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天才儿子”金晓宇:父亲离开后的10个月

京港台:2023-11-27 10:48| 来源:钱江晚报 | 评论( 1 )  | 我来说几句


“天才儿子”金晓宇:父亲离开后的10个月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大家好,我是金晓宇!”爸爸离开数月后,金晓宇第一次参加社区志愿活动,跟大家打招呼。

  社区书记黄丽娜在一旁看着,忍不住泪目。

  2022年1月,《我的天才儿子》文章刷爆全网,杭州金家父子的故事被广为人知。

  黄丽娜记不清接待了多少媒体,每一次都是金晓宇的父亲金性勇面对着镜头。直到2023年1月18日,金性勇离世。

  当时人们这么形容他:在生命之灯将尽时,这位父亲完成了一场“惊天托举”。

  父亲走后的10个月,51岁的“天才儿子”金晓宇正在适应独自生活。

  他学着父亲的样子进行着家里每个秋天吃一顿螃蟹的约定,还请黄丽娜一起吃。

  他主动加了许多微信好友,拓展着自己的社交圈,学会了发表情包,学会了小心翼翼关心人。

  他参加翻译圈的朋友聚会,第一次品尝了咖啡,让自己尽量走出去,尽可能多地融入。

  只是过去这10个月,金晓宇依然会时不时想起父亲金性勇,那个沉默寡言却时常对人倾诉说他是他的骄傲的父亲。

  

  金晓宇在自家门前。 方力摄

  螃蟹和烟火气

  多年来,金性勇什么事都会找黄丽娜,金晓宇也天然信任她。

  家门前的银杏叶金黄,金晓宇学着父亲以前的样子做了一顿螃蟹“大餐”。

  那是金家每年秋季的仪式感。

  黄丽娜买了5只螃蟹回来,指导金晓宇上锅蒸20分钟。

  金晓宇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钟,直到那只老旧的高压锅,冒出香气。

  他吃螃蟹很细致,角角落落的肉都挑出来,“妈妈病的那3年,都是我爸爸把肉挑出来,喂给我妈妈”。

  他执意付钱给黄丽娜,一共96元。

  

  金晓宇和黄丽娜在厨房。方力摄

  金晓宇学父亲不只在吃螃蟹这件事上。

  更多的日子,他学着父亲的样子,用一只高压锅搞定一顿饭。底下蒸饭,上面蒸菜,蒸得软烂。

  黄丽娜说金晓宇很是节俭。

  我们到的这天中午,他熟练地淘米上锅,再摆上一碗吃剩的板栗烧鸡。

  这道菜是他新学的,费了老多力气。黄丽娜先是教“鸡块焯水,捞出用热水冲洗,用油下锅煸炒”,后面还是跑过去上手帮忙。

  说话间,金晓宇及时把煤气灶的火关小。他说,每日两餐饭,统共要花掉3个小时。

  

  当天的中饭。 方力摄

  他很努力地做着计划:冰箱里,塞了杭州表姐带来的蛋饺、千张包,桐乡表姐拿来的油豆腐嵌肉、青菜,“有了荤菜,还剩一点青菜,这两日就不用花钱买菜”。

  只是家务还挺困难。

  “明早又要洗衣服了。”他在微信里和黄丽娜叹气,“我妈妈还在时,都是用手洗的”。

  

  他几乎每晚都和黄丽娜微信对话。方力摄

  “家务每天都会有,这样才是生活啊。”黄丽娜回他。

  “对,既然必须面对,还不如把它当乐趣,对吧?”金晓宇回。

  “是的,这才是烟火气啊!”黄丽娜温柔又耐心。

  金晓宇随后回了一行字“人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

  这是他和朋友在饭店吃饭时看到的一副对联。

  

