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雪芹议亲》

作者:量子在  于 2018-11-11 05:1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戏曲剧本|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曹雪芹议亲》是别具特色的一出男女两造相识相恋却最终无法结合的爱情戏。对照以往戏曲舞台上出现的年轻男女爱情戏,诚如《红楼梦》中所言,必旁出一小人其间拨乱,亦如剧中之小丑然——由此产生婚姻波折。现今独辟蹊径,摘取曹雪芹一段终告失败的议亲故事揭示另外一种封建礼教扼杀了这一对青年的美好姻缘。这里既没有像祝员外这样的父母之命,也没有顾文友那样的坏人无赖。然而,与其他小生花旦爱情戏决然不同,照样在封建礼教的笼罩下,两情相悦的男女情爱不得善终,可谓别出心裁。


场次
第一场:辞行
第二场:试才
第三场:密商
第四场:私会
第五场:接讯
第六场:转机
第七场:拒婚
第八场:惜别

出场人物(以出场先后为序)
何谨,曹寅生前书童后为曹府管家
曹頫,号昂友,曹雪芹的四叔,曹寅继子,曾为江宁织造
曹震,号通声,曹雪芹的二堂兄
锦儿,曹震妻
秋月,曹太夫人生前贴身丫鬟,现为马夫人亲信大丫鬟
马夫人,曹雪芹的母亲,夫家排行二,娘家排行三
桐生,曹雪芹书童
曹雪芹,时年二十岁,小名芹官,平郡王亲表弟
热河都统府家丁
乌思哈,热河都统,曹雪芹生父曹顒(号连生)生前好友
乌太太,娘家姓安,马夫人儿时女伴
宋嬷嬷,乌府女管家
阿元,乌二小姐乌云娟贴身丫鬟
乌云娟,乌府二小姐

备注:【】中的斜体字为梦不觉点评文字。


第一场:辞行
场景:京城曹家内厅堂
时间:平郡王入值军机,曹頫起复升官之时
〔大幕拉开,二道幕前。
〔何谨前导,曹頫上场。曹震和锦儿自另一侧同时上场。
曹頫唱:
定边境赫赫威严大将军,回京都更上层楼步青云。
曹震唱:
贺四叔起复升官风水转,得保举全亏王爷列功勋。
锦儿唱:
芹官他依仗这位亲表兄,自会有红颜知己配才俊。
何谨唱:
潦倒时世态炎凉人情薄,转眼间锦上添花交好运。
曹震:啊,四叔,王爷入值军机,又保举你起复升官,这两件喜事都要速去禀报太太。
曹頫:是啊,王爷还特地嘱咐要带着芹官一起去历练历练呢。【一部戏中第一人淡淡带出,极自然!】
何谨(对幕内):有请太太。
〔二道幕升起。何谨下场。
〔秋月前导,马夫人自另一侧上场。
曹頫:见过二嫂。
曹震/锦儿:见过太太。
马夫人:看座。(曹頫和曹震锦儿分坐两侧。)恭喜四老爷起复升官。
锦儿:太太消息也这么快!
马夫人:特大喜讯嘛,自会有人上门来报信。秋月,选个黄道吉日举办家宴给四老爷道贺。
曹頫:此事不用着忙。二嫂啊,(接唱)
祖父父亲和兄长,三传家业非寻常。【玺,寅,顒,再至頫,三代四人矣。】
盐政织造沐皇恩,诗礼簪缨有书香。
一朝败落在我手,愧对先人心惆怅。【此是頫公一生之疼。】
幸喜王爷来提携,曹家中兴有盼望! 
马夫人:是啊,多亏了太福晋。她也是常在王爷面前提起照应娘家的事。
曹頫唱:
王爷他是芹官表兄长,自然会放在心中常念想。
此番我奉旨赴热河,行宫整修需得有人共商量。
赐园又是今上发祥地,更要费心筹划定主张。
芹官平日钟情山水间,正好用他胸有丘壑一技长。【又一提及芹之才情,却仍不见其人,恰是引人入胜处!】
(夹白)王爷特为关照,(接唱)
要带他一同去历练,日后便可量才提拔派用场!
(接白)芹官他长这么大,从未离开过二嫂。不知二嫂可能放心让他前去?
马夫人:上命差遣,岂能不去?何况还是跟着四叔,正好让他去历练历练。不要说我,就是老太太在世,又能有什么不放心的?
曹震:太太尽管放心。热河乌都统从前乃是老王爷护卫,镶红旗出身。知道是旗主嫡嫡亲亲的亲表弟来了,还能有个不尽心照应的?
马夫人:通声,你说的是乌都统!算起来他还是芹官父亲生前好友呢。乌太太她也是我在娘家时的闺中女伴。
曹頫:这就越发地好了。既然二嫂放心,就让秋月替他收拾行装吧。我和通声还得去向王爷复命,即便告辞。【如此一番打理,诸公可想一荣俱荣之言,正所谓宝鉴反照!】
锦儿:芹官他是第一次出远门,我也留下来帮太太料理。
〔曹頫曹震告辞后一并下场。
锦儿:太太,秋月,你们猜,我为什么要留下来?
秋月:不是说来帮忙整理行装的吗?
锦儿:这是小事情,我还有一件大事要禀报太太呢。(接唱)
老太太去世之前最牵挂,未曾见孙儿洞房花烛来成亲。
只因为是高不成来低不就,岁月蹉跎枉费了我们一片心。(夹白)相貌性情才学这三样,哪一样都不能缺,(接唱)
历数京城满人家,缺这少那难相应。
芹官他至今耽搁好年华,也误了太太您抱孙心切期盼殷。
秋月:这些我和太太都知道啊。
锦儿:唉,不要打岔,你听我往下讲。(接唱)
通声已经打听好,让我来向太太报佳音。(马夫人插话:是何佳音?)
乌都统有位二小姐,至今未动红鸾星。
有名才女眼界高,都统府正等着才子去相亲!【自古成亲皆受父母之命,流害至今!】
马夫人:噢,倒有这样巧的事情?!
秋月:姻缘之事,恰恰就是从这巧字上面来的!【婚姻者可遇难求,一切随缘。】
马夫人:那快去看,桐生在哪里?
秋月对幕后:桐生,桐生,快去找芹二爷来。
〔桐生上场。
桐生:秋月姐姐,芹二爷刚回来,正在更换衣服。我这就去叫他来。
〔桐生下场。
曹雪芹在幕后唱:
踏花归马蹄香,
曹雪芹上场后接唱:
不拘本性,不读八股,不求闻达,不慕神仙,
自在逍遥一身轻!【二爷之性情,真乃古今无双。】
〔曹雪芹作进门状。
曹雪芹:孩儿见过母亲。哦,见过锦儿姐,秋月姐姐。
马夫人:罢了,一旁坐下。
曹雪芹:孩儿告座。
〔曹雪芹在锦儿坐的对面坐下。
马夫人:你四叔起复升官,现为工部员外郎。王爷要差遣他和你震二哥前去热河行宫公干。王爷特为关照,让你也一同前去历练历练。
曹雪芹:这可是件好事啊。我正好可以去避暑山庄游玩一番。
马夫人:你啊,就想到玩耍。今年二十岁了,还像个小孩子!【恰是年当弱冠。】
锦儿唱:
王爷要你去历练,为的是日后有个好前程。
在热河还有一件大事等着你,
曹雪芹唱:
不管前程不前程。(夹白)除了协办公事之外,(接唱)还有何事要帮衬?
秋月唱:
锦二奶奶热心肠,对待芹二爷情意真。
替你做了多少媒,费尽心机东跑西奔。
难得她又打听到一位才女在闺阁,热河都统府二小姐她年方十八春。
曹雪芹唱:
只怕是盛名之下实难符,纵然有才也难免性情倨傲不相称。
马夫人唱:
你总是推三阻四不上心,要知道锦儿她做媒满腔热忱。
男儿成家立业头等重,到如今你却是一事无成!
就算你不愿做官厌八股,我也何曾责怪过你一声。
可是这传宗接代续香烟,你怎能掉以轻心不应承。
若是你早有子嗣我早抱孙,哪怕你日夜泡在梨园甘沉沦。
曹雪芹(语带抗拒):娘,我知道了。我总给娘娶回一个媳妇来就是。
马夫人唱:
娶媳妇不是为我是为你!我不想看小夫妻经常闲气生。
若是乌二小姐能相配,你再不愿意再不成婚,(夹白)倒教我九泉之下有何面目去告慰老太太,(接唱)
真是愧对夫君愧对先人!【以老祖宗压阵,二爷岂敢不从?】
我含辛茹苦二十载,总算是把你抚养成。
想那日凶讯出京城,【一部遗案,一段浮生年华。】我是一恸而绝欲断魂。
本想以死殉夫婿,怎奈何腹中有孕是双身。
你是老太爷留下唯一亲骨肉,【要紧,要紧!】遗腹之子关系血脉要传承。
千言万语并一句——别忘了你的肩上担责任!(马夫人掩面放声恸哭。)
〔曹雪芹一头跪倒在马夫人面前。锦儿秋月跟着跪下。
曹雪芹(膝行几步):娘!
〔大幕合拢。 

