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送外博士称不怕曝光 校方:他忽视自身诸多问题

京港台:2022-4-7 09:25| 来源:南风窗 | 评论( 1 )  | 我来说几句


送外博士称不怕曝光 校方:他忽视自身诸多问题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孟伟又火了。

  之所以“又”,是因12年前,当他从山东邹平考上浙江大学时,曾在老家引发不小关注。浙大,毕竟是一所在国内负有盛名的“双一流”大学。

  和12年前的“火”相比,这次,他被关注是因为他可能是目前国内已知的学历最高的外卖员——8年在读博士。

  “浙大博士送外卖”,这不仅在他老家,也在互联网引发了关注,孟伟一度登上知乎校园热榜第一。

  4月4日晚8时20分,锁了共享单车,卸下快递包,结束一天的忙碌后,孟伟对南风窗记者谈起他对现实的“屈服”,但那更像是另一种形式的“反叛”。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骑自行车送外卖的孟伟)

  反叛的背后,和他将学生证的登记栏目填满仍无法毕业有关。

  “好面子”

  1991年11月,孟伟出生于邹平市,这是山东省辖下的一个县级市。母亲是当地一名工人。父亲从部队转业后,在地方工作。

  “家境一般,但还可以。”孟伟说,受父亲影响,他从小养成“有一说一”的性格。

  孟伟向来“好面子”,但“好面子”未必是坏事,这一直激励着他成长,养成“不服输”、“不屈服”的性格。

  学习上,这种性格也一直助力他成长,变得更优秀。2010年9月,孟伟考入浙江大学并在控制科学与工程系(后更名为控制科学与工程学院)就读。也因表现优秀,2014年7月,浙大本科毕业后,他直博上了浙大控制科学与工程专业,这也是他本科就读的专业。

  就读博士,除有普博,还有直博。“普博是大学本科毕业后,按照先硕士后博士的成长路径就读。”孟伟以其就读的专业为例介绍,直博可比普博早一年毕业。

  在浙大就读期间,孟伟热心于校园活动。2018年12月,他被浙江大学评为“十佳大学生”。为此,孟伟在微信朋友圈分享这一消息时配文:“我用九年获此殊荣,下一个目标:杰出校友”。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2018年12月,孟伟被浙江大学评为“十佳大学生

  “杰出校友”没等来,但等到了延毕。所谓“延毕”就是延迟毕业,这在博士群体中是个特殊存在,也面临很多不为外界所知的苦痛。

  2014年9月开始读直博,如果一切正常,5年后,即2019年7月,孟伟博士毕业。但他被延毕了,主要原因包括他没能在国内外相关的权威刊物发表文章,博士论文也没通过。

  至今,孟伟依旧没能毕业。按相关要求,他只能结业。但要获得博士学位,孟伟也还有机会:未来三年,他必须在相关刊物发表文章并通过博士论文。

  豁出去

  学业上一贯顺畅的孟伟遇到前所未有的压力。特别在2017年11月,当导师建议他转读硕士时,他很排斥。

  当时,本科和他同级的同学也已硕士毕业,“我还要从头再来?”他说。

  孟伟开始焦躁不安。随后,他毫无征兆地恶心、呕吐。意识到身体出问题,孟伟从浙江回到山东老家养病,“我抑郁了,服药几个月后,体重从160斤飙升到了230斤。”

  2019年10月,孟伟结婚。2021年6月初,儿子小孟在山东出生。但重大变故也伴随着孩子的出生而出现。

  “儿子一出生就患了新生儿肺炎,第六天又发现他血小板数值太低。”孟伟说,孩子一度病危,后来孩子转到济南市儿童医院救治。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孩子生病期间孟伟发布的朋友圈)

  随后两个月,小孟一直在“上呼吸机”和“卸呼吸机”间徘徊,医院最后确诊小孟为爆发性心肌炎。

  “医生告诉我,这病在成年人中的致死率也高达40%。”孟伟说,婴儿的病死率更高,妻子当时在调养,他没敢告诉她。

  “去年整个7月是我儿子病情最糟糕的时候,看不到一点希望,很难熬。”孟伟说。

  直到2021年8月26日,小孟才出院,孟伟将真实情况告诉了妻子。在医院陪伴孩子近3个月里,孟伟默默承受这一切,也成熟很多。

  “那时医院有100多个孩子住进ICU病房,但我儿子的病情最严重。”孟伟说,现在别人只知道他在杭州送外卖,但在济南的医院照看孩子的那段时间,他已为生计奔波。

  在非探视时间,孟伟到医院附近的工地找零工干。此外,他在网上买一些小商品,诸如孩子的玩具等,在医院倒卖挣差价。

  “一开始会有些顾虑,也纠结于世俗的面子。”孟伟说,但孩子出现这种情况后,他对面子,包括自身能否博士毕业等问题也看开了,“生死之外,都是小事。”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右一为孟伟【图源:受访者】)

  当外界还在“惋惜”“浙大博士生送外卖”时,孟伟内心却很平静,“就是一份工作”,此外,他没有就此放弃学业,他有自己的想法。

  “为何选择在杭州跑外卖?”孟伟说,“外卖是我的兼职,主业还是要努力拿下博士学位。”

  不怕曝光

  转眼,小孟已10个月大,病情渐趋稳定,但危险因素仍未消除,他仍需往返医院检查、治疗。

  “截至目前,扣除可报销的,家里掏了超过20万元,经济上还是有些压力的。”孟伟说,今年2月,辞别妻儿后,他一个人来到杭州。

  杭州是浙大所在地。自2010年9月来到这里读书至今,孟伟已在杭州学习和生活12年——包括已完成的4年本科学业和已攻读8年的博士学位。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孟伟在短视频平台发布了自己的学籍信息,博士研究生入学时间为2014年)

