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种责任(四)

作者:解滨  于 2012-6-23 08:2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男女关系|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76评论

第三种责任(四)

解滨

(四)

这日子过得真快,一转眼又到周末了。 本来一到周末我的心情会好起来,但这个星期我却没法有个好心情。 那件事一筹莫展,朋友圈子里这种分手悲剧我见到三次了。  还在我出国前,我的一个女同事的先生公费出国去JM大学深造,一年后她就双出轨了。 他们的一个可爱的小男孩判给男方。  国内那时没有探视权一说,她痛苦万分。 我出国后,爱妻的一个闺蜜后来出国陪读,老公在北方某大学读博。 她去N州打工接济家庭,没想到一年后决定和老公拜拜,和一同打工的一位志同道合的英俊小生共谋大业。 我妻把她闺蜜接到我家小住一周,促膝谈心。 我请假在家做她思想工作,苦劝她三思而行,她委婉推脱。 结果最后还是以分手而告终。 他们一个好漂亮的女儿被送回国内……。  第三个分手最惨烈和极端:一位大学同窗和她先生一起来美,事业大获成功,但夫妻长期不和,老公悲愤之下把房子付之一炬,双双惨死在烈焰中……。

但愿悲剧不再, 但愿人间永远是春风。

人们常说,强拧的瓜,不甜。 其实如今这世道谁还去拧瓜呀。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那都是老皇历了。 如今谁不是自由恋爱,自由结婚。

都说“但愿人长久”,但即便是自由自在的婚姻,也难保长久。 爱情保鲜期越来越短。 这个社会怎么了?

小露和文杰当初走到一起,并非那种轰轰烈烈、生离死别的爱,而是微风和煦,阳光灿烂的爱。 文杰就像个农庄里未见过世面的嫩小伙子,单纯的不得了,从未有过半点坏心,以至于小露曾经怀疑他是不是个情场高手在装清纯。  她托人打听文杰的恋爱史,居然发现自己是文杰的初恋。 小露虽说经历过一次爱情,但也还是个黄花闺女。 不过有了一次经验,第二次就是大大方方的了。 这是一个有主见的女孩子。 记得那时她来信说,医院的党委副书记,挺慈祥的一个老太太,曾经要给她介绍她家的邻居,一位军区副司令的儿子。  小露一口回绝了。 拒绝的理由是:这个门槛太高,俺攀登太吃力,还不如嫁个平头老百姓来得自在。  那位老太太后来也没再强求了,更没给小露小鞋穿。 

小露当初爱上文杰,还受了“一张白纸”理论的影响。 伟大领袖说过:“一张白纸,好写最新最美的文字,好画最新最美的图画。” 小露认准了文杰就是她的一张白纸,她要和文杰一起,画出世界最美的图画来。

文杰和小露一样,出身于书香门第。 文杰的生活,就是读书,求知,科学技术。 他们约会时,文杰可以滔滔不绝地谈三个小时的科技。 小露听不懂,但默默地享受着那快乐的时光,憧憬着未来……

第一次接吻,还是小露主动的。  她对文杰的青涩和害羞,不但不觉得难堪,反而更觉得可爱。 在这么复杂的人欲横流的社会里,这样青涩的小伙子,上哪去找?

文杰在工作上是一个埋头苦干的好青年。 他整天就埋头设计、试验、攻关。 同一科室的别的同事,整天往主任办公室那里跑,马屁拍的滴溜滴溜转,啥事也不做,提薪反而总是第一个。 文杰却不计较那些,仍然埋头苦干。 他的研究成果让室主任提拔到副所长,让同事们的工资涨了两次,奖金发了不知多少,但他自己仍然还是和大家一样。 有时他的奖金甚至还不如别人多。 每天晚上,同事们去泡妞,回家抱老婆,或者去娱乐场所时,只有他一个人还在实验室里核对数据,查找失败的原因,整理实验报告……。  小露约他去看电影,他差不多都要等到周末才答应。

终于有一天,文杰的勤奋和辛苦打动了上帝,打动了全所从所长到炊事员的每一个员工。 在职称评审会上, 副所长和他的研究室主任拍着桌子跟所长发火了:文杰这个人,今年要是再不提上去,他一生气跳槽走了,咱们的奖金都要打折。 不提他,老子也不干了! 

