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那些与天斗其乐无穷的君主们

京港台:2022-5-2 02:35| 来源:新现代聊斋 | 评论( 7 )  | 我来说几句


那些与天斗其乐无穷的君主们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司马迁笔下,帝武乙是历史上第一个正面跟老天爷较劲的君主。

  武乙,殷商王朝第二十七位领导人,《史记·殷本纪》关于他的事迹,主要就这几句:

  帝武乙无道,为偶人,谓之天神。与之博,令人为行。天神不胜,乃僇辱之。

  说武乙无道,曾经制作了一个木偶,称它为天神,跟它下棋,让旁人替“天神”下子。如果对方输了,他就对那木头天神各种羞辱。

  可以想见,替木头天神下棋者,不管是内侍还是朝中大臣,心中必定有大局观,怎么敢嬴,所以,天神满盘皆输,武乙必成最大赢家。

  不仅如此,他还:

  为革囊,盛血,卬而射之,命曰“射天”。

  又缝了一个皮囊,里面装满血,高高悬起,然后在下面用箭去射它,射爆了,满天血雨,说这就是“射天”。

  无独有偶,宋国最后一位君主也干过类似的事。据《史记·宋微子世家》载:

  君偃十一年,自立为王……盛血以韦囊,县而射之,命曰“射天”。

  公元前318年,这时已是战国时期,看到诸侯都称王,宋君偃也自立为王,他就是宋康王。宋是小国,虽然经济不错,军事实力根本不能跟七雄比,宋康王可不管这个,称王之后四处出击,“西败魏军,乃与齐、魏为敌国”,侥幸打败了一次魏国,开始膨胀了,于是也缝了一个皮囊,满血悬起,用箭射,称为“射天”。

  而《战国策·宋卫策》则说他:“射天笞地,斩社稷而焚灭之,曰:‘威服天下鬼神。’”

  不但箭射天神,还鞭打大地,并且把“社稷”(土谷之神,古代象征立国之基)的神牌劈了,烧掉,然后说,我要威服天下鬼神。

  名副其实的上怼天、下怼地、中间怼空气,就问你服不服。

  除此之外,《史记》上说,宋康王还“淫于酒妇人。群臣谏者辄射之。于是诸侯皆曰桀宋”。沉湎酒色,有敢进忠言者,即用箭射死,诸侯都称他为“桀宋”。

  把君主称为“桀”,那是最严厉的诟骂,因为桀是夏朝的末代君主,后来也成为暴君的代名词。

  武乙射天,宋康王也依样画葫芦,这么巧,会不会是司马迁洗自己的稿?

  应该不是。要知道,宋国的开国之君,正是“射天”者武乙的孙子微子启,也就是武乙的另一个著名的孙子——纣王的哥哥。周公帮周成王平定管蔡之乱后,就把宋地封给微子启,让他继承殷商的香火,表示我周不赶尽杀绝之意。所以,宋国历代君主,可以说都是射天者的后代子孙,宋康王这么干,其实也可以算是一种返祖现象,庶几可称为“毋忘祖心”。

  另一位正面硬刚老天爷的君王,是楚灵王。

  楚灵王是著名的春秋霸主楚庄王的孙子,他上位时,楚国虽不及他爷爷在位时强大,但也是能跟晋国平分秋色的大国,所以,楚灵王也很膨胀,他爷爷最牛逼时也只是敢“问鼎”,他则直接要周王室“分鼎”给他。

  《左传·昭公十三年》载:

  初,灵王卜,曰:“余尚得天下。”不吉,投龟,诟天而呼曰:“是区区者而不余畀①,余必自取之。”民患王之无厌也,故从乱如归。(注①:粤语一直以“畀”表示“给”,正字是这个,而不是“俾”。)

  当初,楚灵王占卜,希望得到全天下。但卦象不吉,他气得一把将龟甲扔掉,指着上天就骂:“小小一个天下都不肯给我,你等着瞧,我会凭实力拿到的!”老百姓对楚王如此膨胀心怀不满,后来纷纷站到叛乱者一边。

  为什么《左传》《史记》《战国策》要记载这些事?

