,夜晚潜入梦。潜意识在梦中出卖、威胁、逼迫、践踏,作为潜意识的梦,掌控着另一个世界的你我。潜意识中的恐惧,在梦中达到极致。它一直在,或跟高度有关,或跟坠落有关 [ ...阅读全文 ]
个人分类: 杂谈随笔|3 个评论
分享 [ 原创文学 ]:崽崽
2021-5-10 00:51
崽崽文/黎舒苇儿子小的时候,我管他叫“崽崽”。今天是母亲节,我的七十多岁的母亲,在视频另一头唤我“崽崽”,这让我这个奔50的“崽崽”有点晕。我看见我,清瘦的、大眼睛的、扎羊角辫的小女孩。每次到了说再见,我都不顾我发丝里夹杂的白雪、眼角里藏着的鱼尾,不管旁边是不是还有别的什么人、会不会嘲笑我的稚气,我的 [ ...阅读全文 ]
个人分类: 杂谈随笔|3 个评论
分享 [ 健康生活 ]:盘点我的减压方式,排名分先后
2021-5-9 05:41
盘点我的减压方式,排名分先后
盘点我的减压方式,排名分先后文/ 黎舒苇直接进入主题:1. Decluttering cleanning 无论厨房壁橱、卧室壁橱,还是盥洗盆下的空间,又或者护肤美妆抽屉,不定期排查过期空瓶产品。2. 整理、清理、处理不穿的衣服和鞋子。我的衣服已经整无可整了,因为确实很少了,鞋子还可以整一下。3. 关心、照料、欣赏我的植物。每天,观 [ ...阅读全文 ]
个人分类: 杂谈随笔|2 个评论
分享 [ 原创文学 ]:2021-05-06 英文诗歌翻译
2021-5-7 04:17
A blue anchor grains of grit in a tall sky sewingBY JOHN ASHBERY一只蓝色的锚,一些穿梭于时空的细碎的砂(翻译:黎舒苇)A blue anchor grains of grit in a tall sky sewing一只蓝色的锚,一些穿梭于时空的细碎的砂I inch and only sometimes as far as the twisted pole gone in spare colors有时我向前,举步维艰抵达 [ ...阅读全文 ]
个人分类: 诗歌创作|
分享 [ 原创文学 ]:碎碎念十三
2021-4-27 09:28
碎碎念系列之十三作者:黎舒苇,又名:白色百合、一苇。1. 诗的真谛终究不在华美悦人的外表,而在真实的内核。是一股力量,哪怕它消极、悲伤、愤怒。是一种渴望,如黑暗里的种子蓄力向上、破土而出。这土是生活、是环境,也是人自身,是扑灭灵感、也是点燃灵感的中介。幸福与疾苦之间,诗更亲睐疾苦。诗因疾苦而生,因幸福 [ ...阅读全文 ]
个人分类: 杂谈随笔|1 个评论
分享 [ 原创文学 ]:美丽世界的孤儿
2021-3-9 10:13
美丽世界的孤儿——看电影《无依之地》作者:黎舒苇(又名:白色百合)影片中仿佛所有人都受过某种创伤,有的一直在路上,有的则为在路上的提供服务,看似逃避实则自我疗愈。车轱辘上的游牧民族,左眼看成悲催,右眼看成催悲。居无定所,业无专攻,十几岁就出来工作,到退休也供不起一套自住房,可不就是成功人士眼里的一群 [ ...阅读全文 ]
个人分类: 影视评论|2 个评论
分享 [ 原创文学 ]:噪音
2020-12-24 01:23
噪音
噪音文/黎舒苇你打开闲置的空调机,用一个噪音掩盖另一个——高速路口的车流声。这世界有时就是这样无奈,生命也是。你还可以用耳塞塞住你的耳朵,或是戴上耳机躲进另一个世界。但这,都不能长久。更糟糕的是人心有裂缝,噪音就沿裂缝钻到人心里。如何阻止噪音的侵入?这个问题摆在了人面前。要么修补心的裂缝,要么在心里 [ ...阅读全文 ]
