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贾平凹女儿谈自己诗作:篇幅较短小 语言力求精粹

京港台:2021-2-3 09:49| 来源:澎湃新闻 | 评论( 7 )  | 我来说几句


贾平凹女儿谈自己诗作:篇幅较短小 语言力求精粹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诗人贾浅浅,中国作协副主席、陕西省作协主席贾平凹之女。近日,评论者唐小林的文章《贾浅浅爆红,突显诗坛乱象》让她备受关注,有媒体尝试联系包括贾浅浅在内的各方人士,但目前未获回应。

  贾浅浅的创作理念是什么?她如何看待自己的作品?事实上,在2019年4月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微信公号“绿色文学”发布的一篇访谈文章里,贾浅浅曾就这些问题进行了详细阐述。

  

  贾浅浅

  她说,2018年1月,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了她的第一本诗集《第一百个夜晚》,此外先后37次在全国的文学刊物上发表了超100首、篇的作品,此前还先后获得第二届陕西青年文学奖•诗歌奖、2017《诗人文摘》年度诗人等荣誉。“我觉得,这只是我个人在自己的文学创作史上开了个头,或许不足挂齿;而那些荣誉则是对我写作定位的肯定和激励,我很感激。《第一百个夜晚》从我多年来创作的诗歌中精选了130余首,其中包括在《诗刊》《作家》《钟山》《星星》等刊物发表过的多篇诗作。确实,我的诗作篇幅都比较短小、语言力求精粹清丽,我追求以醒目的意象、鲜活的喻指和诗境的营造,来形成我的个人特色。”

  贾浅浅表示,有方家说,“那些句子是她这个年龄人的句子,是这个时代的句子。”当然这可能是溢美之词,但自己会努力这么做吧。并不存在可以复制的所谓“成功模式”,每个习诗者唯有找准定位才能建树起个人的创作特色,写作的动能只来源于自然和生命本身。

  谈到创作理念,贾浅浅当时称,“有一位艺术家说过,在艺术领域里,人人都能独辟蹊径。诗神并不会特别钟情于某个人,人人皆可从不太连贯的诗性的感触到跃然纸上的艺术的陶醉,用辛勤的学习与努力去浇灌追梦(电视剧)的日子。你有了重要的感悟和内心的自证,你专注地寻找和启动生命的能量,你智性的思索充实于对现实的观察与接纳,你在自己的内心世界有着马不停蹄的行旅——正如萨特所言‘人的深处就是世界’,自我总是在瞬间即便的过程中奔向未来——所以写作之初其实是‘认识你自己’,以及与未知的自我的触碰与对话,其后方能走向写作的自觉。在这个过程,你的写作取材自生命本身,心绪激昂地找寻生活和生命的真相。”

  “艺术的东西,从来都不是无中生有的,创造力并不在你日常的抽屉里。”在贾浅浅看来,其一,能否清晰地使用语言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是否把人类文明的普适性价值观作为精神的依靠;其二,不要让自己躲在知识和逻辑的藩篱后面,不要利用语言来贩卖逻辑与教条;其三,写作体现诗人的情感、个性、知觉与直觉能力,写作必须让“感觉”从语言中破壁而出,从而实现作者本人的审美情趣,其四,写作不是一件刻舟求剑的事,必须追求一种开放性,要有超越文化的浪漫情怀,要使日常经验上升到形而上的层次。

  谈到自己的“Z小姐”系列作品,贾浅浅表示,这些诗是对日常生活的一种诗性表达。“我力求以质朴的对人物个性的简括描述,自然显露人性的光华部分,亦是试图对语言局限性的突破。这些诗性叙事,我想通过对心灵与心智之摹本的探问去触碰存在的真相,从而也为建树我个人的文本风格提供一种可能。能不能成为一个‘类原生创造’呢?我的文本中将自然而然呈现出的心理、气质和文化信息,努力营造丰富和复杂的象征,从而体现心灵的继承与选择。我想这样会显得特别真切,易令人共鸣,同时清淡与纯粹的写实,其实也更易于引导读者来与我共同认知生活与存在的本质。我的‘Z小姐’系列正在渐入佳境——我以为。我想要的是,清晰、自然、有意味,并让形而上的追索隐藏其后。毫无疑问里面也闪闪烁烁着我自己的影子,自己的故事,自己的心灵轨迹。这是我独特的写作实践,因而或许特别有价值。”

  在2019年这篇访谈文章里,贾浅浅谈及写作与工作的安排时表示,二者没有冲突。

  她说,自担任大学教师以来,即醉心于教学及文学研究。从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到西北大(专题)学,她一边处于教学状态,一边又持续进行着文学领域的学术研究。她力图以笃实和耕耘的态度,融入新时期的创新意识。2017年,她主导选编出版了《贾平凹散文精选》,2018年2月,在国家核心期刊《文艺争鸣》发表专论。