【此一部戏乃以“二”启幕,马二嫂、震二夫妇、芹二爷、乌二小姐,且见雪芹年满二十载。作者巧排?妙笔。】

第二场:试才
场景:热河都统府内厅
时间:上场后不久
〔大幕拉开。都统府家丁上场。
家丁:有请老爷!
〔乌都统上场。
乌都统:哈哈哈哈!(接唱)
青出于蓝胜于蓝,小王爷果真栋梁材!
他入值军机掌大权,镶红旗吐气又扬眉。
公文私信一并到,时来运来推不开。
家有才女实烦恼,何处去觅探花才?
料不到啊想不到,屈指算来二十载。
今日喜鹊报喜讯,东床坦腹上门来!
家丁:曹老爷他们已经进城,即刻便到府衙。
乌都统:吩咐下去,说我大开正门迎接贵客!
家丁:是。
〔家丁下场。
乌都统对幕后:有请太太!
〔乌太太宋嬷嬷阿元三人相继上场。
乌太太:啊呀,老爷,是不是他们来啦?
乌都统:马上就到,马上就到。
乌太太:你说他真的是个才子?!
乌都统:我已多方打听,正白旗里少有的人才!
乌太太:那长相呢?
乌都统:你倒想想看,连生和你那三姐生养的孩子,还能有错?
乌太太:耳听是虚,总得眼见为实。 【好个妇人心思。】
乌都统:我都安排好了,回头你们和阿娟在屏风后面亲自过目。
乌太太:那么,如果中意的话,酒席就开在挹爽轩。【“挹爽轩”一名妙极,“挹”乃“接倾城之貌,挹希世之人”也。】
乌都统:老规矩,如果阿娟不中意的话,酒席便开在这里。
乌太太:阿元,快去告诉小姐。
阿元:是。
〔阿元乌太太宋嬷嬷下场。
乌都统:来人!
〔四名家丁上场,搬来一具长条落地屏风放在靠近舞台内侧处后下场。一家丁上场。
家丁:禀老爷,京城贵客驾到。
乌都统:说我出迎!
〔家丁前导下乌都统下场。
〔乌都统前导下,曹頫曹震曹雪芹上场。
乌都统:这边请。
〔主客按序坐下。
乌都统:来人,上香茶!
〔阿元(从屏风后转出)捧茶上场。
〔阿元依次奉与曹頫曹震曹雪芹和乌都统。奉与曹震时,他色迷迷地盯着阿元。阿元低头移至曹雪芹处敬茶,四目对视。阿元捧茶奉与主人后下场。【前有曹震色盯为展阿元之美态,后与二爷对视欲见两家之合亲。作者一击两鸣,为后戏铺路,大有深意。孰知悲欢离合皆由此而生,观者万不可疏忽。】
乌都统:这是小女身边的丫头,粗通文墨。所以有时也让她伺候签押房。
曹震(悄悄地对曹雪芹):有其婢必有其主。
乌都统唱:
京城远道贵客来,蓬荜生辉添光彩。
曹頫唱:
上命差遣到热河,全仗仁兄来关爱。
乌都统:四哥说哪里话来,王爷吩咐自当效力。何况王爷他又是我们镶红旗的旗主!(接唱)
我和连生是故交,时常牵挂在心怀。
光阴荏苒转眼过,遗腹之子长成材!
曹頫唱:
王爷让他来历练,还望都统多栽培。
乌都统:好说好说。(接唱)
内务府中俱称赞,曹家文风得传代。
曹頫唱: 
仁兄过奖实惭愧。
曹震唱:
雪芹他果真有文才。
乌都统:新春佳节将近,敢烦雪芹题几副对联。不知能否赐教?
曹頫:还不快请你乌大叔出题,也好与你指正。
曹雪芹:请乌大叔指点。
乌都统:大门一副。
曹雪芹(念):
重门借得山川秀,快讯报来气象新。
乌都统:好!
曹頫:其实不足为奇。
乌都统:花厅一副。
曹雪芹(念):
兰畹香清春风驰万壑;松窗翠绕皓月照千峰。
乌都统:嗯,不错啊不错。
曹頫:雕虫小技而已。
乌都统:再有一副是书斋。
曹雪芹(念):
云山起翰墨,星斗焕文章。
乌都统:越发地好了!
曹頫:这倒也还罢了。
〔阿元(从屏风后转出)上场。
阿元:启禀老爷,酒席开在挹爽轩。【足可见中意了~~】
乌都统:我知道了。速去关照,客人即刻就到。
阿元:是。
〔阿元下场。
乌都统:接风酒席已备,这边请。
曹頫:仁兄请。
〔四人鱼贯下场。
〔乌太太宋嬷嬷阿元三人(从屏风后转出)上场。阿元在屏风旁拉着乌云娟的一只手。(观众仅见到她的一只手腕。)
阿元:小姐,您也来啊。
〔乌云娟挣脱,听得她下场的声音。
宋嬷嬷:阿元,不要闹了。没有出阁的闺女,小姐她自然还害羞呢。
乌太太:快去看看,如果芹少爷酒饭差不多了,就说我要请他过来聚聚。
阿元:是。
〔阿元下场。阿元前导下,曹雪芹上场。
曹雪芹:见过乌大婶。
乌太太:啊呀,少礼少礼。阿元,赶快扶起来。芹少爷,一旁请坐。
曹雪芹:告坐。
乌太太唱:
我和你娘闺中友,安马两家是世交。
往上算,安家有位七爷爷,同你祖老太爷哥俩好。
切磋文字同鉴赏,酒逢知己千杯少。
曹雪芹:大婶可是说的松泉老人?【见此号,即知《墨缘汇观》。】
乌太太:正是他。(备注:松泉老人是清代收藏家安岐的别号,与曹雪芹曾祖曹玺交好。)
曹雪芹唱:
松泉老人题古书,乃是我曹家收藏之宝。【盖因其作多入清宫内府,少数散落于江南诸藏家,遂为宝。】
乌太太唱:
你是你爹遗腹子,你是你娘独根苗,
老太爷只有你是亲血脉,【重要。】却为何至今未曾娶家小?
曹雪芹唱:
姻缘本是前生定,大概缘分尚未到。【余颇认同。】
乌太太唱:
缘分未到说得好,牵住红线凭月老。
(接白)刚才是你乌大叔要你题春联,都是些大门花厅书斋寻常地方。可能够替我再题一处专门的所在?【要紧一考!】
曹雪芹:请大婶吩咐。
乌太太:就是你们刚才喝酒吃饭的地方。
曹雪芹:挹爽轩?!
乌太太:正是挹爽轩。
曹雪芹:容想。(接着背唱)
先后出题来面试,未知可是女主考?
打点精神来推敲,定要叫她拍手称道!(夹白)有了,(念)
挹退延宾东阁在,爽明接地北辰居。【极佳之笔,试考至此,全展才情。】
乌太太:好,好,好啊!还是一副嵌字联呢。京城来人也曾说起芹少爷的画同样是十分精妙,尤其是画石。
曹雪芹:大婶过奖。
乌太太:今日已晚,想来你们一路鞍马劳顿,也就不虚留你了。明日我来设宴,单请你一人。饭后再让阿元伺砚,也要请你大笔一挥留下墨宝啊。
曹雪芹:晚辈敢不从命。告辞。
〔曹雪芹致礼后在阿元引导下下场。乌太太宋嬷嬷深情地看着他离开。
〔大幕合拢。【心中满意自不必多言,挹爽轩中名为接倾城之颜,实为取乌太之宠。作者台前幕后,好一笔墨!】

