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野象南回何处为家?专家:尽快建大象公园 人象分离

京港台:2021-6-12 09:47| 来源:新京报 | 评论( 2 )  | 我来说几句


野象南回何处为家?专家:尽快建大象公园 人象分离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断鼻家族”浩浩荡荡北上,又浩浩荡荡南回。从普洱墨江北上到昆明晋宁,经过54天的长途跋涉,6月8日,象群最终在昆明连续多日的阴雨天里,开始折返。

  南回前一天,象群寻到一处树木遮挡的林间空地里,以“大象在外,小象在里”的阵型侧躺休息。它们的鼻子朝身体内侧卷起,有的前肢伸展,有的后肢交叠,小象则依偎在大象身旁。

  

  6月11日,象群持续在玉溪市易门县十街乡活动。图源:云南森林消防总队

  这是无人机拍摄下的画面。“追象人”密切监控着象群动态,将消息回传给现场指挥部,以研判迁移路线,通过实施隔离围挡、投喂象食、道路管制等措施,继续引导它们向西南迁移。

  截至6月11日17时,象群总体向西南方向迁移8.12公里,持续在玉溪市易门县十街乡活动。独象离群6天,位于昆明市八街街道密林内,与象群直线距离约16公里。人象平安。

  “如何让象群尽快往西南迁移”“象群南回后以何处为家,还需要解决什么问题?”……新京报记者就上述问题对话九三学社中央资源环境委员会副主任、云南省政协常委、云南大学恢复生态学教授段昌群。

  段昌群认为,大象保护取得重要进展,野象种群已经开始扩张,它们此前的生活区域不能满足其生存需求,未来要尽快推进国家大象公园的建设,做到人象分离,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之策。

  

  九三学社中央资源环境委员会副主任、云南省政协常委、云南大学恢复生态学教授段昌群。图源:视频截图

  北迁

  “野象增长速度过快,原栖息地无法满足它们的需求”

  新京报:如何看待这次“象群北迁”现象?

  段昌群:首先,象群北迁选在了一个合适的季节。进入夏季的云南北部是适宜象群活动的,青苗等庄稼、植被也都在生长期,可以为象群提供充足的食物.

  野象还会进入农户家中掠食玉米这种高热量的食物,这让它们有充沛的体力去迁徙,但同时也改变了野象的生活习性,让它们觉得玉米比其他食物更容易获得。长此以往,对它们也不利,所以我们需要干预,不能让它们对此形成依赖。

  其次,象群北迁过程中,我们欣喜地看到了这个种群数量的快速扩张,说明我们的保护取得了成效。但另一方面,原栖息地范围和食物供给能力已经不能满足它们的需求,使得它们只能出去自谋生路,进而出现了象群北迁的状况,这是我们始料未及的,也是我们需要认真考量的。

  新京报:原栖息地为什么不能满足象群的需求?

  段昌群:近些年来看,凡是划为国家或地方自然保护区的,都得到了有效的保护,这为野象种群扩张创造了可能,但它们增长速度过快,规模扩充过大,原有栖息地才无法满足它们的需求。

  西双版纳的国家自然保护区都是分散的,它们被分为三个不同的区域,彼此之间虽然有一些生物廊道在不断建设,但还是“孤岛状的”。野象不是完全按照人划定的区域进行活动,所以它们会经常游走出来。

  当然,野象所需要的生存空间和我们对自然区的保护,二者之间并不完全一致。我们强调恢复像热带雨林那样的原始面貌,实际上野象最适宜的栖息地是“林窗”——林中间有一个斑块,像窗子一样;或者是“林隙”——林子和林子之间的间隙;又或者是“林缘”——森林的边缘地带。

  因为这些地方可以透光,能够阶段性地长出一些脆嫩的植物,为大象提供食物来源,同时这些地方又有水塘,能提供水源;另外还有一些地方必须有硝塘(有盐分淤积在底部的池塘,象可用象鼻钻进去觅食盐分)来满足它们对盐分的需要。

  原始森林和密林并不适合大象生活,但“林窗”“林隙”“林缘”往往又是老百姓种植香蕉等农作物的地方,人象冲突也就由此产生,象群也是因此出现北迁行为。

  

  6月9日,离群的公象。图源:“云南发布”

  南回

  “野象是高智商动物,能够记得回去的路”

  新京报:通过这次象群北迁,我们需要关注到哪些问题?

  段昌群:现在我们需要关心的问题主要有两个。一方面,北迁的象群是否在迁徙过程中平安无事,生存无恙,得维持好它们的生命所需;另一方面,如果象群没有寻到一处合适的栖息地,它们能不能回去,回去以后怎么生活?这两件事情同等重要。

  新京报:人们似乎更关注野象在迁移四五百公里的路途中生活如何?

  段昌群:关心象本身是很自然的事情,但是人类能为此投入多少人力物力财力?人们在沿途沿线给象群提供食物,尽可能规避人象冲突问题;政府也及时跟进,将象群给村民造成的损失予以登记、准备理赔。

  但是这一状态并不是长久持续的。沿线居民的生产生活尚不能恢复到常态,我们的社会资源也是有一定限度的;其次,野象并不适应北边的生态,也不能长期居住,偶尔从人类那里获取食物,也正在悄悄改变它们的饮食和身体系统。

  还有滇中地区的天气一旦变凉后,也会影响到野象的健康,有可能使它们陷入焦灼的心理状态。长期而言,野象的情绪也会增加一些暴躁,甚至出现冲突行为,这些都是不好预估的。

  新京报:目前象群正在南回,有什么办法能够让它们尽快往西南迁移?

  段昌群:首先,野象是一种高智商的动物,它们能够记得回去的路,虽然不会绝对地原路返回,但大体方向还是一致的。其次,野象南回需要大象研究人员予以帮助,就像现在这样,指挥部、专家组密切监控象群动态,研判迁移路线,通过实施隔离围挡、投喂象食、道路管制等措施,持续引导向西南迁移。

  

  6月9日,正在休息的象群。图源:“云南发布”

  人象相处

  “推进国家大象公园的建设,是解决问题的根本之策”

  新京报:那象群南回后怎么办?我们需要解决什么问题?

  段昌群:野象还是应该回到它们原本的家园里,这是一种良好的愿望。长期滞留在滇中地区将无益于人象双方。我们对象南回做方向性的引导,并应该达成共识,让南归后的大象在其所在的区域中不受干扰。

  野象种群已经扩张,它此前的生活区域已经不能满足其对生存空间的需求度,如果这一问题不能得到有效解决,回去以后象群还是会四处游走,还有可能出现新的人象冲突问题。

  因此未来要尽快地推进国家大象公园的建设,这是解决问题的根本之策。目前,这一种群的野象已经有300多头,未来如果我们保护地更好的话,它们的数量还会继续增加,我们应满足它们的栖息诉求,做到人象分离,人类的生活空间远离大象,互不干扰。

  新京报:有质疑称,是人的行为侵犯到象的生活空间。您怎么看待这一观点的?

  段昌群:这个问题不能一概而论。人的发展和野生动物的发展,都是需要理解和尊重的。当地老百姓也有生存的权利,大象也应该有自己的生存空间。

  当然人作为自然界当中的一员,当人的力量已经远远大于自然界的其他生物时,我们就不能独善其身,必须要兼济天下。适当为其他生物创造条件做出一定的牺牲。这不仅是在中国,也是从世界范围中,我们人类要保护全球共有的物种。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7 09:3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