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美国会雇员集体哭穷:上班支配万亿,下班当酒保

京港台:2021-6-7 00:40| 来源:全现在 | 评论( 7 )  | 我来说几句


美国会雇员集体哭穷:上班支配万亿,下班当酒保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美国国会基层员工薪酬太低,很多人靠打第二份工维持生计,有年轻人说干不下去了!  

  ——题记

  其实美国华盛顿跟中国北京一样,许多年轻人都在疲于奔命般生活。

  每周有几天时间,一名美国国会实习生都会在黎明前起床,坐公交车到星巴克咖啡店。在那里,她每天早上5:30开始干活,然后赶赴国会办公室开始无薪的实习工作。

  有时,她还会在黄昏时分疲惫地离开神圣的国会大厅,去做几个小时的咖啡师,为其他华盛顿人补充能量。

  “压力大到令人难以置信。”她抱怨睡眠不足,“我睡得很少,我看起来很累,我长了很多痘痘,我头发不是很好——越来越稀疏。”

  在星巴克兼职期间,实习生拿到近5000美元报酬,但她拒绝承认是妥善管理时间带来了福利。生活的酸楚只有当事者清楚,她赚到的每一分钱都拿来维持生计了。她说,她熬过无薪实习期,终于成为了国会的正式员工。

  然而每年3.2万美元的起薪仍不足于应付开销。

  这名工作人员是国会西班牙裔工作人员协会的无党派人士代表,她现在年收入4.3万美元。为维持收支平衡,她一度送过外卖和辅导学生……

  收入低,房租耗掉大半

  穿越华盛顿恢弘明亮的国会大厦,美国顶层权力机构中的双面故事让人吃惊。

  起草数万亿美元法案的“顶级公务员”,薪水却几乎不能支撑生活。

  这并非夸张,美媒Insider网近日采访了国会14名在职和离职员工,曝光了低薪如何影响他们的生活、事业和服务国民的能力。

  采访者全要求匿名,因为他们的办公室没授权接受采访。但他们认为,现在不得不说出实情了,因为自己和许多同事都已处在或接近崩溃的临界点。

  多名员工说,在国会山初级员工中,打第二份工来维持生计是非常普遍的。

  除此之外,全职和兼职无缝对接,他们几乎是每周七天、每天24小时连轴转。

  作为美国首都,2019年华盛顿生活昂贵程度全国排名第五。美国Zumper网站数据说,一室一厅公寓平均月租金为2195美元,单间公寓平均月租金为1722美元。

  职员助理或立法助理是国会初级职位,平均年薪3万美元左右,实习生则没有报酬。

  为收支平衡,有一些人在离国会很远地方租房、或跟多个室友合租。

  但这远远不够,因为生活费成本还在增加,比如干洗西装、烫发等等。为代表国会办公室的形象,他们必须衣着得体。

  况且首都华盛顿的食品和交通成本,比全国平均水平高出一倍。

  还有推特用户发帖证实,“我从一位前首席执行官那听到,国会初级员工起薪低至2.8万到3万美元,除房租和生活费之外,他们还要支付汽油、汽车保养和保险费用。”

  钱少活多,32岁,年薪3.1万刀

  在2019年,美国媒体就提过一个问题:3.5万美元年薪能在华盛顿国会维持生活吗?

  答案自然是很难。假设房租平均每月2000美元,那么每年要花2.4万美金。这意味着,要么跟室友合租,要么用剩下的1.1万美元来支付其它所有账单,包括水电费、杂货、税收、交通和服装花销。

  因此大多数人不是从亲友那寻求帮助,就是找一份兼职维持生活。这也是一位22岁的国会员工曾做的事——每个周末都在当地一家餐馆工作,全职之外没有一天能休息。

  理想很丰满,现实挺骨干。

  一名最终晋升为办公室幕僚长的前国会员工回忆,自己当初级助理时,日子过的紧巴巴地,当时是依靠午餐会议、国会简报期间的免费三餐来维持生活。

  “如果你因为看《纸牌屋》而想在国会山工作,觉得自己会像好莱坞演员凯文·史派西(Kevin Spacey)演绎那样,潇洒来去的话,那你就别想了,那不是他的工作。”

