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京广隧道救援进展:有遗体被拉出 警方将通知家属

京港台:2021-7-24 09:13| 来源:澎湃新闻 | 评论( 12 )  | 我来说几句


京广隧道救援进展:有遗体被拉出 警方将通知家属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京广北路隧道口处(京广路与陇海路交叉口)救援现场    澎湃新闻记者薛莎莎 摄

  7月23日晚8点左右,澎湃新闻记者从郑州京广北路隧道口处的(京广路与陇海路交叉口)官方人士处了解到,目前隧道内仍在进行救援工作,有遗体被拉出,之后公安机关会搜寻遗体身上的身份证明,如果没有身份证明,会通过DNA确定身份。目前正处于救援阶段,待救援结束进入善后工作,公安机关会一一联系家属。

  “之前拉出来的人也已经在陆陆续续去了解,去联系家人。”前述官方人士介绍,如果家属焦急,可以去周边殡仪馆了解相关情况。据悉,预计未来24小时内,隧道内会被清理干净。

  澎湃新闻记者在救援现场看到,隧道口处在拖车,路边停了多辆已经被拖出来的“泡水”车辆,车身满是泥,多辆车的车头、车门已经损坏。不远处,有三根较粗的排水管,从隧道内向路面排水。23日下午时分,路面已经存了积水,附近车辆及行人需涉水过路。

  7月23日晚,一名在京广北路隧道口附近居住的居民介绍,22日晚上有遗体被拉出来。至于23日是否也有,他表示23日去上班了不在家,不了解情况。

  已经失联4天的14岁男孩昆昆至今还没有下落。他的父母和姐姐,以及得知他失联后从外地赶来郑州的亲戚,在京广北路隧道各个进出口守着,希望能第一时间知道隧道内救援的消息。说起失联的儿子,昆昆的妈妈抽泣着说,“就是希望在这里找不到,那就还有一线希望”。

  另有一名在隧道口寻找失联朋友的市民称,她朋友7月20日发洪水时在隧道口周边失联,至今未找到,她听说这里有遗体被拉出,就过来帮忙打听打听现场情况。

  在现场协助救援工作的民警及建筑公司人员均表示,京广北路隧道近陇海路交叉口附近的积水已经被抽完,目前正在清理淤泥,“如果有遗体,会挨个通知家属”。失联人员的家属也可以去附近派出所备案。

  据《财新》7月22日晚报道,当时郑州京广路隧道积水已造成两人死亡,死者于7月21日排水时被打捞起来,分别被发现于北隧道和南路口。

  稍早前,据河南省应急管理厅消息,河南强降雨已造成56人遇难、5人失踪。备受社会关注的京广路隧道救援清理仍在继续。

  相关新闻

  “我们逃出二十分钟后,京广北路隧道全淹了”

  “我们逃出二十分钟后,已经看不到自己的车了”

  全长1835米的京广隧道,是郑州市内贯穿南北的京广快速路的一个“咽喉”,沿着这条路,分布着郑州市内的多个重要交通枢纽,向北可抵郑州北站,向南可抵郑州客车汽运总站,而就在这条隧道的正上方还毗邻着郑州火车站的西广场。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7月20日,这条“串连”郑州主要交通枢纽的“动脉”因为郑州暴雨发生了严重的堵车。近日,几段流传于互联网上的视频显示,当天下午四时许,当大量的雨水涌入隧道形成严重内涝的危急时刻,一名男子挨个拍打隧道内堵塞车辆的车窗,组织茫然无措的司机撤离。就在司机们听从该男子号召,舍弃车辆到高处紧急避险约十余分钟后,京广隧道就被洪水全部“填满”了。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23日下午,备受瞩目的郑州市京广路隧道排水清淤抢险工作仍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摄影:李昊)

  7月23日,环球时报赴郑州特派记者联系到了这位名叫侯文超的男子,听他讲述7月20日下午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传奇经历,侯文超称,“因为我本人经历过2012年的北京721特大暴雨,所以我清楚的知道,如果这个时候再不出去的话,可能大家都会有生命危险。”