  所谓君权神授,这是有“君主”这种东东出现以来,对执政合法性的唯一解释,《尚书·召诰》说:“有夏服天命。”夏朝是受天命才有天下的,这是君权神授最早的记载,五帝以降,没有哪个君王敢挑战这个根本大法。

  所以,从殷商到东周列国,出了武乙、楚灵王、宋康王这几头特立独行的……君,史书当然要大书特书。

  为什么帝武乙、宋康王、楚灵王敢这么做?

  看到一个最雷人的说法,来自不知哪位官方史学家,评论帝武乙时说,“武乙在神权政治向王权政治转变过程中起到表率作用”。看来还是引领历史前进的人物,差点就说他是破除迷信、尊重科学的先驱者或领路人了。

  其实,他们并不是真的不认可神权,只是以为自己伟大到可以超越神权,人定胜天。

  今天我们当然可以说,什么“君权神授”,帝王称天子,不过是用来为执政合法性洗地的漂白粉,是愚弄民众用的。这当然没错,但应该值得注意的是,在古代,天,天道,也是自然规律的另一种表述。发明“君权神授”制度的先人们,你要说他们有多相信真有“天神”,打个问号,另一种可能,就是以此示警,希望每一个在位者,能敬畏天地,尊重自然规律。

  偏偏,有人就是要逆天,要挑战这一切。而且,我们有理由相信,帝武乙们在怼天怼地时,内心是无比酸爽的,这从《战国策》中宋康王那句“威服天下鬼神”完全可以看得出来。

  什么叫“与天斗其乐无穷”,这就是了。

  你不是神吗,不是高高在上吗,我就射你满脸,你又能把我怎样?

  当时确实不能怎样,但时候一到,报应就来了。

  《史记·殷本纪》写武乙射天之后,接着就是一句:“武乙猎于河渭之闲,暴雷,武乙震死。”

  有一次,武乙在黄河和渭水之间打猎,上天突然暴雷,武乙当场被雷劈死。

  而他那位“毋忘祖心”、全盘复制“射天”的后代宋康王,在位四十三年后,齐国出动大军,“与魏、楚伐宋,杀王偃,遂灭宋而三分其地”。

  这是《史记》的说法,其实齐国并没有跟魏、楚共分宋地,而是把宋直接吞了。《战国策》上说,“齐闻而伐之,民散,城不守。王乃逃倪侯之馆,遂得而死”。齐国大军攻来时,宋国百姓守都不守,康王逃到倪侯府上,被齐军抓住,砍了。

  而楚灵王的下场,我们在另一篇也扒过,他的兄弟为了夺位,趁他带兵在外,发动血腥政变,把他两个儿子都杀了。楚灵王众叛亲离,逃到山上,没人敢给他东西吃,差点活活饿死,后来被大夫申无宇之子申亥收留,最后还是因为绝望,在申家上吊自杀。

  巧的是,楚灵王当年是用束冠的长缨勒死他侄子而篡权夺位的,最后用冠带自缢,也算是同一根带子同一条道路了。

  虽然,帝武乙被雷劈、楚灵王自杀、宋康王被杀,并不能证明正义的“虽迟不缺”,他们死或不死,老百姓该遭罪依然遭罪,“苦难守恒定律”并不会因为个别君王的报应而被推翻。但是,至少可以盼望,天雷滚滚,总有一道闪光,会照亮某一个脑满肠肥的逆天者;万木丛中,总有一棵树,注定要成为历史的承重者;丝绸之国,总有一条带子,能让窃国者断气。

  实在不敢想象,如果没有这点念想,历史上那些黑暗王朝的老百姓们怎么活下去。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史海钩沉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5-2 21:3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