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烂尾楼里的30位房奴:每天爬18楼 一个月洗一次澡

京港台:2020-8-18 13:12| 来源:深蓝财经 | 评论( 20 )  | 我来说几句


烂尾楼里的30位房奴:每天爬18楼 一个月洗一次澡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来源:撒盐少年

  如今,买房买车,

  已经成了所有成家立业的人们,

  肩上的两座大山,更是梦寐以求的。

  而最近在云南昆明,有这样一个烂尾楼盘,

  没有排水系统,一下雨就水漫金山,

  家里没有厕所、大门口没有楼梯,

  

  这12栋楼,都是最原始毛坯房,

  没有防护措施,要是踩错一个楼梯,

  就是万丈深渊,

  没有窗户,只有一整片的空气“落地窗”,

  

  外面的高楼大厦很精致,

  而这边却像最原始的荒“房”求生,

  

  就是如此一派景象的烂尾楼,还有30户居民住了进来,

  这些住进来的人,往往还都是背着房贷的“房奴们”,

  这样的奇观,

  让“昆明30户居民住进烂尾楼”的新闻直接上了热搜,

  

  那么他们究竟为什么,

  要不顾一切住进这片荒芜,又险象环生的烂尾楼呢?

  “人家孩子有花园,

  我们孩子从小在这挥锄头”

  许多住户早在2012年就交了定金,

  而从2014年开始,开放商停工到现在,整整停了8年。

  他们说资金链断了,草草封顶后,

  就彻底停了工,人间蒸发,

  开放商不回应烂尾房问题

  留下这12栋楼1255套房,

  这可是许多人打拼了10多年,渴望的安身之所,

  如今怎么就像打了水漂,石沉大海了呢?!

  这个楼盘还取了一个,如今看来特别讽刺的名字:

  “别样幸福城”,

  

  如今,住在里面的居民可体验到了别样的“幸福”。

  单亲妈妈陈艳春,

  是第一个入住进“别样幸福城”的居民,

  “我是单亲妈妈,今年收入下滑,

  实在承担不起房贷和开销。”她说,

  

  今年5月陈艳春刚住进来的时候,都整夜整夜睡不着,

  曾经有7、8条的野狗围攻她,

  还有来源不明的激光灯深夜照进屋里,把她吓得都躲到了床底,

  直等到天亮,她才可以勉强入睡一会,

  

  恰逢昆明雨季,由于排水系统没建好,

  水漫金山,她躺在床上,

  眼睁睁看着养的小鸡被淹死,大门另一侧的旱厕涌出排泄物,

  后来水越漫越高,她哭着把椅子搬到床上,

  躲在上面,盯着房子的地缝,

  看着水涌进来,再漫上来,

  

  很多居民来劝她走,但她不走,

  这是她的家,她不能放弃,也绝对不能离开……

  住在3号楼13层的唐小骄,是两个孩子的母亲,

  当时看上了“别样幸福城”的房子,

  这房子,

  距离昆明市官渡区关上第二小学,只隔了一条苜蓿路,

  

  2012年,为了孩子能有学可上,

  她全然不顾家人的反对,铁了心要买下这套房子,

  一套150平方米的大房子,

  一间给老大,一间给老二,

  一间给夫妻俩,父母来了还能住客房。

  他们的老家是昆明几十里外的农村,在昆明奋斗了十多年,

  也想有属于自己的家,安定下来,

  

  她计划得好好的,对未来的生活更是充满了憧憬,

  看着当时模拟建设图里,房子前绿茵茵的一片草地,

  想象着,孩子在草地上飞奔玩耍的样子,

  而如今,没想到的是,

  楼前是一片建筑的废料,

  一堆黄沙,竟然成了孩子最大的乐趣,

  没有绿茵茵的草地,只有横七竖八的杂草,

  和一个已经报废的水泥搅拌机,

  

  7岁的小博上蹿下跳,唐小娇一刻也不敢松懈,

  紧紧地盯着他,生怕他受伤。

  同样身为人母的户主陈晓莉,

  站在窗边,看着楼下的孩子们扛起锄头,在沙堆里刨着玩,

  

  突然掉下了眼泪,

  “同样花了几十万上百万元,为什么人家的孩子有花园,有健身器械,

  我们的孩子从小就在这挥锄头。”

  

