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房贷断供的年轻人,已经撑不住了

京港台:2022-4-8 04:54| 来源:睿士 | 评论( 14 )  | 我来说几句


房贷断供的年轻人,已经撑不住了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还房贷,是当代都市年轻人的一种隐性焦虑。拿到房产证的喜悦还没结束,还房贷的压力紧跟着就浮出水面。

  面对每个月的还贷账单和催还短信,难免心生不安全感,而更极端的情况也已发生,有些人开始还不起房贷,断供了。

  被裁员后,买房梦一夜梦碎

  张黎在南方一座沿海城市买了房,目前还没交房。今年1月,他被公司“优化”裁员,2月14号情人节,他用自己的钱还了最后的八千多月供,3月的月供是借钱还的,手里剩下的钱维持生活到了现在。

  前几年工作稳定,张黎存了些钱,在爸妈的帮助下,他在这个海滨城市买了一套100平米的住宅,打算一来给父母养老,二来自己也可以过去住。去年,他还通过朋友认识了同乡的女友,恋爱小半年,她曾在一次聊天中跟他坦白,将来也想来北京和他一起生活,这种一起奋斗过日子的劲头,让张黎开心了很久。

  交了首付之后,张黎觉得只要一心在北京赚钱,供外地的那套房贷应该绰绰有余,没想到一场裁员让他意识到,房贷还清的那天已经遥不可及。

  不少经历了房贷断供的年轻人也在网上分享自己的经历:

  房贷断供现象曝光最多的地方是北京近郊的燕郊。起初在燕郊购入总价约四百万的房产时,一些购房者选择将其中的近三百万以贷款形式支付。在当时,每月一万六千余元的还款金额对于事业稳步上升、收入稳定的还款人来讲并不至于影响基本生活。

  当近几年的经济形势、就业环境都发生了变化时,买房的年轻人在一夜之间发现,自己的月供已经还不上了。

  还房贷的人生,容不得一点差错

  另一位买房者大方,也掉入了这个深渊。

  六年前,他刚刚工作,同事和周围的朋友经常会热火朝天地聊买房,父母更是迫不及待地催他早做打算。

  因为家境普通,他又是独生子,父母把100万存款全部拿出来交给他,大方对母亲的一句话印象深刻:“买房对普通人而言是最好的投资方式”。母亲年轻时是会计,过日子精打细算,他的父亲对此也很坚定,后来大方才知道,父亲早年买的那些股票全部被套牢,好不容易从股市退出后,父亲要求大方买房的情绪日渐强烈:“你整天挣得那点死工资根本跑不赢通货膨胀。”

  总之,在各种因素的作用下,大方省吃俭用地买房“上车”了。

  那几年的房市很热闹,中介完全不像现在热情殷切,一些热门房盘,还得看中介的时间表,他记得当时中介安排看房,整整迟了一个星期。

  

  十年前燕郊楼盘销售现场

  最后,房子以300多万的总价成交,首付90多万,其余部分贷款,月供1万多元。拿到红色房本,他内心非常开心:“之前老是被朋友揶揄漂在大城市不稳定,心里很不爽,但这次感觉终于有自己的家了。”

  但很快,这种短暂的喜悦就被每个月触目惊心的开销冲刷得一干二净。房贷、装修费、房租,大方彻底体会到人生像是被绑住了一般,容不得一点差错。

  “2019年我本来想换一份工作,后来因为薪资迟迟谈不拢,只好作罢,我以前不是那种前怕狼后怕虎的性格,但自从背上房贷,深感人生不能出一点问题,仿佛一个月不干活,之前好不容易抓到的那些东西就会消失。”

  

  一份银行的催收通知

  他也没有逃过大环境的变化。2020年疫情袭来,大方所在的公司裁员30%,不少部门被腰斩,他勉强保住了工作,不过还是遭遇了降薪。

  本来日子过得就紧紧巴巴,他只能继续咬紧牙关。人生第一次,他不得不向大学同学和朋友开口借钱,打电话求人的感觉让大方这辈子再也不想体验,“年轻时的纯真友谊瞬间披上了一层虚伪和尴尬的外衣”,让他感到很不舒服。

  不顺利还没有结束。2021年,大方的父亲生了一场病,为了照顾父亲,他在疫情的夹缝里辗转于工作地和老家,自己原先的一点积蓄也所剩无几。

  赌上了两代人的积蓄

  对大方来说,买房还抱着未来能够升值,说不定将来可以卖掉换一套房的想法。刚需的前提下,升值是每个买房人内心深处的信念,大方的母亲曾对他说:“先买了再说,还贷怎么都可以还掉的。”但大方觉得,母亲那一代人的成长环境早跟自己天差地别,“事情不会总按人们最美好的愿望发展。”

  “我有段时间也想过把房子转手卖了,但去了几家中介挂牌,都是无人问津的状态。”

  在采访中,让大方叹息最多的,是他的困境几乎无人能够理解:“那些因为投资房产吃到红利的人,大概是不会理解我们这种因为刚需被套的心态。对投资客来说,手里一套房的房价跌了并无大碍,本身就是手里的闲置资产罢了,但我们赌上的是家中两代人的所有积蓄。”

  决定断供后,第一个月,大方收到房贷逾期的短信心里很不是滋味,觉得自己竹篮打水一场空,越往后,他整个人都开始麻木,只想尽快结束这一切。最终,经过一系列法律流程,他的房子成了法拍房,被银行收走了。

  大方去年年底回了老家,房子早已不属于他,但债务还在,他依然是个“房奴”:“以前是数着还有多少年能还清贷款,现在,是数着还有多久能把债清了,彻底告别‘房奴’的身份。”

  而张黎还没有放弃,他仍然在尝试各种办法,希望在宽限期内尽量还贷,害怕自己征信出问题或者被列入失信人名单。

  刚被裁员那会,他用公司的补偿金提前还了一部分房贷,不过这也是杯水车薪。因为疫情,他没法离开北京,也没有把自己的窘迫状况告诉父母。

  他已经将近三年没有见到父母了,和父母的微信聊天里,也避免谈房贷和裁员的事情。32岁的他,找工作并没有以前那么容易,整日在北京反复奔波,上午在西二旗,下午在望京,都没有得到HR肯定的回复。

  当买房不再稳赚不赔?

  在人们的传统观念中,买房是刚需。一步一个脚印的城市白领,集结家庭存款与自己的工作积蓄,老老实实用工资收入偿还月供;创业者在事业蒸蒸日上之时,毫不犹豫地将购置房产作为保底的投资方式。

  自此,全社会似乎达成了一个共识:房价永远会越来越高,买房子准没错。无论是炒房的投机者,还是掏空钱包买下家庭住房的普通人,如今在房贷断供面前,面临着同样的罚息、法律纠纷、处理费用、甚至败诉后仍旧无力偿还而成为“老赖”的后果。

  在过去的四年里,全国法拍房的数量成倍增长,而一线城市的房价依旧居高不下,但在二三线城市,曾经被认为会永远暴涨下去的房价在政策、经济发展、国内形势等众多因素的作用下,开始回归正常。一些在地产市场红红火火的前几年着急跑步“上车”的年轻人才发现,不仅手里的房子没那么值钱了,自己的收入水平也并未如当初买房时所预料的一样稳步上升。

  张黎决定再没有出路,自己就去做外卖小哥:“毕竟还要继续生活”,说起远在家乡的女友,他沉默了:“两个星期没有联系了,也不知道她现在还能想起我吗。”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8 20:4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