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葛剑雄:我只是把一层纸捅破了,为什么会大惊小怪

京港台:2021-6-15 23:18| 来源:历史在加速 | 评论( 13 )  | 我来说几句


葛剑雄:我只是把一层纸捅破了,为什么会大惊小怪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葛剑雄教授

  编者按:近日葛剑雄教授题为《我们应该怎样对待历史》的演讲摘录,在社交媒体广泛传播。据了解,此演讲于2021年1月4日在西安交通大学进行。没成想,这个讲座内容竟然“出圈”了,引起了热议,甚至口诛笔伐。

  “历史就是要维护当代政治的、当代政权的合法性”。对于历史学的应用,葛剑雄教授向来这么说,向来也这么想,不是一时“捅破了一层窗户纸”,也不是突然转向了。从其讲座内容来看,与他十年前说过的话,写过的书,别无二致。而且,他所讲的,不正是我们历史教科书所倡导所实践的吗?

  或许,不是葛剑雄教授变了,而是这个时代变了。以前说过的一些话,放在当下再说,味道就不一样了。

  这我联想起日本(专题)明治时代的“久米邦武笔祸事件”。久米邦武当时是东京帝国大学教授,写了一篇《神道乃祭天之古俗》,从史学实证的角度论证了“神道非宗教,故无劝善利生之内容,仅为今天或攘灾招福,与佛教并行不悖”,认为“为保持值得夸耀的国体,顺应时运,依次进化,皇室方能更为尊贵繁荣,国家也能更为强生。但世上亦有人终身只讲神话时代,言无益处,主张国体创于神道,希望永远在襁褓之中,栖息于祭政一致之国……徒然依靠大神宫之余烈,此意犹秋之枯叶。

  在久米邦武那个时代,质疑“国体”和“神道”,相当于今日质疑“xxxxx的领导”的一般,结果可想而知。

  久米邦武论文发表后不久,就招来了神道-国学派的抨击。他们并非从史学实证加以辩驳,而是从政治高度批判。

  1892年《国光》杂志刊发未署名文章《论暴露国家大事者之不忠不义》,直接给久米扣了一顶“不忠不义”的大帽子,斥责他“妄议国体”。他们评论道:“**国家之大事和军机,臣民者本就不该妄加评论和书写,况且事关皇室。但是现在的有些学者,往往为了学术上的名声,牵强附会,竟敢议论天皇的祖先,蔑视三种神器,不敬太庙,真是不忠!即使是事实,如果对君国有害无利,不加以研究乃是学者的本分,何况还是出自虚构。"**

  不仅如此,四名神道家还造访久米,要求他取消论文内容,同时向宫内省、内务省、文部省提出罢免久米的建议。

  最终,神道-国家派和皇国史观胜利了。久米被开除,刊载他论文的《史学会杂志》和《史海》以扰乱安定秩序为名受到禁售处分。按照葛教授的话来讲,”任何国家、政党、群体所讲的历史都是为了加强自己的政治合法性,是不容质疑的,更不许否定的。否则就是历史虚无主义。”

  在久米之前,那珂通世也有类似的批评。他曾发表《上古年代考》,指出《日本书纪》的纪年与史实不符,错误很多。《日本书纪》乃“国家圣典”,即使是神话,批评也会遭来反驳。内藤耻叟反驳道:“考证出此等事也不能增加日本之美事”。怀疑纪年,并主张将其缩短不是“日本之美事”,所以失去研究意义。永原庆二评论说,“如果不是国家美事,就既不能研究,也不能提及,这种思想作为’国体史观学派‘的历史思想,其后甚至时至今日仍作为一种主张保留了下来”。“皇国史观”如此,“X国史观”亦是如此。

  以下,请看葛剑雄教授对网友们的质疑的回复。原文出自葛教授微博,由学人scholar编辑整理。

  -部分演讲现场图片 –

  (摘自知乎@西罗子群 我们应该怎样看待历史?葛剑雄教授 讲座摘录;西安交通大学官网)

  

  

  

  

  

  

  -葛剑雄微博交流摘录 –

  (转自葛剑雄先生微博)

  晓歌午马:有一点想请教葛教授@葛剑雄。历史的选择代表什么?焚书坑儒的暴秦曾是历史的选择吗?涂炭中原的蒙元也是历史的选择吧?发动二战的希特勒上台也是历史选择吧?历史选择永恒吗?正确吗?做选择的不是历史而是人,人的选择就有对有错。谈合法性不要用历史说事反而坏事。历史里什么都有!

  葛剑雄回复@晓歌午马:事实判断只有一个答案,或者标准答案。价值判断没有标准答案,可以有无数个答案。历史的科学部分有标准答案,历史的人文部分没有标准答案。

  历史选择的结果是事实,无论你是否愿意接受,如何评价。但选择的对象和过程可以是自觉的、不自觉的,自动的、被动的,自愿的、被强迫的,偶然的、必然的,自然的、人为的,单一的、多元的,而且往往是多种因素的复杂产物。

  卡萨布兰卡的man:历史就是胜利者说出的。

  葛剑雄回复@卡萨布兰卡的man:历史本来就是后人对过去的有意识、有选择的记录。无论胜利者、失败者都是这样记的,只是失败者一般不具备传播、推广、解释、影响的条件,甚至无法保存他们记录的历史。除了纯粹的研究者,没有哪个群体或个人记录、解释历史的目的是为了自我否定或自取灭亡。

  多少10684:回复@葛剑雄:先生的文章讲课一向扎实令人钦佩,当然除了这图上的说词。

  葛剑雄回复@多少10684:我只是把一层纸捅破了,不知为什么有些人会大惊小怪?是一些人想象的“历史”只是一件皇帝的新衣,还是我说的不是事实?

  多少10684:您的这个说法完全不是捅破窗户纸,我几十年以来听到的宣传独到的教科书都是这些(我说的是屏幕上的话语,直观理解,您作何解读我倒是不知道)。

  葛剑雄回复@多少10684:看来你尚未理解,那不妨说得再明白些:一直有人在质疑你“几十年以来听到的宣传读到的教科书”不真实、不可信,我要告诉你,任何国家、政党、群体讲的历史都是为了加强自己的政治合法性,是不容质疑,更不许否定的。否则就是历史虚无主义。

  林仲微博:就不能有超脱或旁观的视角或态度吗,注定必须把自己的利益或爱好做前导吗?

  葛剑雄回复@林仲微博:当然有,我不是提到“除了纯粹的研究者”?但研究的结果往往是不合时宜的,无法公开发表的,更不可能在网上讨论。

  学良不汉卿:回复@葛剑雄:葛教授学识过人,了解独到,请问历史是什么,能否给一个定义呢?!

  葛剑雄回复@学良不汉卿:历史是后人对过去有选择地、有意识的记录。详情请参阅拙著《历史学是什么》,北京大学出版社。

  灵峰探煤:葛先生,这是您本人在回复吗?

  葛剑雄回复@灵峰探煤:每一个字都是我自己录入的。但该回答的我都回答了,到此为止。网上的截图只是我讲座用的PPT的最后一张,我的讲座一般都会讲2至3个小时,真要讨论请先看一遍,听一遍,再发表意见或评论。其他无聊的话我不会奉陪,太过份的或许只能拉黑。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7 08:4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