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为什么讲逻辑是对付傻x的不二法门?

京港台:2023-11-29 03:30| 来源:海边的西塞罗 | 评论( 4 )  | 我来说几句


为什么讲逻辑是对付傻x的不二法门?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说个段子,1969年美国阿波罗登月计划成功之后,美国宇航局(NASA)曾经长时间收到过大量美国各地阴谋论者的来信质疑,他们坚持认为登月这事儿就是假的,是NASA找了个什么摄影棚在里面让阿姆斯特朗等人拍摄的。还举了一堆看似言之凿凿的质疑:比如美国国旗为什么会“迎风飘扬”?拍摄的照片里为什么看不到星星?等等等等。

  NASA最开始也挺轴的,还真对这些话题做了专门的科普解释,发在媒体上。

  可是解释着解释着他们就发现了一个问题的:他娘的,想把这帮阴谋论者的脑回路掰回正路实在是太费劲了!

  你给他们科普清楚一个科学常识问题,他们会立马产生十个常识问题在后面等着你。等你真的有耐心把这一个又一个常识问题解释清楚,愿意听你解释的那个阴谋论者所受的教育,估计都能函授大学毕业了。

  可问题就在于,这帮阴谋论者为什么会着阴谋论的道?还不是因为他们当年学习成绩不好、根本没耐心或智商受正规教育,所以才轻易被骗么?

  所以你不可能通过常识科普彻底说服这种受众,这是他们义务教育时代的老师都没干成的事情。

  是的,阴谋论能产生并繁衍的根本原因,是庸众即无知却又傲慢,而想通过一条一条知识的科普与无知和傲慢作战,这太难了。

  所以这样在具体问题上跟阴谋论者掰手腕是不可能赢的,只能用逻辑击败之。

  于是NASA的学者就在有一次做客节目《流言终结者》的时候做了一个在我看来迄今为止最精彩的辩驳——他说:好吧,我们就假设你们说的都是真的,我们没从登过月球,阿姆斯特朗那“一小步”啥的都是我们在摄影棚里假冒的。那么,对拆穿这个谎言最有积极性的人应该是谁呢?显然应该是苏联人!因为苏联当时掌握有仅次于美国的航天科技。他们只要发射一个绕月探测器,在美国人声称登月的那个地点上去拍几张照片,证明上面什么都没有。美国人的弥天大谎不就破产了吗?

  在冷战时代,如果阿波罗登月计划这么庞大的工程真的是一场惊天骗局,这将对美国政府的信誉瞬间清零。美国老百姓会质问政府,你那数百亿美元都花到哪里去了。国际社会也会从此将美国的消息当放屁……

  请问苏联有什么理由不放过这个彻底在名誉上搞臭对手的天赐良机呢?难道他们的高层都是美国间谍?

  

  更要命的是,如果阿波罗登月计划真的是一场演戏,那么美国留下的这个软肋,是向它未来所有的竞争对手开放的——即便美国用巨大的战略让步说服苏联帮其保守了这个秘密,未来但凡有一个国家(比如咱中国),有能力发个卫星到登月点去看看,发现上面什么都没有,或者遗迹是伪造的,再或者美国拿来当国礼到处送人的月壤成分有假……那这个毁灭美国国家信誉的核弹照样可以炸响。

  这种风险,任何一个头脑正常的国家你觉得它敢冒么?

  所以,证明阿波罗登月计划为真的最大铁证,就是其对手苏联的沉默。

  你看在这段反驳中,反驳者就没有针对阴谋论者提出的任何具体问题与其进行纠缠。而是在一个更高维度上,直接给阴谋论以致命一击——你所编织的这个“平行宇宙”,它在逻辑上时无法自洽,自相矛盾,但凡想上几步就要破产的。

  3

  这个用基本逻辑击倒阴谋论的方法,其实也是我在上一篇文章中反驳西方伪史论所用的方式:

  是的,我没有纠结于莎草纸能保存多长时间、羊皮纸到底是不是只能用羊羔皮这样的具体内容,我只是指出了西方伪史论在逻辑上怎么补也补不圆的一个大漏洞:

  如果你们说的这些都是真的,西方历史在15世纪前都是伪造的,那怎么解释欧洲在15世纪以后突飞猛进的大发展,用5个世纪走完了很多古文明5000年都没走完的路?

