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西方伪史论”,伤敌一千,自损十万的低级黑

京港台:2023-11-28 06:58| 来源:海边的西塞罗 | 评论( 8 )  | 我来说几句


“西方伪史论”,伤敌一千,自损十万的低级黑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不嫌掉价的驳一下西方伪史论。

  

  说个昨天把我逗乐了的事儿。我这几天不是在研究短视频么,无意之间刷到一条新晋爆火的短视频,转发和点赞都是几万级别的,我心说仔细学习学习人家呗,看看怎么能如此圈粉无数?

  然后发现视频里面,就是一个大叔,在慷慨激昂、催人尿下的号召大家要搞什么“文化断奶工程”。

  光听这个名字,你可能以为这位大叔老来得子,要跨界讲什么母婴护理、育儿常识之类的。

  但细听上几句之后,你会发现不是的,大叔说的所谓“文化断奶”,指的是要让中国人“断”西方文化的“毒奶”,他认为什么苏格拉底、亚里士多德,假的!全都是假的!西方十五世纪以前的历史全都是伪造的,所以你们大学哲学系、历史系还学什么西方古典哲学,什么15世纪以前的世界,都是伪学问。西方哲学和世界史应当统统停掉,以国学和中国二十四史代之……

  那个视频,我看的从头笑到尾。就像听人给你讲地球不是个球,而是天圆地方一样,让你驳斥都不知从何处驳斥为好,只能以嗤笑应对之。

  

  但考虑到人家光点赞都几万,直接贴出来指名道姓的骑脸输出容易得罪他的广大脑残粉,这里选择怂一波,就不放那个视频了。不要误会,我不是针对他。

  

  大家真有兴趣,可以去网上搜一下“西方伪史”,只要你历史老师不死得早,保管让你三观震碎。

  其实这些“西方伪史论”的视频,都是差不多文案、大同小异的暴论,台词都颇为魔幻,但热度很多都很高。也是见了鬼了。

  这种可以统称为“西方伪史论”的论调,虽然在短视频大行其道的今天火爆一时,但倒并不是最近几年才出现了。我们今天来刨一下这种理论的坟……

  其实这篇文我写的挺纠结的,郭德纲老爷子说么,正经火箭工程师不会和二手科学家争论火箭该不该烧煤——怎奈我这个人天生不咋正经,就不嫌掉价的谈谈这个流毒甚广的话题吧。

  中国民间的“西方伪史论”,最早大约可以上追到2000年以前,当时互联网BBS论坛刚刚在国内兴起,有一帮没有受过正规历史学教育、却喜欢讨论历史问题的“民间史学家”开始在论坛上发帖讨论历史问题。其中有一派讨论着讨论着就开始坚定认为,西方历史存在造假。他们觉得,像古希腊、古罗马,那么古老的的时代,当时造纸术还没有传到欧洲,像柏拉图、亚里士多德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写出动辄数十万字,比论语、史记的体量大那么多著作来呢?

  当然,由于当时的互联网参与人数较少,没有正规的历史学者愿意跟他们解释一下这个其实很简单的常识——古希腊、罗马虽然没有造纸术,但是却可以从埃及进口一种相当高效的代用品——莎草纸。大约在公元前3000年,古埃及人就开始使用莎草纸,并将这种特产出口到古希腊等古代地中海文明的地区,甚至遥远的欧洲内陆和西亚地区。对古代写在莎草纸上手稿的研究,甚至在西方衍生出了一门专门的学问——莎草纸学。你今天到欧美各大主要博物馆去参观,都能看到他们馆藏的一部分数千年前的记载在莎草纸上的希腊文或拉丁文,甚至埃及圣书体或草书体的书籍。被这帮“民历”质疑是否存在的西方古代史,是有大量实物证据的。他们和他们的受众中但凡有人出过国,随便找个博物馆看看,都不会再产生疑问。

  

  

  但2000年以前的我国经济还相对落后,尤其是这群“疑(西)古派”又喜欢扣帽子、搞小圈子,但凡有人闯进他们聚居的论坛纠正他们常识错误,马上被质疑“是何居心,你这个汉奸、洋奴!”之类的。

