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妫:只因世上美人面,改尽人间君子心

作者:顾长安v  于 2015-2-7 06:2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21评论

关键词:美人词话


息夫人

宋之问(唐)

可怜楚破息,肠断息夫人。仍为泉下骨,不作楚王嫔。
楚王宠莫盛,息君情更亲。情亲怨生别,一朝俱杀身。

     她是中国历史上的“海伦”,以“月中飞出云中得”的绝代颜色,让三位国君、一国之相裙下折腰;

    她是史学家口里的祸国红颜,让三国接连兵祸相接

    她是杜牧诗里的一笔轻蔑,至竟息亡缘底事?可怜金谷坠楼人。国灭家亡,同样面对掠夺,她没有像绿珠一样以死抗命,而是安然地做了“仇人”的王后;

    她是刘向《烈女传》里的臆想,传说她三年不共楚王言,最终与息候双双殉情于城下。。。。。。

    她就是息妫,春秋时期绝世而独立的美人,烽火连城乱世里的一抹桃色的传奇。

    陈国宛丘,因为这样一个女子而被历史铭记。

    公元前684年的夏六月,从宛丘离开了两支送亲的队伍。

    一支队伍将新娘送到了蔡国,另一队人来到了息国。新娘子们是陈国庄公的两个初长成的女儿。姐姐嫁给了蔡国的哀候,妹妹嫁给了息候。因为本姓妫,嫁给息候的便被称为息妫,也称息夫人。  

    息妫度过一段平静的君夫人的日子,按照礼仪,她要回陈国省亲。从她的车驾离开息国的那一刻起,翻开了她跌宕起伏风云变幻的一生。

    息妫归省,途径蔡国。自出阁后,各为人妇,息妫与姐姐再无相见。闺中旧事,嬉笑欢甜一时都涌现心头。带着那份对旧时的怀念,和对的姐姐的思念,息妫特意入蔡国去探望姐姐。

    一听说息妫入宫而来,蔡候激动不能言。那一张春梅绽雪、霞映澄塘的芙蓉面早印在了他的心里。这样一个机会,他怎么会放过?

    蔡候亲自置办了一席佳肴。清风明月、管乐丝竹,美人如花,静坐在侧。冽酒醇香,沸腾在胸中,又仿佛氤氲了脑海,满世界仿佛都是她的香。

    那酒便成了吹放万千桃花的春风,叫他心旌摇动,情难自禁。开始只是面对面地坐着就很好。渐渐的,他醉了。心醉了,人也醉了。于是“止而见之。弗宾。”

    息妫没有料到,她欢喜而来,没有见到姐姐,等待她的却是姐夫无礼调戏。于是霍然起身,愤而离去。

    藏着满心的委屈,见过了父亲,再也安奈不住心中的羞愤,心事沉沉的回到了息国。

    她眉头紧锁,万般心事。息候从她的抑郁最终得知了这一段的羞辱。他满胸愤怒,面对着息弱蔡强的局面,他使臣入楚,献上降蔡的计谋,也是他的复仇计划:“伐我,吾求救于蔡而伐之。”

    我们将目光从这一段桃色传奇里暂时挪开,看一眼那个风云多变时代。

    楚文王熊赀即位后,于周庄王八年把楚国的都城由丹阳迁到郢。这时楚称王已及二世。有贤臣良将为辅,是时,楚国相继灭掉了邓国、权国,征服了随国,打败了郧国。除了强大的齐国和与齐国婚盟的蔡国外,汉东诸小国几乎都被楚国降伏了。楚国虎视汉阳,渐有向中原扩张的意图,图谋东进本在计划中。息候的这个计谋正中了楚王的下怀,他也乐得做一个顺水人情。于是欣然采纳了息候的计谋,俘获了蔡哀侯。

    楚文王本想烹殺蔡哀侯,被大臣鬻拳劝阻,哀侯最终获赦回国。此时,哀候也知道令自己身陷困地的原因,但他按而不发。

    在楚文王为哀侯而设的饯别宴上,笙箫齐奏,美女如云。哀候却是一副万花不入眼的模样。文王觉得奇怪,舞池中的女子,哪一个不是楚国的绝色?于是文王问他:“哀候可曾见过这等佳人?”