  如果你偏要说,西方文艺复兴的那些知识,都是剽窃自我们东方文明的,那请解释一下为什么15世纪以后,我们作为科技宗主,为什么反而停滞不前?

  这些漏洞是西方伪史论者怎么解释都无法自圆其说的,因为它是一种根植于其体系内在逻辑的自相矛盾。

  很多低级的谬论都是存在自身的逻辑缺陷的,所以反驳这些谬论的最好办法,不是在细节上与其争夺纠缠,而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就假设其的说法是对的,然后推出一个在其逻辑体系中完全不能容纳的荒谬结论。学过一点数学的人,都知道在数学上证伪某个命题,用的就是这种方法。

  这就是逻辑的力量。

  其实这种用逻辑证伪的方式,人类很早就在用了,比如我们这一代人小时候都学过《两个铁球同时落地》的课文,但事实上的这篇课文所讲的伽利略爬比萨斜塔的故事压根就是虚构的。

  假如伽利略真的傻乎乎的要用这个现实实验却击碎亚里士多德的理论,那么这就又是一种纠缠于现象与细节的乱战,是很难彻底击倒一个体系的。

  

  捎带吐槽一下这张当年的课本插画,里面所有的的人物,都是19世纪欧洲人的装束,16世纪的意大利人不可能穿成这个样……

  伽利略真正用来击碎亚里士多德物理学体系的思路,其实也是使用逻辑“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他在《星际信使》一书中,首先假设亚里士多德的理论完全正确。那么假如把一重一轻两个物体拴在一起(电视剧),按照亚里士多德的理论,势必是重的(快的)物体要被轻的(慢的)物体拖慢,而轻的要被重的拖快,也就是会得到某种折中的速度;

  可是,两个物体拴在一起,又可视为一个新的物体,那么按照亚里士多德的理论,这个物体的总重量又比原来两个都重,那么下落的速度应该比之前的两个物体都更快才对。

  然后伽利略说,这个两个结果是自相矛盾的,唯一能够协调二者的办法,就是修改理论,认定自由落体下落的速度与物体本身的重量没有关系,无论轻重其“理想速度”应该一样(之后的牛顿会告诉人们,其瞬时速度由重力加速度和时间决定),这样理论才能够重新完美。

  

  所以你看,逻辑是一种多么好的东西,它使我们即便身处于谬误的泥淖当中,也可以通过逻辑推演,让谬论自相矛盾,从而完成证伪。

  4

  而有趣的是,这种用逻辑完成证伪的方式,恰恰是伪史论者所认为子虚乌有的那个古希腊的精神武库中的圣剑——如果你去读柏拉图的著作,读《普罗泰特拉篇》、读《会饮篇》、读《理想国》,你会发现柏拉图笔下的那个苏格拉底,就是通过讲逻辑、通过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去破除一个又一个谬论的。

  比如《理想国》中有人跟苏格拉底说:统治者只为自身的利益进行统治是一种正义。对于这种谬论,苏格拉底就没有急于使用道德武器进行痛斥(虽然这是最简单的),他依然是在用逻辑进行反驳:

  他问那个人,假如你说的是对的,那么政治是不是一种技艺呢?

  如果政治不是一种技艺,那就是说每个人都可以掌握它,所有人都可以是自己的统治者,那公共治理的合法性就不存在了。

  而如果政治是一种技艺,那么任何技艺存在的目的都是为他人服务,正如理发师要给他人理发、医生要给他人看病、领航员要给水手领航。统治者显然也必须为他人服务,他的合法性才能存在。

  你看,这又是一个漂亮的逻辑推演。

  而相比之下,我得说,我们的古代文明在逻辑学上是比较“偏科”的。先秦诸子百家中有一个“名家”,代表人物是公孙龙(提白马非马的那个)和惠施,他的学说有点逻辑学的苗头,但最后也没传下来,还被后世儒家当成是惩口舌之辩的“巧言令色”之徒。

  比如《孟子》中,试图讲逻辑的惠施就是一个在与孟子辩论时屡战屡败,被老孟批的生活不能自理的反面形象。而孟子这个人击败惠施和其他一众论敌的模式也挺有意思,他不怎么讲逻辑,但特爱喊口号。

  孟子这个人吧,我总怀疑他有徐克的《青蛇》中法海的超能力——最擅长“我一眼就看出你不是人!”