  于是那“汉奸”“洋奴”多半就滚蛋了,独留下这帮人越说越上头。这就形成了一种信息茧房中的自激效应。

  最后,他们居然把这门学问搞成了体系。甚至后来还出了书,代表作有何新《希腊伪史考》,董并生、诸玄识等人《虚构的古希腊文明》《虚构的西方文明史——古今西方“复制中国”考论》等等。

  当然这些书,在正统历史学界看来,都属于《故事会》《惊奇故事》这类的地摊货,正眼瞧他们一下都算你输。可是架不住这些体系已经“初具雏形”了,很多人读着读着还真就上了道,坚信西方所谓的古典文明,乃至15世纪以前的所有文明,都是假冒的。甚至有人说,文艺复兴以前的欧洲人“刚从树上下来”(此观点严重缺乏进化常识)。

  但是这个圈子自嗨了一段时间之后,有些稍讲逻辑的人还是发现了一个问题——如果西方文艺复兴以前的历史,都是“假冒”的,甚至人都刚“从树上下来”,那么怎么解释西方文明在文艺复兴发生之后,仅仅用了五百年的时间就完成了地理大发现、搞出了科技革命、工业革命,发现了万有引力、元素周期表、蒸汽机、发电机、日心说、多普勒效应、麦克斯韦方程、股票交易所、透视法绘画、十二平均律音乐……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科学、技术、文化成就,并将其传播并深刻影响了全球呢?

  如果西方文明在15世纪以前荒蛮到茹毛饮血,仅用了五百年就起步、发轫、追赶、超越,一气呵成的甩开了同时代东方文明,用不到五百年的时间就走完了我们5000年的路,还超过了我们……

  那西方这文明发展速度是不是太恐怖了一点?这到底是在黑他们、还是过度崇拜他们呢?难道伪史论才是真正的“洋奴史学”?

  为了补上这个天大的BUG,也为了自己不被扣上他们最经常给被人扣的“媚洋”的帽子。“西方伪史论”的拥趸们不得不再次加班加点,搞“学科建设”,于是所谓的“西方剽窃说”就出炉了。

  这种改进观点认为,西方文艺复兴起步的那些所谓的成就,都是从同时代的中国剽窃过去的——什么万有引力啊、微积分、元素论啊,那都是中国的《墨子》《九章算术》《周髀算经》里曾经阐述过的思想,洋教士是看到了大明的好东西之后才把它们翻译成西文,介绍给西方的。儒略历甚至哥白尼日心说抄的都是郭守敬的《授时历》。而早在哥伦布发现美洲之前,郑和率领着他的整齐船队就已经绕着地球走了好几圈了,不但发现了美洲,还发现了澳洲,你看有世界地图为证嘛——坤舆万国全图!

  什么牛顿、拉瓦锡、哥白尼、哥伦布、达芬奇、巴赫这帮人,非但不是伟大的科学家、航海家、艺术家、音乐家,反而都是无耻的窃贼,他们都是抄袭了大明的好东西,还不愿意承认,非要给自己虚构一个自己西方的文化祖宗。着实可恶!

  可是这个补丁又紧接着带来了一些更大的BUG——比如,既然郑和早在哥伦布之前就完成了地理大发现,那为什么我大明没有及时殖民美加澳呢?哦,这个尚且可以用我大明“心善”,不忍像西方蛮夷一样侵略当地土著解释。可是另一些事情就不好解释了,比如,如果我们在《墨子》时代就搞出了万有引力,《周髀算经》时就发现了微积分,郭守敬时代就搞明白了地球围着太阳转,郑和年间就有了蒸汽船,万历年间就弄出了蒸汽火车……那我大明不说“天下无敌”吧,至少应该驰骋大西洋,打到欧罗巴家门口才对啊?就算不宣威于四海,至少老本营应该受得住啊?何以后来又是鸦片战争,有时中国近代百年屈辱史,无数仁人志士上下求索,师夷长技以自强,才能再造一个新中国呢?

  于是又需要再打补丁。

  那么,这个耽误大明20世纪造出歼星舰的责任,就被伪史论者甩给了大清——都是努尔哈赤起兵东北,趁乱夺了大明的天下,康熙、乾隆这些皇帝,为了压制汉人的反抗,让满清江山永固,就修什么《四库全书》,把大明原先记在先进科学技术的书籍统统毁禁掉了。你看现在永乐大典,咱连一份全本的都找不到,大明黑科技,一定都记载在被清朝翰林院内焚字炉烧的那些书籍里!