第三场:密商
场景:热河曹雪芹居所书斋
时间:上场后半月余
〔大幕拉开。曹雪芹在场上独自沉吟。
曹雪芹唱:
曾有人高卧在翠柏苍松亭;亦有人醉眠于水情月意轩。【曾否当年旧酒楼,松亭水色静悠悠。】
凌波驾临忘言馆,默念祷告澄怀殿;
极目远眺妙高堂,两眼望穿秋水涧。
不伦不类一草房,风云际会真龙潜。
尊卑荣辱天地差,身世沉浮一念间。
感人生何处不相逢,叹机遇难得能再现。
二十四景都赏遍,独有浓雾锁真面。
乌云迷朦遮月影,怅望长空思婵娟。
神女她,她,她,她既不愿露本相,宋襄王何必崎岖登攀上巫山!【戏至此处,渐入佳境。襄王慕巫女,遂夜梦与神交。大梦不觉间了却前世姻缘,似入红楼太虚之境。】
〔桐生上场。
桐生:啊呀,我的少爷,这几天连日游玩,把避暑山庄都玩遍了,怎么还是闷闷不乐的样子?要不要我再替您找几本闲书来看看?
曹雪芹:这倒不用。上回你在琉璃厂给找来的《牡丹亭》已经看完,《西厢记》才看了一半。那里面“酬韵”一折,张生有四句诗。待我背诵与你听来。(吟咏)
月色溶溶夜,花阴寂寂春;
如何临皓魄,不见月中人?
桐生(试探地):芹二爷可是在想那个月中人?
曹雪芹:哼,我想她干什么?我是气不过——把我考来考去都快烤糊了,自己连个影子也不露!纵有才情又有何用?可不是眼高于顶性子倨傲,说不定还是嫫母无盐!【批者发一大笑。嫫母,黄帝之妻;钟无盐,齐宣王之后。作者是以戏笔调弄戏中人。】
桐生:芹二爷说的什么母啊盐哪,我可听不懂!
曹雪芹:我说的是保不住她长得丑,所以见不得人!
桐生:可我帮少爷您打听过,都说乌家二小姐长得很好看啊。【若见得,可有“沉鱼落雁”等一干美词与“嫫母无盐”对之。庄王绝缨,因知男人德色,曹公亦觉其污浊。】
曹雪芹:好看有什么用?(拂袖,起步下场。)
桐生:哎,芹二爷,那您准备——?
曹雪芹:公事完毕,打道回京!
〔曹雪芹气鼓鼓急冲冲地下场,在下场门处和捧茶上场的阿元正好要撞个满怀。阿元险险乎打翻茶盅。曹雪芹赶忙伸手扶住阿元。
曹雪芹:啊呀,阿元姐姐,你烫着了没有?
阿元:没有,没有。哦,芹二爷,您叫的这一声姐姐是在问我?!
曹雪芹:是啊,都是我不好,差点儿撞上了你。
阿元:哪有那样的事!都是小丫头我不好。可就是您撞上我,也没有哪个规矩叫我姐姐啊。
桐生:这是江宁织造曹家的规矩,敬重下人。特别是我们芹二爷,不论哪一个丫头都是他的姐姐!
阿元:真有此事?
曹雪芹:正白旗包衣说穿了就是皇上的奴才。所以我们家从来不把下人当奴才看。
阿元:原来这样。
曹雪芹:既然没有烫着,那我就放心了。
〔曹雪芹下场。
〔阿元放下茶盘。桐生和阿元两人相互打量并背唱。
桐生唱:
我家少爷性子倔脾气拗,
阿元唱:
我家小姐个性强自视高,
桐生唱:
难道说真的要,要把这段姻缘错过了?!
阿元唱:
好容易选得佳婿,就等着那一天吹吹打打上花轿。
桐生唱:
太太奶奶秋月姐,合府上下盼着新娘上花轿。
更有那九泉之下老太太,正等着孙儿娶媳喜信报!
阿元唱:
老爷太太宋嬷嬷,合府上下盼着新郎发花轿。
却为何选上娇客他,他,他,他愁云紧锁堆眉梢?! 
桐生唱:
且让我单刀直入,请那个小红娘来搭鹊桥。
阿元唱:
且待我旁敲侧击,叫那个小儿郎透露奥妙。
桐生:(清一清嗓子,转身对阿元)我说那个阿元姐姐啊。
阿元:嘿,今儿个太阳可是从西边出来了,你也来叫我姐姐?!
桐生:不是我家少爷刚才也叫了你姐姐嘛。
阿元:好啦好啦,有什么话你就快说!
桐生:你看,我们都来了这么多天,你家小姐一直不露真相。想来是你家小姐配不上我家少爷!
阿元:依我看,是你家少爷配不上我家小姐!
桐生:是你家格格配不上我家公子!
阿元:是你家公子配不上我家格格!
桐生:是你配不上——。
阿元:是你配不上——。
〔两人对嘴,一时语塞。尴尬地同时停下喘一口气。
桐生:好啦好啦,虽说我们各为其主,可眼下倒要携手紧密合作才是。
阿元:哼,谁要跟你携手紧密合作?!
桐生:啊呀,我的好姐姐啊,(接唱)【颇具二爷性情。】
不看僧面看佛面,你看看我家少爷人有多好!
他觉得,只是觉得敬香不见菩萨来显灵,考来考去真的把他烤得焦。
阿元:原来有这样的误会!(接唱)
闺阁千金脸皮薄,轻易抛头露面有多糟糕!
若真要——若真要月里嫦娥下九霄,还得看我阿元手段高超!
桐生:倒要请教。
阿元:请将不如激将!
桐生:那又是如何去激啊?
阿元:我就去问她,敢不敢做一件别人家小姐不敢做的事情?
桐生(由衷地翘起大拇指):高,实在是高!
〔大幕合拢。

【桐、元二人之“密商”,皆为促芹、娟二人之姻缘。余回想第二幕“姻缘本是前生定,大概缘分尚未到”,未知下回姻缘可至?且把后戏来看。】
