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在阶级固化的中国 知识已经难以改变命运

京港台:2021-6-12 22:47| 来源:议报 张杰 | 评论( 16 )  | 我来说几句


在阶级固化的中国 知识已经难以改变命运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张杰分析评论文章:衡水中学17岁的高三学生张锡峰在《超级演说家》上进行了题为《小小的世界大大的你》的演讲。张锡峰同学在这个10分钟的演讲中语出惊人,他说,自己就算是一个来自农村的土猪,也要拱了城市白菜。

  

  张锡峰到底想表达什么呢?一开始,他指出了中国城乡差异,巨大的贫富落差,教育资源不对等一系列社会问题,以及一个农村孩子进城之后的自卑,迷失,和对未来的焦虑等。接着,他盛赞《航拍中国》是自己遇到的“贵人”,它让自己看到了不一样的风景,感受到了青春的魅力,不禁热泪盈眶,从此不再迷茫。最后,他说衡水中学学生拼命学习,没日没夜地跟时间赛跑,他们不是得分机器,而是为了改变作为一个穷人的命运。

  张锡峰除了“土猪拱白菜”这样标新立异的言语,其他内容是真实的,的确在河北衡水中学、湖北黄冈中学等“高考工厂”发生着。我记得多年以前,在一个“高考工厂”,校长在开学典礼上拿出两只鞋,一只是皮鞋,一只是草鞋。校长说学习就是为了用知识改变命运,从穿草鞋变为穿皮鞋。确实有很多农村孩子通过高考改变了命运,尽管现在已经从知识改变命运转变为命运改变知识,也就是你当官或有钱了就可以用权和钱换取学位。张锡峰的“土猪拱白菜”或许很多人听了逆耳,但他毕竟是个17岁的孩子,加上为了追求演讲现场效果的需要,所以也无需过多指责。但他的演讲所反映出来的问题是值得思考的。

  第一,中国存在城市和农村两个世界

  美国农村的孩子到繁华的城市读书或许也会感到新奇,但并不会有“农村的土猪拱城市白菜”的想法,因为生活在农村还是城市取决于他们自己的愿望。但中国却真实存在着城市和农村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它们之间存在的严重的不平等和巨大的差异。一个农村的孩子进入城市产生迷茫、惶恐和自卑心理很正常,希望通过学习改变自己的命运,也在城市里立足,像城里人一样生活也很正常。当然也会有部分农村的孩子对城市产生嫉妒、仇恨的心理。张锡峰的演讲所展现的青年现状与中国政府宣传的形象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去年5月4日,中国“B站”和央视曾合作做了一个短视频《奔涌吧,后浪》。节目将中国青年称之为后浪,开篇就说,“那些口口声声‘一代不如一代’的人,应该看着你们,像我一样,我看着你们,满怀羡慕”。“你们有幸,遇见这样的时代,但是时代更有幸,遇见这样的你们”,“你们正在把传统的,变成现代的,把经典的,变成流行的,把学术的,变成大众的,把民族的,变成世界的,你们把自己的热爱(电视剧),变成了一个和成千上万的人,分享快乐的事业”。但现实中,很多中国青年并没有这样的雅兴,他们只不过是渴望改变自己卑微命运的土猪。

  第二,农村孩子能够逆天改命吗?

  张锡峰希望通过高考逆天改命的想法似乎也不错,因为农村的孩子除了高考他们还有什么渠道改变命运呢?尽管中国早已不是八九十年代,那个知识改变命运的时代了。但总会有人通过高考改变了自己的命运。至今“逆天改命”像是一直飘荡在衡水中学上空的一朵云,像是刻在每个衡水学生心头的一句话。

  但问题在于,少数人逆天改命,而大多数人头破血流,责任在于大多数人不努力吗?社会给了他们公平竞争的机会吗?如果没有,我们不应该赞美少数人的幸运,而应反思和改变社会制度。网友左手墨迹写道:“阶级流通渠道已基本封闭的今天,无数重点大学毕业的学生,要么去火锅店当服务员,要么去送快递、送外卖,几乎找不到体面的工作,更别说是买房、结婚、生孩子了。只要你身边有刚毕业几年的大学生,相信你一定听说过:他们有人在寒冬腊月被从出租公寓里扫地出门;他们有人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只能去摆地摊、送外卖;他们有人想在大城市立足却找不到好工作,不得不通过卖淫来赚取首付;他们有人好不容易进了阿里、拼多多这样的巨头企业,却因过度劳累猝死在岗位上……,这些还都是跨过高考这座山的人,还有很多人还没来得及跨过高山就已经倒在了路上。没能改变命运,却活得万般辛苦,让人不由得思考:穷人到底要付出什么才能改变命运?”