  你看,《孟子》中记载的别人他聊天,只要他发现对方不同意他的观点,他立刻就会说其“无父无君”,是“禽兽”!

  然后辩论就结束了,《孟子》从不记载老孟这个大招发出去之后对方到底什么反应,估计是被这“大威天龙”给吓死了。

  这种说不过就骂大街,动辄揪着对方的“立场问题”攻击人的思路,我真挺不喜欢的。有事说事,有理讲理不行吗?

  所以虽然孟子的很多观点其实很可贵,比如“民贵君轻”、比如“民为邦本,本固邦宁”,比如“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但他的确给我们文化的辩论方式开了一个不太好的头,那就是说不过就以立场攻击他人,把对方说成是“禽兽”、是“小人”、是“汉奸”、是“洋奴”、是“居心叵测”、必须被打倒,于是说什么都是错的,话不足听,死不足惜。

  而到了法家那里,讲逻辑和讲理就更没影了,韩非子直接说受过点教育、试图跟“人主”讲讲理的人都是黑五类(“五蠹”),所谓“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而人主兼礼之,此所以乱也。”韩非主张,今日长枪在手,那还讲什么道理?人主直接口含天宪,说啥是啥,底下的官吏百姓奉旨尊令执行,就可以了……

  不幸的是,不太爱讲逻辑的儒家,和完全拒绝讲道理的法家,又刚好是最终在百家争鸣中最终胜出的两大显学,名家则死的书都没留下一本。

  所以无论后世王朝是尊法还是尊儒,亦或者外儒内法,总之逻辑学在我们古代文化中的成长空间始终很有限。甚至连“逻辑”这个词,都是舶来品。

  5

  其实,哪怕是诞生逻辑学的西方,讲逻辑在很多时候也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儿。

  你看那个特别爱用逻辑驳倒他人的苏格拉底,最后不就被雅典人公投处死了么?原因就在于他特别喜欢在广场上拉住年轻人就开始用逻辑进行辩论,把对方原本稳固、安泰的世界观驳的体无完肤。从本质上说,大多数人都讨厌这种“三观尽毁”、自我怀疑的感觉,因为既有的认知即便是错的,那也是很多人的舒适区,让人把你从认知舒适区里揪出来那个感觉,是挺痛苦的。所以雅典人讨厌苏格拉底这种人,哪怕他讲的理是对的。

  而对比起来看,苏格拉底其实还算幸运,雅典人没有学会以立场揪斗人,说否则苏格拉底如果先被从立场上批臭批倒,再被公投处死,则不仅身败,而且名裂。他的学生柏拉图,日后还能不能以其为原型写书告诉全人类讲逻辑的妙处,就很值得打个问号了。

  想起了王小波先生说的话:知识分子最怕什么?最怕遇上不讲理的时代,因为知识分子的长处只是会以理服人,假如不讲理,他就没有长处,只有短处,活着没意思,不如死去。

  所以受过一点教育的人们,应当去自营一个对自己有益的社会环境,构筑这个环境最好的方式,就是遇事讲理,讲逻辑。

  “不与傻x争长短”,这是时下简中互联网圈里非常流行的一句话。但说实在的,我其实对这话有异议,如果所有人遇见傻x都躲着走,那社会成什么样了?

  我觉得如果你还自认为是自己是一个知识分子,一个讲理的人,去跟傻x争论,就本应是简单、而且必要的。因为像西方伪史论这样的傻x理论,你不用与其混战于细节,但凡讲几句逻辑常识就能将其击败。而如果放任这样的阴谋论肆意横行,污染更多人的大脑,只会让我们这个社会讲逻辑、有基本判断力的人越来越少。这对于每个想要靠讲理、讲逻辑、讲法律存身的现代人来说,终归是祸非福。

  所以学好逻辑,少揪立场,别怕与傻x争论。愿我们凭此战胜傻x,愿我们的时代凭此越来越讲理。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4-12 17:5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