  金晓宇和黄丽娜。方力摄

  51岁的金晓宇几乎没有白发。走在社区里,经常有人同他打招呼。他喜欢给大家送一些吃的,巧克力、糖果、坚果。

  也许这是他努力学会的社交。

  “有一次,他抱了妈妈留下的首饰过来给我。”黄丽娜没有收。

  她明白,这是金晓宇表达心意的一种方式。

  孤单和有个伴

  “生活的问题,解决就是,但是孤单呢?”金晓宇走进里屋,换上一件厚外套,“有点冷了,明日要降温。”

  没有父亲的日子,金晓宇努力照顾着自己。

  窗外偶有银杏叶飘落。

  “这房子,我和爸爸妈妈一起住了38年。”有朋友建议他,把房子简单装修一下,哪怕把墙刷刷白,也方便日后找女朋友。

  金晓宇没有同意,觉得整齐和干净就可以。前阵子表姐陪着他一起拾掇过,整理出4大箱子的物品,房间终于不那么逼仄;一个退休的表哥隔三差五会过来,最近一次帮他搞定了棘手的水池漏水问题。

  金晓宇很感激:“我需要这样的关心”。

  

  金晓宇的房间。方力摄

  孤单有时如潮水般袭来。

  吃过晚饭、服药后的金晓宇,和朋友们微信聊着天。

  他用的是妈妈生前的微信,名字“小鱼儿”,也是妈妈儿时叫唤他的小名。待到晚上八点,他规定自己准时睡觉。

  金晓宇曾主动向黄丽娜提起,想找一个“靠得牢”的伴。

  人生海海,美好又朦胧的爱情,似乎在他遥远的学生时代来临过,一直深埋在记忆里。

  谈及这个问题,黄丽娜陷入两难。

  事实上,这也是金性勇生前的心愿。此前也不是没有女方来联系过,但真的“怕看不清”。她总是劝慰金晓宇,让他慢慢来,“等缘分”。

  

  金家。方力摄

  前几天,金晓宇心情不好,翻译家协会的老师带他去了咖啡馆。

  “我不能喝咖啡,但是我尝过了味道。”

  他的脑子里有这么一幅画面:那时父亲还在,他收到了浙江省翻译家协会理事聘书和会员证。“爸爸就站在那里,笑得那么开心。”

  金性勇生前特别希望,金晓宇能融入社会,找到自己的社会价值。

  接下来一段时间,金晓宇有些忙。

  他受邀要去参加一个翻译活动,还有一场分享会,未来他的新书分享也安排了……

  可他又有点惶然:爸爸不在了,我不敢乱跑,下周活动却要在富阳住一晚,我先不去想,总会适应的。

  放弃和坚定

  不管是去社区办公室还是回家,抑或出门买菜,金晓宇总提着一个白色帆布袋子。袋子里,是他认真“啃”了四五个月之久的一套书。日常生活之外,他大部分时间都用于读书、翻译。“这本够呛,有些词字典里都没有,我可能打算放弃(翻译)。”他并不掩饰自己的懊恼、遗憾、焦虑。

  过去10年,晓宇一直和躁郁症共处,并用仅剩的一只眼视力,陆陆续续翻译了300万字的英文、日语、德语。

  

  金晓宇在书桌前。方力摄

  金晓宇总结过父亲带给他最重要的三样东西:英语、图书馆、电脑。在那些很难的时光里,翻译几乎是全家和疾病对抗、向命运抗争的出口。

  金晓宇的翻译生涯中,仅放弃过两本书,“一本涉及宗教、地缘政治,另一本有大量难懂的西班牙语。”

  没有翻译作品,意味着没有收入。

  这一次,金晓宇几乎坚定了要放弃,“我不能瞎翻乱翻硬翻,不然会砸了自己的牌子”。 但他深知,要生存下去,翻译不能停。目前,手上有一本《拱廊计划》,1200多页的书,他已经翻了300页,要马上继续。

