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老王子 (已有 561,051 人访问过博主空间)

https://www.backchina.com/u/363653

2020,不流氓,行吗?——写在2020年结束之际

作者:美国的老王子  于 2021-1-1 12:3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有感而发|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1评论

        

        老刘是个文化人,能胡诌几句诗,也能瞎编一些不太入流的小说。

        每个人到了岁末年初,都会有一番人生感叹,老刘也不例外。2020年新年伊始,已经到了耳顺之年的老刘,暗暗立下誓言:来日无多,要在剩下的日子里,好好做人,好好做事。他对以往的一些胡作非为有点懊悔,心想,活了大半辈子了,也荒唐了大半辈子。本来以老刘的聪明才智,如果勤奋努力,务正业,是可以在某个领域,至少在文学领域有一番作为的。他的一个朋友,天资并不很高,在文学造诣上跟老刘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但是,人家勤奋刻苦,平日上班繁忙,就在早上三点钟起床写小说,写到七点再去上班,天天坚持,几年下来,已经出了四本长篇小说,在文学界奠定了自己的文学地位。虽然老刘对他这位朋友的小说不敢恭维,但对这位朋友的持之以恒却赞赏有加,自己也常常反省:我为啥就不能像我朋友那样呢?于是,老刘静下心来,坐在电脑前,开始创作。可是,没几天就坚持不下来了。回想起来,老刘发好好做事好好做人的誓言,至少发了几百遍了,有用吗?没用。因为老刘是个无拘无束,自由散漫,风流成性的人,几乎大半辈子的时间都荒废了。不过说荒废也有失公允,那么,老刘的时间都去哪儿了呢?用在泡妞上了。老刘还有自己一套理论,他常常在朋友面前自问自答:现在,人人都想当官,都想发财,我问你,当官是为了啥?为了钱呗,赚钱是为了啥?为了女人呗。我他妈不当官也能有女人,那不是省了几个环节直奔女儿国了。曾经有一次老刘跟朋友约几个女孩子喝酒,酒过三巡老刘有点晕,就建议大家一起去酒吧接着喝。其中一位女孩子以有事为由推辞,老刘借着酒劲耍起流氓:你他妈给我装啊,我啥女人没见过?那个女孩子也不示弱:你是啥女人都见过,可我就不让你见我这个女人!气的老刘直翻白眼,看来在男人耍流氓时,女人只有比他更流氓,他才拿你没办法。

        严格来说,老刘是个有点文化的流氓,在常人看来,文化人都文质彬彬,温文尔雅,而老刘却粗话脏话随口而出,一点没有文化人的样子,他还有自己的道理:作为一个文化人,如果掺杂一些粗鄙,人家反而觉得你是个真实可信的性情中人 。老刘有句口头禅:装逼犯,迟早要完蛋。

        老刘不想完蛋,所以,从来不装逼。他活得真实,活的自我,与朋友相处也是真诚有加而圆滑不足。在微信群里,每每看到他认为不爽的言论,就会不客气的反唇相讥,比如,一个群友说,眼睛是用来看高雅的芭蕾的,而不是用来看电视剧的;耳朵是用来听音乐的,而不是去听那些胡说八道的自媒体的。老刘看了非常不爽,本不想说什么,因为他常常在群里不给人家留情面,因此得罪了不少人。憋了一晚上,老刘还是没憋住,@那个人道:你实在不应该以一个卫道士的面孔教人如何,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多姿多彩参差不齐的,你如此说法让那些喜欢电视剧和自媒体的人情何以堪?你比如我就爱看AV片,你这样一说,我今后看还是不看了?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你那样高端大气上档次,在我们群里,我相信喜欢看电视剧和自媒体的人不在少数,难道他们的耳朵和眼睛就不是正常器官了?

