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中国的池子早已缩小:“我们几乎招不到工人”

京港台:2021-8-27 01:29| 来源:华尔街日报 | 评论( 16 )  | 我来说几句


中国的池子早已缩小:“我们几乎招不到工人”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在年轻人不愿进厂做工、更多农民工选择留守家乡之际,中国各地劳动力短缺问题频现,从中或可窥见未来随着劳动人口老龄化和日益萎缩,中国将面临的更大挑战。

  今年以来,海外市场对手袋、化妆品等各类中国商品的需求激增,而生产这些商品的工厂主纷纷表示遇到招工难问题。

  一些农民工担心在城里或工厂染上新冠病毒,尽管中国的新冠病例数量很少。其他年轻人则倾向于从事薪酬更高或强度较低的服务业工作。

  美国的劳动力市场也存在类似的错配,当地一些雇主发现很难雇到足够的人手,尽管数以百万计在疫情期间丢掉饭碗的人仍处于失业状态。

  但中国的问题还反映出较长期的人口结构变化,包括劳动人口日益萎缩。这些变化是中国实施了几十年的独生子女政策导致的。该政策已于2016年被正式废弃。

  这些趋势对中国经济长期的潜在增长率构成严重威胁,也会加大中国继续向世界供应廉价制成品的难度,有可能加剧全球通胀压力。

  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 Bank)驻香港(专题)经济学家丁爽说,中国的人口红利早已耗尽。

  Yan Zhiqiao在中国南方城市广州经营着一家有约50名工人的化妆品厂。虽然市场需求不断上升,但该厂今年却未能扩大生产规模,主要是因为难以招到和留住员工,尤其是40岁以下的员工。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该厂给工人开出的工资为每小时约3.9美元,高于市场平均水平,此外还提供免费食宿。不过,前来应聘的年轻人寥寥无几。

  Yan说,该厂没有能力提高工资,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今年的原材料价格上涨。另一个选择是对海外买家提高价格,如果他们接受涨价的话。

  “与我们这一代不同,现在年轻人对工作的态度已经变了。他们可以依靠父母,没有太大的谋生压力。”41岁的Yan说。“他们中的很多人来工厂不是工作的,而是来找男朋友或女朋友的。”

  在工厂劳动力短缺的同时,中国经济的另一领域则面临着截然相反的挑战:白领专业岗位的员工太多了。经济学家称,今年有超过900万高校毕业生,创历史新高,这会加剧中国劳动力市场的结构性错配。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尽管中国7月份城镇整体失业率从一年前的5.7%小幅下降至5.1%,但上个月16至24岁年轻人的失业率为16.2%。图片来源:SHELDON COOPER/SOPA IMAGES/ZUMA PRESS

  中国7月份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从上年同期的5.7%降至5.1%,7月份16岁至24岁人群的失业率为16.2%,低于上年同期16.8%的历史最高水平。

  为减轻家长的教育负担,中国最近对校外培训行业进行了整顿,此举可能会推高年轻员工的失业率。根据教育咨询公司MyCOS的数据,2019年,中国教育行业吸纳的高校毕业生数量比其他任何行业都多。

  然而,这些趋势并没有给工厂主带来多少慰藉。制造业工人数量的减少已迫使许多工厂支付奖金或提高薪资水平,侵蚀了本已因原材料和物流价格上涨而承压的利润率。

  据富士康科技集团(Foxconn Technology Group)一个业务部门在微信上发布的广告显示,上个月,该公司郑州一家工厂把新员工在职满90天可获得的奖金提高到至少人民币(专题)9,000元(约合1,388美元)。富士康没有回应置评请求。富士康是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最大的供应商之一,正式名称为鸿海精密工业股份有限公司 (Hon Hai Precision Industry Co., 2317.TW)。

  位于东莞的亚洲鞋业协会(Asia Footwear Association)秘书李鹏(David Li)称,随着新冠德尔塔毒株疫情席卷亚洲其他国家,买家将业务从其他地方转移过来,一些中国工厂的订单猛增。他表示,这使得一些公司更加迫切地想通过加薪来招聘员工。

  李鹏表示,许多工厂主现在处于两难境地,他们不知道如果接受新的订单,是否能够盈利。他称,这些工厂主最头疼的问题就是招工难。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上周,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专题)表示,“十四五”时期中国的城镇就业压力依然较大,并承诺强化政策支持,促进劳动密集型行业发展,其中包括加强职业技能培训。

  根据中国10年一次的人口普查数据,去年15至59岁劳动年龄人口下降到8.94亿,占国内人口总数的63%;2010年中国劳动年龄人口为9.39亿,占当时总人口的70%。

  根据官方估计,“十四五”期间中国劳动年龄人口将减少约3,500万。

  经济学家表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专题)近年来将更多投资集中在内陆省份,推动农村地区的振兴,这可能给工厂带来了更多的挑战,因为乡村振兴计划为中国的农民工创造了新的机会,使许多过去长途跋涉去大城市工作的人能够在离家更近的地方谋生。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经济学家表示,习近平主席近年鼓励通过将更多投资集中在内陆省份来振兴农村地区,这可能给工厂带来了更多挑战。图片来源:YAN YAN/XINHUA/ZUMA PRESS

  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20年,农民工总量10年来首次下降,减少了500多万,至2.856亿,因更多人留在家乡或在家乡附近找工作。工厂主称,许多人这样做是因为担心较大城市的疫情,他们仍没有回到工厂工作。

  BSK Fashion Bags联合创始人Jeroen Herms称,今年2月份春节过后,该公司在广州的100多名工厂员工中有近三分之一没有回来上班,这一比例高于以往的20%。

  “我们几乎招不到工人,因为很多人不再离开家乡了。新冠疫情加速了这一趋势,”Herms说。他是荷兰人,于2011年创办了这家手袋厂。

  他说,工人的平均年龄已从10年前的28岁左右提高到至少35岁。为了扩大生产,该公司计划在河南省建立一家新工厂,河南省是农民工的主要来源地。该公司还将加大对自动化的投资。

  2020年,中国超过一半的农民工年龄不低于41岁。万得(Wind)的数据显示,30岁及以下农民工的比例从2008年的46%稳步下降至2020年的23%。

  中国国家统计局对农民工的年度调查显示,由于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将工厂工作视为苦差事,2018年服务业超过制造业和建筑业,成为最受农民工欢迎的就业领域。

  渣打银行的经济学家丁爽表示,年轻人不再愿意从事任何类型的艰苦工作,他们对于工作能带来什么有更高的期望,也经得起更长时间的等待。

  在2020年初之前,Wang Liyou在近六年时间里在南方城市东莞不断跳槽,从一个工厂跳到另一个工厂。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随着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将工厂工作视为苦差事,在2018年服务业超过制造业成为最受农民工欢迎的就业方向。图片来源:CHINA DAILY/REUTERS

  虽然工资在稳步提高,而且工厂的工作机会也很多,但去年疫情得到控制后,他并没有回去。

  他和家人搬到了北京,寻找薪酬更高的的服务类工作。现在他是一名外卖送餐员,工资比他在工厂当工人的近1,000美元月薪高10%左右。

  他的目标是像一些做了多年外卖送餐工作的朋友一样,能够月入万元(人民币)。

  33岁的Wang在提到外卖员这个工作时称:“我想趁还算年轻试一试。”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8-27 19:5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