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拼 (4) 曾澈被杀害

作者:戴老板  于 2013-2-1 11:4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自传|通用分类:自我介绍|已有3评论

关键词:, 上海, 天津站

血拼 (4) 曾澈被杀害

1939年秋,因王天木在上海的叛变,其在天津的老部下、军统天津站行动组裴级三亦向日伪投降。他把平、津、保三站和唐山、沧县两个组的人事组织一并出卖给日本人,致使华北区受到致命打击。日本宪兵根据裴级三提供的情报,在华北展开大搜捕。天津区行动组组长兼滦榆总部直属大队大队长王文(陈恭澍部下),在再次奉令潜入北平时,被日本宪兵逮捕。他受尽种种酷刑,坚贞不屈。最终就义于北平,时年刚满30岁。927日,军统在天津地区27岁的书记曾澈在天津被捕,区长陈恭澍一人逃往重庆。次日上午,日本宪兵袭击了军统在天津的办公点和藏身处,抓获了不少特工,其中有41岁的天津站负责人陈资一。曾、陈两人被立即枪决。

曾澈,浙江瑞安人,1913年生人,约1930年代初求学于上海法学院,后加入军统。曾是蒋介石侍从室侦察科书记,临川培训班书记,后任军统天津站书记,站长、华北区书记。组建抗日奸团,刺杀周作人,王克敏等。1939927日,曾澈在天津市区河北大经路被捕。敌人要他组织亲日团体,他断然拒绝。曾被捕后,只求速死,并绝食,遭日本宪兵强灌他食物。在狱中300多天,曾经受了种种苦刑也不动摇。终于194099日在北平慷慨就义,时年仅仅27岁。

裴级三叛变后,我一方面任命原华北区副区长倪中立为天津站长,重建天津站;一方面指令倪中立制裁裴级三。天津站倪中立到津后,立足未稳,即遭日特破坏,倪中立也被杀害。不久,我又派陈仙洲到天津建立特别站,派张家铨重建天津站,两站再次被日特破坏,站中许多人被捕,仅余张家铨、陈仙洲2人分别逃回河南和重庆。从此以后,军统在天津的组织只余下一些零星的小组或电台断断续续在活动。

与此同时,平津抗日杀奸团(抗团)亦被株连,惨遭打击。因为抗团李如鹏曾请裴级三来讲解装卸手枪的方法,所以裴认识李如鹏。19406月,裴带着一些日本宪兵来到天津英租界营口道诚士里的李如鹏家,在楼下先看到陈肇基、刘永康、华道本和张树林四人。于是就把他们两两铐在一起。再上楼搜查,将李如鹏和他的妻子童瑛都抓了起来。这时楼下四人见没人监视就逃跑了。后遇人帮助砸开手铐,才幸免于难。李如鹏被日本人逮捕,被关押在天津海光寺,(日本司令部、日本兵营所在地)在审讯中,敌人对他残酷用刑,李如鹏大义凛然,英勇不屈,最后被枪决。他被害时只有25岁。怀孕的妻子童瑛被释放。李如鹏是遗腹子,他的儿子又是个遗腹子。临刑前,李嘱托同狱难友,转告童瑛,待孩子(不论男女)出生后起乳名狱生。

王天木叛变后,军统上海站濒于瘫痪,面临随时被剿灭的危机。在这期间,我派少将高参萧家驹、特派员罗梦芗先后到上海开展策反、除奸活动,均被反水的76号第四行动大队长万里浪诱降引荐给76号特务头目丁默邨、李士群,由76 号分别安置为“和平救国军”的参谋、76号的顾问等职。193910月,少将特派员王钟麒、李济时到上海不久,也被由反水的林之江出卖抓进76号,先后投敌,被聘为76号顾问和专员。39年年底,军统特务工李持平、陈家栋也先后被由反水过去的吴道绅出卖,未经用刑就“投降”了76 号,也被分别委任为76号专员和电务处电务员。后因李士群发现李、陈二人仍暗中与重庆保持联系,李当即命万里浪将二人绑赴上海中山北路刑场一起枪杀。

193911月,军统青岛站的头目赵刚义投降。军统青岛站的头目赵刚义与王天木是故交。1115日,投降日本的赵刚义带领日本宪兵在青岛大肆搜捕。军统青岛站的代理站长交出了特工名单、地址和电台。19391124日,军统在北平的办公处和电台陷入敌手,副区长周世光被捕,随即被杀。日本宪兵进一步扩大战果,对张家口察哈尔绥远丹东、内蒙等地进行了系统的搜捕,国民党情报员、积极分子、游击队长纷纷落网,电台被毁。军统在敌后的情报体系几乎毁灭殆尽。在这期间,军统武汉区也被日本宪兵队破坏,区长李果谌被捕投敌,出任伪皇协军参谋长,后被伪皇协军司令熊剑东借机诛杀。

熊剑东,浙江昌化人,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毕业。精通日语。曾在冯玉祥部任参谋。他是“忠义救国军别动总队淞沪特遣支队司令”。熊剑东下面有个名叫胡肇汉的,就活动在常熟阳澄湖一带,或许是《沙家浜》里的胡司令的原型。熊剑东后来改称‘常熟、嘉定、太仓、昆山、青浦、松江六县游击司令’,在上海周边到苏南一带抗击日军。
1938年夏,熊剑东部在江苏常熟荡口曾夜袭日军营地,击毙日军30余人。1938910月间,熊剑东部所属第六梯团(该团属新四军)曾拦截过一个名叫姚民哀的汉奸。几天后,在常熟东张乡法灯庵广场,熊剑东主持了白茆军校阵亡学员的追悼会。会上,姚民哀被当场处决,以慰问烈士。同年11月中旬,十二梯团王士兰部设下鸿门宴,捕获日伪太仓县知事黄颂声,并送淞沪别动队熊剑东处枪毙。

这时,熊剑东渗透到上海市内搞地下活动。不慎被日本上海宪兵队逮捕。熊剑东不肯轻易投降日伪。熊剑东这个游击司令,既有军事经验也有地域根基,加上是留日的士官生,据说周佛海就看上熊剑东的这点,一直让日本宪兵队将熊剑东关着。当时担任上海日本宪兵司令部特高课长官的冈村,就是熊剑东在日本军校的同学,有这层关系罩着,日本宪兵队特高课不但没给熊剑东吃多少苦头,反而时时有所关照。一年后,熊剑东屈服当伪皇协军司令后,也凭借这层关系,与冈村勾得很紧。最后,冈村让李士群吃下了致命的牛肉饼。这是后话。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7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2 回复 病枕轭 2013-2-1 19:19
国军中也有不少义士啊~
2 回复 自知无明 2013-2-2 00:06
病枕轭: 国军中也有不少义士啊~
那是自然。
3 回复 卉樱果 2013-2-2 11:45
病枕轭: 国军中也有不少义士啊~
当然!!!!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12-6 20:3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