备注:草房即是传说之中热河行宫宫女产房,乾隆诞生地。

第四场:私会
场景:同前场
时间:上场次日
〔大幕拉开,二道幕前。
〔阿元上场。
阿元(两下张望后,对幕后):小姐,哦,公子,您快来啊。
〔乌云娟男装上场。【木兰贞女,古着男服者。曹公自分身化十二女形。今有作者逆笔而上,以女优再扮须眉,煞是好看!】
乌云娟(顾盼自若):阿元,你看怎么样?
阿元:不错啊,吴二公子,我们快走!
〔阿元前导,两人从另一侧下场。
〔二道幕升起。桐生上场。
桐生(对幕后):芹二爷,有客!
〔曹雪芹上场。
曹雪芹:雪后初晴,竟然有客登门?!不知是何许样人?
桐生:是都统府的车马,说是吴二公子来访。
曹雪芹:吴二公子?快快有请。
〔桐生下场。桐生前导,乌云娟上场。
桐生:吴二公子,这就是我家少爷。(桐生下场。)
乌云娟(抢上一步):久慕仁兄人品高雅文才出众,冒昧来访伏窃恕罪。
曹雪芹:啊呀,仁兄踏雪而来未曾远迎,原是我失礼。喏喏喏,这厢有礼。
两人致礼。(乌云娟还礼动作略显生硬。)
曹雪芹:阿元,上茶。
〔阿元应声而出,奉茶之后下场。临下场前回头掩面偷笑。
曹雪芹:恕我眼拙,尊驾是?
乌云娟:小弟姓吴行二,受我表姐之托特来拜访。
曹雪芹:敢问她是?
乌云娟:她就是都统府乌云娟。(接唱)
我舅舅舅母常称道,仁兄出口成章文才高!
曹雪芹:不敢。那是大叔大婶他们过奖。
乌云娟唱:
唯恐地主之谊未尽到,问仁兄还有何事需照料?
曹雪芹唱:
大叔大婶待我好,(夹白)三日一小宴十日一大宴,(接唱)
还让阿元她特地到此来操劳。
乌云娟唱:
听说二老将兄台考,你抱怨不能对等有牢骚!
曹雪芹(发窘):仁兄说哪里话来。
乌云娟唱:
今日我冒昧登门为求教,愿与仁兄来接招!
曹雪芹:啊呀,这越发地使不得了!
乌云娟唱:
恭敬不如从命好,就算是,代我表姐来应考。【又来一考。】
曹雪芹:这个?
乌云娟:听说仁兄题联甚佳,不妨请兄台赐下上联。
曹雪芹:那个?
乌云娟:难道仁兄就出不了一个上联?!
曹雪芹(被激):既然吴兄如此坚邀,听我道来。(念)
無山得似巫山好;【发难。】
乌云娟(念):
何水能如河水清?【解难。】
曹雪芹:对得好!(接念)
是风皆入座,不分东南西北; 
乌云娟(念):
有月即登台,无论春夏秋冬。
曹雪芹:吴兄高才!
乌云娟:芹兄过奖。
曹雪芹(念):
不如意事常八九,
乌云娟(念):
可与言者无二三。
曹雪芹:啊呀!(接唱)
无二三者可与言,人生最难觅知己。
难得知己便是你,愿与你啊,惺惺相惜做兄弟。
更何况,似曾相见在梦里,仿佛是三生石上相亲相依!
(接白)未知可能和吴兄义结金兰?
〔乌云娟禁不住掩面噗哧一笑。
〔曹雪芹还在发呆,阿元悄然上场。
阿元(对乌云娟):好啦好啦,快亮相吧。
〔曹雪芹呆呆地看着乌云娟摘下帽子假辫,长发一甩现出本相。
乌云娟:我就是乌云娟。
曹雪芹:啊呀,吴二——哦,乌二小姐,恕我无状,有眼不识泰山。
乌云娟:我哪里是什么泰山?!倒是有泰山在那里,就看你是不是愿意去认!
曹雪芹退后一步,做个戏中打躬的身段,口里念道:
都是小生的不是!
乌云娟:哪个要你赔礼!
曹雪芹(恢复镇静,旋即调皮地):乌二小姐有所不知,此乃一个灯谜的谜面。
乌云娟:请教是何谜目?
曹雪芹:打四书一句。
乌云娟:可是“平旦之气”?
曹雪芹:正是。
阿元(拍手称快):小姐猜对了!我说,小姐您也回敬一个灯谜。
乌云娟:书中自有颜如玉,打五言唐诗一句。
曹雪芹:想是“文章多佳丽”。【青莲居士答高山人。】
阿元:好啦好啦,两位打个平手。应该是天作之合了吧。
乌云娟(害羞地):阿元,我们走!(对曹雪芹)此会不足为外人道。
曹雪芹:我理会得。
〔乌云娟和阿元下场,临下场前乌云娟回头一望迅即离去。【极细!】
曹雪芹唱:
怎当得她临去秋波那一转!(夹白)休道是小生我啊,(接唱)便是铁石人也牵挂情肠。
没奈何,妙人儿归去太疾,好时辰滞留不长;
她在时满室生香,她走后依旧冰凉。
当初是,巫山远隔如天样;见面罢,却又回巫山那厢。
我身躯虽说在书房,魂灵儿早已追随她飞翔。
〔曹雪芹呆立半晌,桐生上场,用手在他眼前晃动,见无效果,猛地喊一声。
桐生:芹二爷!(曹雪芹终于回过神来。)人家早就走远了。这下子可不是三缺一了吧!
曹雪芹:不是,自然不是,当然不是三缺一啊。
桐生:那么是三合一?
曹雪芹:三合一?!你这个小鬼,亏你想得出来!
桐生:芹二爷您中意了,那我去告诉震二爷啦!
〔桐生疾步下场。曹雪芹追赶下场。
〔大幕合拢。

