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一年拨200亿美元扶贫资金 中国按自定标准"脱贫"

京港台:2020-12-2 04:16|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评论( 9 )  | 我来说几句


一年拨200亿美元扶贫资金 中国按自定标准"脱贫"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如何解读中国的“全面脱贫”?(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一周以来,中国官方大力宣传全国832个贫困县已全部清零,完成今年中国农村全面脱贫的目标。但有学者认为,已经迈入中等偏上收入国家的中国,一来将贫困的门槛定得太低;另外,全面脱贫的欢呼声背后,忽视了城乡收入差距扩大的问题。而脱贫之后如何确保不返贫,才是更重要的课题。

  中国盛赞全面脱贫

  “全国脱贫攻坚目标任务,已经完成。”11月23日,由央视主播宣布,在贵州最后九个深度贫困县退出贫困县序列后,国务院扶贫办确定的全国832个贫困县全部“清零”。

  习近平(专题)把2020年订做“脱贫攻坚决战决胜(电视剧)之年”,这是他2013年推出的指标性政策,更是“中国梦”复兴的一块重要拼图。

  一周以来,中国官宣大力宣传着这项政策成果,除了大赞习核心的任务达成、“创造人类奇迹”,新华社在29日还发出一篇“西方应深入学习中国脱贫模式”的报道。

  中国完成“名义”全面脱贫

  中国逾八百贫困县脱贫 李克强(专题)吁地方政府讲真话

  中国2020年全面脱贫,能行吗?

  

  贫困”衡量门槛过低

  不过,观察家们认为,中国官方消除贫困的贫困门槛不合时宜。

  用今年3月中国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永富的话说,中国的脱贫标准是“一收入、两不愁、三保障”。收入在每人每年约4000人民币(专题),以当前汇率约为608美元,相当于每人每日1.66美元;“两不愁”指不愁吃、不愁穿;“三保障”指义务教育、基本医疗和住房安全有保障。

  “ 中国(人均收入)目前在中等收入国家算高的,超过一万美元。在脱贫的过程中,贫困县的标准也应该随着平均收入、平均GDP标准相应做修改。现在以4000多(人民币)作标准是很低很低的。” 美国三一学院经济系终身教授文贯中告诉本台。

  世界银行针对低收入国家、中等偏下收入国家和中等偏上收入国家给出三种不同贫困标准,分别是每人每日1.9美元、3.2美元和5.5美元。

  刚在云南贫困县做了两年田野研究返美的美国当代国际事务研究所 (ICWA)研究员吴马太(Matthew Chitwood)也说,中国当前标准确实是“极低的脱贫门槛”。

  

  自2019年12月23日起,中国各地先后宣称有十多个贫困县“清零”。(路透社资料图)

  举国之力脱贫、巨额补贴之后

  吴马太提到在自己的云南邦东乡看见脱贫政策带来的变化,比如政府修补基础建设、提供新房及补贴。他一方面肯定中国的脱贫决心及成果,但他也担心,在大规模的扶贫资金枯竭之后,这些农村人口是否会重新陷入贫困。

  “要确保人们保持脱贫的势头并非易事,根本原因是并没有为所有人创造就业机会,目前很多人(脱贫)是仰赖对国家福利的依赖。” 吴马太说。

  为了实现习近平脱贫的“决战年”目标,中国财政部单在2020年就拨款至少1349亿人民币(超过200亿美元)至中央财政专项扶贫资金。吴马太说,对比之下,1994年至2000年的《国家八七扶贫攻坚计划》,七年的总预算才约130亿美元。

  这个巨大的资金注入上的差异,除了中共高层的重视,也与中国经济发展有关。过去的二十年中,中国的人均国民总收入(GNI)从2000年的940美元增长到2019年的10,410美元,增长了十倍以上。

  华盛顿智库战略及国际研究中心(CSIS)在一份最新关于中国脱贫的研究报告中写到,中国脱贫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是几十年来经济快速增长的结果。

  

  中国农村房屋外墙上的脱贫宣传画(寒冬网)

  脱贫表象背后的区域发展不均

  战略及国际研究中心的报告还提到,过去几年来中国把重心放在消除农村极端贫困,但中国更紧迫的社经挑战在于城乡间的发展及贫富差距日益扩大。

  中国统计局数字显示,2019年上海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0,052美元;从上海往西约2000公里远的甘肃省居民,可支配所得则仅有2,771美元。

  多份研究报告还发现,疫情正在加剧中国贫富差距,因为低收入家庭更难应对疫情带来的连锁反应。

  野村证券公司的一份报告显示,中国2.9亿农民工人口在今年第二季度的平均收入增幅较上年同期下降6.7%。蚂蚁集团(Ant Group Co.)和中国家庭金融调查(China Household Finance Survey)同样发现,今年上半年贫困家庭的财富有所下降,而高收入家庭的财富实现增长。

  “只有确保这些人(贫困、脱贫人口)人均收入增长速度快于全国水平,这些人才可以慢慢赶上全国收入水平。这点做不到,他们还是在离平均值越来越远。”文贯中说,习近平的“精准脱贫”政策交出贫穷县清零成果的背后,是外来工人仍面临著的多重困难,包括工作不稳定、上户口的条件苛刻、被排斥在社会安全保障之外等等。

  吴马太还提到中国农村儿童的营养及失学率高于其他中等收入国家的问题。 “中国确实已按照自己的标准消除了贫困,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5-16 19:0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