  “我愿在今天这个浮嚣的时代,去做一种沉潜的研究。我自担任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副会长以来,配合工作,出谋划策,探寻各种鲜活做法,也不过是为协会相关工作井然有序和高效运作做点力所能及的事罢了。我在成为鲁迅文学院第32届高研班学员之后的短短数年,创作颇丰,也为自己赢得了荣誉,也仅是意味着我为实现梦想迈出了第一步而已。” 贾浅浅称。

  相关新闻

  贾平凹女儿"尿尿体"诗被吹捧爆红 谁捧起的臭脚

  1月28日,文学艺术界刊物《文学自由谈》微信公众账号发布该刊物2021年第1期文章《唐小林:贾浅浅爆红,突显诗坛乱象》,引起舆论热议。

  文章中写道,“贾平凹的女儿贾浅浅爆红,背后是各路文学名家和诗人积极为贾浅浅的诗歌撰写评论,溜须拍马。”

  

  (《文学自由谈》2021年第一期)

  很快,贾浅浅的各种诗歌就被发布到社交媒体上,引发网友群嘲。

  其中不乏一些诗歌包含“屎尿屁”的内容,甚至被网友戏称为“尿尿体”。

  惊现网络的“尿尿体”

  先来看几首贾浅浅创作的诗歌吧。

  《真香啊》

  她说:上午同事们一起把饭吃/一个同事在饭桌上当众抠鼻屎/她喊了声“不要擦拭”/另一个同事见状/抢上前去抓过那同事的手指/一边舔还一边说/真香啊,你的鼻屎

  《我的娘》

  中午下班回家/阿姨说你娃厉害得很/我问咋了/她说:上午带他们出去玩/一个将尿/尿到人家办公室门口/我喊了声“我的娘嗯”/另一个见状/也跟着把尿尿到了办公室门口/一边尿还一边说/你的两个娘都尿了

  《朗朗》

  “晴晴喊/妹妹在我床上拉屎呢/等我们跑去/郎朗已经镇定自若地/手捏一块屎/从床上下来了/那样子像一个归来的王”

  面对这样的诗歌,网友们纷纷表示,给自己一个键盘,只要会说话,会敲击回车键,自己分分钟可以变身诗人。

  通过相关媒体报道可知,2018年1月,贾浅浅首部个人诗集《第一百个夜晚》首发式在北京举行,诗坛前辈包括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文学评论家张清华和著名诗评家欧阳江河和著名诗人西川都对贾浅浅的作品做出点评。

  2020年1月,贾浅浅的另一部诗集《椰子里的内陆湖》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在这本书中,编辑留下了这样一句话:“诗人从生活细节入手,有着朝圣者般的细腻与真诚,在古典美学与现代生活的夹缝中,她找到某种黠慧的表达方式。”

  

  (贾浅浅诗集《椰子里的内陆湖》)

  很快,贾浅浅遭到了网友的群嘲。

  人们不仅翻出了大量她的陈年旧作,还不忘起底她的身世。

  贾浅浅,西北大学文学院副教授,现当代文学在读博士,鲁迅文学院32届高研班学员,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副主席,出席第八次全国青创会,参加《诗刊》社第35届青春诗会……

  更响亮的头衔则是,著名作家贾平凹的女儿。

  至此,网友们理所当然地将矛盾从文学艺术价值指向了公平、规则和环境上。人们认为贾浅浅的诗歌与其获得的荣誉并不相称,受到赞美更多是沾了父亲贾平凹的光。

  显然,文豪父亲的女儿诗歌闪瞎眼球,远比讨论“尿尿体”更有网感。

  贾浅浅的诗,究竟有多糟糕

  事件中,媒体人张丰在《新京报》发文表示,某种程度上,对贾浅浅的攻击,并不是什么诗歌批评或评论,而是典型的网络传播,用一个俗语来说,就是“带节奏”。到目前为止,这样的攻击并没有什么学术价值。

  到文学探讨上,有网友指出,贾浅浅的部分诗作其间透露的粗鄙、浅陋的言语,甚至涉及明显的性暗示、性玩味的意味,这是对文学和诗歌的亵渎。

  前述文章中唐小林的观点同样有代表性,他认为,诗歌特殊的简短错落的体裁形式给了这些伪诗人一个可乘之机。诗歌原来应该是文学山峰顶上的大树,现在却成了山脚下供人踩踏的阶梯,实属本末倒置。

  “不会写小说,就写诗歌,而只要胆子大,敢把文字分成行,就不愁没有人来吹。”

  中国新闻周刊尝试联系了一些活跃在文坛的知名诗人,其中大部分表示知道此事,但不愿就此事发表看法。

  某报资深编辑、诗人巴灵一道出了自己的看法,“我个人认为不必苛责屎尿入诗。诗的边界宽广无忌,比如波特莱尔就著有《恶之花》,入诗的意象不一定都是鲜妍的春花春朵。”

