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全村老人挑战"科目三"火了!把自己家当养老院...

京港台:2024-2-20 13:41| 来源:红星新闻 | 我来说几句


全村老人挑战"科目三"火了!把自己家当养老院...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老人们在王明乐的院子里聚会

  王明乐的视频火了。

  2024年1月20日,他发布了条“全村老人挑战‘科目三’”的内容,很快获得了147.9万次播放,成为他账号的新年“爆款”。

  这个账号里,三年半的时间共发布376条视频,几乎每一条都和安徽省萧县毛郢孜村里的老人们有关,现实中,王明乐家的小院也已然成了“老年活动中心”,每天下午一点,老人们雷打不动从各自家中走出,来小院里聊天、跳舞。

  卢美霞就住在附近,来得格外勤,她还记得五六年前,生活还是另一番景象。村里没有广场、公园,在过去,老人们很难聚起来,休闲娱乐以打牌为主,用卢美霞的话说,那时自己“没什么事情做,每天就关在家里”。

  回乡创业的王明乐给村子带来了变化,他把自家小院整修出来,自掏腰包带着老人们唱歌、跳舞、蹦迪,时不时买些生活日用品发给留守老人。在这个年轻人的抖音账号里,376条短视频,记录着变化发生的过程。

  

  ▲王明乐的账号

  最初只是周边五六位邻居,后来同村几十人、周边数个村庄上百号老人,越来越多身影出现在镜头中。评论区里,不时会有老人们子女、孙辈留言感谢,并提出希望多拍一拍自家老人,王明乐对此很有成就感,“能看见村里面老年人每天都很开心”。

  可这种景象还能持续多久,他也不知道。每个月,王明乐都要在给老人买东西上花销万把元钱,虽然抖音上已经有33.4万粉丝,他却迟迟没有尝试把流量变现,他怕自己和老人们会受到影响,“会变味”。

  01

  老年“舞团”博主

  2021年春节,毛郢孜村曾举办过一场盛大的“舞会”,附近村子里600多名老人参加,伴随着热辣的音乐集体起舞,这在当地前所未见。

  舞蹈,已经成为村里老人们的日常,也是王明乐账号中最主要的内容,农家小院、农田里、村里的小路上,又或者酒吧、KTV,老人们在各种各样的地点起舞,有时甚至不需要伴奏,只是凭着感觉踏出鼓点。

  红星新闻记者从老人们口中得知,如今这支“舞团”常驻人员有上百人,不需要特意号召,每天都会准时在下午一两点集中到王明乐家小院里,晒晒太阳聊聊天。等人来得差不多,王明乐从屋里搬出音箱,老人们跟着节拍起舞,没有什么章法、讲究,舞步简单欢快。

  据王明乐说,舞团初创时仅有四个人,还都是被他“骗”来的。

  2016年,王明乐结束闯荡,从北京回乡,发现村里看不见几个年轻人,留守老人们也无事可做,要么在村里闲逛,要么打牌、唠家常,还有不少老人搬个小板凳坐在家门口,什么也不干一坐就是半天。

  那时,王明乐萌生哄老人们“开心点”的念头,想起城里老人常常跳广场舞,他打算带着村里老人们一起跳,但开头这步很难迈出去——老人们害羞紧张,观念上接受不了。

  突破口在四个老爷子身上,毛宏礼就是其中之一。老伴去世后,这位老人独自生活近20年,儿女们都外出务工极少回家,平常休闲娱乐只有看电视,常常看上大半天,“挺无聊的”。

  几根烟“诱惑”下,毛宏礼和另外三位老人组成“四人天团”,在2019年底开始了舞蹈。首次活动不太成功,王明乐在村里一块空地放好音箱,老人们只扭几下就匆匆散场,之后在他反复带动下终于乐在其中。

  队伍不断壮大,从四个人,到八九个人,后来几十上百位老人加入,王明乐视频里记录下越来越多的身影。不时有年轻人在评论区留言,说看到自家爷爷奶奶,也有外地网友感慨,“我老家要是有你这样热心的人,我在外面也会放心爸妈。”

  红星新闻记者翻看了王明乐账号评论区,发现不少网友给老人们起了绰号“老宝贝”“杵拐大爷”“老可爱”“C位奶奶”,有时一些“熟脸”没有露面,网友们会留言询问老人的状况,看到“C位”换人,还会有“粉丝”要求“让我奶站中间”。

  2024年1月20日,王明乐发布了条“全村老人挑战‘科目三’”的视频,画面里近百名老人集体起舞,跳得有模有样。截止发稿前,这条视频播放量高达147万多次。

  02

  “想给我妈看看”

