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小伙大学毕业去了趟老挝 房子被迫卖掉老婆也没了

京港台:2021-4-17 11:07| 来源:杭州日报 | 我来说几句


小伙大学毕业去了趟老挝 房子被迫卖掉老婆也没了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阿飞(化名)坐在桌前,时而低头沉思,时而侃侃而谈。从谈吐上看,你能感觉到他待人接物很老成,但他走路轻微摇摆的样子,暴露出他还是个涉世不深的年轻人。

  刚从大学毕业一年,他成了网络电信诈骗案案犯,被拱墅警方刑事拘留,后依法取保候审。

  工作没了,老家房子卖了,准丈母娘一眼都不要看他。去老挝一趟,用一辈子去悔恨、偿还。以下是阿飞自述。

  一个月赚100万,买保时捷...

  刚毕业经不住诱惑,去当“分析师”

  2020年1月22日,腊月廿八晚,快过年了。杭州下了雪,我的航班落地在萧山机场。下机那一刻,我穿着短袖、短裤和拖鞋却一点感觉不到冷。我很开心,终于感觉到了自由的味道!我可以去哪里走走、吃点好吃的,随便,都好!

  我想彻底忘记“富贵金三角”,忘记15个平方12人住的宿舍,泥巴一样的吃食,每天超16个小时的“工作”,还有那些肮脏的笑脸......到宾馆房间刚刚躺下,我很快被自己吓醒,万一有一天被抓,我年纪轻轻就是诈骗犯了。

  我到底是怎么一步步加入“杀猪盘”电信诈骗团伙,把自己的人生走歪的?

  我在杭州有六七年,从高中时就来了,那时候爸妈在上海干活,我自己住校。后来读了一个专科学校,房产中介、贷款什么的都干过。有些高中时候的同学,直接就进入社会工作了。

  2019年7月,高中同学阿东(化名)找我玩,说起现在做股票很赚钱。什么股票配资、资金放大,我听得云里雾里,心里纳闷,阿东这个学历,也好玩股票的?

  阿东问我有没有想法,说是在国外,有专门培训。他讲得迷迷糊糊,我就拒绝了。

  到国庆时,阿东约我一起吃饭。饭桌上,他的朋友个个打扮体面,一直在聊谁一个月赚了几十万,谁赚了100万,谁回国买了辆保时捷,买了房子等等。

  我刚从学校出来,没什么好工作,当然经不起这种灯红酒绿的诱惑的,就跟着去做股票,当“分析师”。

  

  老挝的“工作”:

  一层楼黑压压六七百人,全是“老师”

  限制自由、学话术、学“养猪”

  10月份,阿东帮我联络了一番,安排我买机票、办护照。先飞泰国清莱,经湄公河,辗转到达老挝。

  上班的地方在一个产业园区,写字楼很高,同一楼层里,我乍一看有六七百个人,一眼都望不到头。氛围看起来跟平常公司倒是差不多。我开始觉得挺奇怪的,怎么有这么多人?旁边“老师”说,都是做股票的,在微信上工作就好了。

  有“老师”给随我同批来入职的安排食宿,是在离得不远的另一幢楼,宿舍其实是十五六个平方,里面十一个人,住上下铺。吃的就在食堂,咖喱、粉条之类很多东西放在一起(电视剧)炖,我一直拉肚子。

  安排好工位,“老师”给我们培训股票知识,教怎么把客户做起来。“教材”是A4纸印的,其实是教我们看股票走向,红涨绿跌,好让我们跟客户聊天之前,稍微懂点皮毛。“教材”我们不好拿走的,学完当场要收走。自己去背。

  其实,我刚到那里第一个月,没有工作好做的。因为公司做客户都是一拨一拨来的,按照30天为一个周期,分为前5天、中间10天、后10天、最后5天,每个环节大致是引流、“养猪”、统一“杀猪”的工序,大家各自做好自己这环。我没办法从中间插进去,只好加入下一拨。我除了背“教材”,基本上睡了将近一个月。

  为什么睡?我没法自由出入。可以说,大家都是工作、吃饭、睡觉三点一线,就在那一片范围里。自己的手机不允许用。出去要打报告,严格审批,有人擅自外出,刚到门岗那儿,老挝本地人就把你拦下了,因此经常引发打架。

