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比双十一更爱剁手的,是比利时殖民者

京港台:2021-11-14 04:31| 来源:多维/朕亦甚想你 | 我来说几句


比双十一更爱剁手的,是比利时殖民者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相比于那些“老牌殖民帝国”,有一个国家其殖民罪行不让分毫,却常被人忽略。它就是比利时

  最近,五名比利时-刚果混血儿,在被执行“种族隔离”政策,强行与父母分离数十年后,终于不堪沉默,向比利时政府提起了“危害人类罪”诉讼。

  据报道,这五名受害女性都出生于1945年至1950年比利时殖民下的刚果。她们2岁至4岁时被从亲生母亲身边夺走,送到了离家数百英里外的宗教学校,在那里深陷贫困、营养不良和身体虐待。

  当时,混血儿童被称作“梅蒂斯”(Métis),比利时政府为了保证白人的优先地位,禁止不同种族通婚,孤立被当作“羞耻”的混血儿童,以确保他们在以后的生活中不会与比利时有任何联系。

  比利时这国家如今闻名于世界的也就是巧克力、啤酒,外加足球,至于他们在非洲犯下过的滔天罪行,一是仰赖各位殖民界大佬的衬托,二是确实年代久远,已经没什么人关注了。

  但比利时在刚果殖民的残酷程度,可以说不逊于欧洲列强,其恶劣与虚伪,让人震惊。

  1

  先说说比利时这个国家是怎么来的。19世纪的欧洲是个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地方,法国大革命的余韵震荡了整个大陆。随着自由主义思潮的传播,人心动荡,任何一点儿涟漪,都能激起大浪。

  而英法普俄列强则致力于纵横捭阖,英国想要大陆平衡,法俄想要欧陆霸权,普鲁士方兴未艾。

  1830年,布鲁塞尔人民在自治冲动的热情下发动革命,脱离荷兰独立。这个新生的国家立刻在欧洲列强之间引发了争夺。拿破仑的赫赫威名依然让普鲁士、俄罗斯、奥地利各国记忆犹新,他们一开始并不赞同比利时独立,因为他们觉得一个弱小的新国家容易被法国吞并。

  但比利时赶上了好时候,俄国因为镇压波兰独立运动耗费巨额财富,深陷财务危机;普鲁士则因为受到俄军增兵边境的影响,无暇回身对付比利时;奥地利更是鞭长莫及,没有盟友帮助,它无法出兵。

  法国方面因为7月革命刚刚成功,新王朝从意识形态上非常欢迎新的革命伙伴,而荷兰失去比利时,也就意味着法国北方边境的压力大大减小。

  更让比利时兴奋的是,英国这个老牌搅屎棍发现了比利时独立潜藏的机会,一个在荷兰、普鲁士、法国之间的新缓冲国,将在地理上进一步孤立法国,也能削弱荷兰,降低荷兰在国际贸易上的竞争力。于是英国人出手支持了比利时的独立。

  

  于是,一个因列强之间妥协而设立的缓冲国——比利时王国成立了。在英国人的安排下,来自萨克森-科堡-哥达公国的王子利奥波德(英国王室的亲戚)接受了比利时王位,是为利奥波德一世。

  这个利奥波德一世在历史上的名声不如他的儿子利二世来得大,但是这老哥其实是比利时殖民帝国的奠基人。

  19世纪30年代,正值殖民狂潮席卷世界,欧陆列强纷纷开疆拓土,比利时作为后进小辈,也想来分一杯羹。

  根据后来比利时政府披露的文件来看,老利的梦想还真不小,他希望开拓的潜在选择地包括:阿尔及利亚、阿根廷、巴西、墨西哥、巴拉圭、哥斯达黎加、圣萨尔瓦多、洪都拉斯、危地马拉、里约努涅斯、非洲西海岸、佛罗里达、得克萨斯、威斯康星、宾夕法尼亚、密苏里、堪萨斯……

  你要是不知道这是份殖民梦想地名单,八成得以为这老利是个比利时相声表演艺术家,这整个是一段《地理图》。

  当然,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这都1830年代了,还想开拓佛罗里达、威斯康星当殖民地,老利这想象力实在太过于丰富了,今天的美国人要是看到这份名单,不得笑掉大牙,现实版的夜郎自大啊。

  再者你一个为了搅乱欧洲大陆才成立的小缓冲国,有啥实力去开拓这么多殖民地?列强纷纷表示,你当不当殖民地都是我们一句话的事情,还想去别的地方开拓殖民地?