  来往的人多了,王明乐说自家院子从不锁门,就敞着让老人们进出。

  家人并不支持他的做法,尤其奶奶担心有老人在家里出事,“负不起这个责任”。来王明乐家跳舞的老人们说,自己也有同样的担心,他们还在私下彼此约定过,无论谁出了问题,儿女都“不能找上乐乐”。

  这种关系很难简单界定为“照顾/被照顾”或“陪伴/被陪伴”,通过双方的讲述,他们更多时候是在相向而行。

  有一次,王明乐要组织老人们出去玩,出发前一天卢美霞到家里找他,发现王明乐在发高烧,把她吓得够呛,“烧得很厉害,再烧要把脑子烧坏了,人都烧毁了”。几个老人随后半抬半架,强行把王明乐带到医院看病,王明乐说,那是他从小到大第一次打吊针,“以前生病都是挺一挺就好了”。

  童年阶段,王明乐过得不算幸福。父母经常因为生活琐事产生矛盾,对他也十分严厉,动不动就是棍棒伺候,因为收入不高,王明乐家在其他亲戚面前也总显得“低人一等”。

  没读完初一,王明乐辍学离开萧县,独自前往北京闯荡务工,做过厨师、服务员,后面又改行当导游,因为从小不自信,对着陌生人总说不出话,导游没干几个月就辞职回了老家。在老家工厂里打过工,又试着自己跑代驾,随着生活改善,他筹划着好好照顾父母,修复亲子间的关系。

  一场意外打乱了所有安排。

  2018年2月,王明乐的母亲因为车祸丧生,他还记得自己前一天下班很晚,买了母亲爱吃的香蕉放在后备箱里,但母亲没有吃上。

  母亲去世以后,家突然变得空荡起来,妹妹出嫁在外,父亲平时在工作的矿上住,又重新组建了家庭,两层小楼里,只剩下王明乐一个人。怕忍不住胡思乱想,王明乐说他逼自己把精力都花在工作上,后来还开起了代驾公司。

  费心费力组织老人们活动,王明乐坦言也有私心,“就是想给我妈看看,想让她高兴”。母亲去世前,曾经给他纳了双鞋,缝缝补补不知道多少次,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始终舍不得扔。后来老人们给王明乐做了双新的,还把旧鞋藏着,没想到他又找出来继续穿。

  

  ▲张美英向记者展示王明乐的鞋

  到现场采访时,红星新闻记者没在王明乐家鞋架上找到一双好鞋子,许多都破了洞,他身上那件棉袄也是两年前买的,打着明显的补丁。来来往往的老人们身上,则全都是干净整洁的新衣服,从棉袄、棉裤,再到围巾、袜子甚至内裤,不少都是王明乐买的。

  最近两年,县城里代驾生意竞争激烈,公司员工从五十几号人一路缩水,如今只剩五六个人。收入锐减,王明乐给老人们的花销却越来越大,他说自己现在最愁的就是赚钱,“想找一些好的机会,做点实业”。

  对于是否考虑过把流量变现,做直播带货或者签约机构,王明乐称自己做不来直播,也没有合适的带货产品,至于签约机构,他怕自己和老人们会受到影响,“会变味”。

  03

  给老人买东西已成习惯

  比起王明乐,老人们似乎对拍视频“更上心”。

  同样住在毛郢孜村的张梅英表示,自己和其他老人经常“排练”,去研究别人的短视频怎么拍的,然后跟王明乐提想法、提要求。有时候拍视频前,老人们还会拿着“道具”商量怎么用,比如张梅英就抱着拖把表演过弹琵琶,可王明乐总说成她在弹吉他。

  还有很多村里生活的内容,没能出现在视频账号里,这让老人们觉得可惜。卢美霞、张梅英都提起,王明乐之前组织过几次老人们外出郊游、聚餐和搓澡,他们觉得这些也是不错的视频题材,“吃一次饭,搓一次澡都要好多钱”。

  这些年,王明乐在给老人们买东西、组织活动上的经济支出,卢美霞、张梅英都看在眼里,接受采访时,她们多次对此表示过担忧,并表示希望把视频拍好,让王明乐增加些收入,“多少补贴一点,这孩子太苦了。”

  

  ▲老人们在王明乐的院子里聚会

  视频之外,老人们的日常也很热闹。王明乐家的小院改装过,有花架、两层花台,种满各类植物,用他的话说,“夏天花都开了,特别好看”;客厅成了茶室,中间放着个巨大的茶桌,院子和客厅里各有一台饮水机,方便老人们喝水,他最近在攒钱打算置办台空调,“免得夏天太热,冬天太冷,老人们受不了”。

