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知名老戏骨耍大牌遭联合抵制,娱乐圈为何容不下他

京港台:2021-10-30 10:04| 来源:周冲的影像声色 | 评论( 16 )  | 我来说几句


知名老戏骨耍大牌遭联合抵制,娱乐圈为何容不下他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演艺圈有真戏霸吗?

  有。

  前有王志文。片场当众对女演员发飙。

  后有甄子丹。被出品方吐槽,改剧本台词、干涉动作导演。

  但“霸”到招人恨。

  整个演艺圈都想合力打倒的。

  只有他一个——李保田。

  

  2006年,李保田主演电视剧《钦差大臣》。

  刚一演完,老爷子就一怒之下,把投资方告上了法庭。

  为什么?

  “注水”。

  原定30集的剧情,拍成了33集。

  在动辄拍出六七十集电视剧的演艺圈,多这3集,实在不叫事儿。

  打个不恰当的比方,这是行业“潜规则”。

  但李保田不依不饶。

  咬死了不松口。

  

  最后,法院判决他胜诉,获赔190万。

  这下好了。

  在圈内,他的名声彻底“臭”了。

  13家影视制作公司联合起来,封杀李保田。

  领头说,

  的

  “李保田就是一个大‘戏霸’。”

  “以后绝对不会再和他合作,我也奉劝圈里的朋友,都不要再用李保田。”

  还召开新闻发布会,痛斥他的罪名。

  

  可见,李保田是真捅了马蜂窝了。

  今年,他已经75岁了。

  这性子却一点没变。

  一把年纪了,他怎么这么“招人恨”?

  

  圈内人说,李保田确实很难搞。

  早上9点,他准时化好妆。

  到片场一看。

  扮演“全城百姓”的群众演员,满打满算也只有20个。

  老爷子急了,气急败坏地说,

  “20人除去衙差、店小二之外剩下十几个人,怎么拍摄全城人的场面?”

  “台词中还要说‘全城百姓’,这怎么让观众看呢,观众怎么能满意呢?”

  怎么办?

  李保田当场罢演。

  群演不到位,就不开工。

  

  导演苦笑,没法子,老老实实去摇人。

  主演们在烈日下苦等4个小时。

  最后临时找来了60名“百姓”。

  这戏才拍起来。

  费时费力不说,还耽误剧组的拍摄进度。

  可他还没折腾完。

  扯着嗓子又管起了道具。

  “门上应该有门栓!”

  “轿子的布不能用黄色,那年代只有皇上才能用!”

  有记者探班,问他为什么要操心这么多细节。

  “不是我爱挑毛病,既然要拍,就要拍得准确,不然也对不起观众。”

  但在场的人不了解这层,暗地里都嫌这个老头事儿多、难搞。

  还记得《神医喜来乐》里那个妙手回春的喜来乐吗?

  

  这部剧是李保田最知名的作品之一。

  连获三项大奖。

  他举着奖杯,却破口大骂。

  “把一部顶多拍成20集的《神医喜来乐》拉成26集,甚至把不能用的资料片也剪了进去。”

  “这样的注水猪肉拿来获奖,简直就是对全国观众的不负责任,这种做法赤裸裸地暴露他的奸商本质。”

  制片人吓得都不敢去现场。

  

  一般演员见到捧红自己的制片人,那是要感恩戴德的。

  他却当众把“注水问题”搬上台面。

  明明可以视而不见,维持一团和气,以后没准还能继续合作。

  他偏不。

  

  硬是要站在观众的立场上。

  用这种最激烈、最不留情面的方式,抨击对方。

  杀敌一千,自损一万。

  这老头是吃了火药吗?这么爱怼人?

  不。

  因为这些人触犯了他的底线。

  这个底线,叫做观众。

  

  在他心里,观众永远是第一位的。

  对不起观众的事,他坚决拒绝。

  1995年,李保田主演《宰相刘罗锅》。

  一炮而红。

  初代“铁三角”:李保田、张国立、王刚,一夜间声名鹊起。

  

  名有了,还愁没钱挣?

  无数广告厂商蜂拥而来,找他们三人代言。

  张国立、王刚欣然接受。

  可到了李保田这里,这群广告商碰了一鼻子灰。

  送上门的钱,他拒之门外。

  硬是一个广告都不接。

  “广告拍摄时间短,来钱快,难道你就不为所动吗?”

