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赴郑州5号线喊话女丈夫确认遇难:隧道内发现遗体

京港台:2021-7-26 19:20| 来源:澎湃新闻 | 评论( 5 )  | 我来说几句


赴郑州5号线喊话女丈夫确认遇难:隧道内发现遗体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邹德强,你从没让我失望过!”

  赶赴郑州地铁5号线寻夫的上海女子白女士的这句话,让很多人心酸落泪。但很不幸,失联超过四天后,邹德强的遗体在地铁隧道内被发现。

  7月26日下午,澎湃新闻从其家属处获悉,已确认邹德强遇难,他的遗体于25日凌晨在地铁隧道内被发现。

  邹德强的朋友赵先生告诉澎湃新闻,25日,救援人员在地铁里搜救出一具遗体,随后通知家属去殡仪馆辨认。26日上午,经DNA对比,确认系邹德强的遗体。

  26日13时6分,邹德强的朋友汪先生发布的朋友圈写道:邹老师,一路走好。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7月20日晚,受强降雨影响,积水灌入郑州地铁隧道,地铁5号线列车在海滩寺街站和沙口路站隧道停运,多名乘客被困,通过微博等方式求救。救援人员随后疏散群众500余人。约24小时后,仍有网友发文称,有搭乘该地铁的亲友失联。其中包括邹德强。邹德强的同事小王称,当时水太大,将他们冲散,他再也没见到邹德强。

  郑州市轨道交通有限公司运营分公司官方微博@郑州地铁22日发布消息称,20日18时许,地铁5号线一列车因特大暴雨被困区间,500余名乘客获救,12人不幸罹难。

  此前报道:

  

  上海女子赴郑州地铁5号线寻夫 男子同事:目睹他被急流冲走

  白女士告诉记者,丈夫从上海到河南出差,在与丈夫断开联系后,她从新闻上得知了郑州暴雨导致地铁倒灌的消息,但再次拨打丈夫电话时已无法接通,她开始联系与丈夫同行的同事,并决定从上海赶到郑州。

  后来丈夫的同事告诉白女士,邹德强在自救过程中”被水冲走了“,坚强的白女士仍抱着希望,觉得丈夫仍有一线生机。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但是我觉得还是希望可以(救出他)

  因为我很想相信他,

  他也没有让我失望过。”

  在此之前的7月21日早上9点半,

  网上就曾有人在找郑州失联的同事

  公司同事郑州失联,

  怎么可以联系到当地救援中心??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当时的发帖人很着急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而这条帖子里所找寻的同事

  正是白女士的丈夫邹德强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同行同事回忆

  “我眼睁睁看着同事

  被卷入隧道激流”

  据北青网报道,21日晚,从上海到河南郑州出差的王先生讲述了20日晚上他和同事邹德强在郑州地铁5号线内发生的事情。

  “我眼睁睁看着我同事坠入到隧道里的急流之中,被水冲走,最近的时候,我们只有几米的距离,我却没办法救他。”

  王先生介绍,他和邹德强平时在上海工作,邹德强于19日刚刚抵达郑州,“20日上午,我俩分头行动,下午在酒店会合,打算一起出门办事。”但此时,酒店外已经乌云密布,大雨如瓢泼般倾泻在他们所在的城市。

  王先生回忆说,当时雨越下越大,他们已经打不着车了,便乘坐郑州地铁5号线前往办事的地方。“一共也就5、6站,去的时候一切都很正常,没想到回来的时候发生了意外。”

  “当时在沙口路站附近,车忽然停下来了,开始我还很奇怪发生了什么,但眼见着窗外隧道里急流顺着车厢的两侧急速流淌,水位已经有接近半个车窗高了。”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王先生回忆说,当时他和邹德强坐在列车最后一节车厢,看到地铁司机沿着车左侧的一条检修通道走了过来,进入了列车尾部的驾驶室,“我觉得当时司机可能是想要把列车往回开,但是刚刚走了10米左右,就听到如同闪电一般的一声巨响,整个列车都停住了。”

  在此期间,车厢外的水开始进入车厢,不少乘客站到了座椅上,尽可能避开积水。“司机又回到列车头部,打开了左侧的一扇门,让乘客们从左侧的检修通道离开列车,这个检修通道和列车之间有些距离,乘客下车后,要蹚一段水,才能上到通道上。开始的时候,很多乘客蹚水逃生了,但随后水流越来越急,很多乘客就不敢下车淌水了。”王先生说。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图|紧急疏散时一旁像黄河一样的洪水

  “当时的情况是,列车的左侧偏低,右侧偏高,司机见左侧下车有风险,就打开了右侧的一扇门,因为右侧的车门位置高一些,逃生时可以离水面远一些。”但是列车右侧的隧道处没有检修通道,只有一些管子和成簇的线缆,司机演示了如何用手攀着这些线缆、管子,一点点向站台方向移动,王先生说:“我觉得当时我没办法用理性去思考如何逃生,只是可能比留在车厢内更好,我和邹德强都决定跟着司机走。”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王先生回忆说,当时从列车右侧逃生的一行人中,他大约走在第7位,邹德强则在他前面,中间隔了两个人,大家跟着前面的人的动作,手抓着线缆,有时能感受到脚下有管道,把脚放在上面可以省不少力气。“我们顺着线缆攀爬,脚下就是激流,其实我们的位置距离站台只有大约100米左右,但当时感觉时间非常漫长。”

  就在这时候,在王先生前面的邹德强不知为何滑落到了滚滚激流之中,“我眼睁睁看着他从我身边几米的地方,被激流卷走了,此后生死不明。”这一幕让在场的所有人不寒而栗,王先生回忆说,当时他先是用手抓着线缆,后来干脆用手肘紧紧夹住线缆,“即使到现在,我的手肘处还有当时夹着线缆留下的淤青。”

  不久,救援人员赶到现场,救出了车厢内的被困者和“挂”在线缆上的王先生等人。抵达站台后,王先生迟迟没有离开,不断向乘客和救援人员询问邹德强的下落,“但我没有得到有价值的反馈。”在站台上,王先生看到一些乘客被人平放在地上进行抢救,但一些人仍不幸失去了生命体征。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我在逃生前,把衣服和背包、手机等全部扔在了车厢里,获救后,我找站台工作人员借了一部手机,先给我妻子报了平安,然后联系我的工作单位,把邹德强失踪的情况汇报给领导。”直到21日凌晨3时许,王先生才离开地铁站,到相关部门提供的安置点休息,到了凌晨5时许,天色开始发亮,王先生跟着一些获救乘客离开安置点,返回到自己的酒店。

  21日下午,王先生试图到郑州收治获救者的医院寻找邹德强的下落,但无奈遇到积水断路,没能赶到医院。

  而邹德强的另一名朋友在医院获悉,邹德强并未被送到这所医院。“目前我们已经把情况汇报给了公安部门,但还没有关于邹德强的确切消息。”王先生说,由于曾计划蹚水离开车厢,他和邹德强逃生时都脱了上衣,邹德强落水前穿着一条黑色运动长裤,手腕上戴着一只有皮带的手表。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6 23:0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