         其实,老刘不仅眼睛和耳朵等器官极为正常,其他器官也无以复加的正常,完全不像六十岁老人。这可不是老刘自我吹嘘,凡是跟老刘有过鱼水之欢的女人,也许对老刘其他方面颇有微词,但说到这方面,都会情不自禁的伸出大拇指。

         想到大半辈子的所作所为,老刘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就在2020年新年伊始,他开始反省了,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不能再走耍流氓的邪路了,改邪归正吧。然而,正当老刘不想继续刷流氓时,这个世界却肆无忌惮的耍起流氓来了。

         如果说2020年是这个世界最流氓的一年,恐怕没有人持反对意见。春节前夕,当国人还沉浸在节日气氛中时,一场史无前例的新冠病毒却突然席卷全球。说突然也未必尽然,记得在前一年的十一二月份,人们隐隐约约听到过一些小道消息,说是武汉出了一种可怕的病毒,要人们倍加小心。当时老刘并没拿当回事,以为是谣言。可是到了2020年春节,就传来武汉封城,瘟疫肆虐的消息。人们回顾去年底的所谓小道消息,才反应过来,原来在某个国度,真如人们所说,谣言是遥遥领先的遥言,是吹哨人在官方严格封锁消息情况下,冒着危险向人们传达的警告,继而李文亮等一些有良知的医生的事迹也纷纷进入人们的视野。老刘通过翻墙,不断浏览网上的各种关于疫情的消息,越是知道的多,越觉得堵得慌,越发相信这个世界本来就是正义与邪恶的较量。如果说瘟疫是天灾,那么,面对现实,众志成城;如果说有人祸的成分,那就该追究责任,绝不姑息。老刘再也无法改邪归正了,在一个流氓的世界,老流氓老刘又开始发飙了。他看到李文亮医生的事迹,心情极为沉重,写下一首《七律.啸》:

        悬壶只为解顽忧,

        怎奈无端做楚囚。

        黄鹤楼前千古泪,

        鹦洲滩上万般愁。

        城头犹忆鸣枪炮,

        盛世缘何锁结喉?

        洗雪奇冤终有日,

        也无训诫也无蹂。

        

        老刘是个老流氓,因此,谈不上道德高尚,但对于世间百态,看法无关正义良知,只是出于人的本性。老刘就是这样一个性情中人,他对所有不公平的事有着天然的反感,当他看到铺天盖地的瘟疫阴谋论及推卸责任,自我标榜时,老刘抑制不住内心激愤,以幽默笔法写到:

        东京奥运会改期了

        并非惧怕病毒

        而是新增了一个项目

        考虑到新增项目

        某个国家得天独厚

        对其他国家不公平

        因此,奥组委决定

        让其他国家练一年

        甩锅

       

        老刘平生最讨厌的就是吹牛的人,他认为,大凡爱吹牛的人都是没本事却又时时刻刻想显示自己多能耐的人。他对这种人嗤之以鼻:

        我的邻居叫二赖

        他的口头禅是亲自

        他常常跟我们吹牛逼

        我今天亲自吃了五碗大米饭

        我在农村亲自扛过四百斤的大包

        有一天,大家正在闲聊

        二赖突然跑得无影无踪

        少顷

        他轻松回来了

        冲着我们自豪地说:

        肚子不舒服

        我亲自拉了一堆屎

  

        俗话说,天下将亡,必有妖孽,在瘟疫横行的这一年,各路牛鬼蛇神都跳出来祸害世界,有的出于利益,有的混淆是非,有的天生就是坏人坯子。老刘虽然流氓,却良心未泯,看到形形色色鬼魅的拙劣表演,助纣为虐,也禁不住挖苦几句:

        多少年了

        在这片土地上

      德先生和赛先生

      总也没干什么事

      然而

      不知从什么地方

      突然冒出一个谭先生

      却是个总干事的主儿

      在世界范围内

      上蹿下跳

      虽然长着黝黑的皮肤

      但胸中时常流淌出

      那首耳熟能详的歌:

      我心依然是……心


      此刻,是2020年12月31日23时55分,还有五分钟新的一年就要开启了,一想到史上最流氓的一年随着新年的钟声将要结束了,老刘感到一种由衷的欣喜。这钟声是新年的钟声,更是2020年的丧钟。就在不久前,一个所谓学者,竟然声称疫情中中国只死了四千人,与美国死了几十万人相比,等于没死人。为了歌功颂德,为了唱衰美国,竟然无耻到了如此地步,老刘不觉又要发飙,他想到了海明威的一段话:

      没有人是自成一体、与世隔绝的孤岛,

      每一个人都是广袤大陆的一部分。

      每个人的死亡都是我的哀伤,

      因为我是人类的一员。

      所以,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

      它就为你而鸣

     

                                                2020年12月31日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乐天熊猫 2021-1-30 12:05
写得真实,幽默, 是您的自画像吗, 喜欢。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1-30 12:0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