  以下为侯文超口述:

  7月20日下午,我驱车从郑州北三环高架转入京广路,然后沿京广路向南行驶,下午四点钟左右,郑州已经下起了倾盆大雨,我进入京广北路隧道的时候,里面还没有积水。当我开车穿过隧道,正要上坡驶出北隧道的时候,前方已经发生了严重的拥堵,我的前面大概有几百辆车。在我后面也有几十辆车,排了几十米的距离。我坐在车内等了大约一个小时,车子也没能开出去,在这期间车子向行进了大约10米。

  下午5点40左右,我接了一个电话,这次通话大概也就3~5分钟的时间,挂掉电话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周围开始涨水了,水位都已经涨到车轮的三分之二了。

  因为我经历过北京2012年721特大暴雨灾害,当时的报道也说了一部分开车停在隧道内的司机,因为没能打开车门逃生最终憋死在车里了,所以我就意识到必须赶快出去,出去以后,我看到堵在前面的车里有一部分司机已经出来了,但还有一部分没有出来,我就开始大声喊话让他们赶紧出来。

  当时有些人还是不愿意下来,我就过去逐个用力拍打他们的车窗,让他们赶紧出来,我当时想着也就是尽一份力量。其中有些人在我跟他说了以后,也意识到了危险,所以愿意配合我下车,我记得,大部分人应该都下来了。

  我当时心想,这车是没法要了,水势来的也很快,然后我们开始想办法转移到隧道上方的地带,因为这个过程需要翻过栏杆,大家都很配合,齐心协力把老人和小孩给举过栏杆,然后到了上隧道上方就安全了。

  等到了隧道上方,我再回过头一看,大水已经漫过许多车顶,我的车都已经找不到了,这时离我喊话让大家赶紧撤离也就20分钟左右。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京广北路隧道内情景(摄影:李昊)

  现在想来从我四点多进入隧道到六点多逃出隧道,一共经过两个小时,然而涨水的过程也就20多分钟。

  期间都是我们自发的在开展救援,我想当时整个郑州的情况肯定都不太好,很多地方可能比我们这里更严重,所以交警等一些官方的指挥救助力量可能也顾不上我们,因为郑州这场暴雨实在太大了,那个时候整个系统肯定是跟不上了。

  因为我是最后一批撤离的,我觉得我走的时候应该绝大部分司机应该都走了。但当时可能也有一些司机不配合,我拍车窗告诉他们前方情况很危急,劝他们他们走的时候,他只是打开窗户点点头,然后又把车窗给关住了,我也不能硬把他们给拉走。

  出了隧道之后,我们开始往北走,当时发现周围已经全部都是积水了,然后我们走上了陇海路高架,到了高架上面就彻底安全了,当时那是唯一一个没有积水的地方,其他的地方已经全部都是积水了。

  我记得,当时“逃”到高架上的大概有上千人了,回过头再看隧道,水位已经涨到两三米左右,大家都已经看不到自己的车子了。

  事后,我将我当时拍摄的视频分享到一个朋友群中,一位朋友称赞我说,面对生命的威胁有些人心存侥幸,有些人选择相信他人,其实你拍车窗提醒他们的时候,可能是他们逃生的唯一机会。世上哪有什么挥动翅膀的天使,只有拍他门的侯哥。

  但我想,这些都是小事不值一提,当碰到这样的突发情况肯定是要尽微薄之力的。

  京广路隧道全长1835m男子弃车:我前面有几百辆车

  郑州京广路隧道严重积水受到高度关注,随着排水工作推进,相继有被淹车辆露出,在隧道尽头,不少被淹车辆堆叠在一起(电视剧)。大河报最新消息显示,预计7月23日基本上可以完成隧道内积水的抽升。不少人揪心,车辆被淹是否造成人员伤亡。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网上流传的一段视频中,在积水已淹没不少汽车轮胎时,有人不断对被淹车主呼喊“车不要了!”“保命要紧!”“赶快下来!”“往前走!往前走!”随后,他迈入水中继续劝说车主尽快放弃车辆。有人看完视频评论,“真的是挽救了几十个家庭”。