  问他为什么。

  他实诚地说。

  “心动啊,怎么不心动,但是我不喝酒,我不能瞎说那酒好,我没病,更不能说那药有用。”

  没用过,就不能乱给观众推。

  一直到现在,26年过去了,老爷子也没接过一个商业广告。

  

  儿子李彧粗略算了算。

  李保田拒绝的广告费用,按90年代的物价,有2000多万。

  但儿子也拿老爹没办法。

  这老头狠起来,可是六亲不认的。

  李保田是中戏的老师,按说帮儿子考学不是难事。

  可李彧去考中戏。

  一次落榜、2次落榜、3次还是落榜......

  直到第6次,才考进。

  李保田还挺高兴。

  “戏剧学院是伟大的学院,它让我的孩子变成自食其力的人。”

  

  好不容易做了演员,演得不好还得被父亲训斥。

  

  李彧经常被骂得下不来台。

  “一个戏一百天,我管它叫炼狱一百天。”

  刚毕业时,李彧本想做出点成绩给父亲瞧瞧。

  1999年,他找来了三百万投资,拍电视剧。

  投资方只有一个要求:让李保田客串20集。

  

  李彧心想这简单,客串嘛,老爹肯定答应。

  于是爽快签了合同。

  谁知李保田看了剧本,一口回绝。

  “剧本不行,没法接。”

  

  李彧瞬间脑瓜子嗡嗡的。

  这合同是他签的,老爸不接,违约金可得自己出啊!

  多少钱?

  300万。

  乍一听,不多。

  可这是他全副身家,车子房子都抵押了进去。

  血本无归不说,还得吃官司。

  李保田知道了,又气又恨。

  “我被儿子拉坑里头了。”

  

  最后,他思来想去,还是忍着恶心接了。

  临了,跟李彧决绝地撂下一句话。

  “拍了这戏,咱们就断绝父子关系。”

  李彧以为他说气话。

  结果呢?

  真就断了。

  整整4年,他都没跟儿子联系过。

  

  他把这部戏当作自己一辈子的耻辱,一想起来就恨不得没有这个儿子。

  

  在李保田的意识里,关系、人情、咖位、情面.....这些东西。

  在戏面前,通通不重要。

  有一次,剧组有个年轻演员,经常迟到。

  他接受不了,如鲠在喉。

  实在没忍住,眉头一皱,冲到导演面前。

  “天天有人迟到,你怎么办?”

  没等导演说话,他摆摆手,一句话结束战斗。

  “删了他的戏,咱们不用吵架!”

  最后,这戏是删了。

  老爷子的口碑也崩了。

  “戏霸”称号不胫而走。

  

  老跟人家吵、争执、闹不愉快,他自己不知道这么做招人恨吗?

  他当然也知道。

  “和我合作太累了!”

  他反思自己,“我口碑不好,因为我从不撒谎。”

  但他还是觉得自己没错。

  “我的毛病就是“霸”。但是这个霸不是恶霸,是为了质量、为东西更好,是一种较真。

  为什么这么较真?

  因为那些年,他切切实实地吃过苦。

  为了自己深爱的戏。

  

  李保田很小就爱上了戏剧。

  奈何父亲是个老革命家,觉得当戏子“有辱门风”,死活不让他学。

  还撂下一句,“你再提学戏,就不要你了。”

  13岁的李保田一听,信以为真。

  “不要我了,我就再也不回家了。”

  

  

  含着泪,他悄悄离家出走,跟着剧团学戏。

  4年,音讯全无。

  后来遇上三年自然灾害。

  他一个孤苦伶仃的孩子,饭都吃不饱。又是长身体的年纪,怎么办?

  喝白开水度日。

  喝到后来,他全身浮肿,陷入濒死。

  命后来捡回来了,可因为长期的过度劳累加营养不良,他又患上了伤寒。

  晕倒在后台。

  一睁眼,母亲哭肿的双眼引入眼帘。

  母亲告诉他,父亲也在这家医院。

  他本跟父亲怄着气,还是忍不住去看了他。

  抱着和解的念头,他带上自己的日记本。

  上面写着一句话,

  “爸爸,你不要瞧不起我,等我将来成了大演员,我要爸爸来接成了大演员的小李保田回家。”

  可父子俩的倔脾气简直一模一样。

  病床上的父亲看了,怒不可遏。

  一甩手,把日记本往墙上摔,说。

  “你永远也成不了大演员!”

  这句话,像一个诅咒。

  时不时让他午夜惊醒。

  提醒着他,要做到极致,做到完美,证明给父亲看!

