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学霸大清退!“丢人”的博士是如何炼成的?

京港台:2021-3-6 06:33| 来源:凤凰WEEKLY | 评论( 2 )  | 我来说几句


学霸大清退!“丢人”的博士是如何炼成的?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1月下旬,河海大学研究生院发布公告称,根据《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河海大学研究生学籍管理办法》等规定,经学校专题会议研究决定,对125名博士研究生予以退学处理。该消息引来大陆媒体的热议。公告显示:因这125名学生难于联系,退学决定书无法直接送达,特予公告送达。从其公告标注的“第一批”措辞推测,其后至少还会有“第二批”名单。

  多家媒体的报道显示,近年大陆高校加大对延期毕业博士生和硕士生的管理力度。仅今年1月,除了河海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清退了6名2012级的博士生;武汉科技大学研究生院也发布公告,清退了3名博士研究生。去年10月,东北大(专题)学信息科学与工程学院公示了对52名超期博士研究生的退学处理,“读博”时间最长的,达18年之久。去年12月,沈阳农业大学也对236名超期在籍硕士及博士研究生进行了清退。北京交通大学、上海师范大学、四川大学、南方医科大学等数十所大学去年都公布了清退名单。

  各大学开始清退超期的研究生,与政策有关。2019年3月,国家教育部下发了《关于进一步规范和加强研究生培养管理的通知》,指出“个别研究生培养单位在研究生培养过程、师德师风、学位授予等方面仍有学术不端、论文作假等问题发生”,要求各单位切实落实质量保证主体责任、狠抓学位论文和学位授予管理,“对不适合继续攻读学位的研究生要落实及早分流,加大分流力度”;“对学术不端行为坚决露头即查、一查到底、有责必究、绝不姑息,实现‘零容忍’”;“对连续或多次出现‘存在问题学位论文’”的单位,将视情况开展专项检查、核减招生计划、暂停直至撤销相关学位授权;“对于情节严重、无法保证研究生教育质量的学科或专业学位类别,坚决撤销学位授权”。

  不过,目前高校清退的研究生多数为在职研究生,这种清退和所谓的“严出”也没有直接关系。“严出”主要体现在学业考核环节上,如对博士候选人的考试或论文考核方面的严格,而目前高校清退的多与超过修业年限有关。从公告宣称的这些被清退的学生与学校及导师已经失联很久,即可证明,学校与导师对此也有管理失责之嫌。从公开资料可查到,2018年在学博士生38.95万人,在学硕士生234.17万人,即使统计中国各大学的所有清退数量,也是少之又少。

  教育部2014年发布了《关于改进和加强研究生课程建设的意见》,明确禁止高校“师设课”,要求高校转变只重科研、忽视课程的实际倾向,对不合格的研究生,将进行分流甚至淘汰。据相关调查报告显示,中国硕士研究生整体淘汰率不到5%,博士研究生淘汰率更是低到不足1%,而在一些教育发达国家,此数字可能高达30%-50%,如美国的博士生淘汰率为38%,而国内高校研究生大部分采取的还是“严进宽出”。

  该《意见》还要求探索建立课程学习综合考核制度,也就是说要结合研究生中期考核或设立单独考核环节,对研究生经过课程学习后的知识结构、能力素质等是否达到规定要求进行综合考核。教育部也规定了对硕士、博士学位论文的抽检率,分别为5%和10%。不过由于各大学的考核机制,仍以校内评议为主,所以真正要求研究生进行课程补修或重修,或要求调整培养计划甚至分流或淘汰的,比例几乎低到可忽略不计。目前各大学清退的,仍然只是部分“失联”的在职研究生。也就是说,中国的研究生教育,尤其是博士研究生,从制度层面看,眼下仍没有形成一套行之有效的、操作性强的淘汰机制。

  这种几近零淘汰的博士生教育导致了很多问题,如博士生缺乏学习动力,导师自然也对学生要求不高,没什么对学生督促研究的压力,使得很多博士生求学动机出现了异化,只是为了混一个可找高薪工作的文凭。这使得大量平庸的学生,只要不违法违纪,学业勉强对付,就极难被淘汰,这种机制培养出来的硕士、博士,能力自然让人怀疑。欧美等国的博士水平很高,与严格的淘汰机制是完全相关的,从“博士生”到“博士候选人”再到“博士”,有一套极严格的遴选机制。

  对博士生的淘汰,核心原则其实是学术上是否真正有创新力,也就是能否为人类的科学和知识积累增加新的内容。但由于中国大学整体创新能力还有待提高,很多学术委员会的导师创造力也弱,加上大家常处在“面子治学”的氛围中,如何考核博士生是否有学术创新能力,就更是难上加难。如今复旦、浙大等一些大学,已开始试行固定比例的淘汰制,但中国大多数高校并未展开。前些日子有媒体报道,一名博士在网上公开售卖SCI论文已10年,已先后卖出了100多篇论文,发表于国内外学术期刊,牟利数百万元,买家多为高校师生,就可见这一行生意有多大的市场。而这些漏洞,都会给培养真正有能力的博士制度带来困扰。

  中国现已成研究生教育大国,如何建立更为完善的管理与淘汰机制,及与其相关的教育质量评估体系、学分制、导师淘汰制、分流机制等已变得极为迫切。虽说“建立博士生淘汰机制”的口号已说了多年,但在多数高校还属于走过场,对于建立一个合适中国土壤的博士教育机制,中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4-11 23:4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