  巴灵一以贾浅浅的《朗朗》举例,他认为贾浅浅的工笔叙写儿童的生活细节细腻具体,展现了儿童情态别样的天真单纯。

  诗人、文学评论家秦晓宇则认为,现代诗歌最大的特征就是有能力处理和古典诗意不一样、在很多人看来不那么文雅诗意的事物,所以诗歌的胃特别强大,它有能力消化很多事物,这也是现代诗歌和古典诗歌最大的不同,古典诗歌会显得更文雅,更有诗意。

  “贾浅浅的诗歌基本上是对生活用文字直接的一种捕捉再现,偏口语化。诗歌是极为强调语言本身的表现力,它能够把想象力、洞察力、表现力等这些因素强力扭结在一起(电视剧),可以创造一种特别美妙的语言的现象,但在贾浅浅的诗歌中基本看不到这一点。”

  诗人陈年喜的评价更为简短,也显得更加有力。

  “文学是饥饿者的事业,当身体和灵魂有了真正的饥饿感,真正有话要说时,说出的可能才是有效的。相比于沉重的生活,诗歌、事件都不算什么,好好生活吧。”

  光环、叛逆、尴尬并存的文二代

  事实上,网友的讨论并不在诗歌本身,而更多的在于贾浅浅“文二代”的身份。

  前有姚安娜,后有贾浅浅,网络好像是有记忆的。

  对于姚安娜,人们的非议来自顶着公主的光环,却喊着破圈的口号,而对于贾浅浅来说,人们的期望显然更高,这来自多年来人们对于文人和艺人的刻板认知。

  没有人会天真地抛开父辈的光环独立审视他们的子女,就像子女如何辩解也不可能改变一样。但他们可以选择叛逆的对抗。

  此前,清华大学刘瑜教授的演讲提到“我的女儿正势不可挡地成为一个普通人”就引发过批评,有观点认为“精英劝你看开其实是让你认命”。

  从“官二代”到“富二代”再到“星二代”,人们早已见怪不怪,但当“文二代”登堂入室时,人们还是会稍稍迟疑一下,毕竟相对财富而言,文学才华显然更考验积累和天赋。

  在古今中外的历史上,“文二代”并不多,绝大多数赫赫有名的文学家,都难以子承父业地将文学香火传继下去。已有的“文二代”屈指可数,诸如法国的大小仲马、中国宋代的“三苏”、现代的叶圣陶父子等。

  像王安忆之于母亲茹志鹃,那多之于父亲赵长天这般超越父辈成就的更少之又少。

  对于贾浅浅来说,固有观念认为,书香门第的家庭出来的孩子,是不应该写出“尿尿体”这样观之不雅的诗歌的。

  梳理贾浅浅近年的学术成果,有多篇论文有关其父贾平凹,例如《生命的言说与意义——试论贾平凹的书法创作》《文学视域下贾平凹绘画艺术研究》《历史与文学的双重变奏——贾平凹的叙事策略》《写给父亲的一封信》《贾平凹散文精选》《贾平凹书画与文学艺术精神关联性研究》等。

  结合她“文二代”的身份,在高校做这样的研究,对于公众来说,无异于是没出息的表现。

  再或者,她去创作陕味文学,在没有生活和积淀的情况下,她怎知农民生活的鲜活,又怎知时代变迁的动荡,这样的作品会让她的创作显得更加尴尬,更谈不上复制父亲的传奇。

  梳理贾浅浅的求学、研究、创作,稍微理性的人都能看出她的不甘心和蠢蠢欲动,甚至还有那么点励志。

  如果说是贾浅浅选择了诗歌,不如说贾浅浅没有选择,因为纵观当代文学,可能没有任何一种体裁如诗歌这般恣意没有边界,在这样一个开放的容器中,她得以轻松释放,虽然它们既不美丽也不典雅。

  试想一下,假如没有这几篇“尿尿体”诗歌露出网络,贾浅浅甚至不会被人们认识,她便只是父辈饭局中的一个谈资罢了。

  别忘了,在这个事件中,还有这么一个群体。

  他们认为贾浅浅是孔子所说的“生而知之者”,是斯图尔特所说的“天成的诗人”,她创作的诗歌近乎于席勒所说的“朴素的诗篇”。

  孟德尔发现了遗传规律,我们后人则用曲意逢迎证明了“小说家的女儿天生是诗人”。

  在多元与迷茫的时代里,人们的目的总是那么清晰,不惜让舌头打弯,说出投桃报李般的美好期盼。

  在某种角度上看来,他们比贾浅浅,可能还要尴尬上几成。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5-7 06:1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