  南都记者联系到这段视频的主角侯文超。7月20日下午4点多,他行车至京广路隧道出口的上坡处遇到塞车,不久后,水开始快速上涨,很快没过轮毂2/3。

  2012年导致79人死亡的北京7·21特大暴雨发生时,侯文超正在北京工作,他在新闻里看到了桥下积水导致的人员伤亡事故。这让他意识到此刻自己正处于同样的险境,在告诉朋友现场情况后,他决定立即弃车。

  侯文超告诉南都记者,当时他处在车阵中部靠后的位置,据他观察,身后隧道中排队的车辆长度约为几十米。他弃车时,周围也有车主放弃车辆逃离,亦有人在劝说其他车主弃车。他沿途不断拍前车车门,提醒车主立即弃车,大部分人都选择离开。但亦有老人不愿弃车,他便协助亲属将老人拽出。

  公开资料显示,京广北路隧道是京广快速路系统的一部分,处于京广快速路南段。京广北路隧道主线全长l835m,暗埋段(陇海路~中原路)长度1360 m,敞开段长度475 m,设四个平行式进出口匝道。工程造价约5亿。工程2009年12月17日开工,2012年4月28日竣工通车。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京广隧道防洪排涝问题在建设阶段就已受到重视。

  郑州市市政工程勘测设计研究院在2011年发表的论文《城市交通隧道防洪排涝问题初步探讨》中提及,由于该隧道距离长(1305 m),埋深大(地面与隧道底板最大高差约9m),隧道内配置有大量监控、通风、消防等设备,一旦大量雨水进入隧道,将不仅像一般的下穿立交积水一样,造成交通断行,机动车辆熄火、被淹,给市民工作生活带来不便,造成财产损失,而且有可能造成重大经济损失,危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

  这篇论文亦分析了该隧道防洪排涝方面可能存在的隐患,例如,地面道路积水超过进出隧道出入口匝道反坡高度进入隧道、周边河水倒灌等。

  论文介绍,该工程雨水排放系统由地面雨水系统和隧道内雨水排放设施两部分组成,该段京广路地面雨水系统主要负责大学路以西京广路沿线约2.78km2范围的地面雨水排放。隧道内雨水排放设施主要负责隧道露天出入口及敞口段雨水的排放。该机构另一篇论文则提及,京广北路隧道排水系统主要考虑排除雨季敞口段汇水、汽车带人隧道内的地面积水、日常冲洗废水、消防废水和少许渗漏水。目前看,此次郑州遭遇的暴雨或已超过设计承载范围。

  南都记者了解到,京广隧道积水由中国安能集团负责抽排,根据任务安排,救援队员在积水较深的京广北隧道口,采取“两班倒,人歇机不歇”的方式开展紧急排涝作业。经过近两天奋战,东涵洞积水抽排效果显著,南北两个入口均实现见洞,龙吸水动力机器人已从洞口深入隧道内近20米,预计今天下午实现贯通。

  “现在回想起来感觉到也是心有余悸,”经历过两场举国关注暴雨,侯文超希望,更多人可以意识到及时弃车逃生的重要性。

  以下是南都与侯文超的对话:

  经历过北京“7·21暴雨看情况不对果断弃车救人

  南都:我们看到视频里您在隧道里不断向车主喊话当时现场是怎么一个情况?

  侯文超:当时是7月20号下午4点左右,我经过京广路桥下面的隧道,接近出口的地方,因为前面塞车,车都停在那个地方了。

  南都:你当时停在隧道里的哪个位置?