  于是在老利的年代,殖民的梦想只能停留在想一想,真·地图开疆。直到老利1865年见了耶稣,他的儿子小利——利奥波德二世继承大统,事情发生了变化。

  小利和他老爸一样,对开拓海外殖民地有很强的执念。而当时比利时工业化的发展,尤其是瓦隆地区煤矿的开采,使国力大增。

  但是毕竟起点太低,比利时在欧洲仍然是不够看的小字辈,想要搞海外殖民,也不可能像列强一样强取豪夺,只能靠忽悠。

  更让小利气馁的是,比利时国民和政府普遍对海外殖民没有兴趣,因为消耗太大,容易得不偿失。

  连自己人都不支持小利的海外殖民,所以他的殖民开拓甚至不能用国家名义,只能以他的个人名义进行。

  不像老爹对着得克萨斯等美国领土发春梦,小利非常实际地将目光对准了非洲。他在1876年向刚果伸出了魔爪。

  葡萄牙探险家迪奥戈·康于1482年绕过刚果河河口,代表葡萄牙宣称对该地区拥有主权。当然殖民者的这种宣称,效力无异于放屁,从道理上看更是强盗逻辑,他们自己之间互相也不认账。等到了19世纪,葡萄牙早就没了话语权,刚果成了一块无主荒地。

  当然,“无主”不意味着没人惦记。1876年,刚果北部,即今天的中非共和国,就成为法国人的地盘;西北则是英国人的势力范围;甚至东边还有德国的一小块殖民地卢旺达-布隆迪。整个儿一个四战之地。

  想要在这种地方火中取栗,小利祭出了忽悠大法。

  首先,利奥波德二世先给自己搞了个道义大旗。毕竟1876年了,欧洲人虽然在全世界大杀特杀,腌臜事情干了一箩筐,但是虚伪程度也加深了。如果公然说我要来刚果搞殖民,估计得被舆论喷死。所以利奥波德说,我去刚果,那是搞殖民吗?不是啊,我是去搞慈善的!

  利奥波德二世以个人名义成立了一个国际非洲协会,并在布鲁塞尔举办了一次地理会议,邀请了著名的探险家、慈善家和地理学会的成员,以激发欧洲人对中非地区“改善土著人民生活”的兴趣。

  葡萄牙人这个死老虎也得拿出来打一打,利奥波德二世四处宣传,葡萄牙人在刚果搞奴隶制啊,这不是丧尽天良吗?我要是去刚果,第一件事就是废除奴隶制,为刚果人民带去幸福。

  

  这种宣传非常对英国舆论界的胃口,英国1833年通过废奴法案,正式结束奴隶制,从此以废奴急先锋自居。作为靠三角贸易起家的大英帝国,一转眼成了废奴战士,这讽刺效果也是没谁了。不过甭管这事儿有多恶心人,英国人作为世界霸主,打出废奴大旗,谁能跟上,谁自然也就获得英国舆论的好感。

  利奥波德二世靠这个加了一分。

  其次,小利陛下靠预支各种利益,摆平了列强。

  虽然英国舆论界对利奥波德二世一顿猛夸,但是实际利益才是左右英国统治者最终决策的因素。

  利奥波德对列强预支利益,并且对症下药。先是对付英国,英国当时作为资本主义代言人,生产能力强大,最在意的事情就是倾销工业品。于是小利对英国承诺,一旦自己拿到刚果,将给予英国最惠国待遇,对大量英国商品免税!这英国一听可就动心了,对利奥波德二世支持的力度上来了。

  对付法国,由于法国将非洲视为自己后花园,自不自由贸易什么的法国不是太在乎,法国在乎的是这个地方不能被英国占了。投其所好,利奥波德二世向法国保证,比利时绝不会北上染指法国的势力范围,而如果刚果的土地要转卖,法国拥有优先收购权。

  

