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被困非洲中国劳工准备遗物 回国无门 大国担当?

京港台:2020-9-5 00:29| 来源:美国之音 | 评论( 13 )  | 我来说几句


被困非洲中国劳工准备遗物 回国无门 大国担当?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新冠病毒疫情期间,被滞留在非洲等地的中国劳工情况堪忧,要求返乡的呼声不断。然而,在中国上下一片“大国担当”的声浪中,他们的归国之路似乎遥遥无期。

  准备遗物

  阿尔及利亚的中国劳工石祚元近日对美国之音说。“难道没有病,我在这里装病吗?我六十岁的人,家里老婆孩子都等着我,都替我担心,孩子跟我视频时,脸都不敢朝着我,就是在哭。”

  石祚元,苏北赣榆人,现在阿尔及利亚北部的布法里克(Boufarik)一带打工,2020年3月患病后一直想回国治疗。他说:“我在这边,小病拖成大病,这里查也不能查,天天都是消炎药,这种药吃太长时间就有副作用。”

  病重时石祚元默默准备了后事:“六月份我实在不能行了,我把理发的头发留下来,剪的手指甲盖也留起来,脚趾甲也留起来。来的时候公司就说了,在(非洲)这边有病病死,或者出事故死亡,尸体回不了国。我要是真不行死掉,好叫他们把头发和指甲带回去,那是最坏打算。”

  包工队已经告诉他,目前还得继续在这里干活,没有飞机,快也得十一月份,工程完成了才能回去,国内人来不了,他们必须把人留下来。这里很多人生病,不只是他一个人,大家觉得被人抛弃了。

  躲避媒体

  石祚元对美国之音说,他的病状非常明显:“头晕,头疼,我刚刚发了图片给曹元,因为他说我没病。片子显示,颈椎主动脉上有斑块,很明显了。”

  曹元的名字采访中几次被提及,他是苏北和鲁南地区赴阿打工人员的包工头之一,人称“曹翻译”,他称“石祚元没病”。美国之音多次试图通过他了解情况,但是,他的中国大陆手机总是提示,“正在通话中,稍后再拨”。

  记者联系石祚元所在包工队的另一位“负责人”,同时也是工程队驻尼日利亚“负责人”韩培良,他的尼日利亚号码手机接通了,不过,得知是媒体查询,对方立即挂断电话。

  石青(Joseph Shi)是加拿大阿尔伯塔省市议员,十几年来处理过三、四百中国海外劳工讨薪、改善待遇等权益案件,他对美国之音说:“这些公司就是小公司,承包了一些小工程,例如盖民房等,它们跟公家二道贩子那里包活,都是转包,已经转包多少道了。现在都是这样,大公司拿到工程,层层转包,层层盘剥。很多工人拿不到工资,白在那里干,利益不保,苦难的时候由他们来承受。”

  石青还说,尼日利亚目前就有约11万中国劳工希望回国。疫情威胁、生病、收入微薄是主要原因, “他们天天工作,一天十几个小时,有技术的,砌墙的,技术好的,250元人民币一天!干一天,算一天。”

  法新社说,自从布特弗利卡总统掌权以来,中国加大对阿尔及利亚投入,阿境内约有3万名中国人。中国国家建筑工程总公司(CSCEC)承建的非洲最大清真寺,动用中国工人不下万人。

  绝非个案

  像石祚元这样因疫情被困在海外的中国劳工还有很多。据南华早报报道,世卫组织警告,非洲冠状病毒疫情大爆发,实际感染人数很高,劳工要求返乡呼声不断。 58岁的工程师任嘉贵(音)在社交媒体上呼吁,帮助一下被困尼日利亚的中国劳工。他被解雇后也只能靠积蓄和捐助为生。询问中国使馆回国飞机信息,答复总是“不知道”。有人希望使馆借点钱给受困者,结果被告知,应靠家里电汇解决。

  “清嘉”网友7月26日发文:“自杀,恐慌,感染新冠:这数以百万苦苦等待回国的人快要绝望了”,文章说,数以百万计被忽视的海外务工人员滞留回不了国,大部分人出去打工,不过就是普通民工,收入一般,捉襟见肘,挤住卫生条件很差的劳工营或者宿舍。疫情使他们陷入没有收入的窘境,面临国外疫情威胁,加上没钱买机票,只能国外苦等。

  文章配发的一张照片显示,一块由海外劳工拉起的白色绸布上写有:“疫情严重,我要回家”。另一张照片上,尼日利亚石化项目中的一批中国劳工拉起中英文横幅:“我们是滞留尼日利亚的中国公民,恳请祖国目前通知(回国)”。他们说,1700多人的密集接触的生活环境下,已有确诊案例发生,可是公司领导一直隐瞒,对外宣称无感染,所有发热一律按感冒治疗。工人们要求回家,没有包机,公司也没有任何回复,工人们只好继续等待。可是等待,要等到什么时候?

  这篇文章还说,在中东(如沙特),中亚(如塔吉克斯坦),非洲(如尼日利亚),还有数以百万计的海外务工者,他们的情况也很糟,在疫情的威胁下,“胆战心惊中过着每一天”。

  另外,中国财新网7月13日的报道说,俄罗斯鄂木斯克市郊,一个中国油化项目工地出现疑似新冠聚集疫情,那里2000多工人中已有十几人核酸检测为阳性,但是,这些人还没有被批准回国,所在化工项目的地点附近就在前不久爆发疫情的哈萨克斯坦,工人们很恐慌。

  “大国担当”?

  滞留非洲等地的中国劳工是当前被困海外中国公民庞大群体的主要部分,他们的状况和命运引来舆论不同看法。

  石青说:“我认为,作为一个国家,不管情况多么糟糕,都应该把自己的国民接回来,去阿尔及利亚打工,其实赚不了多少钱,中国政府就放任,让这些人输出到异国他乡,但是这些人拿不到钱,也挣不到钱,灾难来临的时候,国家应该把这些人想办法弄回去,派军舰也好,派飞机也好,任何国家都这么做,自己的国民是自己的责任,你怎么就这样把人丢在外面不管?”

  对比加拿大政府,石青说,“加拿大早就把国民接回来了,所有想回来的加拿大人,在3、4月份的时候全部接回来,不管采取什么方式,一定要接回来。加拿大的理念是,自己的国民,哪怕他(她)已经染上这个病了,我们接回来治疗,也不能把他留在外国,没有祖国的联系,这是不可能的。中国一再宣传大国担当,关心自己的国民,但是在这个关键时候,不管不顾。”

  中国国际问题学者倪乐雄对美国之音说:“理想的东西现实中都要打扣,平时不要把话说得太满。什么叫灾难?这就是灾难,灾难就是反常。”

  他说,海外中国劳工“有的是国家公司派出去的,有的是自己过去的,有的可能是偷渡过去的,什么情况都有,你说怎么办?”他表示,大量人员集中回国,将给中国以及相关国家的民航、机场、检疫、海关、隔离等系统造成极大负担,况且国家间的紧张关系还在持续,国际空中交通远没有恢复到原有水平,或者短期内根本没有可能迅速恢复,因此,庞大的中国公民海外滞留现象还会持续。

  另外一方面,中国民航局9月2日说,将先行恢复泰国、柬埔寨、巴基斯坦等8个输入病例较少国家至北京的直航国际航班,无需首先进入“第一入境分流点”,这是中国对外空中客运交通的最新动态。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12-2 23:5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