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失孤"案人贩曾迷晕老人拐小孩 家长:该千刀万剐

京港台:2021-7-15 13:02| 来源:澎湃新闻 | 评论( 3 )  | 我来说几句


"失孤"案人贩曾迷晕老人拐小孩 家长:该千刀万剐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失孤》原型拐卖案嫌犯呼某吉落网一事受到持续关注。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犯罪嫌疑人呼某吉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此前报道,56岁的呼某吉至少涉嫌拐卖3名儿童。7月14日,被呼某吉拐走的山西临汾籍男子小虎的母亲刘念向记者回忆了孩子被拐走的详情。

  刘念称,呼某吉的同伙郭某先是以租房为名骗取刘念一家的信任后,呼某吉再出场套近乎,两天后就抓准时机,趁他们外出之际,将照看小虎的姥姥“迷晕”,再将小虎带去外省卖掉。

  对于拐走其子的呼某吉,刘念说:“不知道这么些年他到底拐了多少小孩,他要是还有点良心,就全部说出来。”

  两嫌犯以租房为由拐走房东家儿子

  “我们一般不说欢迎来洪洞,而是说欢迎回家。”

  山西省临汾市洪洞县是中华民族古老文明的发祥地之一,被称为“华人老家”。对于洪洞县居民刘念来说,她一直盼着儿子小虎踏进家门的那一刻,对他说一声真正意义上的“欢迎回家”。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小虎的家(现状)。21年前,小虎在家中被呼某吉和郭某拐走。澎湃新闻记者 王鑫 图

  刘念住在洪洞县大槐树镇常青二村,她和丈夫在当地靠做小买卖为生。1993年,女儿刘清清出生;1998年春天,儿子小虎出生。儿女双全,时常让夫妇俩觉得很幸福。1999年春节,一家人专门去照相馆拍了全家福。照片上,小虎穿着一身蓝色的卡通外套,被妈妈抱在怀里,额头上还被点了一个小红点。当时的刘念万万没有想到,这张照片竟然成了她所拥有的唯一一张有小虎的照片。

  2000年1月30日,小虎被人拐走了。

  与小虎一同“消失”的,还有两天前出现的两个陌生人。这两个陌生人,一个是拐走郭新振的呼某吉,另一个是比呼某吉小十多岁的女子郭某。

  刘念清楚地记得,2000年1月28日,农历腊月二十二。当天上午,一个身高1.55米左右,短头发、高颧骨、尖下巴、白皮肤的女子敲开了刘念家的大门。女子(注:指郭某,当时并不知晓其真实姓名)自称是河南人,只有21岁,在洪洞槐荫学裁剪不回去过年,想租个房子住下,春节过完了继续学裁剪。

  见郭某身材瘦小、又很年轻,临近过年只身一人在他乡漂泊,不能回家与亲人团圆,刘念和丈夫刘席动了同情之心。当天下午,郭某就在刘家的一间房里住了下来。

  郭某住下来的当天,呼某吉也住进了女子租的那间房里。刘念说,呼某吉约莫40岁(注:呼某吉当年35岁),身高1. 75米左右,留分头、长脸型、颧骨高,穿皮夹克,操着河南口音。刘席和妻子问呼某吉是郭某什么人,郭某只说呼某吉是她老乡。刘席和妻子觉得两人可能是情侣,就没放在心上。说到这时,刘念又开始自责起来:“如果那个时候留个心眼……”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小虎的家(现状)。21年前,小虎在家中被呼某吉和郭某拐走。澎湃新闻记者 王鑫 图

  腊月二十三晚上,呼某吉邀请刘席喝酒。“表面上喝酒,实际上是试探。”刘念记得,呼某吉在吃饭时自称是贩烟的,时不时问一句院子里安不安全、平常有没有亲戚朋友过来走动。夫妻俩就说家里很安全,平常也没啥人来,让他们放心住下。

