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帕情缘》

作者:量子在  于 2018-11-11 05:0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戏曲剧本|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七场戏曲剧本《遗帕情缘》系根据编剧同名红楼小说全新创编而成。
众多红楼丫头里,晴雯大概是最早被搬上舞台成为女主角的一个丫环。另外还有平儿紫鹃司棋等人。
而颇具性格的怡红院小红却还是一个未曾见到戏曲中出现过的女一号人物。这一次在《遗帕情缘》中,期待林红玉这个身份性格特定的红楼丫头将以崭新的面貌出现在舞台上面和观众见面。
当然,贾芸他也是从未见之于戏曲舞台的男一号。


场次
第一场:借银赠银
第二场:遗帕拾帕
第三场:斗槽跳槽
第四场:传机泄机
第五场:撵红嫁红
第六场:避祸惹祸
第七场:感恩报恩

出场人物(以出场先后为序)
贾芸,荣国府族人,即所谓廊上二爷
卜世仁,贾芸舅父(剧团可考虑安排苏白)
卜妻,贾芸舅母(剧团可考虑安排苏白)
倪二,外号醉金刚,贾芸邻人(剧团可考虑安排苏白)
王熙凤
平儿
贾宝玉
焙茗,贾宝玉僮儿
秋纹,怡红院二等丫头
碧痕,怡红院二等丫头
林红玉,怡红院三等丫头,后改名为小红
坠儿,怡红院三等丫头
薛宝钗
莺儿,薛宝钗贴身丫环
林之孝,林红玉父亲,荣国府男管家之一
林之孝家的,林红玉母亲,荣国府女管家之一
狱神庙狱卒


第一场:借银赠银
场景:贾芸舅父卜世仁家内外
时间:元妃省亲后不久
〔大幕拉开。二道幕前。
〔贾芸上场。
贾芸(念):
柴米油盐酱醋茶,开门七件样样差。
(接白)想我贾芸,自幼随同双亲投奔荣府,不幸父亲一病身亡,全靠寡母针指艰难度生。日前元妃娘娘省亲,荣府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不要说那贾蔷贾芹弟兄各自都谋了差使,连得赵嬷嬷的两个儿子也从中捞摸了不少好处。看来,总还得上门去求教才是。眼下端午将近,正是采买香料之时。我那舅父现开着一家香料店面,不妨让我前去赊上些冰片麝香,也好在琏二婶子那里有个进门之法。对,就是这个主意!
〔贾芸下场。二道幕升起。卜世仁和卜妻在场上。
卜世仁(念):门外有人敲,
卜妻(念):心里别别跳。
卜世仁(念):勿是讨饭叫花子,
卜妻(念):便是化缘僧与道。
〔卜世仁和卜妻对视,均装作不在家闷声不响蹑手蹑脚地走向门口静听动静,期望门外之人自行走开。
〔贾芸上场。
贾芸:舅父舅母,芸儿拜望你们来了。
〔卜妻一听,上前作开门状。贾芸进门。
贾芸:甥儿拜见舅父舅母。
卜妻:好来好来,我格外甥儿子啊,用勿着介客气噢。
卜世仁:哦,有一阵子没有来了,你娘好吗?
贾芸:母亲安好。
卜世仁:我说侬啊,介长介大格一个人来,也勿想法子弄点正经事情来做做。前些日子,我就看见你们贾家三房里格芹官,骑着大叫驴,带着五辆车,有四五十和尚道士,往家庙去了。为啥侬就勿能放下架子,也去弄出点名堂经来拨我伲看看?
贾芸:甥儿正是要来和舅父讨教。(接唱)
端阳年节将近到,冰片麝香最紧要。
想和舅父来相商,赊些香料让我向琏二婶娘去求告。
卜世仁:啊呀,真正是勿巧啦。(接唱)
介勿巧来真勿啦巧,我伲刚刚立店条。
只因为有人赊欠不还帐,从今后无论啥人都要现开销。
贾芸:舅父,你是店主,难道不能通融?
卜妻:啊呀,我的外甥儿子啊,(接唱)
只为你舅父是店主,以身作则最重要。
若是带头犯店规啊,日后怎能把伙计来调教!
贾芸:那么,可能各借我四两,就算舅父相帮甥儿?
卜世仁唱:
冰片麝香应时货啊,我们店面小来存货少。
昨日来个大主顾,全部卖光就剩粒粒屑屑要用苕帚扫!
(接白)侬真个要嘛,只好倒扁儿来!不过,光是些粒粒屑屑实在是勿好送人格啦。
卜妻:对嚄。粒粒屑屑要是去送拨那个凤辣子,我外甥儿子侬是更加没有戏好唱来。
贾芸:既如此说,甥儿告辞!(作揖要走。)
卜世仁:做啥介要紧回去?吃了饭再走罢。
妻:侬又糊涂哉。刚刚还讲着屋里没有米,去买了半斤面来下拨侬吃,这现在还装啥胖子呢。难道留下外甥拨伊吃西北风不成?
卜世仁:就再去买半斤米来添上就是。
卜妻(对幕内):银姐,对门王奶奶家去问一声,有铜钱借二三十个,明朝就送过来。
贾芸:不用费事,不用费事。
〔贾芸作出门状。二道幕下。
贾芸:可恼,可恼啊!(接唱)
打碎骨头连着筋,甥舅当是一家亲。
血浓于水自古说,竟然是推三阻四不答应!
不赊不借不帮衬,枉为他和我母亲兄妹同胞情!