【芹、娟二人正面过招,妙联频出,乃作者之劳。娟之才情亦不低,照此来说,与芹甚为般配。往后看,二爷“魂灵儿早已追随她飞翔”,显然已情有所钟!然批者仍不敢臆测作者之排场。惟待将后戏共赏。】

第五场:接讯
场景:同第一场
时间:前场后不久
〔大幕拉开。桐生上场。
桐生唱:
私底下来相会顿释疑云,兴冲冲回京城报告喜讯。
(接白,对幕后)太太,秋月姐,我回来啦!
〔秋月前导,马夫人和锦儿一同上场。
〔马夫人归座,锦儿坐在一旁,秋月伺立在马夫人一侧。
桐生:见过太太,锦儿奶奶。见过秋月姐。
秋月:怎么就你一个人?
桐生:四老爷和芹二爷还在热河。我是跟震二爷一起回来的。
锦:那震二爷他人呢?
桐生:震二爷有公事去王爷那儿,我就先回来报喜讯了。
马夫人:快说,这喜从何来?
桐生唱:
恭喜道喜贺太太,芹二爷他相亲中意啦。
〔场上其他三人相顾欣喜。
马夫人:这可不容易啊!
桐生唱:
乌二小姐才情好,两造对眼笑哈哈。
锦儿:可不是我早就说的,这一回去热河真是公私兼顾千里姻缘!
桐生:回禀太太,这一回我给我们二爷说了一个字眼——叫做三合一。
秋月:此话怎讲?
桐生:芹二爷他以前不是老嫌这嫌那,总是三缺一。现在可好啦,相貌性情才学三样一样都不缺,可不就是三合一吗?【真一个完美佳人,缺一不可。】
马夫人:你这个小鬼精灵!一路辛苦,快去吃饭!回头来领赏。
桐生:谢太太。
〔桐生下场。
锦儿唱:
难得喜讯从天降,一番心血未白花。
三生石上缘份定,太太啊,恭喜您佳儿佳妇真不假!
秋月唱:
难得我们芹二爷,法眼相中女娇娃。
看来要准备行装去热河,太太你选一个黄道吉日会亲家!
锦儿:对啊对啊,我也一定要来帮忙的。
马夫人唱:
多少年不曾相见的闺中友,想不到竟然会儿女相配成亲家。【前有四大家族相互姻亲。试问哪个不如此?】
秋月唱:
故友知根又知底,老亲相配亲上加亲乐无涯。
哪怕是千山万水来远隔,有月老牵线把红绳挂。
锦儿:秋月你能陪着太太去,可是总得有人看家。我,我恐怕不能陪太太去热河——真是连得避暑山庄都没有机会去逛一逛了。
秋月:这怕什么?太太和乌都统家成了亲家,还愁以后没有机会去热河?
锦儿:那下一次轮到你看家,我陪了太太去。说好啦,到时候不许赖帐!
秋月(看着幕内):不要闹了,你看,震二爷来啦。
〔曹震上场。
曹震唱:
喜上加喜重重喜,曹家欢天又喜地。【喜重重喜恐难好。】
平郡王爷入军机,把四叔官职往上提。
我为王爷来跑腿,弄顶纱帽也容易。【唯有官位忘不了。】
〔曹震作进厅状。
曹震:见过太太。
马夫人:一路风尘,快快坐下说话。
曹震:告座。(坐下后对锦儿秋月)你们都在这儿,那就只要说一遍就是。
秋月:震二爷,芹二爷的喜讯桐生已经告诉太太,就要等你来定一个日子好动身去热河。
曹震唱:
这件喜事是天意,天公作伐重重喜讯有来头。
锦儿:哦,还有喜讯?
曹震唱:
王爷入值军机后,另设公馆在鼓楼。 
锦儿:那又怎么样?
曹震唱:
王爷至今无子嗣,要一个红袖添香伴更漏。
马夫人:可是王爷要你替他物色?
曹震唱:
都统府有一玲珑婢,签押房里常伺候。
阿元她知书识礼懂规矩,(夹白)更难得有宜男之相,(接唱)
替王爷生个大胖小子不用愁!
锦儿(拈酸地):你看看,偏就你又知道她是宜男之相!
马夫人:既然她伺候签押房,恐怕乌都统他?
曹震:太太不用担心。乌太太是有名的雌老虎,乌都统就是借他个胆也不敢!再说那阿元是乌云娟小姐的贴身丫鬟,照规矩是要陪嫁的,绝无差错。【昔日绯公云:“夫以主命责问奴仆,或畏威而不敢不从,或怀德而不忍不从。”叹叹~~】
马夫人:原来如此。那王爷的意思呢?
曹震:王爷相信我的举荐,一诺无辞。
锦儿:你啊,干这些最起劲。
秋月:给王爷办差,也怪不得震二爷。
马夫人:那倒也是一件喜事。
曹震:现在就听太太决定行止。何时动身前往热河?
马夫人:既然你有公事在身,要和你一起走,那就尽快才是。
曹震:秋月,取一本黄历来,选一个最近的黄道吉日。
秋月:是。
〔大幕合拢。