  侯文超:我停在隧道里面的上坡阶段,位置比较靠后。我前面的车很多,大概有几百辆。在我后面也有几十辆车,排了几十米的距离。

  后来水越来越大。因为是斜坡,水就看着往外冲,我们就一直在那儿堵着。大概5:30左右,我接了个电话,结果就这么几分钟,我看到突然间水就上来了,漫过了轮毂2/3。

  当时我就意识到,呆在车里面非常危险。因为我经历过2012年“7·21”北京大暴雨,所以我果断就从车里拿着手机就出来了。等我出来发现,这边还有好多人在车里没下来。我就过去劝他们赶紧下来,人的生命最重要。

  南都:你说经历过北京“7·21”暴雨,那次是什么情况

  侯文超:“7·21”暴雨跟这次情况类似,也是下大雨,然后瞬间雨量特别大,很多人就因为呆在车里没及时下来,最后车被水淹,车上的人遭遇意外。那时候我刚好也在北京工作,当时所有媒体都在播这个事情,我对这个印象比较深刻,咱也有了这种自救和救人的意识。

  有老人坚持不下车,我和家属把她拽下来了

  南都:当时你叫大家下来的时候,大家都下来吗?

  侯文超:当时有些人坚持不愿意下来。当时有一位老大娘,开车的司机是个年轻的女的,可能是她姑娘或者儿媳。那是一辆新车,老太太坚持不下来,较上劲了。她可能没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感觉孩子新买的车也不容易。

  最后我和那位年轻女家属把她拽下来了,我说,你再不下来,马上命都没了,赶快下来!我俩把老太太弄下来,扶着她从栏杆上去,到了安全地带。

  还有一辆出租车司机,因为郑州市刚换的电动车。我估计因为这是他的营生嘛,他刚换了电动车就遇到这种事情,他也不想下车。我也是跟他说,快下来吧,北京的事儿我经历过,水这么大很快就要淹没车门,你马上就出不来了。

  大部分都配合下来了,也有很少一部分人他不搭理你说的,门开一下他就关上了。

  南都:您说有人开一下门就关上了,后来怎么办?

  侯文超:因为我车比较靠后,我从后面挨着叫,一直往前走,当时叫他,他说一会儿下去、一会儿下去。当时车太多了,最后下不下来我也不太清楚。所以说后来我听说隧道里面有伤亡,心里也真的觉得这是很遗憾的事情。

  南都:您看到后面车的人们下来了吗?

  侯文超:都下来了,当时我们在那儿都喊大家下车,大部分人都自觉下来了。有的人下不来,我就到水里面,走到他车门前把他给拍出来。

  南都:你当时站在哪儿什么感觉,在想什么?

  侯文超:当时水达到一定量的时候,10来分钟就把车都淹没了。当时我就感觉要赶快逃命了。但同时别人的命也很重要,一些人意识不到当时问题的严重性。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我觉得这个时候肯定是救人,当别人的生命也受到威胁的时候,咱也肯定会挺身而出嘛。

  半夜两点回家后开始发烧回想起来心有余悸

  南都:你什么时候决定先回家了?

  侯文超:等到我一看大家上来了,上面的车都在那儿放着,没人从车里出来的时候,我们就赶快走了。

  南都:你停在隧道里发现情况不对时,有跟家人说吗?

  侯文超:我那时候还没有来得及跟家人说,也怕家人太担心,就跟我一个同学说了。我跟他说,我决定不在车呆了,我要出去了,现在非常危险。同学也鼓励我说看情况赶快撤离。

  南都:后来多车都被冲出来了,你还回去找过自己的车吗?

  侯文超:我后来沿着水上了高架桥,沿着陇海路高架往东走,到紫金山路口下去,再往北向花园路走,我家就在花园路上。

  因为下面全是水,有时候到腰深,有时候到胸那么深,等我走到家都已经夜里2点多了。我到家以后觉得有点感冒发烧,21号一天我都没有出去。到了晚上我同学给我微信上转来了视频,说看到我的车在上面,当时救援队已经把水抽干了。22号我找人去看的时候说,车辆都清走了,我还没有打听到我的车在哪里。

  南都现在回想起来会后怕吗?

  侯文超:现在回想起来感觉也是心有余悸,因为也就10多分钟,眼看着车都淹没了。如果说是晚一点,可能车门就推不开了。

  我觉得主要是让大家认识到自救的知识。因为我经历过“721”暴雨类似事情,所以说我能意识到这个问题。希望以后遇上在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大家会多一些自救常识。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4 20:2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