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17岁钟美美:有名,有钱,但妈妈还是被爸爸打骨折…

京港台:2024-4-16 11:35| 来源:精英说 | 评论( 5 )  | 我来说几句


17岁钟美美:有名,有钱,但妈妈还是被爸爸打骨折…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四年前,东北鹤岗小城,13岁的钟宇升意外出名。

  人们更熟悉他的另一个名字,钟美美,自导自演模仿老师的短视频火出圈后,一夜之间坐拥百万粉丝的网络顶流。

  

  后来的故事,想必大家还有些印象。

  他的妈妈吴琼,不愿儿子过早沾染上成人社会的名和利,替他拒绝了百万签约报酬,引导他专心学业。

  钟美美,如昙花般耀眼过一瞬,然后隐入人群。

  直到两年后,他逆袭考上了黑龙江省重点——哈三中国际部,并开始为出国深造努力。

  人们才知道,当年的小朋友已经走出了一条比网红更宽的路。

  然而不知道的是,如今这个顶着“年少得名”“挣了大钱”头衔,看上去轻松惬意的17岁少年,曾经日子过得有多艰难。

  

  “(我爸爸)他会打我,然后还会打我妈妈。”

  “我妈有一次被爸爸打到骨折。”

  前两天,钟美美重新回归大众视线,自曝埋藏心里多年的创伤。

  很难想象,短视频里欢脱幽默、古灵精怪的孩子,曾经有过那么糟糕的童年。

  

  他说,大概是5岁,从他记事开始,就一直目睹爸爸家暴妈妈。

  父母的婚姻持续了十三年,似乎妈妈就挨了整整十三年的打骂。

  尤其是到后期,临离婚那几年,父亲家暴变得越来越严重。

  打完他,再打妈妈,后来有了妹妹,也跟着挨打。

  他不知道妈妈是怎么熬过来的,因为直到现在,他和妹妹仍活在父亲家暴的恐怖阴影下。

  每当兄妹俩独自在家时,会对两种声音特别敏感、恐惧。

  一个,是敲门声

  离婚前一段日子,妈妈带着他和妹妹住到别处,爸爸总会找到他们。

  不间断地敲门,声音里掺着不要命一样的凶狠。

  仿佛拳头已经冲破了门板,落在了他们身上。

  

  另一个,是电话铃声

  哪怕父母已经离婚了,爸爸仍旧不放过他们,找不到人时,就疯狂打电话。

  一两次你可以不接,可他总是换着号码打,最癫狂的时候,一晚上能打好几百个。

  像是催命符一般,不间断地提醒娘仨:“你们永远也跑不了。”

  

  回忆着这些至暗时刻,钟宇升脸上尽力维持着坦然的笑意,可隐忍着的颤抖着的声音,还是出卖了他。

  想起13岁那年,他填下的GQ问答:“你认为程度最浅的痛苦是什么?”

  别人的答案是上学早起、喝中药、游戏输掉,稍微升华点的会写失败的痛苦之类。

  钟美美写:“痛苦不分深浅。”

  这句有些哲学又扎心窝子的回答,戳中了无数人。

  当时,人们惊艳于这个孩子的成熟和通透,殊不知逼他长大的,是父亲的拳脚。

  

  

  很多人共情钟美美敏感的“敲门声”。

  有人害怕钥匙插进锁孔开门的声音,门一开,吵闹和打骂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开始了。

  有人恐惧楼上东西掉在地上发出的不规则“咚咚声”,这会让他想起妈妈被爸爸摔在地上,两个人互殴的打斗声。

  对这个9岁女孩来说,也许是爸爸点燃打火机的声音。

  重庆垫江,一位妈妈在网上发了一段自家卧室的监控录像。

  凌晨一点,一家四口挤在一间卧室。一大一小两张床,分别睡着夫妻和年幼的姐弟。

  突然,原本躺在床上的男人一跃而起,怒吼着把妻子推倒,抓着她的脑袋往墙上砸,猛扇巴掌。

  