同一批进入研究所的那些人,文杰第一个提为高工。 有的人来所里十几年了,都称得上是文杰的老师辈,都还不是高工。

很快部里下达了一个新的项目,那个领域只有文杰做过一点试验,别人谁都没碰过。 因为那是硬任务,谁都没有底能不能做出来,不敢接。 文杰看了课题说明后,主任来问他行不行,他说可以试试。 立刻,他被任命为项目组长。  谁都知道他没有任何领导能力和组织能力,有时说话都脸红,但谁也不愿意和他捣蛋。  那个时候国内的学术腐败还远不如今天。 大家觉得他这个书呆子与世无争,野心不大,对自己不构成任何威胁,反而愿意接受文杰的领导。 文杰也太老实了。 别人当领导,再小的芝麻官都摆出一副官老爷架势,指挥别人干活,自己什么都不干。 事情做成了,都是自己的功劳。  文杰自己干的比谁都辛苦,以至于室主任还要频频提醒他把工作分派给别人,自己只要提出设计思想,严格把关就行了。 十五个月后,那个项目成功了! 部长颁发嘉奖给文杰的研究小组。 文杰的名字让所里每一个人骄傲。一笔奖金让全所的人都小发了一笔。

他们结婚,所里破例给文杰一个月的假期。 所长还亲自打电话给小露单位的院长,要他们给小露也放一个月的假。 所长对文杰说:新郎官就要像个新郎官的样子。 所里的事,你就放下一个月吧。

那是小露最快乐的一个月。 一直到今天,小露和文杰都没有再跟那一次一样快乐地旅游、度假,无拘无束地享受时光。 小露这辈子累啊。

文杰要自费出国留学,所里炸开了天。  要不是那时正赶上机构重组,责任承包,各研究室大换班,所长新换人选,他根本出不了国。 他其实一开始并没有想到出国,是小露出的主意。 那个时候出国的大潮波澜壮阔,所里一个高工去外国当了一年访问学者,回来就提副所长。 文杰看到这个情形也有所心动。 公费出国的那几个人都是根底雄厚,上面有人的。 至于小露为什么要出国,她自己也说不清楚,但也从来没有后悔过。 人生的许多事情其实都是说不清楚的。

本来他们俩都差不多说好了让小露先出国探路打头阵,文杰的父母过来帮他们带刚满月的儿子,一年后他再出去。 但小露改变了主意:你这大老爷们让我小女子去滚地雷阵,杀出一条血路,然后你享受胜利成果,你好意思吗你?  文杰想了想,觉得这也是道理,就把心一横,把襁褓中的儿子交给老人带,和小露同时出来了。

但是,来到美国后,小露确实成了那个滚地雷阵,杀出一条血路的女豪杰。 那个家,她撑下了大半边天。

文杰是个呆瓜。 除了读书,做学问,搞研究,做实验,其它什么也不会做。 在国内起码还有公有制的那把大伞罩着,人家可以把他当陈景润一样供着养着,他只要努力做学问搞研究就行了。 研究所的党委书记曾经暗地里找文杰手下每一个组员谈话:你要是敢跟文杰捣蛋,欺负他老实人,那你干脆今天就卷铺盖走人。 他的项目要是搞砸了,他没事,但你们统统滚蛋!

美国不来这一套。 书呆子寸步难行。 文杰的考分是最高的,但系里有个规矩,就是每个研究生每年必须选修一个学分的Seminar,这就是介绍相关的某个领域内的最新动向,听众是本系的教授和研究生。 文杰的presentation skill本来在国内就很糟糕。 别看他在家里跟小露说他的科研是头头是道,真正到了讲台上他面红耳赤,结结巴巴的,简直像个犯错误的小学生。 在国内时这个问题还不算突出,他只要眼睛盯着讲稿,念完就行了,然后就是听众噼里啪啦地热烈鼓掌(其实是为奖金鼓掌),领导来一段表扬。 老美根本就不吃这一套。 文杰的英语是国内速培班里突击出来的,根本没有会话和演讲能力。 加上他本来就不擅长演讲,讲台上他回答听众的问题时结结巴巴说不清楚问题,头一年他的seminar 居然拿了个C  尽管他的GPA还是全系研究生中最高的,有很多获得资助的机会却被他白白丢失了。 