  这位前幕僚长直言不讳地指出,真实的国会工作是超负荷且低薪的,要想在国会取得成功,只有依靠信念,笃信自己所做的事是正确的。

  然而年轻人正逐渐失去对国会的热情——为理想而牺牲财务自由是值得的。

  尤其是去年以来,国会工作人员几乎经历了有记录以来最难熬一段时间:突如其来的新冠大流行、一场时任总统支持的国会骚乱,以及因大选而产生的无休止党争辩论。

  很多人开始掂量,这份工作值不值得做。

  国会让年轻人长期廉价打工,直到他们成长为管理层和领导为止。

  晋升会带来加薪,国会高级职员和法律顾问年薪超10万美元。办公室级别最高员工是办公室主任,其年薪最高也可达16万美元(因为法律规定国会议员年薪为17.4万,员工工资肯定不能超过老板)。

  但是大多数员工等不到升职、或当上办公室主任,因为他们早就被高薪挖走了。

  一位近期刚离开众议院的员工说,他最初以国会级别最低的助理身份开始工作,尽管他已有不错的工作经验、以及较高的学历背景。

  他加入国会之时32岁,年薪3.1万美元,几年后,才涨到4.3万美元。

  这根本不是能匹配其能力和付出的薪酬。要知道在2019年,美国家庭的平均收入达9.8万美元,户均人口为2.52,人均年收入已有3.9万美元,他的收入才刚刚超过平均收入。

  “我有将近十年的工作经验……我不应该收入这么低的,这太让人恼火了。”他说。

  去年冬天,他离开华盛顿,得到了一份年薪超10万美元的工作。新工作很轻松,不会让他感到筋疲力尽。

  换工作就能拿超两倍薪酬

  许多工作人员说,低工资会阻碍人员多元化、合格候选人进入国会、杰出的年轻人长期任职,也使国会在服务所属社区方面效率低下。

  在所有负面影响中,少数族裔受挫最重。

  多名员工告诉Insider网站,由于国会山薪酬的不公平,有色人种员工要么进不了国会,要么无法获得高级职位。

  比如应聘国会助理岗位,如果没有汽车,可能连面试机会都没有。国会助理常常担当司机角色。求职者是否有汽车,像一个隐形的筛子,把很多有色族裔挡在国会大门之外。

  原因很简单,白人员工可能还有家庭支持,少数族裔则大多家境较差,他们可能买不起车,更别说承担汽车油费花销。

  如今美国国会由民主党主导,种族多元化是他们执政核心。2019年国会多样性调查却发现,近70%员工是白人,非白人员工只占三成多。

  在5290名接受调查的国会员工中,对薪酬不满而想跳槽的人近半。其中47%的人表示他们对现有薪酬不满意,44%的人说他们曾考虑过跳槽。

  “大多数黑人无法接受一个免费的、无薪的实习,”一位前非裔立法助理说,自己离开国会山到市政厅工作后,薪水接近六位数。

  他说国会山的工资“最终会成为多样性事物的障碍......多样性、员工薪酬、是否留任,以及其它跟国会员工有关的事,都是纠缠在一起(电视剧)的。”

  另一位现任立法助理的亚裔女性发现,晋升到跟她同等职位的白人男性,比她多挣1万美元,哪怕她在立法问题上经验更多。

  于是她向幕僚长出示一份概述成就、以及该职位上跟其他人薪酬比较的证据。“我看着他的眼睛说,我想要的一切都是我应得的,”她说。

  她最终得到一份更高级的职位,年薪5.6万美元——可是仍比同职位白人同事挣得少。

  “我也是我们华盛顿办公室里唯一的有色人种,”这位助理说,“为得到我应得的,我必须做得更好,做到完美,让自己没有过错。”

  工作如履薄冰,她国会山之外的朋友却说,她在私营部门可以多挣两到三倍的钱。

  想到这种差距,亚裔员工说她每天都感到煎熬。

  议员给员工高薪上了头条

  美国国会的低薪制度运行很多年了。

  有推特网友透露,在1993年,她担当国会助理时年薪有2.4万美元。近三十年过去,这个薪酬居然没增加多少。

  