  浙大研究生证的“注册记录”页面共包含6个学年、12栏,每学期开学报到时,学生就拿学生证去报到,同时盖上浅蓝色的注册章。

  不过,自2014年9月20日第一次注册到2020年3月1日,每年两次的注册已致证件上12栏的注册登记填满,但孟伟还是没能毕业,随后的入学登记也只好溢出到证件“法定”的边栏外填写。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孟伟的入学登记因为证件填满只能溢出到“法定”的边栏外填写)

  入学前,孟伟曾听到有师兄在毕业年份到达多年后,仍未毕业的“传奇”。孟伟说:“万万没有想到,我也成为别人眼中的那个传奇。”

  孟伟在朋友圈、短视频平台上也毫不吝曝光自身遭遇和窘境。他说,之所以曝光出来,目的是让更多的人关注社会中存在的一些畸形的导师和学生关系。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孟伟在短视频平台的账号简介中写到:是双一流工科博士,也是蜂鸟骑士)

  “让问题彻底曝在阳光下,真理万岁!”微信朋友圈中,孟伟这样表明自己态度:“我们不打这一仗,我们的下一代就要打。”

  很多人点赞孟伟的做法,但也有网友认为他“不过是在借舆论要挟学校或导师,以求顺利毕业”。接受南风窗采访时,孟伟对此进行否认,他说:“我和我导师确实对一些问题有不同看法,但不存在激烈的矛盾和对抗,我们接触和见面的机会本就不多,我只是希望社会对教育领域存在的一些畸形的师生关系进行关注。”

  他说,有学生沦为导师廉价劳动力,沦为为导师做家务等服务员的角色——这尽管不是普遍现象,但这种现象的存在无疑扭曲了教育的初衷,这种做法也成为学生的额外负担,对国家而言,也是资源的浪费。

  内心里,孟伟确也认为自身未能毕业,是因参与的横向项目过多、导师指导不够等。

  对此,浙大控制科学与工程学院回应采访时表示,“这是不客观的,他忽视了自身存在的诸多问题。”

  “攻读博士学位不是一个容易的过程,这需要聚焦科研目标,将主要精力投入学业,完成博士学位论文,达到博士学位申请标准。”学院方面表示,学院将按学校相关规定要求,积极为孟伟提供支持和帮助。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孟伟在做自己的课题)

  据学院方面披露,2018年,孟伟科研工作聚焦和投入不足,始终未进入良好的科研状态。2019年,孟伟撰写并投稿两篇学术论文,分别因创新点不足、需要增加数据等原因被拒。期间,导师组多次指导,提出修改建议,但孟伟至今未完成修改任务。导师组后期多次规劝其转硕,但孟伟一直予以拒绝。

  孟伟不认可学院方面的说法,他告诉南风窗:“目前,我当务之急是把学业做好,否则我说什么都没有说服力。”

  因此,跑外卖对孟伟来说也还是兼职,主要弥补家庭和个人在当下暂时面临的窘境。

  博士快递小哥

  “浙大博士生送外卖”的消息被媒体报道后,孟伟的亲戚朋友甚至一些陌生人表示愿意在经济上帮帮他,但孟伟拒绝了。

  “最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孟伟说,兼职送外卖已经可以解决自身在生活上的需要,目前主要是先拿下博士学位。

  送外卖,孟伟现在一般只跑半天,且以兼职身份在跑。别人都是用电动车等“专业”工具在跑,孟伟就是靠扫码骑共享单车去送外卖。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孟伟骑自行车送外卖)

  全职外卖员每天都有最低跑多少的单数要求,但全职外卖员所获得的客单价也会更高,有的一天跑300至400单,月收入一万元,甚至两万元。

  据孟伟介绍,送外卖的客单价是4.5元至17元不等,这主要取决于外卖员是全职还是兼职,此外,也和送外卖时的天气、距离的远近,以及送外卖的时间段等有关。

  “比如凌晨且下雨的天气送外卖,距离又比较远,客单价就会高一些。”孟伟说。

  考虑到还是以学业为重,孟伟一般选择在午高峰或晚高峰时段送外卖。“我一天就跑30至40单、拿到100多元或200元就停下了。”孟伟说。

  有天晚上,迎面而来的汽车远光灯让孟伟的视觉顿时陷入短暂的盲区,他连人带自行车都掉入坑里,借助手机电筒的光亮,他发现坑里有一段钢筋,所幸只受了皮外伤。

  此后深夜,孟伟很少出去送外卖。“眼睛不好,交通工具也不行。”孟伟说,今年9月,亚运会将在杭州举行,因此,目前的杭州到处在搞建设,晚上送外卖更不安全。

  直博延毕群体普遍较为焦虑。为博士学位奋战多年后,大部分人已30多岁,“博士生30多岁还没有工作经验,如果最终还拿本科毕业证去求职,就业压力就很大。”孟伟说,此外,博士生还面临结婚、生孩子等一系列的现实问题。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孟伟回复评论说进组以来博士无一人按时毕业)

  但学习之余加入外卖大军后,孟伟在杭州的日子反而变得忙碌而充实,“内心踏实了很多,因延毕所带来的焦虑逐渐消失。”他说,跑累以后,睡眠也很好。

  孟伟说,未来,经过3年努力后,假如还是无法拿到博士学位,他也不后悔,不担心。他相信,“外卖都能干好,哪怕只拿浙大的本科毕业证求职,应该也不会很难。”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7 19:5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