  猝不及防的妻子捂着脑袋痛苦地躺在地上,两个孩子吓得哇哇大哭。

  可男人没有停手,叼着香烟继续殴打妻子,嘴里不停咒骂。

  9岁的小女儿想保护妈妈,哭着想要拉开爸爸。

  可男人一把夺过妻子手里的手机,狠狠砸在女儿身上。

  发泄完,男人扬长而去,女人瘫坐在地上。

  原本挨了砸躲在床上瑟瑟发抖的小女儿,从床上一下飞奔到受伤的妈妈身边,紧紧地抱住妈妈的头,将她搂在怀里。

  

  当网友心疼着女孩熟练安慰妈妈的动作时,更揪心的一幕发生了。

  被家暴的妈妈,在第二天下夜班回来后,看到了已经去上学的女儿留下的字条:

  “如果你跟爸爸离婚了,我跟你。如果你放心不下龙二娃(弟弟)的话,我也可以跟爸爸。”

  “妈妈,你想过就过,不想过就不过,不要勉强自己,记得把门锁好。”

  

  只是两句话,看得人热泪盈眶。

  她才9岁,是汉字都没学全,要用拼音替代的年纪,却希望自己不要成为妈妈的束缚。

  她小心翼翼地让妈妈选她,又怕妈妈放不下弟弟,最后把自己当作牺牲品,自愿判给家暴的爸爸。

  是目睹了妈妈多少次的痛苦,才能写下如此心碎的话?

  而等她慢慢长大,又该如何去消化这份令人窒息的回忆?

  

  《南方周末》曾经采访过一个女孩,她叫周露(化名)。

  我想,这个故事,算是上面问题的其中一种答案。

  第一次目睹家暴,她才4岁。

  亲眼看着父亲从煤炉上舀起一茶缸子热水,泼在母亲身上,周露吓坏了。

  家暴的原因,无非是赌徒父亲在母亲那要不到赌本,再加上怨恨妻子没生出儿子。

  最惨烈的一次,发生在周露初三那年。

  父亲打牌输了钱,回家咒骂母亲撒气。

  周露冲进厨房的时候,父亲正用一把U型锁套住母亲的脖子,手里握着杀猪刀。

  趁着父亲分神,她赶紧扯着母亲往外跑,跑到派出所,却因没有伤口不能立案。

  周露说,她向所有人都求助过一遍,可结果还是这样,“时间长了,人就会麻木,他们俩真的没得救。”

  初中毕业,她没再上学,一个人离开湖南老家在外打工。

  再隐蔽的伤害,也会留下疤痕。

  闯了几年,周露在厦门开了家民宿,鲜少联系家人,有了一个女朋友。

  是的,目睹家暴掐灭了她对婚姻的期待,改变了她的性取向。

  “我有点排斥异性,如果和男人结婚了,他婚后像我爸那样又丧又家暴怎么办?

  或者有了小孩,把自己制造的麻烦又带给下一代,小孩沉浸在家暴的氛围里,不会开心。”

  周露还有一个姐姐,大她7岁。

  她说:“我意识到暴力不好,但姐姐没有,她从小就会模仿父亲,向比她更弱小的人施暴。”

  小时候姐姐打她,会按着她的头往墙上撞。

  家里曾经有几个补课的留守儿童借宿,其中一个小孩爱偷吃零食,姐姐发现了,用烧红的火钳烫他屁股。

  后来姐姐当了幼儿园老师,因为虐待学生被开除。

  落在孩子眼里的一切,都会开花结果。

  拳头挥出去,破碎的何止婚姻和爱情。

  

  

  不健康的家庭,就像高速公路上的连环追尾,没有一个人能逃得出这场车祸。

  那些拳头和巴掌,砸在身上,就会永远钉在心里。

  不知道这些故事,能让多少人产生共鸣。

  可讲句实在话,人生还长着,日子还得往下过,我们总要有揪着头发把自己从泥地里拔起来的勇气。

  就像荣格说的,头一个人生是由成长环境决定的,它是你的人生底色;

  二次的人生是你自己选择的,它是一种你向往的人生状态。

  我们无法重写头一个人生的底色和境遇,可我们长大了,成年了,无论是意识、能力或者资源都进步不少,足够重塑当下和未来,开启新的人生。

  这不就是长大的好处吗?

  不用担心被抛弃,不用害怕暴力,有权决定过怎样的生活,不让孩子重复我们的过去。

  以及,重新养一遍自己。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4-5-17 08:2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