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正黄旗大妈”公交车事件:千古草民帝王梦

京港台:2021-6-17 05:46| 来源:海边的西塞罗 | 评论( 7 )  | 我来说几句


“正黄旗大妈”公交车事件:千古草民帝王梦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为啥越是底层民众,越喜欢把人分个三六九等。

  这两天,一位坐公交车的北京大妈的视频突然火了,据说是因为嫌乘客给她让座不及时,大妈对着这位疑似外地人破口大骂,她自称是“正宗北京人”,大清正黄旗后裔,眉间有“通天纹”云云。视频估计大家都看了,没看过的,可以欣赏上网搜一下这位“大清贵族后裔”骂人的英姿:

  从北京户籍政策,聊到退休金制度、再到“通天纹”的帝王相。大妈在此次骂战中旁征博引,纵观古今,这个知识学得可真够杂的。我看了以后是豁然开朗:

  正黄旗后裔?满清勋贵?莫非大妈您就是郭德纲老爷子说:八大铁帽子王之第九位、大清绿帽子王、爱新觉罗·筐的后裔?

  

  是的话,也好,启禀格格,我大清已经亡了好多年了。您刚刚穿越到了人人平等的共和国,现在末代皇帝溥仪回故宫,还得遵守公民准则、排队买票呢。

  圣躬垂则,您得跟皇上多学着点……

  

  玩笑归玩笑,大妈这段怒骂,其实让我想起了一些事,挨个说说。

  1

  我们通常总认为,越是混的不如意的人,应该越反对阶层分化和随之带来的歧视,但其实恰恰相反,底层民众中有些人,真的爱死阶层分化和歧视精细化了,他们就指着这个活。

  虽然视频很短,但我们不难看出这位“正黄旗大妈”其实混的没啥贵族范儿,要不然也不会跟咱草民一起挤公交车,把每个月大几千的退休金拿出来吹牛。可这样说来,同属底层人民,大妈应该跟咱“穷苦人一家亲”才对啊,凭啥还要摆范儿欺负人呢?

  这你就不懂了,其实鄙视链精细化,自古以来就一直是一种底层民众自我麻醉的精神鸦片。

  鲁迅先生有一段点评的非常透彻:

  我们自己是早已布置妥帖了,有贵贱,有大小,有上下。自己被人凌虐,但也可以凌虐别人;自己被人吃,但也可以吃别人。一级一级的制驭着,不能动弹,也不想动弹了。因为倘一动弹,虽或有利,然而也有弊。我们且看古人的良法美意罢——

  “天有十日,人有十等。下所以事上,上所以共神也。故王臣公,公臣大夫,大夫臣士,士臣阜,阜臣舆,舆臣隶,隶臣僚,僚臣仆,仆臣台。”(《左传》昭公七年)

  但是“台”没有臣,不是太苦了么?无须担心的,有比他更卑的妻,更弱的子在。而且其子也很有希望,他日长大,升而为“台”,便又有更卑更弱的妻子,供他驱使了。如此连环,各得其所,有敢非议者,其罪名曰不安分。

  ——鲁迅《灯下漫笔》

  

  我总疑心,这一段认识,就是鲁迅写《阿Q正传》的起笔动机。

  是的,对于阶层分化的问题,通常我们总以为越是中下层的民众越应该痛恨之,但事实可能恰恰相反,如鲁迅先生所言,在阶层越分化的社会里,有一部分中下层的人反而无比热切的希望把阶层和鄙视链再细化一些、明确一点。

  因为唯有如此,他们才好在这个体系里找到一点比他们更“低阶”的存在。从这些人的身上找到卑微的优越感,获得活下去的动力。

  你看视频里那位大妈,她始终强调自己是北京人,因为这个身份是她唯一能拿来一夸的地方了。

  所以你也要理解她,不说这个,她说啥呢?

  你说,那就不能啥都不说吗?就当两个平等人,平等相待?

  那不行,明次序、别尊卑,对这帮思想停留在“正黄旗”时代的人来说,是人与人交往必备的前提。

  在古代农民起义史上,有一个规律是,越是起身卑微的皇帝,成事之后反而越是醉心于研究将等级明细化以“明尊卑”,乞丐出身的朱元璋上台后创造了空前严格的藩王、官员品级制度,甚至把各级之间彼此想见要持什么礼都亲自写了个明白。后来清末的那位洪天王,才得不到半壁江山,就给太平天国创造了空前繁复的官僚体系,官僚层级之多、彼此礼数之繁琐,都创下了历史之最。

  而最魔幻的,则要数小说《水浒传》,一帮啸聚山林的土匪好汉,每每有新人入伙时,最头疼的居然是“排座次”,谁座第几把交椅,施耐庵写得特别细。最后干脆拉出了一张长达一百零八位的座次表。谁前谁后,弄了个明明白白,一点乱不得……

  

  一百单八将大约是史上等级最森严的“鄙视链”,随便两个好汉见面,都知道谁要管谁叫哥。

  你说你们连皇上都反了,搞个平起平坐的“圆桌会议”甚至“大陆会议”难道不好吗?怎么还是这一套?还比皇上那边更严了?好不容易造个反,各位有点创意好不好?