  腊月二十四一早,刘念就和丈夫出去做生意了。家中剩下刘清清姐弟俩,以及刘清清的表弟。刘念说,她和丈夫平时基本在外,孩子姥姥一个人负责照看三个孩子。

  当天下午,孩子姥姥急匆匆地跑来找到刘念,说小虎不见了。孩子姥姥称,中午1点过,呼某吉和郭某从外面提了袋香蕉回来,招呼她和孩子们吃。她推脱了一番,还是吃了。吃了没一会儿就感到脑袋昏昏沉沉的,想睡觉,于是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睡到大约4点,孩子姥姥醒来,发现小虎不见了。刘清清告诉姥姥,弟弟被住在家里的那两个人抱去买糖吃了,还没回来,她也跟着走了一段路,郭某给了她两块钱,让她自己去买糖,她没有去,但后来没能追上弟弟。

  孩子姥姥找了许久,都没发现小虎和呼某吉、郭某的身影,这才慌忙去找刘念和女婿。一家人找了两天没找到,最后报警。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小虎的姐姐还记得,呼某吉和郭某抱走弟弟出门后,走的这条巷子离开的。澎湃新闻记者 王鑫 图

  阔别21年,一家人在林州相见

  刘念坚信小虎是被呼某吉和郭某拐走的。一家人从此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中:刘念觉得自己太傻,为啥要去相信一个陌生人,在见面的当天就让对方住下来;刘席也恨自己为何会这么疏忽大意;孩子是在姥姥手上丢的,姥姥一直在后悔自己吃下了呼某吉给的香蕉。

  小虎被拐走的那天,身上恰好穿着照全家福时穿的那身衣服。刘念去照相馆,让摄影师把照片放大翻拍,洗出来一张小虎的单人照。她又去打印店,打印了好多寻人启事,启事上用的就是小虎的那张单人照。

  刘席两口子先去了临汾,紧接着又去了太原。他们也没有明确的目标,不知道小虎被卖到哪里去了,或许就在省内、或许在东北、海南,有时候他们甚至希望,小虎去了像北京上海那样的大城市,待在一个条件好的家庭里幸福成长。

  上有老、下有小,刘席两口子又没法把全部精力放在寻找小虎上,他们只有一边打工一边寻找,寻找的重心也放在山西省内。

  十多年前,孩子姥姥去世,留下了终身的遗憾。母亲弥留之际,刘念向她保证,等找到了小虎,一定带着小虎来看她。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刘家人保存的唯一一张小虎儿时的照片(翻拍)

  好消息往往也来得很突然。2018年中秋节前夕,刘席接到当地警方的电话,说通过比对DNA,小虎找到了,就在离家300公里之外的河南省林州市某村,生活得也挺好。尽管民警同时告诉他,小虎的养父母还没有做好准备让小虎来认亲,但刘席仍激动万分。他知道,很多父母找了几十年都没找到孩子,相比他们,他已经算是很幸运的了,“很多担心、很多设想,那些虚的东西,都变成真真实实的了。”

  2021年5月24日,在警方的安排下,小虎终于和亲生父母相见,认亲的地点被选在了林州市的一家宾馆。刘念说,这一别,就是21年,她等这一天等得实在是太久了。认亲那天,她迟迟不愿意和儿子分别。

  刘念介绍,小虎已经参加工作,目前是一名吊车驾驶员,还没成家。由于工作忙,小虎还没到山西来过。“和21年前相比,变化大得很,就算有记忆,也完全认不出来了。家里也重新盖了房子,不再是以前的小平房了。”

  谈起呼某吉和郭某落网,刘念说:“人在做,天在看,报应总算到了,(他俩)该千刀万剐。”刘念告诉澎湃新闻,警方没有告诉他们是怎么抓到呼某吉和郭某的。后来她听说呼某吉还拐卖了其他的小孩,“不知道这么些年他到底拐了多少小孩,他要是还有点良心,就全部说出来。”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呼某吉是在河南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的。案件进一步侦办过程中,山东聊城等地警方提审呼某吉,临汾警方才知道呼某还涉嫌拐卖郭新振,即电影《失孤》原型案件中被拐的郭刚堂之子。

  7月14日,临汾市公安局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表示,因案件正在侦办中,暂不便透露该案侦破具体情况。

  离开刘念家时,刘念叮嘱记者,报道中不要使用小虎的真实姓名,也不要去打扰小虎及他的养父母,“毕竟他未来的路还很长”。

  (注:文中小虎、刘念、刘席、刘清清均为化名)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16 01:1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