  利奥波德还向德国首相俾斯麦承诺,他不会给予任何一个国家特殊地位,德国商人会像在其他任何国家一样受到欢迎。

  当时的美国正在进行工业革命,实力大增,在国际事务中的话语权也不小。而且在外交上没有欧洲列强那么精明,比较好忽悠。利奥波德二世马不停蹄,派出游说大军,开赴美国。

  当时的美国经历了内战,南方的奴隶制被废除,种植园棉花生产一蹶不振。而从19世纪初期,废奴主义在美国成为政治争议以来,美国南方就有一群政客希望将黑人送回非洲,在美国开辟的殖民地或附属国中种植棉花。这样既可以避免奴隶制的指责,又可以享受棉花贸易的利润。利比里亚国家的诞生就与这个想法有关。

  利奥波德二世向时任美国总统切斯特·艾伦·阿瑟表示,美国可以将自由人送到刚果,这样他们就可以为棉花市场做出贡献。而且美国南方资本也可以在刚果经营种植园。

  于是,英法德美四强被小利一个一个摆平。更狗的是,后来小利拿着自己和法国人的密约,到伦敦的银行去借钱,他表示我要是没钱了,根据这份条约,我就得把刚果卖给法国。英国人为了不让这件事发生,咬着牙把钱借给了利奥波德,免的那些进出口税,利奥波德在这儿找补回来不少。

  当然,这点儿小钱英国可能并不真的在意。列强允许利奥波德二世吞下刚果这块大蛋糕,除了他许诺的利益以外,更重要的原因是刚果是个四战之地,位于各家殖民势力的中间,甭管谁拿下了它,都就免不了腹背受敌。而利奥波德本人和比利时,在世界版图上并非重要角色,可以恰当地充当缓冲的角色。

  比利时的殖民地与比利时这个国家一样,都是妥协之下产生的缓冲地带。

  最终,得到列强祝福的利奥波德二世以国际非洲协会的名义在刚果建立所谓“刚果自由邦”,开始了他在刚果的“慈善”事业。

  2

  这份慈善事业到底有多成功呢?它成功地在刚果大面积推广了截肢手术……

  利奥波德政府向刚果人和国际社会承诺:镇压东非奴隶贸易;促进人道主义政策;保证殖民地内的自由贸易;二十年内不征收进口关税;鼓励慈善和科技企业。

  但事实上,利奥波德二世的统治残暴到令人发指。

  19世纪的最后十年,邓洛普发明的自行车内胎以及汽车的日益普及,大大增加了全球对橡胶的需求。刚果恰恰是橡胶重点出口国之一。为了垄断整个刚果自由邦的资源,利奥波德在1891年和1892年颁布了三项法令,将当地黑人实际上全部变为农奴。

  还记得他打击奴隶贸易和废除奴隶制的承诺吗?

  利奥波德二世的政府给每个刚果村庄下发了橡胶配额,如果哪个村子没能达到配额,就砍下他们村子里一些人的手,作为惩罚。

  

  殖民政府要求军队士兵,每打出一发子弹,必须带回一只人手作为证据,因为他们怀疑士兵会把子弹用于狩猎。而如果一个士兵能带回更多的手臂,那么他将被允许提早退伍。

  在这种残暴的政策下,人手成为了一种和橡胶一样的资源。据一位丹麦传教士记载:“放在欧洲指挥官脚下的断手篮子成为刚果自由邦的象征。收集人的手臂本身就成了目的,士兵们出去并不是为了收集橡胶,而就是为了收集人手。”

  

  甚至还因为人手,爆发了一些小规模的战争,村庄攻击邻近村庄以收集手臂,因为政府给他们的橡胶配额高得不切实际。

  拒绝提供劳动力的工人受到“约束和镇压”,持不同政见者被殴打关押,人质被扣押以确保及时收集,政府还派出惩罚性远征队摧毁拒绝接受橡胶配额的村庄。

  

  据统计,这样的压榨和剥削造成了刚果超过1000万人的死亡。

  这样的残暴行为违背了利奥波德二世的公开承诺,慢慢的,他在刚果的暴行开始为人所知晓。

  利奥波德统治刚果时,让数百名来自英国、美国、瑞典的新教传教士前往刚果。他欢迎传教士进入殖民地,认为他们的存在将有助于使他的统治。

  但这些来自不同国家的传教士,没理由围着比利时国王的统治利益转,有些传教士从良心出发,无法对非洲信众的苦难视而不见。更何况这一时期的基督教传教士,已经有很多黑人的身影,刚果人的遭遇,他们也感同身受。