【场景分转,展眼已是曹府宅中。若不插此一幕,叙戏则难免平淡,观者亦觉乏味。作者好笔力!】

第六场:转机
场景:同第二场
时间:上场后不久,马夫人一行到达热河之时
〔大幕拉开,二道幕前。
〔乌都统曹頫曹雪芹何谨上场。
乌都统(念):
大地春回喜洋洋,
曹頫(念):
二嫂前来结亲家。
曹雪芹(念):
数月不见慈母面,
何谨(念):
前来订亲看娇娃。
幕后传来车马临门的声音。
乌都统:你们看,二嫂和通声他们来了。
〔场上一行迎下场去。在一片热情洋溢的招呼声中二道幕升起。
〔乌太太和马夫人携手上场。秋月随同上场。乌云娟宋嬷嬷阿元从另一侧上场。
乌太太:三姐,我可是早就盼着你来了。阿娟,快来见过你二大娘。
乌云娟:甥女拜见二大娘。
马夫人:快快请起。来,我们一起坐下。
〔马夫人乌太太乌云娟分别就座。阿元伺立于乌云娟座位一旁。
乌太太:宋嬷嬷,你快去招待秋月姑娘。
宋嬷嬷:是。
〔宋嬷嬷引领秋月一起下场。
乌太太唱:
转眼分别廿多载,幸喜芹官长成才。
马夫人唱:
芹官年轻不懂事,还望叔婶多担待。
乌太太唱:
王爷是他亲表兄,日边红杏依云栽。
马夫人唱:
还请弟妹要包涵,都统府内多教诲。
乌太太唱:
谁家得遇这位乘龙婿,定然喜上眉梢笑颜开。
马夫人唱:
要说谁家能娶贵千金,定然笑在眉头乐开怀。
〔乌云娟闻言起立,致礼告退后下场。阿元随同下场。
乌太太:三姐,你看女孩儿家就是害羞呢。
马夫人:那是二小姐她懂礼数。正好让我们姐妹俩细谈婚事拉拉家常。
乌太太:是啊是啊,我们姐妹俩先定下一个章程,何时问名何时过礼何时请期何时亲迎,然后再同我家老爷和四老爷通通气。三姐,你看怎么样啊?
马夫人:好啊。
〔话音未落,乌都统疾步上场。
乌都统:噢,二嫂,你们正在谈论。打断一下,(对乌太太)阿元呢?
乌太太:我们正要商议婚事细节,阿娟她回房去,阿元自然跟着去了。
乌都统:那快去叫宋嬷嬷把她找来!
乌太太:什么事情这样着急?难道比你女儿的终身大事还要紧?
乌都统:啊呀,我的好太太啊,(接唱)
王爷欲纳庶福晋,鼓楼外宅做小星。
通声举荐阿元去,王爷他是一口来答应。
只因她知书识字懂规矩,更有那宜男之相最要紧。
一朝诞育小王爷,庶福晋就是侧福晋!
我们能替镶红旗旗主来效力,也是都统府和阿元的好福命。
乌太太:原来如此,怪不得你!(对马夫人)请问三姐,那平郡王爷他至今无有子嗣?
马夫人:至今无有。
乌太太:照朝廷体制,王爷可有几位侧福晋?
马夫人:体制定规是一位嫡福晋两位侧福晋。
乌太太:现在王爷他只有一位侧福晋?
马夫人:正是。
乌太太唱:
闻听此言喜在心,确实是件好事情。
阿元攀上高枝去,日后联络有照应。
大功告成谢通声,这个大媒他做得好来做得灵!
(接白,对马夫人)恐怕还得要好好请教三姐,这郡王府的规矩老王爷的脾性太福晋的治家小王爷的喜好。【封建礼教之约束繁琐,难言多益。】
乌都统:唉,一时间哪能说得详细。接风筵席已备,让我们边吃边谈。
乌太太:对对对,边吃边谈。我让叫宋嬷嬷去找来阿元,就让她陪着秋月姑娘坐另外一席。顺便也叫阿娟一起来陪她二大娘。
乌都统:如此,二嫂请。
马夫人:请。
〔乌都统领头,场上三人鱼贯下场。
〔二道幕下。宋嬷嬷急步上场。
宋嬷嬷:啊呀呀,我的二小姐,我的姑奶奶! 眼看着亲家太太来了,她竟然推托身子不爽不肯下楼陪着一起吃饭。这便叫我如何是好?唉,没有办法,只能先瞒过一阵子,回头再“灶王爷上天——直言回禀”。
〔宋嬷嬷摇头叹气地下场。
〔大幕合拢。