  2019年1月29日,一篇《一个出身寒门的状元之死》的文章刷屏网络,点击率一天就超过百万,但不久就被网信办封杀。文章讲了一个故事,说的是,2019年1月8号,作者收到了高中同学周有择胃癌去世的消息。周有择去世的时候,还不满25岁。周有择家境贫寒,从一所村镇中学冲了出来,以全市第一地成绩挤进了全省前三的中学。他一周只用45块钱,包括所有吃饭和开支。后来,周有择以693分的总分拿下了市理科状元,考上了某所国家一流院校。他大学期间一直不停地打工。后来他进了一家企业做了财务,公司领导让他做假账,承诺给他一大笔“奖金”,他死活不肯。周有择最后在奔波劳顿中医治无效去世了。作者感叹周有择这辈子,都在用尽全力地沿着井壁往上爬,头破血流也不停下来。但爬到马上就要看到光的地方时,却最终摔死在井底。作者通过周有择之死,开始对自己的人生进行反思。她问自己,也问社会:人生的意义是什么?人生的路啊,怎么越走越窄,越走越没有希望?

  第三,高考工厂的生意经

  衡水中学被外界称为“高考工厂”的地方,是中国压力最大的高中之一。曾经看过衡水中学的报道,有一段描写印象深刻:这个学校每间寝室的门上有小窗,通过小窗可以看见寝室里八张床以及八个人的一举一动。教学楼,每个教室里都有摄像头,大部分时间都是开着的,可以上下左右旋转,可以拉近看到每个人的课桌上是什么。班主任、年纪主任可以随时调看班级监控录像。至于学习,衡水模式奉行的是:两眼一睁,开始竞争。

  衡水中学魔鬼式的教育带来了不可思议的升学率。2018年,文科600分以上的占全校考生61.9%,理科占67.2%。而2020年高考,理科700分以上的衡水中学有75人,占全省69.44%,文科667分以上的衡水中学有24人,占全省80%。

  衡水中学不仅收获了升学率,也收获了巨额财富。今年3月12日,衡水中学概念股登陆资本市场。民办教育企业第一高中教育集团在纽交所挂牌上市:捆绑衡水中学,高管提前套现1.7亿。

  事实上,一个衡水中学的入学名额已经不是普通农村家庭能够负担的。衡水中学背后的第一教育集团在美国上市的公告中都列明了,他们营业收入的大头是学生人均三万左右的学费。而深圳公办高中的学费才1500块一学期,3000块一年。单是从学费来说,衡中的学费是深圳的十倍,你能说他们这些生源都来自寒门吗?这就涉及高考工厂的经营秘诀了。衡水中学会亏本抢夺优秀生源,让这些寒门学子成为高考机器,同时高价招收非寒门学生,让他们成为学校创收的韭菜。这样它就实现了名利双收。

  第四,残害青年的高考教育

  左手墨迹指出,高考到底是什么,大学又是什么呢?直到进入大学,特别是毕业后你才会明白,它不过是撞南墙的入场券而已。而且南墙不是你想撞就能撞,城里的白菜也不是你想拱就能拱。所以躺平成了越来越多年轻人的选择,也是他们的正义。

  高中三年的学习除了最后的高考成绩以外,还应该有博爱、公平正义价值观的培养,学习习惯和行为习惯的养成,思维方式的培养等等。但很可惜,中国的应试教育将学生培养成了高考机器,只知道标准答案,而没有自由的思想和独立的人格。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学生有高的成绩,但却无法最终成为卓有成就的大师。因为机器就是机器,它不具有创新能力。

  有网友指出,一个好的社会,是普通人可以选择平庸、选择躺平;一个更好的社会,是一个不管你从事何种工作,处于何种社会阶层都可以拥有幸福感。而不是非要背负着家族的希望立志去拱了城里白菜,城里的白菜不是让你父母处于社会底层的原因。真正的成功是以自己喜欢的方式过一生。平庸不可耻,可耻的是这个社会给每一个人灌输平庸可耻的观念,可耻的是这个社会没有给每个愿意奋斗的人提供平等的机会。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7 17:2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