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巩义男子家被冲毁出来避难 没钥匙撬开铲车救69人

京港台:2021-7-24 11:08| 来源:法制社会报 | 评论( 7 )  | 我来说几句


巩义男子家被冲毁出来避难 没钥匙撬开铲车救69人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7月22日,滞留河南巩义市竹林镇的张立涛,直呼自己“死里逃生”。他是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的教师,他的手机通讯录里多了一个好友。

  这位好友是河南巩义米河镇高庙村一汽车维修店老板,名叫刘松峰。7月20日,他驾驶铲车,在山洪中救下了张立涛一行69人,其中65人是高校新入职教师,而且半数是博士、硕士。

  7月22日,刘松峰告诉封面新闻记者,在积水中,铲车几乎无法刹车,救人时他也曾感到害怕。他并不是专业的救援人员,而是家被洪水冲垮后临时来到高庙村的避难人员。

  张立涛表示,他带队,刚刚结束为期一周的入职培训,原本打算返回郑州,却遭遇山洪。“命悬一线,可以说是我一生中离死亡最近的一次。”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事发现场:

  60余名博硕被困大巴,司机开铲车救援

  7月20号中午,跟着村支部副书记杜新玉前往避难点的路上,刘松峰听到了呼救的喊声,“说下面有两个大巴车,叫赶紧下去救人。”雨太大,他没有看到是谁喊的,就先带着绳子下去了。

  他们所在的山坡下方是一条国道,此时已经被洪水占领,分不清积水区和不远处的汜水河,两辆大巴车被洪水冲向国道一侧,其中一辆车轮被卡在加油站旁的下水道里。隔着20来米,刘松峰和杜新玉把手中的绳子扔向下方,刚扔出去便被狂风暴雨吹回来。

  困顿中,刘松峰突然问,你们这上面有没有铲车?避难点仲发新材料公司的人告诉他,有铲车,但是没钥匙,也没人开。“我说我能给他启动,我也会开,我就上去了。”刘松峰随手捡了个类似螺丝刀的东西,撬开盖子直接把电线连起来,启动铲车后便向下开去。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上下一趟不过六七分钟,回到路边时,水已经淹没大巴车发动机。杜新玉提议,先把道路边阻挡救援的围墙推倒,便于通行。然而墙塌后,前面仍然是不知深浅的积水,没有人知道往前一步会不会被吞没。

  此时大巴车已经被水流冲击的左右摇摆,幅度近半米,“当时看着非常吓人,不能再等,我就开车试探着一点点下去,走到大巴车跟前时已经刹不住了,刚好顶到车上,”刘松峰说。

  他们选择的是靠近加油站的那辆大巴,有许多人已经砸碎玻璃爬了出来,一棵树倒了,有人骑在树上,有人抱着加油站的机器,还有人待在车顶和车里的逃生口附近。

  刘松峰驾驶着铲车,将铲斗举到跟车顶一边高,看着师生们一个个从逃生口爬出来进入铲斗。中间好像有人划伤了手,刘松峰已经记不清了,甚至连这40余人究竟被转运了几趟他都记不清。“可能是3趟,也可能4趟,我当时太慌了。”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一辆车上的人安全转移,一位张先生着急地让他赶紧救另一辆大巴上的人,那辆车在河边,再晚了怕车掉进去。“我说真去不了,太远了,路上水至少有1米78深,水流又急,车过去的时候侧面冲击大,稳定不住的话我也会被冲走。”杜新玉指着上方的小路说,铲车能从那开过去。刘松峰倒车调头走上小路,车斜着插进去,一边是铁路,一边是墙,与大巴车同向顺着水流停下。

  “我没有数那辆车上有多少人,是一次性端过来的,下来之后我听人家说是18个。”刘松峰说。靠近大巴车时,有一位女士站在墙上,水已经漫过墙,她一手捞着树枝,一手抱着孩子,手都在发抖。“如果用绳子来救的话,抱着孩子就没法上来了。”刘松峰庆幸道。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救援结束后,热心村民拍下了开铲车的男子照片

  铲车司机:

  家里被冲垮来避难,想到兜着一车人命很害怕

  在被困者眼中宛如天降神兵的刘松峰,在救人过程中心里一直很害怕。“那是人啊!东西摔坏了没事,那是人啊,一车人!”想到人们已经安全转移,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尽管心里有种种恐惧,刘松峰没有想过放弃救人。他说,“我当时不知道他们是老师,以为那是一车孩子,年龄看着都不大。我也是两个孩子的父亲,孩子搁上边儿都在哭。我没有绝对的把握,但是一定要下去试一下,要是翻了那就没办法,如果不施救,我以后良心都过不去。”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刘松峰不止“敢”救,他也“能”救。从2001年至今,他一直从事维修工程机械,2004年以前是开铲车的司机。“我们出去经常救援铲车,车坏到路上了,我们就把它接上电开走,不会有手生这种问题。”

  他家里原本开着一家修理厂,在这场大雨中全部被冲垮,积了半米深的淤泥。“家里除了人是好的 什么都没有了。两辆车被泡了,房子淹了,修理厂全部冲完,啥都没有了。”

  刘松峰告诉记者,他办修理厂时在农村信用社贷款了10万块,现在还钱有些艰难,只能走一步说一步。“家里头房子装修还算好,加上电器至少得10万块钱。我的车值个10万多,厂里边大概是十六七万,算下来损失至少三四十万吧。”刘松峰语气有些苦涩,还是说“没办法,只要人还在,啥都会有的。”

  目前,刘松峰的父母还困在老家,自己在高庙村的避难点过渡。他说,米河镇现在好多人都是没地方住,在外边打地铺。政府也尽最大的努力了,但是受灾人太多,所有能安置的都安置满了。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带队教师:

  手机通讯录里多了一个“救命恩人” 要专程感谢

  7月22日,获救者张立涛告诉封面新闻记者,他们一行65人是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的教师,博士占一大半,一小部分是硕士,由他带队,刚刚结束为期一周的新教师入职培训。

  张立涛表示,20日上午,他们分别乘坐两辆大巴,从竹林镇返回郑州,车辆行至米河镇高庙村时,洪水飞速上涨,大巴很快便不受控制。“车子来回被水冲,一会儿横着冲,一会儿竖着冲,我们被冲到了路和河道的中央,被卡在墙那块了,司机也在大哭。”

  “那时水已有车窗这么高了,大概有1米7左右。洪水扑面而来,车窗玻璃好多都变裂纹状了。而且当时我眼睁睁看到,斜后方一辆红色的8轮大货车被水冲走。”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张立涛表示,他们也尝试采取了多种自救方式,他带头敲碎了大巴车的车窗,把窗帘取下做成绳子,让老师们抓着绳子以防被冲走。下车后,他们站到了路边1米高的墙上,但积水仍高至膝盖处。

  在张立涛一行人一边自救一边等待救援时,前来查看水势的刘松峰刚好注意到了他们和两辆受困的大巴车。“附近公司有铲车,刘师傅刚好会开,他打碎玻璃进到铲车,电打火把车启动,分批次把我们全都救了出来。”

  张立涛告诉记者,在他的手机通讯录中,刘松峰被备注为“救命恩人”。等洪灾过去后,他将专程前来拜访刘松峰以表达感谢,“这次经历永生难忘,我们应该是生死之交。”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5 10:5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