  你还真别说,这套聊斋说到这里还真就蒙对了一点真东西——清朝前中期为了维护旗人的少数统治,还真的对中国民间的科学、技术、文化发展进行了一定程度有意压制,比如康熙本人据说是跟西方传教士学过拉丁文和微积分的,外出巡游路过黄河时还用流立方公式算过怎么治水。曹雪芹他爷爷曹寅得了疟疾,康熙还亲赐金鸡纳霜给他治病。喜欢批奏章的工作狂雍正最爱的贴身物件是西方传来的玻璃老花镜。至于乾隆,那也是马格尔尼使团访华时亲眼见过蒸汽机怎么运转的人。清朝中前期,甚至整个大清时代的统治者,都有一种将先进科技只攥在自己手里,而不下发给整个社会。以保持自己对治下臣民“遥遥领先”,维持科技碾压的倾向。他们从不曾理解正在汹涌而来的科技时代、工业时代,其最大的伟力恰恰在于能最大限度的调动全社会的力量参与大协作、大生产,把外来科技当做皇家秘籍秘不传人,科技革命就是想搞也只能搞个寂寞。

  

  但请注意,在真实历史上,清朝皇帝们虽然耽误了中国走向科技革命、工业革命的最好时机,但其作用也仅仅在于截流了当时西方先进科学技术的传入而已。

  像伪史论者们所幻想的那样,让他们把已经点开文艺复兴科技树的大明再重新拉回中世纪——这个真的是“臣妾做不到啊”。

  这涉及到一个社会学常识——科技和其所决定的生活状态这个东西,它是有极强的粘附性的,我们可以称之为“技术粘性”。

  什么叫技术粘性,就是一个社会已经普遍应用了某种技术、获得了某种认知之后,就不可能再倒回去。好比说现在某个国家的政府突然下个禁令,说大家都不要用打火机了,回去钻木取火!这个国家的行政力量即便再强,你试试这个禁令能不能推动的下去?别说不用打火机了,就是长期断网,一个社会也不能靠强力长期达成。

  伪史论者所幻想的那种少数清军用其军事蛮力,强行把中华文明科技树拉回中世纪的事情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清朝的作用充其量只能让中华文明陷入停滞)。这帮人着实高估了一个帝制王朝的行政强力所能做到事情——考虑到这帮人多数都是权力崇拜者,相信强力无所不能,倒也可以理解他们。

  不过这种强行解释即便成立,又会带来了另一个更大的BUG,即便康熙乾隆能以一己之力,把大明欣欣向荣的科技发展一手断送。科技如此昌明的大明,怎么又会被快马弯弓的大清给轻易灭了呢?

  按伪史论者的说法,我大明火铳队天下无敌么,十米之外枪快,十米之内枪又准又快。不直捣黄龙就已经很心善了,何缘被人家反推丢了江山。

  于是伪史论者又得打补丁,说,哎呀,这还不都是汉奸、带路党的锅?洪承畴不守气节、吴三桂引寇入关,还有李自成,你造什么反啊!驿卒的工作丢了就丢了么,老婆孩子饿死就饿死么,为了大明一派大好的科技形势,顾全大局,忍一忍嘛……

  行吧,到此为止。西方伪史论的整个逻辑总算是勉强闭环了。但我不知道你发现了没有,在他们编织这个逻辑闭环时有一种非常浓烈阴谋论的气味。所谓阴谋论,最突出的特点,就是阴谋论者在观察历史是不见社会而只见强人,相信几个好的伟人、强人着力推动一番什么事业,历史就能开挂般加速发展。而一些居心叵测的坏的强人,一起秘谋个什么阴谋,这个阴谋就能不留破绽、甚至不留痕迹的完美作成。

  但你稍有社会常识的去想一想,这怎么可能呢?林肯总统说过:“你可以在某些时间里欺骗所有的人,也可以在所有的时间里欺骗某些人,但你决不能在所有的时间里欺骗所有的人。”在人类历史上,强人的力量虽然往往强大一时,但这种力量在空间上越强悍,在时间上越难持久。所以越大的谎言和疯狂越会在越短的时间中破灭,这是一个历史的铁律。中国古人讲“千秋功罪,自有公论”,说的就是这样一个道理。这就是我们中国人最宝贵历史哲学。