物理系、数学系、化学系那边开很多公共课,有很多TA Teaching Assistant)的机会。 文杰本来可以去那些系选修几门课程,然后在那边当TA的。 但人家一看文杰的seminarC,嫌他英语太菜鸟,不敢雇他当TA了。 这下子不要说学费,就连文杰和小露的生计都成了大问题。 带来的钱很快就所剩无几了。 国内双方的老人也还有些外汇储蓄,但他们哪里忍心跟老人开口。 他的这个系,当时热门的很,学生想被录取进来都不容易,系里根本就没必要靠TARA吸引学生。

小露一开始去中国餐馆当带位,挣来的钱把房租一交,一半就没了。 这还没提到那个老板和几个男waiter色迷迷的眼光的那件事,一直到今天她都没敢把那件事告诉文杰。 小露发现这样挣钱不是长远之计,指望老公也不是个办法,就四处打听人家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 当初出国留学是自己先提出的,现在出了问题怎么办呢? 当然要自己来担当。

小露听说,有些来陪读的,跟她一样在国内是医学院毕业的。 只要在美国考过医生执照,然后再找家医院做三年residence,就彻底翻身了。  但是仔细一打听,准备考试至少要两年,还不一定考得过去。 residence那是地狱,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才拿一点点钱。 那么一折腾,几年下去,文杰的学位就读不成了。

还有什么法子呢? 无论如何,不能耽误老公的学业,小露这么想。

第一年总算在艰难困苦中度过去了。 小露在这一年中英语有了很大的长进。 她和文杰不一样。 她外向,活泼,周末去老美的教堂交朋友,还参加当地各种的帮助外国学生及家属学习英语的免费课程。 她本来长的就是一副美人坯子的脸蛋,嘴巴又甜,每次文杰的系里有任何可以带家属的party,她一次不漏地参加,很受老美的欢迎。 往往文杰把小露介绍给老美后,人家就跟小露津津有味地聊下去,文杰被晒到一边去。 尽管她英语一开始很糟糕,但她绘声绘色,手脚并用的表达,让人家基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 由于她笑口常开,总是喜欢和老美聊天,在各种社交场合落落大方,在教会还交了不少老美朋友,她的英语突飞猛进地提高。 以至于一年后她经常要矫正文杰的用词和发音了。

在比较了各种机会后,小露终于发现了一个诀窍。 在美国要当护士很容易找工作,但也至少要花两年的时间读护士学位。 但是理疗、超声波、按摩等技术性的工作对于文凭的要求就没有那么严格了。 她去一所专科学校,把自己在医学院读过的课程跟那边一说,他们告诉小露,要补五门课就可以考超声波技师的执照了,但前提是必须把国内的成绩单公证后寄过来。 小露出国前在北京人才中心存放了一套成绩单,而且是翻译好的。 他花了点钱,那边就按照这边的要求把成绩单寄过来了。 立刻,她一边在餐馆打工,一边读超声波技师需要补的课程。 至于她的学费,是偷偷跟她妈借的。 这件事至今也没有跟文杰说。 文杰也从来没问过。

由于她英语突飞猛进,又是个大美人儿,在餐馆很快就和顾客打成一片,那家餐馆的老板发现小露的个人魅力带来了不少回头客。 于是他对小露刮目相看了,怕小露一生气跑到另一家餐馆,把自己的生意带走。 那几个老想吃小露豆腐的色迷迷的waiter,统统被他炒鱿鱼。不过老板的好生意只持续了半年就完了。 半年以后,小露辞退了餐馆的工作,那个老板当场气晕。

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原来小露读完了超声波技师的课程,开始埋头准备考执照了。 这丫头的脑瓜子快,那种考试对她来说只是英语有点麻烦,内容并不难。 很快她就拿到了执照,在一家诊所做part time的技师。 尽管那个工作的收入还是很低,但比她在餐馆打工的收入高出几倍。 文杰读书不成问题了,家里的开销基本解决了。 几个月后儿子也接到身边来。 文杰和小露的日子开始好转了。