〔在贾芸以上唱段中,倪二醉醺醺地手提一个小包上场。
倪二:五经魁啊,哥俩好啊,你看,你又输了!来,喝酒,喝酒!
〔倪二他一个脚步不稳,撞到贾芸身上。
〔倪二一把抓住贾芸,嘴巴里“干杯”两字未曾说完,摇摇晃晃地差点跌倒,被贾芸赶紧扶住。倪二手中小包落地,贾芸拣起小包,塞回到倪二手中。
倪二(略微清醒一点):哦,哦,原来是五婶子家的芸二爷,我还以为是一起喝酒的牌友呢。
贾芸:老二,你又喝多了。本来是我不好,只为心中有事,没有看见你对面走来,故而撞到了你,多有得罪!贾芸这厢赔礼。
倪二:嘿嘿,真有意思!是我撞到了你,你却说是你撞到了我。我们乡里乡亲是有缘份,今日在街头撞见更加是有缘。我看你脸色不好,倒说来听听,有啥心事啊?
贾芸:老二啊,(接唱)你那里知道啊,
上门借贷走门道,想要到荣国府内把香烧。
谁知晓舅父吝啬没相商,舅母出言更奸刁。
两手空空回家转,如何面向老母告?
苦无良策心内焦,误撞你老二千万别计较!
倪二唱:
听你一言冲冠怒,卜世仁实在做人太糟糕!
想当初你父病故后,薄产都被他侵吞掉。
于今居然良心黑,铁公鸡不肯拔毫毛。
真好比方卿襄阳去投亲,碰着了势利姑娘遭耻笑。
来来来——不必忧心不必恼,我这里恰好有纹银十五两,你拿去用来可正好?
贾芸:啊呀,老二,我怎么能使用你的银钱?
倪二:芸二爷,你说那里话来。街坊邻居都知道我靠放高利贷过日子,你不用怕。我给你这点银两,一不要利息二不要借据,只管拿去用。等什么时候你真有了出息,把本钱还我就是!
贾芸:哎呀,倪老二,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你不要跟我开玩笑!
倪二:开玩笑?!你当我吃饱老酒稀里糊涂?!我对你讲,我是真的看你虽然姓贾,平日里却没有把我们这些老街坊当作下贱之人,佩服你!常言说得好——远亲还不如近邻。如今你有难处,邻里相帮,区区小事,何足挂齿。
〔倪二把小包塞在贾芸怀里,东倒西歪地开始举步走下场去。
贾芸:既如此说,多谢倪二哥!(作揖)
倪二(一面下场,一面自说自话):谢什么谢啊。哥俩好,真是哥俩好,来,来再干上一杯!
〔贾芸目送倪二下场。
贾芸:啊呀呀,(接唱)
真是意想不到啊,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街头误撞倪老二,醉金刚几曾有糊涂。
他慷慨仗义相帮助,正好比九松亭赶来陈姑父。
一包银两足够数,采买香料叩门户。
滴水恩定当涌泉报,来日方长待看我!
〔贾芸亮相,聚光。
〔大幕合拢。

第二场:遗帕拾帕 
场景:大观园 
时间:上场后不久 
〔大幕拉开。二道幕前。 
〔贾宝玉和焙茗上场。 
宝玉:快去备马! 
焙茗:是! 
〔焙茗下场。 
〔贾芸从另一侧上场。 
贾芸:侄儿给宝叔请安。 
宝玉:你是? 
贾芸:我是贾芸,家就住在后廊。 
宝玉:哦,对,对,你就是五嫂子家的芸儿。 
贾芸:正是。 
宝玉:多时不见,你倒比先越发出挑了,就象是我的儿子。 
〔焙茗上场。 
焙茗:二爷,马已备好。刚才是怎么样催人,爷倒还只管在这里开玩笑。 
贾芸:我却不当这是玩笑话。俗语说——摇车里的爷爷,拄拐杖的孙孙。我父亲早就亡故,正好拜在宝叔名下,也有个庇荫。从今往后我就是宝叔的干儿子,宝叔就是我的干爹! 
宝玉:啊呀,我倒还没有见面礼呢。改日吧,我这就要赶往北静王府,回头你再过来说话。 
贾芸:如此,干爹走好。 
〔焙茗前导下场,贾芸恭送贾宝玉下场。贾芸自另一方向下场。 
〔二道幕升起。秋纹碧痕上场。 
秋纹(对幕内):平姑娘来说了,有人带花儿匠来种树。叫你们严禁些,衣服裙子别混晒混晾的。 
碧痕(对幕内):那土山上一溜都拦着帏幕呢,大家可别乱跑。 
〔秋纹碧痕下场。 
〔林红玉坠儿上场。 
红玉:不知说的是谁带进匠人来监工? 
