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女子花15.8万做胸部填充术却生"疙瘩":一抬手就疼

京港台:2021-9-3 10:11| 来源:钱江晚报 | 评论( 3 )  | 我来说几句


女子花15.8万做胸部填充术却生"疙瘩":一抬手就疼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赵萌萌做过的减重项目。

  2020年8月15日,杭州二孩妈妈赵萌萌做了一次自体脂肪填充术,医护人员将脂肪从她的大腿抽出,而后填充至她的胸部,但理想中饱满的效果并没有出现,相反,赵萌萌左右两侧胸部生出了不少“疙瘩”。

  今年1月2日,赵萌萌去杭州市一家公立医院检查。相比2020年的体检报告,赵萌萌新增了乳腺囊性结节。医生告诉赵萌萌,这个囊性结节很有可能与去年那台手术有关。

  4月28日,赵萌萌感觉胸部非常闷,去医院B超检查后发现,又长了腋下淋巴结。

  现在回想起来,术前赵萌萌自己的胸部其实“挺好的”,她当时只是做常规美容项目和减重项目,后来被推销做赫本线体验。在这个过程中,生了二胎的赵萌萌的胸部被五位工作人员集体贬低:干瘪、下垂,实在不好看……

  赵萌萌同时被各种套路,让焦虑的她不得不“决定”当晚就进行手术。

  赵萌萌告诉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事后她发现,这台经过两次转手、涉及三家机构的脂肪填充术成本只要1万元,而当时她却花了15.8万元。

  不久前,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医疗美容广告执法指南(征求意见稿)》,将严厉打击制造“容貌焦虑”的虚假违法医疗美容行为。

  求美者

  各种贬低一起袭来,当天交钱15.8万元

  “我被她们说得一无是处。”赵萌萌回忆。

  2020年8月15日,在王狮医疗美容(以下简称王狮)面诊的房间里,赵萌萌掀起自己的衣服。各种贬低的语言一起袭来:干瘪、下垂,实在是不好看……

  赵萌萌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胸部那么糟糕。

  这是衰老的又一个痕迹吗?几年前,赵萌萌生了第二个孩子,就是那个时候,她发现自己老了。

  初见赵萌萌,并不能看出她三十多岁了,她个头不高,一头披肩短发,笑起来眼睛弯起,黑色的眼线往上翘,有股青春的气息。

  但赵萌萌看得出自己的变化——产后发胖。

  赵萌萌开始尝试减重项目。这种减重的美体项目采用注射手段,花费了近4万元,但一斤也没有瘦下来。

  就在要求退款时,赵萌萌心里也一惊:脸会不会也垮掉?赵萌萌每周会抽出一天时间去美容院做常规美容项目。

  而胸部,平常包裹在衣物下的隐私部位,这时候却正被几位初次见面的人评判。赵萌萌意识到,她对两个孩子都坚持母乳喂养,胸部确实有了影响。

  赵萌萌的心理防线一步步开始瓦解。

  她开始犹豫要不要花15.8万元,来完成提升胸部的自体脂肪填充术。而距离第一次听说这个手术,只过去了几个小时。

  

  赵萌萌做过的减重项目。

  “我的钱都用来理财了,提出来需要几天,能不能几天后再做?”赵萌萌问。

  就在面诊室对面,一个单独的贷款房间里,可以立马解决这个问题。

  工作人员已经替赵萌萌规划好了,她只需要当场转账手头上的5万元,剩下的10.8万元可以进行免息分期贷款。

  “今天是周六,下周一我还要上班呢。”赵萌萌又说。

  又有人爽快地接话:“这个手术做完了就能下地,全麻,睡一觉就醒了,根本不耽误你上班。”

  “那有什么风险吗?”赵萌萌记得,工作人员给出的答案都是:脂肪最多只会被吸收,不会对身体造成任何损害。

  赵萌萌觉得自己找不出说“不”的理由了。随后,赵萌萌看到了手术效果,开启这一话题的工作人员在一年前就做过这个手术,她还在房间里让赵萌萌看了、触碰了做过的胸部,赵萌萌觉得确实不错。

  一位工作人员接着说:“手术可以由知名院长操刀,不过,他在杭州只待到今天晚上。”

  又一位工作人员跟话说,“这个手术原价近20万元,15.8万元已经是折扣价了,优惠也仅限今天。”

  赵萌萌决定:缴费,当天完成手术。

  医美机构

  一台脂肪填充术,两次转手,涉及三家机构

  已是夜晚。赵萌萌从全麻手术中醒来,她刚刚结束了自体脂肪填充术,想要回家,却被拒绝了。

  工作人员告诉赵萌萌,全麻手术后,必须要观察休息一夜。

  这和赵萌萌之前被告知的情况不一样。

  赵萌萌责怪陪在身边的工作人员魏丽(化名):“你不是说不痛吗?也不告诉我得过夜。我肯定要请假了!”

  魏丽不觉得有问题:“我要是告诉你了,你还会做吗?就是要推你一把!”

  在面诊室里,评判赵萌萌胸部的五位工作人员中,有两位工作于王狮,而魏丽却是嘉韵美容美发(以下简称嘉韵)的美容经理。

  魏丽也是赵萌萌“害怕”的人:她一出现,赵萌萌的钱包就要遭殃。

  “我们最近有一个专场活动,很划算的!”这是魏丽爱说的话。

  尽管和名字一样,嘉韵只做美容、美发业务,并没有资质操作注射、激光和整形手术,但“专场”不一样。总会有其他机构或是某领域“大师”与嘉韵合作,带来价目表以外的新奇项目。

  赵萌萌此前花费了近4万元的减重项目,就是魏丽推荐的专场活动。

  赵萌萌总是会被说动。自从2017年在嘉韵办理了会员卡后,赵萌萌几乎算不清自己花了多少钱。

  赵萌萌的头皮也有护理,花费近5万元,却被同事调侃:“你这是黄金头皮吗?”