小露不是一个容易满足的人。 她很快就找到一份fulltime的工作。 家里的收入大大增加。 孩子入托的开销也解决了。 一年后她发现,如果有自己的设备,然后去各个诊所为他们做按时算钱的超声波诊断服务,赚的钱更多。 这等于自己当老板。而且不必花费高昂的投资购买设备,租设备就行了。 二手设备的价格也十分低廉。

文杰呢? 现在是两耳不闻家里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他不紧不慢地先读了硕士,在人才市场上磨蹭了大半年还没有找到工作,于是就接着读博士。 

小露支持文杰继续读博士。

她后来发现在别人的地盘上跑来跑去,还不如自己多拿几个执照,开一个小型的Imaging Center,然后和那些自己没有那些设备的个体户医生建立固定的客户关系,这样就可以得到很多的生意。 于是她花了几个月的时间读了所需的课程,又拿了两个执照,接着在一个小medical complex里面租下了一套空间,开了一家类似”Diagnose Imaging Center”那样的技术诊断中心,除了B超,她增加了X光等项目。 一年后,她要到报纸上打广告雇人来和她一起工作,因为来她的这的病人应接不暇。 C城的一些中国人也去那里接受检查。 但几乎没有人知道,那个华人女技师其实是那里的老板。

那几年,城里有几处的房地产价格稳步上升。 小露从她的病人那里打听到这方面的一些生意经,于是她就开始用她的一点积蓄进行房地产买卖。

记得她买第一处房产时还打电话来跟我们讨教买房的经验,我们早几年买了新房。 过了两年,她每次打电话来必谈房地产的行情。 我们问她到底赚了多少,她笑而不答。 看得出来,她很春风得意。 几年内她买房卖房,手头进来出去了至少六套房子。 而且每个决定都是她做出来的。 文杰是永远计划计划再计划,分析分析再分析,但就是不敢做决定。 小露大胆泼辣,眼光犀利,敢做敢当。 至于赚多赚少,用她的话来说:除了一栋屋宅基本不赚不亏,别的都赚的盆满钵满。

文杰的动手能力十分惊人。 他只要看别人换一次地毯,回家来就可以自己做。 但实际上是他先看一遍别人是怎么做的,然后回家教小露去做。 他们买卖的那几套房地产,差不多都是低价买到条件不佳,但地理位置不错的房子,然后小露自己抽空去换地毯,铺地板,刷油漆,更换厨房设备,把房子装修的焕然一新,然后价钱就涨上去了。 看准了正确的时机,再把房子卖掉。 那赚来的每一分钱里都有小露的血汗。

等到文杰把博士学位拿到手的那一年,他们家早已经是当地华人家庭中远高于average的小富之家了。 文杰几乎看不到有找工作的必要了。 小露早已关掉原来那个Imaging Center,在一个高级住宅区附近的一个Medical Plaza新开了一家,增加了几台新设备,并开始盘算着弄一台MRI那样的大型设备进来,雇四五个员工。 这时的她,财源滚滚,养活全家绰绰有余。 儿子早已进入私立学校读书,功课在班级里稳拿第一。 他们还在北京买下一处房产,正在筹划着购买第二套房产。 

也就在这个时候,这个幸福家庭开始出现大面积裂痕。  其实小露和文杰之间的小隙小缝早就产生了。 只是那些年忙着读书,打工、翻身、赚钱,顾不上那些了。 也许正是因为那些个小隙小缝在早期没有得到适当的修补,才慢慢演化到今天大厦将倾的这个局面。

(未完待续)

2

高兴
1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4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76 个评论)