坠儿:说是什么后廊上的芸哥儿。 
红玉:管他什么云哥儿雨哥儿呢,今天不该我的班,我只管到院子里游玩去了。 
坠儿(懒洋洋地):我可还得去干活去呢。 
〔坠儿下场。 
红玉唱: 
家住江南本姓秦,避祸移居到帝京。 
二老隐姓又埋名,红玉从此改姓林。 
双亲投靠荣国府,连带我也把这大观园来进。 
分派在“红香绿玉”名巧合,伺候元妃娘娘她归宁。(回忆中,幕后省亲鼓乐声起) 
热热闹闹来游园,轰轰烈烈是省亲。 
小丫头我那得近跟前,只知道“怡红快绿”换匾名。(幕后省亲鼓乐声停) 
宝玉他随同姑娘园内住,都因为娘娘她长姐体贴幼弟心。 
小姐妹夸我有福分,男主人真是好脾性。 
哪知晓丫鬟也分三六九,等闲不能越规行。 
我虽认得宝二爷,他哪里知道我名姓。(抽出香罗帕来观看) 
祖上遗下香罗帕,丝丝缕缕系金陵。 
一方罗帕传于我,历历往事记在心。 
忘不了北上途中冰雪苦,忘不了南望楼头风雨紧。 
眼不羡袭人姐姐做准姨娘,看不惯晴雯姐姐发威施令。 
只要做好本分事,不受闲气是天性。 
今日得空出院门,最爱自然是春景。 
〔林红玉开始舞动罗帕,边让罗帕转圈(建议:比如像二人转那样)边做观赏花草景物状。 
〔林红玉绕场一周,在贾芸上场时正好背对着他,因而撞在他身上。同时,罗帕落地。林红玉一看是一位少爷打扮的男子,羞得以袖遮面赶紧转身一溜烟跑开。 
〔贾芸拾起罗帕,立即跟随上去。 
贾芸:这位姐姐,你的……? 
〔未及贾芸说完,林红玉已经疾步下场。 
贾芸:她,她,她奔进怡红院去了。(拿了罗帕一闻,深深地吸一口气,接唱) 
奇啊——前日里撞到倪二福星照,今天是撞到梅香越发妙。 
她一颗心儿怦怦跳,两边脸颊红晕潮。 
眉目含神模样俏,正是清纯加年少。 
监种花木得巧遇,我财神见过偏又逢月老。 
回家中观音跟前高香烧,到来朝——设法到干爹那里探听分晓。 
〔贾芸转身稳步下场。 
〔林红玉和坠儿相继上场。 
〔林红玉先探头探脑地观察院门外是否有人,待确定无人后招呼坠儿出来。 
坠儿:怎么样?我们一起去找? 
红玉:赶快随我来! 
〔两人圆场作紧张地寻找罗帕状。圆场一周后未果,两人面面相觑。 
红玉:丢了这块香罗帕,找又找不到,叫我怎么办呢? 
坠儿(神秘地):哎,我们俩个找了一圈,连得圪圪砬砬里都找过了,会不会是你说的那个人拾去了?! 
红玉:你说是他?!(不禁呆住) 
〔聚光。 
〔大幕合拢。

第三场:斗槽跳槽
场景:大观园怡红院附近
时间:上场后没有几天
〔大幕拉开。
〔林红玉意兴懒散地上场。
红玉唱:
失落罗帕几天零,红玉心内不平静。
若说是有缘遇见他,身份悬殊怎相亲?
若说是无缘再相逢,他拾取罗帕事分明。
我看他品行不同琏二爷——得陇望蜀贪色心。
我见他德性不像宝二爷——时呆时痴少威信。(夹白)唉,(接唱)
我这里细细掂量有何用,又何必自思自想枉多情!
纵然他眉清目秀良家子,要我做二房我也决不应。
〔林红玉精神不振,坐在长条石凳上面。
〔秋纹碧痕上场。
秋纹:碧痕,你看,她倒是没事人一样,坐在那里!
碧痕:让我来问她!红玉,(接唱)
我问你可是懂规矩?
红玉(站起身来) :碧痕姐姐,何事?
碧痕唱:
今晌午定是你乘机献殷勤。
端茶递水原非你份内事,(夹白)好一个下流胚子,(接唱)你竟敢胆大妄为越轨行!
红玉唱:
姐姐休得怒气生,听我言来说分明。
二爷他口渴来招呼,环顾四周无人影。
袭人姐姐她回家转,晴雯麝月都告病。
你二人去打洗澡水,我只能越俎代疱来答应。
倘若二爷他自己倒,(夹白)要是一个不小心打翻了茶壶茶碗烫着了手,依我看啊,(接唱)就是袭人姐姐也难辞其咎——只怕老太太责怪起来不容情!
秋纹:怎么,才讲了你一句,你倒有那么些说辞!
碧痕:赶明儿起,我们都不用在二爷跟前,就让她一个人去服伺得了!
红玉:哎呀,两位姐姐,(接唱)
常言道梅香拜把子——说起来一样都是奴婢命。
何必要上哄下压两张脸,何必要你争我夺闹不停。
虽然是丫鬟也分三六九,终究大家顾及颜面相互要照应!
秋纹(对碧痕):不用理她,我们走! 
碧痕:等袭人姐姐回来,我们告诉去!
〔秋纹碧痕下场。
〔林红玉憋了一肚子气,重新坐在石凳上。 
〔王熙凤上场。
王熙凤:平日里,到处都见得有人;今儿个要使唤,却是不见一个人影。哦,这儿倒有一个丫头坐着。嗳,你是哪位姑娘房里的?
〔林红玉听得叫唤,回头一看,赶紧站起。
红玉:回二奶奶,我是宝二爷房里的。
王熙凤:原来你是怡红院的。我的丫头今儿没有跟我进来,这会子想起一件事来,要使唤个人出去,不知道你能干不能干,说得齐全不齐全?