  “我要睡觉了,你不要说了……”赵萌萌也试图打断过魏丽的推荐,但魏丽好像没听到似的,说个没完。

  略微抗议后,赵萌萌又听进去了,“这个人真是厚脸皮。”

  相比起赵萌萌,魏丽要强势得多。

  在减重项目没有成效后,赵萌萌曾给魏丽发去微信:“你们的减重一点效果都没有!我听说有很多人退款了,我也要退!”

  魏丽回复:“没有这样退款的。”赵萌萌再次抗议,魏丽只回复:“晚点说。”

  有时,赵萌萌的确能收到退款,但其中一半金额会退还到会员卡上,以至于她有些困惑,“我只在会员卡上充值了一万元出头,但这么退款,我怎么都用不完。”

  这次自体脂肪填充术,也是魏丽全程陪伴了赵萌萌。

  2020年年中,魏丽曾给赵萌萌打去电话,“嘉韵和王狮即将举办合作专场,998元就能办理赫本线体验卡。”

  体验卡名义上是一张“卡”,但其实并没有实体卡片甚至电子券,只有一条文字信息显示她成功购买体验卡。连体验时间都得靠魏丽突然通知,称王狮马上抵达杭州,只停留三天,让赵萌萌赶紧准备。

  将近中午时,魏丽和另一位工作人员开着车,专程接送赵萌萌去做赫本线体验。

  赵萌萌就是在体验过程中,被工作人员推销了自体脂肪填充术,而后发生了文章开头面诊室里的一幕。

  在缴纳了15.8万元后,工作人员连续6次为赵萌萌抽血,都失败了。紧接着,工作人员解释,他们有另一个站点,专门实施手术。赵萌萌被魏丽等四位工作人员陪伴,再次上车。

  下车时,赵萌萌发现自己被带到了杭州市区,机构名变成了“至妍医疗美容”(以下简称至妍)。最终,她在这里完成了手术。

  

  一台脂肪填充术经历两次转手。

  委托律师

  术前同意书签名涉嫌伪造,手术差价14.8万

  起初,赵萌萌只是觉得手术效果不佳。随后,赵萌萌开始胸闷,连晒衣服时抬起手都觉得疼。

  魏丽解释,这是因为她填充入胸部的脂肪被吸收了。而至妍的工作人员则称,有可能是她的体质比较敏感,出现了排异反应。

  赵萌萌收到的解决方案是二次手术,费用全免。在此之前,赵萌萌得接受总共三次修复,由至妍提供,以溶脂为主。

  修复后,赵萌萌觉得症状有所缓解,但她依然提出了退款。

  直到这时,赵萌萌才知道至妍并非王狮站点,而这台手术的实际价格约为1万元。

  根据赵萌萌的付款记录,15.8万元全部转给了王狮。

  至妍负责人称,这台手术便是受一位在王狮工作的好友拜托,由至妍的医护人员完成。至妍方向王狮方收取了约1万元手术及麻醉等费用,并未向赵萌萌收取费用。

  至妍方保留了5份术前阅读文件,包括流行病学史、手术设计方案、麻醉签字单、病历和知情同意书,上面都有赵萌萌的签名。其中,知情同意书重点解释了手术可能面临的风险。

  

  至妍《知情同意书》空白文件。

  不过,赵萌萌记得自己签署了其余4份文件,唯独没有见过这份知情同意书。监控已经过期,赵萌萌怀疑自己的签名被伪造了。

  嘉韵的老板娘盼盼试图和赵萌萌协商。盼盼说她知道赵萌萌是老顾客,提议三方退款共12万元。

  盼盼劝赵萌萌:“要打官司要尽快、尽早,万一倒闭了,钱拿不到怎么办。”

  王狮门诊部负责人承认,的确听说过这件事,该公司也有自体脂肪填充术业务,但具体情况还需要了解。截至发稿,王狮尚未回应。

  目前,赵萌萌已经咨询并委托了浙江宁衡(宁波)律师事务所“医疗健康法律部”主任章李律师,向杭州市拱墅区人民法院起诉嘉韵、至妍和深圳王狮三家机构。截至发稿,诉讼尚未正式立案,正在诉前先行调解阶段。

  律师认为,手术知情同意书签名涉嫌伪造,医方或者销售人员夸大手术效果、避谈手术风险,诱导医美者做出错误的选择,并且收取的费用与实际消费费用存在明显不符等。

  赵萌萌获知,当初向她推荐手术的五位工作人员,其中三位表示已经离职,包括魏丽,还有两位联系不上。

  魏丽在离职时,曾在微信群言辞激烈地发了几条消息,称嘉韵逼迫员工购买股份,员工离职时却不愿意退股退资,他们希望对嘉韵提起诉讼。

  赵萌萌听说,那是一场涉及多位员工集体离职,“包括魏丽,好几位离职员工都去开美容院了。”

  赵萌萌甚至还在犹豫,要不要做二次手术。

  美容就像一个魔法世界,那些咒语般拗口的项目,似乎能褪去对衰老的焦虑。让爱美者相信,这真的会发生。

  但魔法存在过吗?至少对赵萌萌来说,唯一的痕迹,只剩她胸口上的那几道疤痕。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1-15 01:1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