  平时到厕所去抽烟时,我听到三三两两聚在一起一边讲,一边笑,比如,这个客户弄了几十万,准备给他“杀”掉。

  我也不是傻子嘛,这样一两次我也听出来怎么回事了。

  想回国?只要你护照在公司手里,没办法的。公司先是骂你业绩差,讲你不上进,对不起家里人。或者让你等等,各种理由拖着你。总之,公司不给你办,你就只能待在这儿。

  

  我也当上了“老师”,玩的全是套路

  大半个月铺垫,月末“杀猪”

  近一个月过去,我正式有了活干,别人也叫我“老师”,其实做的是网销。

  我到现在还记得一些“教材”里的东西,也就是“话术”——

  您好,我是xx证券的分析师。(看客户回不回,不回,接下来又是一条。)

  您这边加我微信的话,是想了解下股票吗?想了解下牛股吗?(只要客户回了,就可以按话术框架去回答他。其实客户不回复,我们就没办法的。如果表露兴趣,接下来就可以接。)

  明天下午,我这里会有牛股推荐,可以涨xxx个点,你可以跟上吗?那我这边,把具体荐股的证券老师的微信对接给您。

  我这一环的工作,就是“钓鱼”,把客户钓起来,然后让后面环节的“老师”去养。

  对的,都是他们(投资客)主动来加我的。多的时候,1天100多个人会加我,这可能又是我之前另外有人在做地推,把我们的微信号用“分析师”的形象推出去。其实,这么多人我也聊不过来,很多都被信息埋没掉的。而且, 一个微信号加的人太多,经常被封。

  我钓起一个客户,推给后面的“老师”,“老师”接下来会让客户进直播间听课,确实是关于炒股票的知识、经验。

  但这一切都是铺垫。到第十七八天时,“老师”会向他们推出我们自己公司的理财产品,吸引客户投资,通过一点利润,慢慢引导客户把资金放大五倍、八倍、十倍......这种关键节点,我们其他环节的“老师”都会去群里打配合,去活跃直播间。

  到最后四五天,“老总”会根据这个月盘子里的资金总量,决定哪天关闭平台,一起收网。所有工作到此为止,客户发现登不上App、找不到“老师”了,我们的工作手机也早已被统一收回了。

  在老挝近两个月里,我只有凌晨睡觉前偶尔和父母联系,我没和他们说我在老挝。因为就一两个月嘛,我想自己毕竟这么大个人了,不用事事汇报。

  妈妈把房卖了,准丈母娘不要看我了

  去了一趟老挝,我一无所有

  我在老挝成功做出了一个客户,是个女的。她成功“入金”3万元,按照我7个点的提成,我拿到2100元。我的底薪是5000元,加上业绩提成、七七八八的补贴,1个月就拿1万出头。

  跟我预期的差太多太多了,想想没去之前他们给我画的饼,谁谁谁一个月几十万......觉得自己真的很难,上班时间长,吃住就那个样,这样去赚一万块钱,我在国内只要稍微勤快点,也有的。

  2020年1月,正好到年底,业务也比较寡淡,我们组的老师同意安排我们组的一批人回国过个年。

  下飞机的时候,我就想绝对不会再去了。而且自己良心也过不去。正好碰到疫情来了。

  半年后,8月4日早上7点10分,我还在租房里睡觉,米市巷派出所的民警突然进来了。我一开始很懵,警官问我:知不知道什么事。我心里有数了。

  

  第二天,派出所通知了我爸妈。一直到从看守所取保候审出来,我才和爸妈见上面。

  我妈也没骂我,她说老家村里的房子卖掉了,钱赔给受害者,其实主要是我这么个儿子,他们也没脸回老家去。

  我出了这么个事情,从我自己的角度讲,结局很惨很惨。

  村里所有人不待见我,所有亲戚面前我抬不起头来——说起来,就是个诈骗犯嘛,我以前在亲戚心目里都是很乖的小孩。

  我想去找点工作没人要。

  没出事前,我和我女朋友本来要结婚的。现在,她爸妈一点不要看我了。

  去了一趟老挝,我什么都没了。钱没赚到,什么委屈都受了。

  我和女朋友在一起四五年了,一直分分合合都走不散。那年我要去老挝之前,女朋友本来是想让我别去的,我也以为真的能赚钱,不知道是电信网络诈骗。我没听她的话,感觉很对不住她。

  我那个高中同学阿东,我知道他也被抓了。我没再见过他,还有什么好见面的呢?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5-10 15:3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