红玉:二奶奶有什么话,只管吩咐我说去。若说得不齐全,误了二奶奶的事,听凭二奶奶责罚就是了。
王熙凤:好!说得好!倒是个有担当的。你到我们家去告诉你平姐姐:外头屋里桌子上汝窑盘子架儿底下放着一卷银子,那是一百六十两,给绣匠的工价。等张材家的来要,当面称给她瞧了之后再给她拿去。再里间床头有一个小荷包给我拿了来。回头我在宝姑娘那里说话。
红玉:是。
〔林红玉疾步下场。
〔王熙凤目送她离去后缓步下场。
〔林红玉上场。
〔秋纹碧痕从另一侧上场。
〔秋纹碧痕两人拦住林红玉。
秋纹:你到处疯去了!院子里花儿也不浇,雀儿也不喂,茶炉子也不照看,只管就在外头乱逛。
红玉:昨天二爷说过了,今儿不用浇花,过一日浇一回罢。早起我喂雀儿的时侯,姐姐们还在睡觉呢。
碧痕:那茶炉子呢?
红玉:今儿不该我的班,有茶没茶别来问我。
秋纹:你听听她的这张利嘴!别说了,让她只管逛去罢。
红玉:你们再问问我逛了没有。二奶奶使唤我说话取东西呢。(边说着边将荷包掏出来给她们看。)
碧痕(冷笑):怪不得呢!原来爬上高枝儿去了,把我们不放在眼里。不知说了一句半句话,名儿姓儿知道了不曾呢,就把她兴成这样!要我说啊,这一遭半遭儿的算不得什么,过了还得听我们的支派!有本事从今往后出了这园子,长长远远的蹲在高枝儿上才算你了得。
〔秋纹碧痕拂袖下场。
〔红玉忍气吞声,圆场一周,来到上场门。
红玉(对幕内):回二奶奶,荷包取来了。
〔王熙凤薛宝钗上场,莺儿随同上场。
〔王熙凤接过林红玉递上来的荷包。
红玉:平姐姐说,二奶奶刚出来,她就把银子收了起来,刚才张材家的来讨,当面称了给她拿去了。平姐姐又教我回二奶奶:旺儿他进来讨二奶奶的示下,好往那家子去。平姐姐就把那话儿按着二奶奶的主意打发他去了。 
王熙凤(含笑):她是怎么按我的主意打发他去了?
红玉:平姐姐她说,(接唱)
我们奶奶向这里奶奶来问好,只管请奶奶放心(啊)了。
原是我们二爷已出门,虽然迟了两天不相扰。
待等五奶奶身子好些后,我们奶奶会了五奶奶一同来把奶奶瞧。
五奶奶前儿打发人来说,舅奶奶也带信来问奶奶好。
还要和这里的姑奶奶,寻几丸延年万全金丹药。(夹白)若是有了,奶奶打发人来,只管送到我们奶奶这里。(接唱)
赶明儿有人去那边,就顺路往舅奶奶府上捎。
宝钗:嗳哟哟!这些话连我也不懂了。什么“奶奶”“五奶奶”“舅奶奶”“姑奶奶”的一大堆。
王熙凤(笑道):怨不得你不懂,这是四五门子的话呢。(又向红玉笑道):好孩子,难为你口角剪断说得齐全。不像她们扭扭捏捏蚊子似的。你明儿伏侍我去罢。我认你作干女儿,我一调理你就出息了。
〔林红玉听了,掩口扑哧一笑。
王熙凤:你怎么发笑?你说我年轻,比你能大几岁,就做你的娘了?你还作春梦呢!你打听打听,这些人头比你大的都赶着我叫干妈,我还不理。今儿个可是抬举了你呢!
红玉:我不是笑这个,我笑二奶奶认错了辈数。我娘是二奶奶的干女儿,这会子怎么又认我作干女儿。
王熙凤:咦,那谁是你老娘?
宝钗:你原来不认得她?她是林之孝的女儿。和我们一样,都是从金陵上来的。常言道,各论各的亲。林之孝家的是赶着二嫂子叫干妈,她家这个丫头可是你自己看中的啊。
王熙凤(十分诧异地):哦!原来是他们的丫头。林之孝两口子都是锥子扎不出一声儿来的。我成日家说,他们倒是配就了的一对夫妻,一个天聋,一个地哑。那里承望养出这样一个俊俏伶俐的丫头来!噢,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红玉:小丫头我名唤红玉。
王熙凤:真是讨人嫌得很!得了玉的益似的,你也玉,我也玉。既这么着,你只管跟了我去,只是要改名为小红。我和宝玉说,叫他再要人去。可不知你本人愿意不愿意?
红玉唱:
小红我愿意不愿意——任凭主人说分晓;
只是跟上二奶奶,也好学些眉眼高低,出入上下,见识少不了。
王熙凤:既如此,你随我来。
〔场上一干人等起步准备下场。
〔大幕合拢。

第四场:传机泄机 
场景:大观园蜂腰桥旁滴翠亭内外 
时间:上场后不久 
〔大幕拉开。二道幕前。 
贾芸上场。坠儿随之上场。 
贾芸(拿出香罗帕):你看,这就是你院中姐妹她丢失的帕子。 
坠儿:是啊,是啊,这是红玉姐姐的罗帕。快给我去还给她。 
贾芸:可否烦劳姐姐传言一声,我想当面奉还。 
坠儿:当面奉还?红玉她,哦,现在她已不在怡红院了。 
贾芸(着急地):不在怡红院?!那她去了哪里? 
坠儿:红玉姐姐被二奶奶看上,到她身边去了。哦,对了,二奶奶还给她换了一个名字,现在叫小红。 
贾芸:小红?“小红低唱我吹箫”——好名字! 