【通幕皆是联络照应,古之疾害流于此,屈死多少冤魂!】

第七场:拒婚
场景:乌云娟闺房
时间:紧接上场
〔大幕拉开。
〔乌云娟意兴阑珊地抱着一册《大清会典》上场,步履缓慢地边圆场边唱,最后果断地将《大清会典》放在桌上。【“意兴阑珊”、“步履缓慢”、“果断”等诸词颇为精准,字虽不多,二小姐性情表露无疑。精雕之笔!】
乌云娟唱:
窗棂外啼鸦归聒噪声声,闺房内日影暗暮霭昏昏。
只听得厅堂上笑语阵阵,如大石压在心胸口闷闷。
爹爹他思念念爵禄升升,母亲她意切切殷勤问问。
送阿元攀高枝热热腾腾,嫁云娟议婚事清清冷冷。
忙巴结郡王爷言辞恳恳,撇下我亲生女心绪沉沉。
查会典宗人府律条森森,怎甘愿拜侧妃于怀耿耿。
〔在乌云娟把《大清会典》放在桌上的同时,乌都统和乌太太急步上场。
乌太太:啊呀,我的好女儿,你这是怎么啦?
乌云娟转身不理。乌都统转到乌云娟对面。
乌都统:人家大老远地来了,你这个样子不是丢我的脸嘛。
〔乌云娟转身不理。
乌太太:你倒是说句话啊!
乌云娟:你们要我说些什么!《大清会典》在此,你们不会自己去看来!
乌都统(不解地):看《大清会典》做什么?!
〔乌云娟打开《大清会典》,翻到“宗人府”一页。
乌云娟:这一页是“宗人府”!你们来看,(接唱)
会典之上写得清,宗人府律条讲得明!
礼部执掌制度订,冠服舆车规矩定,
七颗东珠嵌冠顶,蟒袍妆缎威风凛;
银顶大轿夹道迎,那就是平郡王府侧福晋!
乌太太唱:
即便是郡王府侧福晋,与你不相干来不打紧。
难道你竟会羡慕阿元她,也想到郡王身边做小星。
乌云娟唱:
母亲说话太不慎,我怎会羡慕阿元去做小星。
可是她一旦产下麒麟儿,庶福晋就成侧福晋!
乌都统唱:
热河出了侧福晋,那正是都统府幸运星。
乌云娟唱:
阿元若是侧福晋,那便是我乌云娟晦气星!
乌太太唱:
你越讲我是越糊涂,却是为何,快快与我说分明。
乌云娟唱:
等我一言来道破,你们自然便知情。
纵然是曹雪芹承继他爷爷,学富五车,满腹才情,
两榜及第,摘了探花,中了状元,入了军机,位居一品,
乌都统和乌太太同时:这不是好事吗?
乌云娟(接唱):
我就算是头戴凤冠,身穿霞披,摇摇摆摆,摆摆摇摇,成了一品诰命,【见此四字,几欲坠泪。】
乌都统和乌太太同时:怎么样啊?
乌云娟(接唱):
与王爷侧妃照样是天差地远,也得要对阿元她三跪九叩大礼行!
乌都统和乌太太同时:啊呀,那可真的是委屈死我女儿了!(两人面面相觑,再同时道白)那你,你,你从此就不同她照面不就成了?!
乌云娟(接唱):
爹爹母亲真糊涂,曹雪芹亲姑母就是太福晋。
正要王爷表兄多照应,曹家的儿媳怎能与平郡王府女眷来往不殷勤?!
乌都统和乌太太同时:那这,这,这可怎么办呢?
乌云娟唱:
若要我依旧嫁与曹雪芹,除非是回绝王爷这门亲!【此二难之题,绝无协调之法。】
乌太太:那我们这就去回头王爷,不能让阿元妨了阿娟的婚事!
乌都统:啊呀,我的好太太啊,(接唱)
平郡王爷九千岁,军机大臣为首领。
多少人想要巴结无门路,【机关算尽太聪明。】亏的是通声想着我们故人情。
王爷既已知道阿元名和姓,就等着送她进门到帝京。
若是违拗他心意,难保说没有大祸来降临!
〔乌太太闻声跌坐在椅子上。
乌云娟唱:
若是不愿女儿受委屈,两条道路早选定。
不是得罪郡王爷,便是回绝曹雪芹!
乌太太(突然跳起):对对对!(接唱)
亏得是忙着打问王府事,接风宴尚未提及何时来行聘。
日程细节都没有上台面,依我看,只能够哼哼哈哈不再把话题来接应。
乌都统:唉,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子办啦。
〔宋嬷嬷急步上场。
宋嬷嬷:啊呀,老爷太太,不好啦——阿元她偷听了二小姐的主意,又不愿意照老爷吩咐去京城了。
乌都统和乌太太同时:啊?!
乌云娟唱:
一波方平一波兴,是我系铃还是由我来解铃。
乌都统和乌太太同时:好好好,都是你闹出来的麻烦,你来料理。反正你不嫁她就得嫁,两个人中间总得嫁一个!
〔乌都统和乌太太气冲冲地下场。宋嬷嬷随同下场。
〔阿元怯生生地上场。
阿元:小姐,是您找我?
乌云娟:现在谁有资格找你?是我请您——(把一个“请”字念得特别重,还故意地用了一个您字。)
阿元:(连连摇手)啊呀,小姐,您可不要这个样子。我是不愿意为了我妨了您和芹二爷的婚事。(接唱)
小姐您是才女嫁才子,相貌性情才学三者齐全配婚姻。
我是一个小丫鬟,本没有王府侧妃这样的好福命!
乌云娟唱:
你不用为我来多虑,你自有你的好光景。
若是你一样不肯去京都,老爷太太好伤心。
阿元唱:
若说是老爷太太好伤心,理应该也是为了小姐您。
乌云娟背唱:
看来是有其主来有其婢,她也是一个强项令。
想起那次她来策动我,请将不如激将灵。
以其人之道还其身,依样葫芦把计行。
〔乌云娟款款地坐下,好整以暇地依次检看十个手指后再开口道白。
乌云娟:我想我是明白你的心思了。
阿元:小姐,您在说些什么啊?
乌云娟唱:
你不愿嫁到郡王府,你高兴我嫁与曹雪芹,
阿元:是啊,这又有什么不对吗?!
乌云娟唱:
你定然陪我一同去曹家,日后你一样登堂入室做小星。
他是英俊才子人聪敏,早就占据了你的心;
依我看来还说不定,就在伺候书房之时勾搭紧!
阿元(着急着分辨):啊呀,小姐,天地良心,我从来就没有过这样的念头,更不要说——,
乌云娟:(打断)哼,这话谁能相信?!
阿元:我,我又不能把我的心挖出来给您看。
乌云娟:谁又要你血淋淋地挖什么心啊。
阿元:那您究竟要我怎么样才能表明心迹呢?
乌云娟:不去曹家,嫁到王府不就是了!
阿元:(一咬牙)好,我答应您!
乌云娟:这才是我的好妹妹!
〔乌云娟起立和阿元相拥。
〔大幕合拢。