    哀候捏着杯子微微一笑。言笑晏晏、波澜不惊的表面下,心底早已经是枪林弹雨、百转千回。求之不得的佳人,已失去的国土和为君主的尊严,纠缠在一起,如油煎火燎。一个复仇的计划在心底逐渐清晰了起来。于是貌似随意的一句话,终于叫息妫永远的离开了丈夫息候,也给息国带来了亡国的命运。

    哀候神色向往又带着遗憾的说:“大王宫中的美女确实美丽,可天下间,除了息妫又有谁称得上绝代色、倾城姿呢?” 息候怕是到死都没料到,为了报一时的谑妻之恨,给自己带来的是亡国之祸。

    开始,楚文王或许并不以为然。但江山美人向来都是居高位者毕生的追逐,既然江山已经固,那个美人自然而然的走进了他的心里。

    公元前680年“楚子如息,以食入享”。

    我们再无从知晓,楚文王最初的打算。他借口入息,也许只是探探路,并没抱着什么更深层次的打算。然而,在楚文王见到息妫的那一刻,便让息候的江山和美人瞬间零落。

    她颔首奉上的美酒,霎时醺醉了他的心。香培玉琢、冰清玉润、月射寒江,冶容姿鬓、芳香盈路。。。。。。他搜遍脑海,那些赞美的词哪一个说的都是她,但哪一个也都不足以描述她。他刚开口想同她说上一句话,可她眉眼一秒都没在他身上停留,稍稍一礼便盈盈而去了。

    只因世上美人面,改尽人间君子心。楚文王从来不是君子,却也不是小人。可这一次,他却是为她做了一回。只因为那一张芙蓉面,叫他恨不得掬拥在怀,叫他不得不强取豪夺。

    公元前680年“楚子如息,以食入享,遂灭息。《左传》里的短短数语下头是怎样的惊涛骇浪,都被历史留白,她的归宿只剩下三个字:“以息归”。

    息妫也许从来没想过涉足政治的漩涡,然而命运却因为她的美貌,将她带到了权力的中心,与几国的兴衰战乱相联。“红颜祸水”的称号,也因此永久的加在了她的身上。

    这一年,楚文王将息妫带回了楚国,以“夫人”称之。他给予了她作为一个国君能给予一个女人的最崇高的地位。六宫粉黛皆因她的到来,在一夜间凋零。他将他能给的,都恨不得双手奉到她的眼前:居高位,服盛服。

    锦衣玉食、雕梁华栋,本是陈国公主的她并不稀罕。但是他却给了她一颗君主难得的真心独爱。他的千般恩宠、万般溺爱,都不能得她展颜一笑、淡然一语。来到楚国的三年里,她“看花满眼泪”,“只自无言对暮春”。

    带雨香腮娇欲滴”,这样的息妫更叫他执迷。他爱不够她的一切,哪怕她总是默默不语、郁郁寡欢。但只要她肯留在他身边,那都能叫他欣慰。他只恐做的不够,最怕忽略什么能令她开心的事情。

     公元681年,蔡国参加了齐桓公所召集的北杏之会,这看在楚文王的眼里,无异于公开对抗楚国,也成了楚文王打算灭亡蔡国的导火线。

    君主的爱,或许从来都抛不开政治的气息,或许都不是那么纯粹,却也来的天崩地裂。

    他握着她的手轻声问她:“为什么你不能跟我说一句话呢?”

    息妫说:“吾一妇人,而事二夫,纵弗能死,其又奚言?”

   “事二夫”是“弃信”,也是“弃礼”,楚文王自然知道息妫因为此事所承担的骂名。但他不在乎,身为君主的他,总得做点什么叫她开心。

    他知她国灭家亡的心结难解,是以蔡侯灭息。只愿她一笑,他就是灭了蔡国又如何?

    公元前680年,为博取息妫欢心,楚文王嫁祸于哀候,于这一年七月再次发兵攻蔡,蔡候被俘羁押,最终留九岁,死于楚

    当得知蔡候身死的那一刻,谁都看不清她的表情。是对往事的释然,是对息候的哀痛愧疚,或是大仇得报的尘埃落定?都已经湮没在千年悠悠的黄尘古道里,再无人得知

   《会笺》评赞曰:息妫辱身犹能报仇,亦女中之杰,即其不言,想见坚忍之志。也许是牵强附会,也许是妄断揣测,也许是事实,都已经不重要了。她默默无言几度青春,最终等到了那个叫她家破国亡的人的死讯,往事也烟消云散了。