  通过推特网友描述可知,美国国会助理近三十年的薪酬没怎么提升过。

  到了2019年2月,新科联邦众议员亚历山德里亚·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简称AOC)承诺,她手下大多数初级员工年薪至少是5.2万美元。

  根据Glassdoor报告,那时国会助理年薪普遍在2.8万到3.7万美元之间。比起国会,尽管白宫薪酬体系更成熟,但是也有几名员工年薪为4.08万美元,还有一名员工年收入仅仅3万美元。

  “高年薪”消息一出,打破了华盛顿旧规则,AOC立即登上美国新闻头条。

  然而这只是一个国会议员办公室而已。

  多年来,国会议员、记者和专家们一直呼吁提高国会员工工资,可惜收效不大。

  国会资金不仅用于参众两院,还必须用于国会建筑维护和国会警察等项目——在新冠大流行和今年1月6日的国会骚乱之后,这两个机构都可能会得到大量资金。

  众议院和参议院拿到资金后,会分配到每位议员的办公室,随时间推移,即使华盛顿特区物价上涨,这些资金池子却越来越小。

  众议院的资金池——被称为议员代表津贴——现在比2010财年的峰值时段低了20%。

  根据国会研究服务处(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的数据,自2010财年达到顶峰后,参议院资金池出现缩水。在过去几年里,数字有所回升,但仍没有完全恢复,调整通胀差距后,只相当于2008年的水平。

  在众议院,每个议员的办公室都得到相同的分配。而在参议院,一个办公室的资金有时取决于他们所代表州的大小。

  议员们在如此紧张的预算范围内,不仅要给员工发工资,还要为差旅、办公用品、快递费等项目付账。

  美国国会没正式的人力资源部门可以解决薪酬纠纷。相反,每个办公室都像公司一样运作,独立决定晋升和薪酬规则。

  规则由办公室主任或议员制定,可他们的决定并非都是公平的。

  “每当我进行绩效评估时,总是得到表扬——‘你做得太好了’、‘今天你打破了内部记录’,但这并不能转化为我所期望的公平报酬。”某位现任民主党立法助理说, 负责人答案总是“我们现在的预算不够”。

  一位众议院民主党高级工作人员承认:“每个员工每年都被迫自己照顾好自己。”

  

  美国国会议员AOC发推承诺,其大多数初级员工的年薪至少是5.2万美元。

  解决方案没出,好员工已走

  是时候做出改变了。

  包括刚曝光国会员工低薪的insider网站,还在网络上持续征求国会员工的薪酬信息。预计更多上班分配万亿资金,下班兼职快递、酒保、刷盘子的国会职场故事会被曝光。

  美国国会众议院多数党领袖、马里兰州民主党人霍耶也再次倡导提高国会工资福利。

  这一努力获得一定程度的两党支持。至少有一名众议院共和党人、前共和党工作人员、保守派智库和一些组织支持并参与游说。

  今年五月,国会众议院特别委员会把员工工资作为优先事项,举行了几次听证会。

  目前最可能得到霍耶支持的提议是,将议员代表津贴——分配给所有众议院办公室的钱增加20%,以及增加委员会和国会领导层的预算。

  九个国会公务员协会在联名信中敦促议员们采纳这项建议。

  包括林肯网络(Lincoln Network)和求进会(Demand Progress)在内的30个倡导团体,在2月就发送另一封信函,希望参众两院拨款委员会通过立法,增加10%的国会预算。

  还有一个想法是,建立一个分级系统,国会员工可以为工作获得特定报酬范围,类似于联邦政府的做法。

  然而加薪方案看起来琳琅满目,最终决策却很少,目前也没任何实质性进展。

  换句话说,这对国会急需挽留的一些人才而言,可能为时已晚。

  来自参议院黑人立法核心小组(Senate Black Legislative Staff Caucus)的一名成员说,他不得不三次拒绝参议员办公室的工作机会,因为他原来的年薪是6万美元,转岗后其薪水还会减少。

  这名员工希望留在国会,但他说:“此时此刻,作为美国的一个有色人种,我必须去一个愿意根据我的价值支付报酬的地方。”

  “如果是在国会山,那太好了,”他说,“如果是在其它地方,也还行吧。”

  

 

相关专题:美国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美国要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8 17:2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