坠儿:你在说些什么啊?还不赶快把罗帕给我! 
贾芸:罗帕给你是可以,只是要请你问她要个谢礼。 
坠儿:谢礼?!这位二爷,我倒要来问你,(接唱) 
请教你到底啥用意?红玉姐姐她可是惹不起。 
从来心比天高志不低,要她做二房决不依。 
贾芸唱: 
我不是胡乱打主意,也不曾将她来看低。 
只要她能把我来看上,就是婢作夫人可以说是有道理! 
坠儿:这话可是你说的! 
贾芸:我可以对天罚咒! 
坠儿:算啦算啦,看在你愿意对天罚咒的份上,我就拼着担个不是,替你往二奶奶院里走上一遭! 
贾芸:多谢姐姐! 
〔坠儿取过罗帕下场。 
〔贾芸目送她下场后接着下场。二道幕升起。 
〔薛宝钗上场,莺儿随之上场。两人圆场。 
〔薛宝钗作扑蝶状,莺儿协同扑蝶。 
〔薛宝钗莺儿两人边舞蹈扑蝶边下场。 
〔林红玉上场。 
〔坠儿从另一侧上场。 
〔两人各自圆场。 
小红/坠儿唱: 
滴翠亭碰头相约好, 
私下传授—— 
小红唱: 
怎预料。 
坠儿唱: 
不得了。 
小红唱: 
移步走过蜂腰桥, 
坠儿唱: 
战战兢兢过小桥, 
小红/坠儿唱: 
想必是坠儿/小红她已/早来到! 
两人同时道白:小红!/坠儿! 
〔两人牵手在滴翠亭内坐下。 
小红唱: 
坠儿你快把罗帕交给我, 
坠儿唱: 
他有话交代你莫心焦。 
小红:还我的罗帕就是,有什么话可说?! 
坠儿唱: 
他要我问你索谢礼,还曾要对天誓言表。 
小红唱: 
罗帕本来非他物,何用向我谢礼要? 
坠儿唱: 
谢礼一说不简单,依我看他是以物换物表记讨! 
小红唱: 
男女有别私下传授事非小,我怎能赠他表记,留下话柄,惹出是非不得了。 
何况他是少爷辈,要纳我为妾我还不愿把志气抛! 
坠儿唱: 
我已将你的志向表,他说道就是婢作夫人有何不可——只要两情相悦便是好! 
因为他愿意对天来罚咒,所以我才答应他走一遭。 
小红唱(先是惊讶,尔后镇定下来,旁唱): 
想不到啊想不到——世事莫测,出乎我意料! 
他本是贾氏族中一子弟,那怕旁支纵然落魄也还是门第高。 
我只道他打我主意为娶小,不曾想这位二爷与众不同慧眼识琼瑶。(从此时开始薛宝钗和莺儿上场,两人继续扑蝶逐渐接近滴翠亭。)(林红玉回头对坠儿) 
既然他谢礼来索要,(夹白)你就把我的这块罗帕,(接唱) 
还给他让他收藏好切莫再遗失掉! 
〔此刻薛宝钗莺儿已在滴翠亭外停步偷听。 
坠儿:我知道了,这一次就既不是拾帕也不是还帕而是赠帕,对不对?(见小红羞红了脸,高兴得拍手叫起来。)那我就去送给芸二爷,不,不对,是送给芸姐夫! 
小红(着急地):你看你,这么大声,招人来悄悄地躲在亭子外面。不如我们把这窗格子都推开了。便是有人看见我们在这里,也只当我们是瞎唠叨。就是走到近跟前我们也看得见! 
〔林红玉和坠儿两人推开窗格子,莺儿在外着急得要命,薛宝钗示意她镇静。 
〔就在窗格子将被完全推开的一瞬间,薛宝钗故意放重了脚步喊出声来。 
宝钗:颦儿,我看你往哪里藏! 
〔薛宝钗一边说着一边故意往前赶。莺儿也随之来到滴翠亭开着的窗子跟前。 
〔林红玉和坠儿面面相觑。 
宝钗:你们把林姑娘藏在哪里了? 
坠儿:不曾见林姑娘来这里。 
宝钗:我才在河那边看到林姑娘在这里蹲着弄水儿的。我想要悄悄地唬她一跳,还没有走到跟前,她倒看见我了,朝东一绕就不见了。 
莺儿:别是藏在这亭子里头呢。 
〔两人故意往亭子里张望一下,然后回头走开。 
宝钗(自言自语):一定是又钻到假山洞里去了。要是遇见蛇,还不咬她一口。 
〔薛宝钗莺儿下场。 
坠儿唱: 
不好了啊不好了!林姑娘她一定全知晓。 
都怪我情不自禁高声叫,此事传开怎生好? 
小红:坠儿,你听我讲!(接唱) 
你照样把罗帕还给他,(面带羞涩,略作停顿)莫要胆小休烦恼。 
天塌下来有我顶,你不要自乱阵脚自相扰。 
(接白)你记住了,怕了不做,做了不怕! 