  2024年1月9日13:00许,老人们开始陆陆续续“打卡”,不大的院子里,上百名老人分列两侧,一直排到门口。有人唱经典民歌《山丹丹》,有人哼自己编的小曲,还有人表演《沙家浜》选段,歌声你来我往,中间穿插着掌声和喝彩。王明乐不时和老人扯几句家常,等大家都玩累了,才起身从屋里搬出几大袋手套。

  

  ▲老人们展示新发的手套

  几位老人上前帮忙分发,行动间秩序井然,传递手套的同时,还有人拿着垃圾袋,收集拆下的包装纸。

  这样的场景,在小院里发生过太多次。同样住在毛郢孜村的张梅英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这些年王明乐隔三岔五就会买东西,生活衣食住行各方面都考虑到了,她开着玩笑说,“就差内衣没有买过”。

  卢美霞坐在一旁,对张梅英的说法提出异议,“他买过,卖东西的人告诉他人老了用不上,他才没有买回来”。

  王明乐家一楼有两间屋子,一间正中放着茶桌,用来供老人们喝茶闲聊,另外一间屋子里堆满纸箱,都是他给老人添置的日用品,有牙膏、洗洁精、洗衣液等等。

  买东西,已经成了种习惯。王明乐主业是代驾,就在不远处的萧县县城里工作,下班路过批发部时总会进去逛逛,采购些他觉得老人们需要的东西,偶尔买得太多,王明乐就给卢美霞打电话,请对方骑着三轮摩托帮忙拉货。

  卢美霞说,他们现在不敢在王明乐面前提起缺什么东西,否则自己随口一说,王明乐听到又要去买,“本来钱就难赚,还一天到晚花在我们这些老太太身上,自己以后怎么办”。

  04

  被人嘲笑脑子有问题

  卢美霞、张梅英经常带头领着老太太们催婚,侄女、孙女、认识的小姑娘,只要“合适”的就拉来介绍给王明乐,都被王明乐拒绝了,按他的说法,自己现在不能结婚,“我就想赶紧做个不错的实体行业,搞点事情,多存点钱”。

  张梅英认为,王明乐不结婚是怕对方“管”他,“天天给别人花钱,怕媳妇不愿意”。老人们想着,要帮王明乐介绍个同样有爱心,可以和他一起做公益的女孩,又不知道上哪找,卢美霞觉得附近村子里希望不大,“好多人都嘲笑他,说他脑子有问题”。

  她还记得,有次王明乐答应了要买东西,但手头上不宽裕,就去县城帮人扛水泥赚钱。几十公斤的水泥,从一楼到三楼,王明乐跑了很多趟,老人们知道以后又急又气,说起这件事就掉眼泪,王明乐倒觉得这工作不错,“一天能挣个七八百块钱,完全就是出力,当天就能结”。

  

  ▲老人们在王明乐家一起做饭

  曾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王明乐表示自己给老人们买东西、组织老人们玩已经花了接近60万元,距离那次采访一年多以后,红星新闻记者又问起这个问题,他说没算过具体数目,“每个月都要花几千上万的”。

  放在过去,这些支出对王明乐的压力不算大。除了代驾公司,王明乐以前还有间店铺经营水果、酒水,开玩笑说这是配套生意,“先喝了酒,再找代驾”。那时,他生意做得不错,买了车和县城的房。后来公司走下坡路,王明乐越发忙得不可开交,白天带老人们玩,有空就找些零散活,晚上出门做代驾,偶尔还要照顾下老人们的突发状况。

  卢美霞回忆,有次几个老人结伴去附近田里干活,发现对方不提供吃喝,日头毒辣,几个老人都有些不舒服,打了电话给王明乐,王明乐很快赶了过去,“带了炒面和水,来了就在那着急,问我们‘谁让你去的’”。

  老人们评价他,“养个儿子都不能这样”。

  “科目三”视频火了以后,王明乐的视频账号又迎来一轮增粉,半个月时间从28万涨到30万,但截至发稿前,他依然没找到把视频流量转化为更多收入的方法。红星新闻记者问他,对于改变收支失衡的局面有什么打算,王明乐称没想过以后怎么办,只是希望能坚持多久是多久。

  在他看来,拍视频这件事本身的意义在于记录,“可能再过十几二十年,这些老人的儿女、孙子孙女,想他们的时候还能在我视频里看见他们”。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4-18 08:1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