  被中戏录取那年,父亲已离世一段时间。

  他看着手里的录取通知书,内心悲恸不已。

  “不管怎么努力,老爹也不知道了。”

  但老爹仍在,在他脑海里。化身为一个警钟,时时提醒着他。

  只要一放松,就“成不了大演员”。

  于是,他较真,执着。

  拍戏的时候,如果没有达到他的标准,他就死活过不去。

  跟别人过不去,也跟自己过不去。

  “人最大的敌人是人自身,人总在不断地重铸自己,不断地否定之否定,我愿意跟自己较劲。”

  别人误解他。

  他说:“我相信最终呈现给观众的结果是愉快的。”

  这个结果,你都看到了。

  张艺谋请他来演《有话好好说》。

  一个偏执、迂腐的小知识分子。

  刚开始,他戴着眼镜,提着笔记本,一副知书达理的样子。

  姜文撞坏他的电脑,他不依不饶的劲儿上来了。

  

  他追,他逃。

  他逃,他再追。

  影片节奏加快,色调变得炫目、魔幻。

  李保田爆发力跟上。

  

  疯癫、龇牙咧嘴、崩溃......拎着一把刀的样子,像一头被逼急了的野兽。

  连乱蓬蓬的发梢上都是戏。

  

  这是他与张艺谋的第三次合作。

  第一次在1989年,电影《菊豆》里。

  彼时张艺谋已经凭借《红高粱》成为国际大导。

  他找到李保田。

  “我相信你是最能驾驭杨天青这个角色的人。”

  可看完剧本,李保田一口回绝了。

  因为杨天青的设定是18出头的小年轻,让他一个40多岁的中年人来演。

  不合适。

  张艺谋只得再找别人。

  找来找去,他又回来了。

  “杨天青还得你来演!”

  为了说服李保田,张艺谋把剧本给改了。

  18岁的杨天青变成了30多岁的光棍。

  开拍那天,他穿上破破烂烂的衣服,露出瘦小又精干的胳膊。

  整张脸,干干巴巴。

  弓腰驼背,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

  手上脚上、全是灰尘。

  端着碗往门槛上一蹲,俨然一个陕北大(专题)地上,老实本分的农民。

  

  可外表越老实,内心越压抑。

  遇见巩俐饰演的菊豆后,他的欲望透过偷窥的视线,丝丝蔓延出来。

  

  躲闪、隐忍。

  再到试探,爆发,霸占。

  一个忍不住突破人伦纲常,却又极度胆小,憋屈又窝囊的形象,跃然而出。

  到了《摇啊摇,摇到外婆桥》,同是与巩俐演对手戏。

  他小眼镜一戴,摇身一变成了一个老道的黑帮大佬。

  嘴角往下一撇,不怒自威的危险气息扑面而来。

  

  

  但最讨喜的角色,还要数《神医喜来乐》里的喜来乐。

  被夹在两个女人中间时,他耳朵听着老婆说话,眼睛滴溜溜一转。

  求救的眼神看向赛西施。

  

  

  从影37年,李保田创造了无数经典形象。

  称他一句老戏骨,实在不为过。

  可就是这么一个纯粹的老艺术家,却还是免不了落得个被人遗忘的下场。

  今年5月,75岁的李保田和任素汐主演了一部电影——

  《寻汉记》。

  

  也许因为碰上了五一档,排片量不足。

  也可能因为主演人气不足,这部电影意外爆冷。

  7天票房仅250万。

  老爷子无奈。

  息影回家,躲进自己的世界。

  “我一天就是三件事:读书、画画、看片子,老三样。”

  

  李保田自画像

  他自嘲道:“我是一个老宅男。”

  爱说的口头禅是:“有那时间我还不如看书画画呢。”

  每天早上,他像个普通老头一样去菜市场买菜。

  早餐铺前,花3块钱买早餐。

  谁能想到,就是这个戴着鸭舌帽,其貌不扬的小老头,

  一年前,被金鹰奖授予了“终身成就奖”。

  

  那天,他站在台上,面对观众。

  一字一句地说。

  “没有为大家服务的时候,我就躲在家里头一门心思画画,等有了合适的机会,我继续像以往一样充满激情地为大家服务。”

  

  他早已打破了父亲的诅咒,成为一个“大演员”。

  恍惚间,我想起《宰相刘罗锅》的最后一幕。

  

  镜头定格在他的回眸一笑中。

  那眼神里,有回忆、有沧桑。

  还有对一生的释然。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娱乐八卦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1-13 16:5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