个人分类: 诗歌创作|
分享 [ 原创文学 ]:此时这里,这光
2020-11-11 08:39
此时这里,这光作者/ 黎舒苇深秋时节,我走进这片树林,就像贴近我的一位情人的怀抱。此时的风是柔软的,如同耳边情人的轻语。阳光是温暖的,如同触手可及情人的体温。每片叶子落地以前都会划一道好看的弧线。这些弧线各不相同,却又秉承同一种气质。它们下坠的轨迹和姿态里没有悲哀,悲哀是人类赋予的标签。也无需你我的认 [ ...阅读全文 ]
个人分类: 诗歌创作|3 个评论
分享 [ 原创文学 ]:语音
2020-10-29 02:31
语音文/黎舒苇语音是个好东西,不但传递信息,音容笑貌都齐了。有人驾轻就熟,有人笨拙局促。我是后者,所以轻易不用。我又是个喜欢打开语音的人,因为我是声音控。一段语音包含的信息比文字多,首先透露的是能量,这人今天嗨还是丧,其次是专注度,然后是敏捷度。甚至这人的性格开朗还是内向,急性子还是慢性子,随和还是 [ ...阅读全文 ]
个人分类: 杂谈随笔|
分享 [ 原创文学 ]:我养植物,也养头发
2020-10-25 23:26
我养植物,也养头发文/黎舒苇(一苇/ 白色百合)我养植物,也养头发。我用檀木梳 梳我及腰的发,我查看发尾有没有开叉的样子像极了我查看我的植物。“健康极了,它们。”除了几根顽固白发。我想象我的头发是长在头上的一棵植物“什么植物?柳吧。”还养别的吗?皱纹,嘴角的。也养鱼尾纹,只是因为很少笑得花枝乱颤, [ ...阅读全文 ]
个人分类: 诗歌创作|1 个评论
分享 [ 原创文学 ]:组诗三首
2020-10-7 23:24
1.瑜伽文/黎舒苇静止于瑜伽的某个姿态。像秋风里战旗似的叶子,等待。这一秒绚烂,下一秒凋零。像雪地里逗点一样的山雀,轻忽。直把内心悦耳的鸣叫,变成纷飞的大雪。2.爬虫文/黎舒苇这是个多事的秋,爬虫入侵人类。我疲于应对它们制造的种种状况:捕杀一只蟑螂、或捡起一具蚂蚁的尸体。它们行踪诡异、迅速,且毫无边界概念 [ ...阅读全文 ]
个人分类: 诗歌创作|
分享 [ 健康生活 ]:说说胆固醇/一苇Keto手记
2020-10-5 00:52
说说胆固醇/一苇Keto手记你知道胆固醇是一种抗氧化物吗?你知道人体自身生产的胆固醇是饮食摄入量的3倍吗?你知道胆固醇的作用其实是保护和修复吗?它像创可贴,哪里受伤、补哪里。它又像消防员,哪里着火、扑哪里。抗氧化的反面是氧化。大概都知道氧化是什么,想想一只咬开的苹果,如果不马上吃掉,几分钟后的变化,就是氧 [ ...阅读全文 ]
个人分类: 杂谈随笔|6 个评论
分享 [ 原创文学 ]:与重庆有关的记忆
2020-10-4 21:29
与重庆有关的记忆文/一苇(黎舒苇)这样一个有雾的清晨,总是能让我记起上世纪九十年代的重庆,那是我上班以后第一次出差,那时的我年轻得很,对未来有着许多不确定和看不透。正是这不确定和看不透,让人生出对世界的好奇和向往,以及对自我的探寻和追求。忽然来到一座陌生的城市,并无一丝的紧张和害怕,相反有种脱离日常 [ ...阅读全文 ]
个人分类: 杂谈随笔|
123... 7下一页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3-2013 Backchina.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