    他的爱最终是打动了她的心。息妫最终落定在楚王的后宫里,花开几载,为楚王诞下两个王子,长子更被立为王储。还要他怎么爱才好?做为一个女人,谁的心都不是磐石,坚不可摧。对英雄也会有仰慕,寂寞时也会感激他的宠爱,那爱情更因为新生命的诞生而延续蜕变升华。

    被疼爱的妻子和两个孩子母亲的身份,叫她的心不再羁留在往事里,而以王子的母后身份登上了新的历史舞台。高居尊位的她,又怎能不对这个国家倾注关爱?或许是一种对命运的妥协,或许是那颗心已经时过境迁。息妫就是这样在楚国生活着、变化着,终至达到与楚国同荣辱、共患难的境地。

    后面的故事,提起的人并不多,大约是人们更喜欢息妫前半生跌宕的感情纠葛。然而,做为一个女人、一个王后,后半生的她,才算得真正的成熟。

    恩爱夫妻似乎总是不能得到上天的眷顾,志在天下的楚文王为了巩固扩大国土,四处征战。公元前675年,楚文王在打败黄国班师回朝的途中染病,随后于六月份去世。

    息妫的长子堵敖继承了国君的君位。三年后,堵敖就在政变中被弟弟弟恽所杀。恽继承了他的位置,这就是后世所称的楚成王

    息妫面对相继而来的丧夫之痛,儿子手足相残、兄弟阋墙的悲剧前,她没有倒下,也没有轻言生死。她早就和她的丈夫、孩子还有楚国紧密的融为一体了。她以一个女人的坚强,扛起了辅佐幼主的重担。没有人比她更柔弱,也没有人比她更坚强。

    楚成王幼年初立,朝政多由叔叔,也就是楚文王的弟弟,时任令尹子元所掌握。

    息妫这时候早已不再是当年那个初嫁的少女,可依然美丽动人。她从没注意过这一双眼睛,原来早已在自己身上徘徊了这么多年。到了这时候,才发现这样一个又为她改了心的男人。

    子元深藏了这么多年的爱意,在掌握了楚国大权后,终于不肯再默然等待了。他在接下来的许多年里,不断的向她示爱,表达着自己的爱恋。

    然而再长的等待,都有叫人等不下去的时候。公元前666年,子元为了引诱寡居的息妫出轨,公然在她居住的宫殿修起了一座新的宫殿,并叫人日夜跳一种叫做的舞蹈。

    这时候的息妫早已经在政治里成熟,她知道此时并没有对抗身为相国的子元的实力。她用女人的温柔和智慧来扭转了这一场危机。

    她哭着说:先王要人跳这种舞,是用作习战争演练。现如今您不用这种方法来进攻仇敌,却要用在我这个亡未人旁边,这难道不是件奇怪的事情吗?

    子元听说后,感叹道:一个妇道人家都知道要打击仇敌,我反而忘记了。于是在当年秋天率军攻打郑国

    息妫的话,他当成了一种激励,也看成了一种“承诺”。公元前664年,子元远征归国后,就强行和息妫住到一起,并将劝阻他的大臣斗射师抓了起来。

    息妫面对又一次被抢掠的命运,这一回,她再也没泪眼看花默然不语。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史书上的一片空白,叫人难以猜测息妫到底做了什么。

    然而是年秋天,申公发动政变杀死了子元,谷於菟获得了令尹之位。我们再也不需要猜测或者去怀疑息妫在其中所做的努力了。

    儿子的王位终于稳固了,也最终将楚国带向了强国之路。息妫也在金戈铁马战鼓雷动中渐渐的退出了历史舞台,没有人知道她身归何处。也没有人知道,夜深人静的时候,她会不会想起从前那些过往、那些叫她欢喜和哭泣的人们?

    邓汉仪《题息夫人庙》言,“千古艰难惟一死”,可有时候痛苦的活着比死更艰难。死亡是一场华丽的悲剧,然而坚韧的活着,却被息妫演绎的倾国倾城。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9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9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1 个评论)