  在这其中,两位美国黑人传教士的努力尤值得一提。在1880年代后期,非裔美国新教传教士威廉·谢泼德开始写信给美国报纸和杂志,讲述他目睹的残害和谋杀。

  

  比谢泼德更有影响力的是乔治·华盛顿·威廉姆斯,这位黑人传教士曾是南北战争中的北军军官,官至上校。退伍之后,他拿到神学学位,成为了一名牧师,并创办了美国第一份全国性的黑人报纸《平民》。在刚果传教期间,他目睹了“基督教文明”的暴行。

  

  1891年4月上旬,威廉姆斯上校写了一封信给利奥波德,题为《致比利时国王和刚果独立国君主利奥波德二世陛下的一封公开信》,内容涉及该地区在利奥波德的代理人手中所遭受的苦难。威廉姆斯的最后几页指责利奥波德的一系列罪行,他写道:“我是多么彻底地失望、失望和沮丧。”

  然后,他又给美国总统写了一份关于刚果国家和国家的报告。当本杰明·哈里森总统收到他的副本时,这封公开信已经出现在欧美报纸上。1891年4月14日,《纽约(专题)时报》在头版刊登了关于完整指控清单的文章。

  这一系列的操作可把利奥波德二世可气坏了。毕竟,他老人家当年忽悠欧美舆论界的时候,这些传教士都还在神学院读书呢。危机之下,利奥波德又祭出了他的忽悠大法。

  他先是花重金聘请报纸编辑,撰写关于利奥波德善行的文章,其后则接受了有关他对刚果及其未来的梦想和愿望的采访。在采访中,传教士们揭发的暴行被他归结为个别现象,利奥波德表示,没有人比他更关心刚果人民的福祉,他成立了土著权力保护协会,来维护当地人的福利……

  光自说自话还不够,作为公关老油条,利奥波德知道,最重要的武器还是攻击那些攻击他的人,向那些检举者身上泼脏水,这样他们说的话也就没人信了。

  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一天后,利奥波德的掮客们就开始散布谣言,指责威廉姆斯上校撒谎,并且犯有通奸的罪行。

  之后,利奥波德二世更是对比利时国会发动银弹攻势,终于在1891年夏末说服议会为他辩护。最终,比利时议会向欧美新闻界提交了一份长达45页的报告,逐条驳斥了威廉姆斯的指控。威廉姆斯上校于8月2日在悲愤中染病去世。

  传教士再也没有说过话。因为他们既不懂传媒舆论,也无背靠的政治势力,甚至在金钱上也极其匮乏。在利奥波德和比利时国家的舆论攻势面前,他们的语言微不足道。

  直到一个人的出现。

  3

  1891年,18岁的的埃蒙·莫雷尔在利物浦航运公司老邓普斯特得到了一个文员职位。

  

  工作之余,莫雷尔成为了一名记者,撰写文章批评英国外交部不支持殖民统治下的非洲人的权利。

  

  老邓普斯特公司与刚果自由邦签订了运输合同,承担连接比利时安特卫普和刚果博马的运输。由于他精通法语,莫雷尔经常被派往比利时,在那里他能够查看公司持有的,在刚果自由邦的内部账户。

  莫雷尔发现,与利奥波德二世的对外宣传不同,从比利时出港前往刚果的船只上,运输的并非商业货物或者什么慈善用品,而全部是枪支、军械、弹药,这些船返航时,则装满了刚果的橡胶与象牙。

  

  以一个记者的敏锐,莫雷尔得出结论,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二世在刚果的统治,完全是剥削性的,是一种奴隶制。

  莫雷尔向公司高层汇报了这些问题,但得到的回应相当冷淡,公司还向他提供了一份海外晋升,希望他能够保持沉默。莫雷尔在1900年拒绝了公司,成为了一名全职记者。

  