〔聚光。 
〔大幕合拢。

第五场:撵红嫁红
场景:荣国府贾琏所住院落内正厅
时间:王熙凤奉命抄检大观园之后不久
〔大幕拉开。二道幕前。
〔平儿上场。
平儿唱:
奉命抄检大观园,至今心惊又肉跳。
大太太蓄意来吵闹,二太太总算把颜面保。
司棋入画被撵跑,晴雯她一条小命断送掉。
谁知晓一波方平一波起,那王善保家又想新花招。
她为了出气寻事端,二奶奶跟前把状告。
说道是小红做下不轨事,私相传授蜂腰桥。
唤来坠儿已查明,或许是莺儿她误漏口风成传谣。
眼看小红有危难,一场灾祸免(啊)不了。
(接白)有了,不管怎样,先给廊下五嫂子报个信吧。
〔平儿下场。
贾芸幕内唱:
啊呀!不好了,不好了啊!
〔贾芸疾步上场。
贾芸唱:
先撞财神再又撞月老,今日里偏撞到阎王大祸招!
遗帕拾帕结情缘,还帕赠帕两相好。
却不料滴翠亭内传心意,泄漏机关蜂腰桥!
急忙忙怡红院内哀求告,搬救兵——还望干爹他能够出山让二婶娘怒气消!
〔贾芸急步下场。
〔二道幕升起。王熙凤怒容满面坐在正中。平儿站立一旁。小红跪在当堂。
王熙凤唱:
骂你大胆小贱人,竟敢私相传授迷本性!
绣春囊已经惹出大祸端,香罗帕你偏又来胡乱行!
(接白)事到如今,再是你聪明伶俐,我这里也不能容你!平儿,去叫林之孝家的来领她回去!
〔平儿答应一声,迟疑着下场。
小红唱:
二奶奶暂息怒火听我言,香罗帕传递是实情。
只因我失落一条香罗帕,芸二爷在园内监工恰见情。
他托坠儿还给我,我让他留下作念信。
我今被撵出府去,不怨二奶奶发雷霆。
要打要罚我领受,求奶奶放过坠儿饶她一命。
王熙凤唱:
想不到你小小年纪有志气,泥菩萨还要顾惜他人命。
我还有一事警告你,切不可效学那金钏去投井!
小红唱:
二奶奶尽管放宽心,决不会效学那金钏去投井。
我跟着奶奶长见识,来日方长正要试身手显本领!
王熙凤:好,好,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回头你的包裹就不用查看了,跟你娘回去吧。哦,对了,此事与你娘毫不相干,决不株连于她。
小红:多谢二奶奶照应。
〔林红玉站起身来准备下场。
〔平儿前导,贾宝玉上场。平儿示意林红玉不要离开。
宝玉:见过二嫂子。
王熙凤:咦,现在你来做什么?又是二老爷要责骂你?
宝玉:我是为了她来的,(用手一指)(接唱)
二嫂子待我像亲弟弟,我敬你犹如敬我大姐差不离。
姐弟情分似海深,求嫂子看我薄面高抬贵手成就他们俩心意。
王熙凤(看了平儿一眼,接着对宝玉)唱:
宝兄弟真是无事忙,不肯好好读书做文章。
丫头小子琐碎事,你倒时刻记心(啊)上。
宝玉唱:
情之所钟自古讲,做点好事又何妨。
王善保家鱼眼珠,怎能让她把红玉伤!
再说那芸哥儿他是我干儿子,
王熙凤:(打断)怎么讲,你竟是他的干爹?!
宝玉:听宝姐姐说红玉她不也是你的干女儿么。(接唱)
二嫂子啊!我俩人正巧亲上加亲——男婚女嫁把大媒当!
王熙凤:如此说来,(调笑地)亲家公!
宝玉(游戏似地):亲家母!
〔两人作揖还礼,然后哈哈大笑。
王熙凤唱:
有你我俩人做大媒,管教那王善保家掀不起风浪!
(接白)玩笑够了,宝兄弟,你就把你的那个干儿子叫来吧。
宝玉:他早就等在外面呢。
〔平儿下场,旋即引领贾芸上场。
〔贾芸上场后一头跪倒在王熙凤跟前。林红玉同时跪倒。
贾芸唱:
千错万错是我错,求婶娘饶了小红她的过。
千错万错爱不错,我和她两厢情愿结丝萝。(从袖中摸出香罗帕捧到王熙凤面前。)
香罗帕便是定情物,怡红院巧遇应是月老有承诺。
不看僧面看佛面,万望婶娘来成全我!
王熙凤:你们两个都给我起来吧。(贾芸林红玉站起身来,分列贾宝玉王熙凤两旁。)今天就看在宝玉份上,不罚反而有赏。不过有一句话要说在前头,林之孝他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再说我又是她的干娘,你可得明媒正娶。不知道我那五嫂子意下如何?
贾芸:我母亲十分乐意和林家结亲,保证小红她穿红裙上花轿。
王熙凤:此事想来林之孝两口子也求之不得。万事俱备,只待佳期。宝兄弟是男家大媒,我是女家大媒。我们也不要你的谢媒礼,另有一百两纹银为我干女儿小红添办妆奁。
贾芸林红玉两人同时:
多谢二婶娘!
多谢二奶奶!
王熙凤(故意瞋怪):怎么?还不肯叫我二婶娘?!
小红(低声):多谢二婶娘。
〔贾芸林红玉两人再次并排跪拜王熙凤。
〔王熙凤合掌大笑。
〔大幕合拢。

第六场:避祸惹祸 
场景:同上场 
时间:元妃归天之后有些时日 
〔大幕拉开。 
〔王熙凤面容憔悴缓步上场。 
王熙凤唱: 
盈满则亏,乐极生悲,祸不单行一齐来。 
老太太驾鹤西归,娘娘她回首相看已成灰。 
枝叶零落大观园,满目凄凉无可奈。 
北静王府车马稀,忠顺亲王现今最权贵。
恩将仇报贾雨村,落井下石小人胚。 
黑云压城城欲摧,眼看没地起风雷。 
捉襟见肘极力支撑把门面摆,入不敷出巧媳妇怎为无米炊。 
强打精神,勉为其难,回首往事方知悔、悔、悔! 