【本幕虽皆是主仆言语,女儿心思,然作者之笔巧旋于诸角色间。前戏中,以“辞行”为引,以“试才”为鉴,以“密商”为促,以“私会”为凭,以“接讯”为喜,突显芹娟乃天作之合。又以“转机”为移,直导“拒婚”之悲。以《大清会典》发人深省,想大众观后定会唏嘘感慨,嗟呀不止。】

第八场:惜别
场景:都统府衙大门外官道旁
时间:上场后不久,来客动身带着阿元离开热河之时
〔大幕拉开,二道幕前。
〔曹震和秋月分别从两侧上场。
曹震:唉,秋月,你看这事儿办得真是,(接唱)
世事沧桑多变幻,一念之差缘分尽!
怎料到,喜事成双化泡影,不承想,治一经来损一经。
替王爷,保媒拉纤好事情,落了个,反害得曹乌两家难联姻!
秋月唱:
震二爷你休自责,依我看难说不是件好事情。
姻缘未成是天意,齐大非偶倒还省了心。【终是天意!然谁假上天之意为人间之尊,制诸法典以束人?观者细思。】
曹震:秋月,此话怎讲?你不是还受了老太太临终前的重托照看芹官。
秋月唱:
乌二小姐个性强,与丫鬟论短又争长。
礼仪上半点不肯来谦让,幸亏得早散早收场。
曹震:哦,说得有理,倒是你旁观者清。
秋月:时候不早了,震二爷你去招呼四老爷和芹二爷,我来伺候太太准备动身。
〔两人分头下场。二道幕升起。
〔曹頫曹震曹雪芹何谨桐生从一侧上场。乌都统乌太太马夫人秋月阿元宋嬷嬷从另一侧上场。阿元已经穿上裙子服饰一新。
乌都统:招待不周,多有得罪。让宋嬷嬷陪同进京,阿元就托付给各位了。
曹震:好说好说,都是为王爷效力。
乌太太:三姐呀,(接唱)
你我多年老姐妹,相聚未几又分开。
聊备薄礼来相送,京城常寄信函来。
马夫人:那是一定的。
乌太太唱:
老山人参足二斤,貂皮统子有四件,
鹿尾鲟鳇马哈鱼,略表小妹心一片。
马夫人:这礼实在太重,真是不好意思。
乌都统唱:
二嫂不必太客气,我和连生换帖兄弟情谊牵。
王爷面上另送礼,阿元她陪嫁备妆奁。
曹頫:时辰不早,既然车马已备,就此辞别都统。
〔一迭连声的招呼声中场上众人鱼贯下场。唯曹雪芹拖在最后。女眷一行中宋嬷嬷是最后一个,她临下场时对曹雪芹耳语。曹雪芹黯然形色,独自一人在场上踱步。
曹雪芹唱:
晴空陡然乌云卷,【谐“乌云娟”之名。】平地无故掀波涛。
苦叹人生没奈何,倒春寒偷袭蓬莱岛。【熏风可御此寒。】
翡翠衾冷最难描,芭蕉窗外频频敲;
深藏金屋知无日,倚熏笼枉自惜多娇;【余想起 “若得阿娇为妇,当筑金屋以藏之”。】
早恨恨银河迢遥,偏生生断了鹊桥;【此处亦可作“乌鹊桥”,方知作者缘何以乌姓起笔而用意颇多。】
辜负那绝世风流貌,便不曾真个也得魂销。
长夜宵凉香闺人静,数遍铜龙又是明朝。【大清之文字祸患多如此类。一笑~~】
〔乌云娟悄然上场。
乌云娟:曹家公子。
〔乌云娟致礼,曹雪芹回礼。
曹雪芹:乌二小姐。
乌云娟唱:
长夜宵凉书斋人渺,【妙!“书斋人渺”对“香闺人静”,乃喻男女之孤形也。】
数遍铜龙又是明朝。(夹白)曾记得你回答我母亲问话,(接唱)
姻缘本是前生定,【批者亦有领教。】大概缘分尚未到。 【此句于后幕重现,与前照应。】
这一回把缘分错过,只能够埋怨月老。
怨月老单为别人把心来操,怨月老他不曾将红绳系牢。
且把这段情缘忘,权将这段情缘了。
曹雪芹唱:
世事沧桑多变幻,转眼之间两下抛!
说是要把情缘忘,实实难以来忘掉。
说是要将情缘了,怎生割舍怎生了。
二十四景等闲过,一道景致,长留心上,招人烦躁!不离不弃,莫失莫忘,空自懊恼。
〔在曹雪芹万千感慨时,乌云娟保持冷静心态。【二者境界已明,芹以情为重,娟以礼为本。】
乌云娟:曹家公子,你还记得那一副对联吗。(念)
不如意事常八九,
曹雪芹(接念): 
可与言者无二三!
〔桐生上场。
桐生:芹二爷,太太和四老爷他们就等着你上马呢。
曹雪芹:我知道了。(接唱)
人无二三可与言,事常八九不如意。
情爱难如意,人生不如意。
听车声粼粼行,看辙痕奔向西。
四围苍茫山色中,一鞭黯淡残照里。
数世间男女情爱烦恼愁,想这马鞍它如何载得起!
〔乌云娟再次致礼,然后坚毅地向她上场处下场。曹雪芹跟着桐生向另一方向下场。曹雪芹频频回首。【一个坚毅,一个回首。余常想男女离别之景,则顿生慨叹!】
幕后男声女声合唱:
若说是无奇缘,今生却又遇着他(她);
若说是有奇缘,如何心事终虚话?【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怎经得秋流到冬,春流到夏!】
〔幕后合唱声中大幕合拢。
〔剧终。



【两家喜事一门亲, 
可算为难曹雪芹。 
震爷欲有升官心, 
乌统亦遮云彩璘。 

娟二小姐舍才俊, 
芹二少爷留余情。 
姻缘本是前生定, 
奈何今日虚此行。】
——梦不觉张逊 农历丁亥年十月一次评过,农历壬辰年正月于东鲁木石道舍二次阅评

80后红学人士张逊,男,东鲁济南人,居木石道舍,笔名梦不觉,系红学文集《一梦到红楼》作者;性情开朗,爱好广泛,思维敏捷,喜好交友。平素专于文史,研红学,其主要观点为——著《红楼梦》者,康熙间江宁织造曹寅之次子曹顒也!顒于康熙五十三年悬崖撒手、离奇蚤亡。后大隐于世,历四十余载,以雪芹之名终成不朽奇传。乾隆间卒于京城之郊,年七十余,寿终。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27 21:5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