  1903年,莫雷尔创办《西非邮报》,通过一系列文章详细介绍了他对刚果自由邦贸易失衡的发现,为反对刚果暴政的运动注入了新的活力。他的内幕消息使他成为反对剥削的有力声音,利奥波德二世关于暴行是“个别现象”的谎言被拆穿。

  相比于传教士,莫雷尔记者的笔触,在描写刚果的惨剧时,显然更有感染力。比如,在描述橡胶时,莫雷尔写道:“刚果公司运回家的橡胶……沾满了数百名黑人的鲜血。”“刚果到处都是血,它的历史是血染的,它的行为是血腥的,它所建造的大厦是用血凝成的——不幸的黑人的鲜血,以最肮脏的动机——金钱的利益自由洒落。”

  深谙传播规律的莫雷尔还邀请画家为《西非邮报》作画,使得报道的影响力更上了一个台阶。

  另外,莫雷尔出手的时机也非常狠辣,1903年正值英国下议院大选,作为利奥波德二世最大的支持者,英国无疑要为比利时人在刚果的胡作非为负责。当惨景展现在英国大众面前时,下议院的候选人们不得不作出解释。

  在选票的压力下,英国下议院通过了一项抗议刚果侵犯人权的决议。比利时殖民者的保护伞被迫撤下。随后,英国驻刚果领事罗杰·凯斯门特被外交部派往该国进行调查。

  莫雷尔同凯斯门特共同撰写了一份言辞激烈的报告。在凯斯门特的支持和帮助下,莫雷尔成立了专门的反对利奥波德二世的组织——刚果改革协会,莫雷尔担任负责人。

  在莫雷尔的运营下,刚果改革协会声势很高,无数进步知识分子加入了进来。《黑暗之心》的作者约瑟夫·康拉德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阿纳托尔·弗朗斯、比约恩斯彻纳·比昂松、约翰·高尔斯华绥、福尔摩斯的作者柯南道尔,以及美国著名文学大亨马克·吐温,都成为了莫雷尔的战友。柯南道尔在 1908 年写了《刚果的罪行》,而吐温则以讽刺短篇小说《利奥波德国王的独白》做出了最著名的贡献。

  利奥波德二世这下彻底傻眼了,本来他自己是个公关忽悠大师,但他现在面对的,几乎是当时世界上最强的几个笔杆子,实在是关公门前耍大刀……

  随着莫雷尔影响力的扩大,还吸引了巧克力大亨威廉·吉百利加入刚果改革协会,成为了协会的大金主。这位百万富翁用他的金钱,为刚果改革协会筑起了盾牌,挡住利奥波德的银弹攻势。

  利奥波德二世垂死挣扎了一下,找人编了一本书反击莫雷尔和马克·吐温,结果这个掮客是吐温的书迷,他在1906年反戈一击,公开了利奥波德二世和他之间所有的通信内容,引发了轰动……

  欧美各国公众舆论因为这些暴行的披露愤怒不已,列强政府也无法对这种形势置之不理。比利时社会主义领袖埃米尔·王德威尔得则在议会向国王和政府发难。利奥波德二世无奈之下只得任命了一个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刚果自由邦的虐待与暴行问题。委员会的调查最终将一切罪行大白于天下。

  大忽悠这下彻底凉了……

  当然,彼时的国际形势异常严峻,世界大战已经箭在弦上(电视剧),列强不会贸然发起大范围内的殖民体系变动,最终结果是利奥波德二世将这块属于他个人的殖民地,在1908年转交给了比利时政府。这位作恶多端的暴君则在翌年去世,没有接受他应有的审判。

  同此后巴黎和会上中国的遭遇一样,刚果人民的意愿再次被忽略,尽管利奥波德二世那种剁手杀人的恶行被比利时政府取缔,但殖民主义不会轻易退却。正如我们开头引用新闻中所显示的,“种族隔离”等歧视性政策仍在继续。刚果人可谓才出狼窝,又如虎穴。

  殖民者无论打着多么花枝招展的旗帜,说着多么动听的话语,他们的目的都是赤裸裸的剥削与掠夺,他们带来的也只会是毁灭与苦难。利奥波德二世与比利时带给刚果的“慈善”与“德政”,多希望刚果人民从未体验过……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史海钩沉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1-13 10:4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