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王思聪一怼连花清瘟,600亿的药厂跌停了

京港台:2022-4-16 10:39|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 评论( 14 )  | 我来说几句


王思聪一怼连花清瘟,600亿的药厂跌停了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借势营销的“抗疫选手”。

  连花清瘟又火了。

  这次不是因为疫情,而是因为王思聪。

  4月14日,万达集团董事王思聪转发一条视频。

  该视频称,世界卫生组织肯定中药抗疫贡献时,并未直接提及连花清瘟,质疑其可能存在过度宣传。

  王思聪一度发表评论,喊话监管机构,“应严查以岭药业”,但很快删除,仅在微博转发。

  

  非议从天而降,连花清瘟的独家生产商以岭药业,迅速回应:公司产品有完整的证据和报告披露;投资者要甄别网络上的言论,不能因为王思聪三个字就随意提出疑问。

  回怼有底气,股价却认怂。

  4月15日,百亿美金市值的以岭药业,开盘即大跌,封在跌停板上,市值蒸发近70亿。

  

  3年两次,股价“疫”动

  树大招风,以岭药业不是第一次。

  2020年初,武汉疫情期间,连花清瘟因“有明显疗效”的官方认证,获批增加“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轻型、普通型”的新适应症,股价暴涨。

  2020年1月到4月,其股价飙升3倍,后又迅速回落。

  上海疫情期间,熟悉的剧本再度上演,以岭药业股价又随“疫”而动。

  从3月初20元出头的价格,连续拉升,到4月12日触及43.12元的高点,突破了前期高点。

  武汉疫情时,连花清瘟起初只是候选的治疗药物,如今,它是治疗方案里的必备药。

  3月中旬,官方公布的新冠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九版),再次推荐了多款中成药,连花清瘟位列其中。在上海,连花清瘟是政府发放物资中的标配。

  3月31日,世卫组织官网发布一份研讨会议纪要,基于中国提交的三份报告及数据,其专家做出“谨慎乐观”的判断,认定中医药在防止轻、中症新冠病例的疾病恶化方面,能发挥一定作用。

  内外吹风,以岭药业在资本市场大热。这两年,其销售状况也一直大好。

  2020年,以岭药业营收达到87.8亿元,同比增长50.76%,净利润12.1亿元,较上年翻了一倍。

  当年,连花清瘟产品的终端覆盖快速提升,在其带动下,消费者提升了“以岭”品牌的认知。

  在感冒用药/清热类市场,连花清瘟的份额快速做大,由2017年的2.44%增至2020年的9.86%,成为零售市场感冒用药中成药第一大品牌。

  2020年,其细分市场规模约348亿,按照份额推算,当年这款药的零售价值超过34亿。

  2021年前三季度,公司营收81.1亿元,净利达到12.24亿元,同比超越了上年全年。

  新冠概念的明星中药,也成就了创始人吴以岭。在《2021胡润全球富豪榜》上,他以205亿元财富排名第1040位,成为石家庄的首富。

  借势营销,引发争议

  此次上海疫情,以无症状与轻症为主,刚好符合连花清瘟的适应症。不少人甚至误以为,连花清瘟是预防用药。

  正因如此,连花清瘟被指可能存在过度宣传的问题。

  王思聪转发的视频中,博主质疑连花清瘟的疗效,以及传播中的刻意误导。

  比如,研究中药对抗新冠病毒的专家——河北以岭医院院长贾振华,曾发表连花清瘟防疫有效性的相关论文,却隐瞒了自己是以岭药业董事长吴以岭的学生兼女婿的身份,其妻子正是以岭药业的董事会秘书

  之后的勘误中,贾振华承认,自己拥有以岭药业旗下一个咨询公司的股权,但否认自己的公司参加了新冠相关临床试验,并表示以岭药业虽有资金和药物支持,并未对结果的客观性有任何引导和影响。

  上述博主援引原始论文,表示在连花清瘟的有效性实验上,没有双盲实验来证明其临床价值。另外,在世卫组织对中医药的表态中,并没有点名连花清瘟,但在事后的部分传播中,两者被直接挂钩了。

  博主认为,这种过度宣传与营销,致使股价异常波动。

  

  (来源:网页截图)

  以岭药业回应此事时,要求指出具体问题。

  记者查阅财报发现,以岭药业近两年业绩大增,按照公司说法,连花清瘟带动了知名度。可实际上,其销售费用不减反增。

  2020年,以岭药业的销售费用30.4亿元,占总成本41%,同比增长36.29%。2021年三季度,销售费用28亿元,占总成本42%,同比增长36.48%。相比之下,2020年的研发费用仅6.5亿元,2021年三季度研发费用仅5.4亿元。

  

  最富院士,退居二线

  今年国内引入了辉瑞的新冠口服药Paxlovid,并紧急纳入医保。只是,2300元一盒的价格,对比30元一盒的连花清瘟,显得昂贵。

  连花清瘟不仅便宜,一直以来都是“抗疫选手”。

  以岭药业的创始人、中国工程院院士吴以岭出身中医世家,毕业于南京中医药大学,研究生毕业后就在省中医院心血管内科工作。

  1992年,他希望将中成药产业化,遂“弃医下海”,在河北创办了以岭药业,并推出多款心脑血管类药物,例如治疗冠心病、心绞痛、心悸的通心络胶囊,治疗心律失常的参松养心胶囊,治疗慢性心衰的芪苈强心胶囊等。

  2003年SARS期间,吴以岭根据患者表现出的炎症、咳喘等症状,集合三朝古方:汉代张仲景的“麻杏石甘汤”,明代吴又可“大黄”以及清代吴鞠通的“银翘散”,制成中药方剂,用以预防病毒感染。

  在药方基础上,吴以岭开启临床试验,证实连花清瘟对SARS病毒有抑制作用。

  此后,经过临床研究证实,连花清瘟对甲型H1N1、H3N2、禽流感H7N9、乙型流感病毒等,也有杀灭作用。

  在甲流治疗上,以岭药业称,连花清瘟的病毒核酸转阴时间与达菲相当,退热及缓解症状明显优于达菲。基于药效,2004年5月,连花清瘟获批上市,实现量产,成为抗流感的中成药。

  2020年,连花清瘟再出征,在新冠抗疫上成为热门。不过,中成药的功效与副作用,一直是争议的焦点。

  连花清瘟的说明书上,不良反应和禁忌尚不明确。

  有西医临床人士告诉《21CBR》记者,对于急性病毒感染,病毒从入侵、复制、分裂到引起炎症风暴,路径清晰,针对不同治疗靶点,抗病毒的西药效果更显著。

  “中医擅长温和调理,提高免疫功能。急性病上,中医一旦用药过重,可能对肝肾有伤害。”对于药物有效性问题,上述西医临床人士坚持,要以临床双盲实验结果为标准,“要用现代化的机制研究。”

  中医科学院副教授孙海舒解释道,中医不只起预防作用,在不同阶段均有治疗作用,可与西医一起参与救治。“随机双盲对照固然是一种方法,但是不能忽略真实世界得来的效果。在没有得到更新的证据之前,不能推翻现有的中医证据。”

  2021年12月,以岭药业在投资互动平台上回答投资者,连花清瘟胶囊治疗轻中度感染新冠肺炎的随机、双盲、国际多中心临床研究,计划在东南亚国家和国内约10余家医院同时开展。

  今年73岁的吴以岭,早在9年前就已退居二线,把公司交给子女管理,自己回归研究药理跟病理,目前依然在出诊,诊费8元。

  或许,随着研究的逐步深入,中药的争议能真正告一段落。

相关专题:连花清瘟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金融财经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25 23:1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