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yak行记3 Credit River 信河

作者:walkalongg  于 2019-8-30 12:3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流水日记|通用分类:旅游归来

大多市知名的划船路径之一,少不了信河(Credit River)。以前划过,觉得从河口下船溯河而上,顶多划过QEW大桥,不过两公里左右,小船就得搁浅在乱石滩上。刘三姐里唱的“唱山歌哩,不怕滩险浪又多” 一定是她所讥讽的酸秀才写的歌词。不要说穷苦人运货打鱼,就是我这吃饱了撑的闲人,也是在浅滩激浪里吃过回亏的。小船一旦架到石头上吃实了,从上游欢快地唱着“淅淅沥沥哗哗啦啦”,翻着花儿冲下来的水流,马上就翻脸不认人,也不萌了也不清了,三两下把船打横,然后玩了命地住倒了推。人坐在船里四处借不到力,拿桨乱插,那时候是轮胎店买的个破桨,吱吱呀呀地又怕它断了,只好歪着个船用手在河里乱摸,借块石头的劲一撑,算是回到水流里。弄得半身水,也不知是濺上来的还是吓出来的汗。

从家里出来,对面Richard Memorial (Richard是个小孩子,不幸病逝,把心脏捐给老市长救了命,现在这个政治正确的时代,不算个什么,那时还是个移风易俗的壮举的。哦,老市长不是刚退休的快百岁的麦考莲老太太,比她还早。)公园下水,一路向东划进信河码头(Port Credit)延河而上。来回大概十公里吧。

大清早坐在船里,远处下多伦多的高楼好象琼楼玉宇一般在湖面上飘渺的水汽里晃荡着,只有我知道那边云里雾里高耸的都是办公楼,充满的绝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童玉女,而是我们这一班为五斗米竞折腰,营营苟苟的凡夫俗子。那边虽然不是高处不胜寒,我却只要拉住苏子的手,让这周末过得慢一些儿,不想早点乘车归去那个鬼地方。

河口处防波的人造乱石上永远站着些钓鱼的人,望去,一个仙风道骨的也没有,一壶浊酒喜相逢,也就是杨慎这种达官贵人想象里的渔夫生涯罢了。别说有真有天骑车经过,见俩小子提了条大鱼又高兴又躲闪地走,我高声喝了个采,那俩小子才一下从不肯纵放掉好鱼的负罪感里解放出来,心安理得地大声道谢。

信河河口有个划船俱乐部,毎到夏天总有各种专业或喝了蜜的半专业人士在这里苦练各种奥运项目,还见着过俩龙舟,有教练开着机动船在边上大呼小叫。

今年安大略湖水位高,铁路桥好象就横在水面上一样。真难以相信毎天成千上万的人袍乎套兮地到多伦多上班,竟都从这么个锈迹斑斑丑陋不堪的破铁桥上经过。

过了铁路,湖滨路鼎沸的人声车声渐远,忽然好象远离了尘世一般,河两边的豪宅也都掩在树丛里,跟河景融为一体。我的Kayak又肥又短,作不到俱乐部赛艇那种简直在水面上飞一样轻快,但正因为它安稳,可以东张西望,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斯是陋船,唯我就这么副德行。最近几周都是艳阳天,坐在船里看天,白云在蓝天阳光下的风里变幻不定,忽然想起杜甫的慨叹,天上浮云如白衣,斯须变幻如苍狗。古往今来共一时,人生万事无不有。。。嘿嘿,今日借闲偷欢的我,和明日营营苟苟的我,哪个是白云,哪个又是苍狗。

蓝天白云和阳光凑在一起,就没有不好看的,一大堆白云苍狗图,当时照的时候,绝对比你们现在看的要好看。






粗鄙丑陋的铁桥,不能算我损它吧

最后几枝芦草,照出来就失去了在风中摇曳生姿的味道。这东西极坚韧,偏偏在风中让人看上去却生出些怜意来。回想一下,自嘲道,谁给你资格随便可怜别人来。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8-30 19:2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