  而所谓“西方伪史论”相信几个操纵者能够把伪造全球历史这么大一个谎言撑上几百年而不倒,这种想法不仅是违背中国传统史学精神的,也与马克思主义史观中人民是历史的决定者,历史发展不以个别人的个人意志为转移的思路南辕北辙。所以我说这帮历史学民科,才是最可笑的“低级黑”。

  当然,这种“低级黑”也不是咱中国独有的。俄罗斯有位名叫阿纳托利·季莫费耶维奇·福缅科的伪史论信奉者。中国目前很多流传甚广、让营销号津津乐道的伪史论的说法,比如亚里士多德不存在,希腊历史都是伪造、金字塔是18世纪拿破仑用混凝土建的的等等,都是照搬福缅科的二手货。

  但是福缅科还有一些也很惊悚的暴论,是他的中国同行们万死也不敢引用的。比如这个俄罗斯“学者”一口咬定说中国的万里长城是近代才修的、“有些甚至建于斯大林时期”。

  这种严重涉嫌伤害我们民族感情的谬论,他的那些中国同行,就统统都当没听到了。

  所以我觉得这些伪史论者,他们“研究历史”虽然狗屁不通,但对什么阴谋论可以进口,什么不能说,可精着呢。

  说白了,其所作的,无非骗骗无知受众的赚流量的生意。

  其实福缅科这人也未尝不是打的这个算盘。

  你看这人把希腊、埃及、巴比伦、印度(专题)、中国所有能质疑的历史都质疑了一个遍,说这些文明古国都是假的,但唯独不去质疑一国的历史,那就是俄罗斯本国。

  其实俄罗斯这个国家真正成文的历史非常短,就算追到基辅罗斯公国也就只有一千年。但福缅科却坚持要把斯拉夫古叙事诗里说的那些神话(电视剧)故事都算到历史里。还认为是古斯拉夫人启发了罗马和拜占庭——就差没说耶稣基督也讲一口地道的莫斯科腔、是老正白旗俄罗斯人了。

  苏格拉底、金字塔皆虚妄,万物皆出基辅罗斯——是不是感觉这种说法棒子味儿已经很重了?

  其实你能很明显的感觉到,无论是俄罗斯的福缅科还是韩国那些愣说“孔子是韩国人”的历史民科,他们在自己的国家信口胡说还能靠赚底层流量走红,归根结底是因为这两个国家确实有着根深蒂固的文化自卑。俄罗斯民族和韩民族在真实历史上都是形成较晚的民族,有这种文化自卑心理,并应激性的产生这种大忽悠并不奇怪。

  然而我在想,我们中国人,作为一个有着真实、且源远流长历史的古老民族、伟大民族,我们是否应当允许这种伪史论如此肆意泛滥,哪怕它是选择性的西方伪史论。

  吹灭别人的灯,不会让自己更加光明。强行去否定其他文明的历史,也不会给我们自己的历史增光添彩——不信?请看西方伪史论,打了这半天补丁,越描画反而越让人觉得我国明清这两代,从知识精英到老百姓好像除了束手就擒、甘心被压制、愚弄,什么正经事儿都没干,坐视让西方用五百年走完了我们五千年的路一样。

  这当然不是事实,西方近代发展那么快,是因为他们之前也自有基础,人家在历史上也与我们中华文明相比各有优长。承认这一点,对我们重拾民族信心,并在世界的历史文化智慧宝库中兼收并蓄,是非常关键的。

  

  所以说,所谓“西方伪史论”,看似是否定了西方,实则是在侮辱乃至耽误我们自己。

  这种低级黑,我觉得还是消停消停吧。

  至少在历史上,让我们与世界文明互相尊重,彼此学习。

  最后还是忍不住感叹一句,如今这些短视频,爆火的这都是些什么玩意儿啊,在文字时代,我还真没见过韭菜可以这样肆无忌惮的割……

  全文完

  没忍住嬉笑怒骂了一番,可能还会遭一些无脑喷,但无所谓了。愿懂的朋友能懂就好。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4-11 01:5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