  2015年,“别样幸福城”突然停工,

  但唐小娇还是一如既往地交着3688元的房贷,没放在心上,

  可房子拖到越来越严重,即使他们提起仲裁,

  但至今还是没有拿到,开放商承诺的每月1500的逾期损失,

  

  在等待的过程中,父亲还因为胰腺癌去世,

  到死都没住上女儿的新房子,

  而唐小娇则越来越自责,

  当初把钱全部砸进了房子里,害得父亲连看病都没钱了……

  

  她很绝望,身为“房奴”的她,

  对生活要求更是越来越低,

  就算是“搭帐篷”,她也要有个家,

  去捡了一张别人丢的双人床,

  加上被子和枕头,就在这里安居下来,

  她只希望不要有人赶她走,

  这个毛坯房,已经是她能紧紧抓住的最后一根稻草了……

  住烂尾房18层

  每天走几千阶楼梯

  只为有个自己的家

  另外住在4号地块的18楼,

  住着卯勇一家人,

  他们没有挑楼层低的随便住住,

  他就要住在自己的房子里,

  每天都要爬上18楼,还要爬7、8趟,

  要走整整几千个台阶,

  

  为了鼓励自己,他在楼梯旁的砖块上写着:

  “加油”、“终于到了”……

  

  6月17日搬进来的他,已经住了将近2个月了,

  他花了将近一个月修葺房子,

  修楼梯、安门窗……

  一点点将木床、桌椅等沉重的家具驮到18层

  

  因为疫情,生意惨淡,

  之前的房子租不下去了,就租了个地下室,

  没想到一住地下室,家人身上都起了大大小小的疹子,

  身体越住越差,

  不得已才搬到了这个18楼的新房里,

  

  这个新房是2014年花62万购入的,

  光是贷款就贷了40万,

  首付22万,这花光了他所有的积蓄,

  结果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局,

  

  他说:“就觉得没什么希望,

  十多年就买了这样一套房,

  现在房子一直拿不到,还欠了一屁股债,

  还差了30多万贷款,这段时间人就很失落。”

  现在每月的3000多的房贷,是他们最大的压力,

  

  但身为“房奴”的他坚定地说:

  “砸锅卖铁都得还,不能停!”

  可单子越来越少,他快要走到穷途末路了……

  而就在前两天,政府居然还提出了居民“自救”计划,

  这房子光建就花了2个亿,

  每家每户都至少要带出16、17万,才能达到交房的标准,

  

  这些被房贷、生活压着的老百姓,怎么可能拿得出钱,

  这根本是无稽之谈,

  明明已经是受害者了,却还要帮别人的错误还债、买单?!

  

  网友们自行代入居民,更愤怒了:

  “钱我交了,最后楼还是我盖的,

  合着你们开发商卖房,就光出个图纸呗?”

  

  这也让人们纷纷开始感慨:

  最惨的不是买不起房,而是买到了烂尾房,成了房奴,

  而买到烂尾房不是最惨的,

  更惨的是要自己出钱自救,把烂尾房盖完……

  千户人家本有千个故事

  但结局都是住烂尾楼

  这样30户“房奴”的故事,

  每一个拿出来都让人心酸流泪,

  下岗工人刘萍一家,也是烂尾楼的受害者,

  在疫情下,他们在原本从事的旅游业中纷纷失业,

  

  她说:

  “我俩现在都没工作,负担不起一年3万元的房租,

  现在每月要还9200元的房贷。”

  “能想象一直往无底洞里白白填钱的感觉吗?”

  

  迫不得已住到烂尾房里,多是像她这样身不由己的人,

  有人创业刚好碰到疫情、亏的血本无归;

  有人商铺倒闭,只能开网约车勉强维持生计;

  有一对50岁的老夫妻,

  本应该是退休的年纪,却还在工地上操劳,

  而地上的活也越来越少,

  最后只能靠妻子当环卫工人赚的1700元糊口……

  

  “1000户人家本有1000个故事,1000种情况。”刘萍说,

  “但结局都只有一个,住烂尾楼。”

  有住户的孩子要学习、中考,房子里断电,

  只能靠着电瓶发电和蜡烛照明;

  

  楼上断水,他们熟门熟路地去工地旁的水洼里,

  把一个小桶拴上绳子,

  放下水桶打一个翻打水洗脸、洗脚,

  甚至一个月只能洗一次澡,

  还去附近小区讨水做饭;

  