〔王熙凤坐在正中。 
〔平儿上场。 
平儿:回禀二奶奶,林之孝两口子已在门外等候。 
王熙凤:叫他们进来。 
平儿对幕后:林大爷林奶奶,进来吧。 
〔林之孝两口子上场。 
林之孝两口子:拜见二奶奶。 
王熙凤:请坐。 
林之孝两口子:不敢。 
王熙凤:哎,在我嫁到荣府之前,你们已在此多年。府内老人,但坐不妨。 
林之孝两口子:谢二奶奶,告坐。(两人一旁坐下。) 
王熙凤唱: 
近来小红她怎么样? 
林母:托福。(接唱) 
产妇婴儿都吉祥。 
王熙凤唱: 
女婿他营生可顺当? 
林之孝唱: 
芸哥儿听从小红讲,商场要比官场强。 
自从年前盘下一家香料铺,到明春还想把分店开到帽儿巷。 
王熙凤唱: 
听得消息眉头爽,总算还有喜讯暖心房。 
自从办了小红出闺后,多时未曾如此心花放。 
林母唱: 
全亏二奶奶发善心,小红她出嫁多风光! 
王熙凤唱: 
还是小红她说得好,盛宴必散哪怕是千里搭凉棚! 
宦海风波深莫测,雨露干涸说不定哪天雷霆降。 
人贵见机识时务,切莫要误人误己欠思量。 
听说廊下五婶一病亡,你们也可投靠女婿好门墙。 
(接白)你们本来就是自金陵来投靠荣府,在下人名册上并无你俩的名字。你们就此离开,凡是能带走的只管带走。那坠儿丫头和小红素日相好,也一并送与她可做个帮手。 
林之孝两口子(紧张地站起来):二奶奶,你这是…… 
王熙凤:你们都见过世面。不用我多讲,只要回想当年因何离开金陵……(接唱) 
何必等大树一倒猢狲散,聪明的猢狲早离开。 
林之孝两口子面面相觑,然后一同开口:既如此,二奶奶,我等告辞。 
〔林之孝两口子行礼告退下场。 
〔王熙凤一副心力交瘁的样子,招呼相送到下场门口的平儿回来。 
王熙凤:平儿,你记住,快把那些零碎的当票都给我收齐了,放在内房抽斗里。 
平儿:二奶奶,你?
王熙凤:一旦抄家,也可抵挡一阵。 
平儿:抄家?! 
〔灯暗转。 
幕后一迭连声的画外音传来。 
“瑞珠触柱,金钏跳井,司棋撞墙,鸳鸯投缳,宁荣两府虐婢致死人命关天!” 
“经查贾琏包揽词讼,逼死两命罪不可赦!” 
“国孝家孝期间,贾琏强娶张华之妻为妾,后又指使他人杀害张华,此乃谋夫夺妇之罪!” 
“为抢夺古扇,石呆子先被逼疯尔后身亡,贾赦罪不可恕!” 
〔灯光恢复。 
〔王熙凤跪在当堂,平儿跪在她身后。 
幕后传来画外音:圣旨到! 
〔大幕合拢。 

第七场:感恩报恩 
场景:狱神庙内外 
时间:荣国府查抄之后不久 
〔大幕拉开。二道幕前。 
〔倪二酒醉饭饱东倒西歪地上场。 
倪二唱: 
皇帝老子爱抄家,宁荣街乌鸦一片闹喳喳。 
芸哥儿叫我来帮忙,绞尽脑汁想办法。 
今夜晚自摸辣子做勿(啦)成,杠头开出苦菜花。 
(接白)刚刚故意输脱仔将近一百两银子,格路道嘛马上就有哉。 
圆场后对幕内:芸哥儿格丈人阿伯,侬搭我听好仔——明早可以到狱神庙去探望哉。值班格狱卒是我格牌友啦,只要提起我倪老二,就会放人进去哦。噢,噢,(打了一个饱嗝),我是要回去困觉哉。 
幕内林之孝声音:多谢倪二哥。 
〔倪二摇摇晃晃地下场。二道幕升起。 
〔贾芸林红玉一起上场。林红玉手挽一个小竹篮。 
贾芸/林红玉唱: 
风声急雨点猛风雨同行,阡迂回陌纵横道路泥泞。 
你扶我我挽你你我齐心,想以往念恩惠思念旧情。 
许婚嫁配姻缘恍若昨日,到如今干爹娘一并监禁。 
豁喇喇荣国府恰似大厦倾,昏惨惨贵戚家好比灯油尽。 
不涉官场置身局外需庆幸,狱神庙前告慰双亲殷勤勤。 
贾芸:前面就是狱神庙,待我上前打问。(对幕内)请问,狱头大哥在吗,我们是来探监的。 
〔狱卒上场。 
狱卒(不耐烦地):去去去,滚一边去。 
贾芸:我们是倪老二关照来的……。 
狱卒(马上换了一副面孔):哦,是醉金刚关照的,好说好说。请随我来。 
〔贾芸林红玉随狱卒圆场。 
狱卒:这里就是了,男的在那边,女的在这边。还有啊,倪老二让我打听了——上司言道关在这里都是轻的。像那个贾宝玉,其实没有什么事,有个五百两(伸一只手)便可释放。王熙凤嘛,是麻烦一些。要价翻个跟斗,还要把事情都推到她老公头上,也就可以出去。 
贾芸:多谢大哥。 
狱卒:(对幕内)贾宝玉,王熙凤,给我出来!(对贾芸林红玉)好啦好啦,抓紧时间。 
〔狱卒下场。台上两侧灯光亮起。男监女监分列左右,铁栏杆内分别是贾宝玉和王熙凤。 
贾宝玉/王熙凤合唱: 
听得狱卒一声吼,三魂七魄天外丢。 
战战兢兢往前走,提审不知又因啥缘由? 