  

  

  不行。座次谁先谁后,阶层谁高谁低,见面谁叫谁一声“哥哥”,这种事情对好汉们是头等大事,必须先分清楚。不分清楚好汉爷们的优越感就无从建立,更不知道该怎么组织群体、“杀奔东京”。

  一直到民初,鲁迅笔下的未庄也还是这个样子:赵四老爷鄙视假洋鬼子、假洋鬼子鄙视王胡、王胡鄙视阿Q、阿Q欺负小尼姑。而且觉得这一套最为天经地义的人,居然是鄙视链中倒数第二的那个阿Q。

  为什么呢?为什么他怕一旦这个体系破灭,自己连小尼姑也欺负不了,那岂不太亏了。

  在这种社会里待得太久了,人是很难懂得怎样与他人真正平等相处的,“明尊卑,比大小”成了他们永远的执念。被他人压迫,又从鄙视他人身上找优越感,成了他们精神上的成瘾物。

  你跟他说“唯有平等者与平等者才能交往”,他八成会反问你:平等是啥?不鄙视他人我咋活呢?

  是的,底层人民非但不恨阶层分化体系,相反,他们爱死这套体系了,恨不得让它再精细化点。

  你看那位“正黄旗大妈”的眼中,“臭外地的”都是“跑北京来要饭来了”,跟她这个本地户口当然不可同日而语——她此时无比感谢户籍制度把她和“臭外地的”分了出来,因为她在这种精细的阶层区分中,总算找到了自己的优越感。

  当然,若你实在混的比“正黄旗大妈”还惨,连北京户口也没得,这套体系底下也可以 找优越感——去看看“美国吓尿了”的战狼文么,靠鄙视一下活在水深火热中的外国人民也能平衡一下心态,也不错。

  2

  此事还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点,就是大妈特别执着于她脸上那道“帝王相”:看见没,我眉间有通天纹哩!

  帝王相这个事儿,在中国真的是个特别神奇的存在,从汉高祖刘邦“隆准龙颜”,到明太祖朱重八“奇骨贯顶”,中国人好像特别痴迷于相信“生有异相”是当皇帝、做贵族的一个必要条件。

  

  不仅有像大妈这样说着玩儿,还有人真为此霍上过性命。

  我非常喜欢的历史作者张宏杰先生,在他的《坐天下》一书中写过这样一个故事:

  说1990年的时候,河南省南阳市南召县土岗乡毛村出过中国迄今为止最后一个“皇帝”李成福,此公在村里面公然在村里面举行登基大典,“大封群臣”14人,开后宫、选嫔妃,建立“万顺天国”,号称要“用农村包围城市”的方式恢复李唐王朝。

  因为地理位置实在太偏,李皇帝“万顺天国”的梦足足做了两年,才被当地公安机关侦知,我公安派出三名民警,一举推翻了这个最后的“帝国”。

  

  把“李皇帝”抓起来后,民警同志一问:你为啥要当皇帝啊?

  “李皇帝”顿时来了精神,头头是道的解答:第一,我姓李,所以我是李唐王朝的后裔。第二,我手纹特殊,:一只手的纹是命子旗,另一只手纹是乌纱帽,这都是天子相哩,合该皇帝由我做。

  你看,从李唐后裔讲到特殊手相,跟大妈从正黄旗扯到通天纹,这俩逻辑很神似吧。

  

  捎带说一句,大妈说的那个通天纹,其实手相里也有……通天,古代草民们永远的梦。

  我在《老实人宋江》一文中曾经谈过,“古典时代”的中国人无论混的有多么悲惨,心中大抵都有帝王梦,“明主敲诗曾咏菊,汉皇置酒尚歌风。”这两个从最底层逆天改命混到最顶层的皇帝,是中国老百姓的超级偶像。日子实在太苦的时候想想他们,再配以“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的妄念服用,使用效果极佳,日子顿时感觉有奔头了。

  在这种环境下,“帝王梦”就好像是发给所有穷人的一张彩票,是他们苦难生活中赖以振奋精神的生存指望。就如同越穷的人越指望靠彩票一夜暴富一样,越是生活在下层的人,对“帝王梦”也就越痴迷。一旦有机会,他们对他人“明尊卑”的冲动爆发的也就越剧烈。

  可是当皇帝这种事么,你懂得,概率比中彩票、甚至玩FGO出货的概率都低多了。

  

  你想当皇上比在FGO里抽皇上都难多了。

  于是,如同老彩民喜欢研究本就不存在“博彩规律”一样,迷于此道的人也发明了各种“玄学”,所谓“帝王相”就是这么被发明出来的。

  你不知道每天有多少老彩民信心满满的拿着自己“研究”出的“高概率号码”下注,同样的,我们并不确知这个国家有多少人顶着自以为必能“大富大贵”的“帝王相”信心满满的过他们苦日子。

  这帮人中,有极少数如李万福一般真的“自己动手”,亲身实践了一把“帝王梦”。更多则如那位大妈一般,逢人就扯“正黄旗”和“通天纹”,暗示自己祖上当年曾经爬上过这个体系的顶端,所以有某种特权。

  阿Q逢人打不过,就骂一句“老子先前比你阔多了”,其实也是这个道理。

  这个社会中,总有人停留在“明尊卑、比大小”的扑克牌式鄙视链中,在“胜己者”那里被鄙视,再到“不如己者”那里发泄。明明自己拿着一把4、5、6、7的小牌,却还指望对面是个单3,让他当回大爷,走得顺。

  人人自由而平等的理念,在这些人脑中是不存在的,但在他们脑中,人人倒是都有压迫、奴役不如己者的“自由”和“平等”。

  这是何其野蛮而前现代的人格观啊,但很遗憾,它在我们的社会里无处不在。

  尤其在本来最应该反对它的底层社会,却反而中毒最深。

  皇族血脉一在手,公交座位尽我有。——正黄旗大妈们的千古草民帝王梦,该醒醒了。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史海钩沉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7 14:0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