  楼下积水,他们就搭起一排石头,摸着石头过“河”,

  连夜阴雨,苔藓遍地生,

  不仅散发着一股下水沟的味道,还又滑又黏,

  环卫工阿姨摔倒了,

  从那天起,她的腰就再也弯不下来了;

  

  没有防护措施,

  他们只能自行搭建楼梯,搀扶着小孩妇女上楼,

  自行搭建防护栏、修建房屋;

  

  一位在附近小学上二年级的小孩,

  因为觉得在烂尾楼里住太丢脸了,放学后都不敢和同学一块走;

  一位认真糊完纱窗的爸爸,他把女儿带来“新家”,

  女儿惊呼:

  “怎么会这样?我不住!”

  

  妻子则在一旁低声说道:

  “这样也很不错了,我们尽力了……”

  甚至由于水泥房屋建造多年,

  楼顶的墙面一捏就碎了,

  “房奴”的余生,寄托在这烂尾楼中,

  似乎也跟这些墙体一样,易碎易飘零……

  低到尘埃

  在尘埃里开出花来

  如今,这一群人们也尝试在尘埃中开出花来,

  更是让人心酸不已。

  

  为了省钱,大家决定集体生火做饭,

  陈艳春是主厨,

  在一个不足十平米的小样板房里,

  放上煤气、灶台,再搬一些锅碗瓢盆,

  

  这就成了30户居民的临时厨房,

  “别样幸福城”开饭了,

  茄子和四季豆、凉拌海带丝、

  云南特色菜红三剁、炖芋头汤……

  

  小葱是在前面的空地种的,现拔现吃,

  平时,他们基本上不吃菜,

  “因为要洗,会费很多水”。

  晚上,大家在一起(电视剧)跳广场舞,

  

  男人们自愿当保卫队,保护居民的安全,

  

  陈艳春在入住时,还扯了一条红色的横幅:

  “欢迎四号地业主回家。”

  

  刘萍的床头桌铺上了干净的桌布,

  她每周都带来不同的花,装点房间,

  现在摆在床头的是一大束新鲜的黄色百合,

  

  张英夫妇入住的时候,还选了6月8日这个好日子,

  挑了一副喜庆的对联贴在墙上,

  “右边是两个卧室,这个书房也是可以改卧室的,

  这里是阳台,房子装起来肯定好住的。”

  对于自己的新房子,张英甚至还有些美好的想象,

  

  如果世界薄凉,那么他们只能这样“抱团取暖”。

  然而,每个城市都会有这样的烂尾房,

  也会有这样一群房奴,如果熬出头了还好,

  一旦熬不出头,就是无家可归。

  2015年,广州一处烂尾楼,附近居民在楼中晾晒衣服,

  

  海口的一处别墅烂尾楼群,

  

  石家庄“最美烂尾楼”,甚至还成为网红打卡景点,

  真是把快乐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

  

  居民们屡屡申诉不成、打电话无人接听,

  连记者去联系负责人,要么开始踢皮球,

  要么就直接回一句:“你打错了。”

  他们只能自救,自救不能,

  就沦落到荒房求生的困境里,

  他们是能等,但等不到人们真正愿意施以援手的那天,

  

  甚至最近,还有人每天大半夜来摸底,

  有关部门更是来赶人,

  还叫来许多大汉堵在门口,不让居民回家,

  而他们对业主关心的问题什么时候复工,却闭口不谈……

  

  百姓的钱丢进了无底洞,

  自己身为房奴,永无出头之日,

  这么做究竟对谁有好处呢?

  现在他们已经闹累了,

  最大的愿望都低到了尘埃里,卯先生叹息道:

  “现在我们累了,不想闹了,就让我们住在自己的烂尾楼吧。”

  

  这样一群“城市里的吉普赛人”,

  他们的日子还要这样过多久,谁也不知道,

  可是花会凋谢,人的信心也会被消耗到尽头,

  一味地拿个人当消费的代价,试图去营造出一副太平盛世的样子,

  又对谁有益处呢?

  

  这样的事情很多,却最终一个都没得到解决,

  可叹、更是可悲 !

  最后我在这里,奉劝那些个贪财却不负责、

  促进消费,却不严加监管的人们,

  国家国家,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

  千万不要不拿个人当回事,

  更不要把人们想要一个家的愿望,

  当作一场可有可无的闹剧。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12-1 08:2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