1 回复 宁静千年 2015-2-7 06:43
可惜,可叹!
2 回复 宁静千年 2015-2-7 06:43
又可悲!
0 回复 小皮狗 2015-2-7 07:15
难得一见的好文,读来韵味隽永,很享受。
曲直迂回,丰富人生,写实诗画,何来悲叹?!
2 回复 解滨 2015-2-7 07:48
这故事,这文章,写的太好了!
1 回复 徐福男儿 2015-2-7 08:22
好文!帮您做一点小校对:杜牧的诗应该是“可怜金谷坠楼人”,金谷指石崇的金谷园。
1 回复 sissycampbell 2015-2-7 09:33
欣赏好文。很感动!
0 回复 fanlaifuqu 2015-2-7 10:25
跟着文豪大腕叫好!
0 回复 顾长安v 2015-2-7 10:41
徐福男儿: 好文!帮您做一点小校对:杜牧的诗应该是“可怜金谷坠楼人”,金谷指石崇的金谷园。
谢谢,这就改过来
0 回复 顾长安v 2015-2-7 10:43
sissycampbell: 欣赏好文。很感动!
谢谢
2 回复 顾长安v 2015-2-7 10:44
解滨: 这故事,这文章,写的太好了!
谢谢,过奖了
2 回复 顾长安v 2015-2-7 10:44
小皮狗: 难得一见的好文,读来韵味隽永,很享受。
曲直迂回,丰富人生,写实诗画,何来悲叹?!
谢谢,过奖了
0 回复 顾长安v 2015-2-7 10:44
fanlaifuqu: 跟着文豪大腕叫好!
谢谢,过奖了
0 回复 解滨 2015-2-7 10:51
顾长安v: 谢谢,过奖了
不是过奖,而是实事求是。 这样的文章,没有扎实的历史学和文学功底,是写不出来的。村里有你这样的水准的,寥寥无几。
2 回复 秋收冬藏 2015-2-7 11:07
大家手笔,自是不凡。
不过,美人面与君子心之说,似乎还有待商确。元稹就最不是个好人~
2 回复 bluedreamhd 2015-2-7 22:05
好文,女中豪杰
2 回复 顾长安v 2015-2-7 23:19
秋收冬藏: 大家手笔,自是不凡。
不过,美人面与君子心之说,似乎还有待商确。元稹就最不是个好人~
哎,这个世界上多得是说的比做的好听的人。好坏没有绝对,尤其这种搞人文艺术的,他们的世界不是咱们正常人可以理解的
2 回复 夺标 2015-2-8 01:48
卜算子 大车之忧 (原创)

冬雨细如灰 香缈疏影袅

邂遘含章妙点额  年纪当时小


冷眼看兴衰 感汝呵妆巧

化羽琼枝萼绿来 还把前缘报
2 回复 夺标 2015-2-8 01:55
陈国美人多,奇女多。若论比肩“海伦”者,夏姬也算一个,绰约绝伦,越天命之年而不衰。这个女子的宫闱政治事迹可以和法国历史上的马戈皇后也有一比。
2 回复 夺标 2015-2-8 02:06
秋收冬藏: 大家手笔,自是不凡。
不过,美人面与君子心之说,似乎还有待商确。元稹就最不是个好人~
元稹负莺莺,源自唐代正统习俗依然沿袭六朝时代风俗----士大夫以聘高门大姓女为荣,若以莺莺(陈寅恪先生考证是有胡人血统的混血儿,庶出或就是私生子)为正妻,有违礼制,是当时的主流道德所不齿的。我们看古人一定要把他放在当时的社会文化语境里,不要以今度古才好。莺莺的身份本就类似欧洲历史上Courtesan。

我很喜欢元稹诗稿,元稹元好问一脉相承,鲜卑拓跋氏所出诗人都是多情种,尤其元稹的悼亡诗不输给后来的苏轼、纳兰性德,悼念同甘共苦妻子韦丛:

遣悲怀三首
【其一】
谢公最小偏怜女,自嫁黔娄百事乖。
顾我无衣搜荩箧,泥他沽酒拔金钗。
野蔬充膳甘长藿,落叶添薪仰古槐。
今日俸钱过十万,与君营奠复营斋。
【其二】
昔日戏言身后意,今朝都到眼前来。
衣裳已施行看尽,针线犹存未忍开。
尚想旧情怜婢仆,也曾因梦送钱财。
诚知此恨人人有,贫贱夫妻百事哀。
【其三】
闲坐悲君亦自悲,百年都是几多时。
邓攸无子寻知命,潘岳悼亡犹费词。
同穴窅冥何所望,他生缘会更难期。
惟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
0 回复 秋收冬藏 2015-2-8 02:31
顾长安v: 哎,这个世界上多得是说的比做的好听的人。好坏没有绝对,尤其这种搞人文艺术的,他们的世界不是咱们正常人可以理解的
有道理,咱们再次当朋友吧。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5 09:1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