1 回复 oneweek 2012-6-23 08:35
三 还是 四 呀?
2 回复 解滨 2012-6-23 08:41
oneweek: 三 还是 四 呀?
1 回复 mayimayi 2012-6-23 08:49
俺才看过 2 呀,
怎么 跳到 4 了
8 回复 解滨 2012-6-23 08:58
mayimayi: 俺才看过 2 呀,
怎么 跳到 4 了
上一次是2和3呀,这次是4啦
1 回复 tangremax 2012-6-23 09:02
有滋有味。
3 回复 解滨 2012-6-23 09:05
tangremax: 有滋有味。
马马虎虎
3 回复 mosville 2012-6-23 09:06
挺惨的,这么苦啊!
2 回复 tangremax 2012-6-23 09:06
解滨: 马马虎虎
功夫了得。
3 回复 解滨 2012-6-23 09:09
mosville: 挺惨的,这么苦啊!
二十几年前过来的留学生和十几年前过来的,很多都是这么惨过来的。 所以我经常去中餐馆吃饭看到waitress像学生打工的,我一定要给多点小费。
2 回复 mosville 2012-6-23 09:15
解滨: 二十几年前过来的留学生和十几年前过来的,很多都是这么惨过来的。 所以我经常去中餐馆吃饭看到waitress像的学生打工的,我一定要给多点小费。 ...
好像这个男人在美国社会不合适,也有点拿不出手,挺窝囊的。如果长得帅也行,西服领带穿着,出去少说话,装深沉也行。如果不好看,跟他过日子,真没劲。
4 回复 真爱华 2012-6-23 09:17
解滨: 二十几年前过来的留学生和十几年前过来的,很多都是这么惨过来的。 所以我经常去中餐馆吃饭看到waitress像的学生打工的,我一定要给多点小费。 ...
  
5 回复 ahsungzee 2012-6-23 09:39
写得不错。等待续集!
       其实在人类中,有的人适合天长地久的婚姻,有的人却只适合曾经拥有的婚姻。最怕的就是这两种不同类型的人碰到了一起,还真的成了夫妻!
3 回复 解滨 2012-6-23 09:42
mosville: 好像这个男人在美国社会不合适,也有点拿不出手,挺窝囊的。如果长得帅也行,西服领带穿着,出去少说话,装深沉也行。如果不好看,跟他过日子,真没劲。 ...
但美国毕竟还是一个老实人占多数的国家。 小说中男主角如果放在今天的中国,根本就无法生存。
2 回复 解滨 2012-6-23 09:44
ahsungzee: 写得不错。等待续集!
       其实在人类中,有的人适合天长地久的婚姻,有的人却只适合曾经拥有的婚姻。最怕的就是这两种不同类型的人碰到了一起,还真的成了夫 ...
你说的很有道理! 请允许我把你的话写入下一集,可否? 谢谢!
3 回复 arkone 2012-6-23 09:51
博主真能写作,续集不断。风格完全不同的博文交叉发布。感觉好像是村民本来要进来喝杯白酒,却发现喝下的是一杯啤酒。不过,每篇博文的文笔都不错。
2 回复 解滨 2012-6-23 09:55
arkone: 博主真能写作,续集不断。风格完全不同的博文交叉发布。感觉好像是村民本来要进来喝杯白酒,却发现喝下的是一杯啤酒。不过,每篇博文的文笔都不错。 ...
谢谢您的鼓励和支持! 俺一定努力写作,报答每一个读者
1 回复 dwqdaniel 2012-6-23 10:17
解滨: 二十几年前过来的留学生和十几年前过来的,很多都是这么惨过来的。 所以我经常去中餐馆吃饭看到waitress像学生打工的,我一定要给多点小费。 ...
好心人!
3 回复 mosville 2012-6-23 10:18
解滨: 但美国毕竟还是一个老实人占多数的国家。 小说中男主角如果放在今天的中国,根本就无法生存。
他如果在美国土生土长,当然没问题,有家里人和亲友帮衬着,即使不结婚(很可能不结婚),照样过的舒舒服服。美国这种人很多。但是他是第一代移民,没有亲人,还有这样一个不安分的老婆,对他一定很失望。他能给她什么?这好婚姻都是互补的。这夫妻好不好别人不知道,鞋穿在自己脚上,只有自己知道。
4 回复 解滨 2012-6-23 10:19
mosville: 他如果在美国土生土长,当然没问题,有家里人和亲友帮衬着,即使不结婚(很可能不结婚),照样过的舒舒服服。美国这种人很多。但是他是第一代移民,没有亲人,还 ...
你说的,正是下一集要探讨的。  
10 回复 fanlaifuqu 2012-6-23 10:20
解滨: 二十几年前过来的留学生和十几年前过来的,很多都是这么惨过来的。 所以我经常去中餐馆吃饭看到waitress像学生打工的,我一定要给多点小费。 ...
是的!
123... 4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5-4 07:3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