〔贾芸林红玉分别扑向贾宝玉王熙凤,同时跪倒。 
贾芸(同时):干爹! 
小红(同时):干娘! 
宝玉(同时):芸哥儿! 
王熙凤(同时):小红! 
贾宝玉/王熙凤手抓铁栏杆合唱轮唱: 
我只道再相会时在梦中,不料想狱神庙内又重逢。 
日日夜夜盼消息,亲亲眷眷无影踪。 
于今盼到亲人来, 
(宝玉)亲人就是你贾芸! 
(王熙凤)亲人就是你小红! 
〔左侧灯光隐没,右侧灯光保留。 
小红:二奶奶,这里是一篮点心,你留着和宝二爷一起充饥吧。 
王熙凤唱: 
声声感谢你小红,可知晓巧姐儿她行踪。 
我留下唯一亲骨血,叫她如何逃过这惊恐? 
小红唱: 
消息传来先是凶,(王熙凤赶紧插话,面带惊恐:怎么了?!) 
她舅父比卜世仁越加不如天理实难容! 
策划卖她到青楼入火坑, 
换来银钱好处弄。(王熙凤闻言摇摇欲坠几乎昏厥:啊?!) 
二奶奶你且放宽心,平儿姐姐她显神通。 
芥豆村来了刘姥姥, 两人合计搭救巧姐出牢笼。 
王熙凤唱: 
亏得当年济困又扶穷,刘姥姥她大恩大德情义重。 
巧姐今后不管如何样,强似那史大妹妹倚门卖笑活在地狱中。(王熙凤十分伤感,痛哭流涕。) 
小红唱:(递上香罗帕) 
二奶奶擦泪止悲痛,我们定要设法赎你重见天日回家中。 
〔左侧灯光亮起,右侧灯光隐没。 
贾芸唱: 
干爹千万心放宽,宝二奶奶产下一子有七斤重。 
母子平安都吉祥,等你回家取名登录在族谱中。 
宝玉(木然地):七斤?平安?吉祥?家谱?家富人宁落了个家破人亡,我还要什么族谱啊?!
〔林红玉来到这一边,贾芸离开,去往右侧隐没。 
小红唱: 
宝二爷你听仔细, 袭人姐姐没有把你来忘记。 
她把宝二奶奶接回去,姐夫他应承变卖家产赎出你! 
宝玉:袭人?姐夫? 
小红:是啊,是花袭人姐姐的丈夫!他说要把紫檀堡的房产卖了,如果不够,还要把他的三元戏班子也转让出去。 
宝玉:紫檀堡?三元戏班?他,他,他姓什么?! 
小红:袭人姐姐说姐夫他姓蒋,叫蒋玉菡。 
宝玉:(跌倒在地)蒋玉菡?!果然是他! 
〔狱卒上场。 
狱卒:好啦好啦,时间已到,赶快走人!(开始往外轰人。) 
〔右侧灯光恢复。 
〔贾芸和林红玉下场。 
贾宝玉/王熙凤(手身往铁栏杆外,王熙凤手中攥着香罗帕)同时:小红!芸哥儿! 
〔狱卒将点心篮子拿走,下场。 
〔左侧灯光隐没。 
王熙凤唱: 
漫漫长夜寒气涌,铁窗灯摇一点红。 
枉费了意悬悬半世心,好一似荡悠悠三更梦。 
一生操心心俱碎,三更惊梦梦越空。 
所幸巧姐她有归宿,我再无牵挂在心中。(慢慢地展示香罗帕。) 
香罗帕啊香罗帕,江南织造是精工。 
丝丝缕缕系金陵,金陵已是遥隔蓬山一万重。 
此生罪孽难以赎,何必耗费他人心血苦用功!(朦朦胧胧中,似乎看到——) 
(接白)啊,蓉儿媳妇,你怎么要去投缳?!张金哥,你竟然是一条汗巾子就此自缢身亡!尤二姐,今天你也来招我?!林妹妹,你又没有害死过人命,为什么会一时想不开?!鸳鸯你也就这样跟着老太太走了!(接唱) 
难道你们都来超度我,一了百了无苦痛。 
手中一方香罗帕,魂返金陵归途中。(把手中香罗帕向空中一扬。) 
〔右侧灯光旋即隐没。 
〔场上灯光恢复。 
〔贾芸搀扶着贾宝玉缓步走向下场门。 
贾芸:干爹,人死如灯灭,不要哭了。我们快走吧。 
〔林红玉戴孝跪在舞台当中,手中的香罗帕正逐渐烧化为灰烬。 
幕后合唱: 
手中一方香罗帕,喜结良缘乐无穷。 
也是这方香罗帕,红楼残梦魂断送。 
〔合唱声中大幕合拢。 
〔剧终。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27 21:5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