  很少有人知道,翻译这一行是“为爱发电”,翻译一本书,译者往往一次性只能拿到一两万元。今时今日的金晓宇,已经拥有了谈判的筹码,“已经有出版社答应给我版税,这样多印一本书,我也能分到一点钱。”

  高兴的同时,他又忍不住担心:“最近眼睛不好,是不是手机微信看多了,我怕眼睛坏了,翻不出来了。”

  他计划着未来不断有新的翻译作品问世,这样至少不会为钱发愁。

  黄丽娜一面让他放宽心,一面准备帮他约眼科专家。

  父亲和最美一段路

  之前约见面,黄丽娜这样转达金晓宇的意见,就周四吧,正好也约了朋友,“这样也能看到跟别人交流的状态”。

  

  晓宇译角。方力摄

  湖墅街道双荡弄社区的“晓宇译角”有一张属于金晓宇的书桌,墙上展示了他的翻译作品和各种荣誉。不翻译时,金晓宇喜欢坐在那里看书。

  

  金晓宇的荣誉和翻译作品。方力摄

  那天,和朋友们的约会也放在这里。

  金晓宇特意买回一袋橘子和香蕉放到译角。他问黄丽娜:“我主动约他们过来,唐突吗?”

  黄丽娜看出了他小心翼翼的谨慎,劝他安心。

  

  金晓宇招待大家的橘子和香蕉。方力摄

  朋友们如约而至,有杭州市翻译协会应远马老师、曲作者赵珈艺老师……

  金晓宇站起来迎接,握手,表现得健谈及幽默。

  

  金晓宇签名赠书给朋友们。方力摄

  黄丽娜说,金晓宇已经安置在杭州市残疾人托管中心,这是他未来托底的保障,现在是“外出请假”的状态。“以后等我退休了,译协的老师们也会常来看你。”

  每次提及退休这个话题,金晓宇就不答应:“同样的书记,换一个人就不行了”。

  金晓宇成名这一年多来,黄丽娜最能感受到他的点滴变化:他担任了公益志愿者,分享学外语的经验,开始不惧怕镜头和聚光灯。

  

  金晓宇的朋友们。方力摄

  “深深的黑夜,依依的塔影,团团的月彩,纤纤的波粼……”前不久,杭州译者金晓宇亮相央视一档中秋节目,用中英文朗诵了徐志摩描写西湖的诗《月下雷锋影片》。“央视来拍摄前,他住在托管中心,来回练习很多遍,还请护工提意见。”黄丽娜给大家看了视频,在座的一位女老师泪光闪闪,感叹金晓宇带来的惊喜。

  

  金晓宇朗诵视频截图。受访者提供

  聪明也敏感、有时健谈有时幽默,有时又小心翼翼,会很紧张,现在他的朋友们这么形容他。

  “父亲离开之后,与躁郁症共处的他蛮勇敢的,他努力让自己在融入,但挑战和困难一直如影随行。”有朋友说。

  父亲金性勇的离开,几乎没人见过金晓宇流泪。

  这天金晓宇却多次提到了父亲,并评价赵珈艺创作的歌曲《最美一段路》,描摹了一个“细腻又动人”的父亲——

  你喜欢穿红色毛衣,头戴那顶灰色贝雷帽,衣领口叠着好看的格子围巾,腕上不离一块老手表;

  你最爱看屠格涅夫,给儿时的我买四大名著,沉默寡言的你却时常对人倾诉,说我是你骄傲的全部;

  从体育场路到湖墅南路,生命中最美的一段路,你蹒跚脚步还要把我搀扶,陪伴我走过春秋寒暑;

  往事一幕幕,都是你对我呵护,直到失散在茫茫人海,可是你的爱会永远留下来,让我在世界上不孤独。

  黄丽娜透露,也许明年,以金家父子为原型的电影《我的天才儿子》就要开拍了。

  我问金晓宇是否期待,他淡淡地说:“这个故事如果拔高了就不真实,比较难拍。”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2-18 15:0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