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拿到录取信后,她反手就举报了给孩子补课的老师

京港台:2021-8-11 06:44| 来源:王耳朵先生 | 评论( 80 )  | 我来说几句


拿到录取信后,她反手就举报了给孩子补课的老师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01

  拿到录取通知书后,她反手就举报了给孩子补课的老师:世道就是这样开始变坏的...

  距离郑州那位开挖机的小伙,冒着暴雨帮人拖车收费50块,被骂趁火打劫发国难财,要报警把他抓走的事情才过去没几天。

  网上又一则爆料,叫人匪夷所思。

  辽宁沈阳,一位家长的两个双胞胎小孩,要参加中考。

  她找关系,委托了中间人,这才请到一位物理老师,给两个孩子补课。

  按理来说,老师补课不对,教育部印发的《中小学教师职业道德规范》里明确提出,公职教师在外补课是违规的。

  但这件事,背后有着更大的“是”与“非”。

  据老师本人叙述:

  一起补课的有四个孩子,补了15天。

  其中有个孩子是该老师亲戚家小孩,不收费,另外三个小孩,一个孩子一节课收费100元。

  双胞胎家庭,应该交6000元。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交钱时,家长讲价,要少收一千元,老师没有同意。

  最终收取三个孩子共计9000元的费用,两个老师分。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网传老师自述

  一段时间的风平浪静后,魔幻的一幕来了:

  双胞胎补完课,顺利收到了高中录取通知书。

  这名家长,向教育局实名举报了帮她两个孩子补课的物理老师。

  这段时间,正值最严“双减”令出台。

  有人举报,教育局立刻着手调查处理。

  老师接到局里电话,被通知去谈话。

  过程中,他得知双胞胎家长暗地里教唆孩子在补课时录了音,还提供了转账截图。

  人证物证俱在,老师哑巴吞黄连,当场就主动把全部补课费用退回给双胞胎家长。局里说随后再做处理,先看家长态度如何。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网传老师自述

  中间人知道这件事后,觉得自己害了老师。

  他主动拿出1000块钱,老师也拿出1000块钱,让中间人带着这笔钱去找双胞胎家长私了,恳求对方撤回举报。

  双胞胎家长收下钱,爽快地答应了。

  然而没过多久,局里通知老师去正式写材料。

  很可能,双胞胎家长明面上拿了钱,背地里却食言了。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这位老师最后说道,教育局领导当时意味深长地问了一句双胞胎家长:

  是你主动邀请老师补课的,并且托的熟人,课补完了,你来举报老师?是这样的吧?

  家长给予肯定并且补充说:

  是的,他亲戚孩子是免费的,我两个孩子为什么不能免费?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02

  这让我想起两年前,山东聊城市肿瘤医院那场闹得满城风雨、曾被喻为现实版《我不是药神》的“抗癌假药”案。

  王女士74岁的父亲,患有小细胞肺癌、膀胱癌和肝癌(晚期,由小细胞转移),经多家医院手术、治疗无果。

  她得知这里的肿瘤科主任陈宗祥医术高明,病友皆说他“在癌症方面医术很好,很负责任”,便专门托医院另一名门诊部主任的关系,将父亲送入了陈医生的病房。

  转院治疗一段时间后,王女士的父亲未有好转迹象。

  出于医者的职业操守和责任,陈宗祥告诉王女士有一种未在中国大陆上市,但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批准,可用于治疗晚期肝癌的抗癌靶向药“卡博替尼”。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印度(专题)版“卡博替尼”

  这药可能会有效果,但他没有渠道,得家属自己想办法。

  根据聊城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对此事的通报:

  “患者复查提示疾病进展,治疗效果差,预后不佳,主治医生陈宗祥建议使用卡博替尼,让患者家属自行购买”。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一周后,买不到药的王女士,再次苦苦哀求陈医生施以援手。

  陈宗祥想到病房里另一位病患的家属曾代购到这种药,就告诉了王女士。

  两家人曾同住一个病房,一个住最南边的床,一个住最北边的床。

  出于病友互助的好心,也不忍看王女士哭诉求药。

  那位病患家属把自己父亲的救命药,以购买原价转让给了王女士。

  转账的时候,他对药的价格记不清了,就告诉王女士13000不到,王女士家属主动说凑个整数,转了13000元整(实际购药价格是12600元)。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天不遂人意,王女士的父亲病情恶化太快,在服用了一瓶半“卡博替尼”后,依然去世了。

  父亲去世,王女士顿时换了一副嘴脸。

  她极尽泼妇之能,在医院众目睽睽之下,用杯子砸陈宗祥医生,还破口大骂,言语污秽不堪。

  其他癌症病人不堪忍受,录下现场录音。

  然后,她通过市场监督管理局向公安局提出控告,以当初转账那400块钱的差价为由,咬死陈宗祥联合病患家属,向她销售假药。

  中国《药品管理法》第四十八条规定,只要是没有获得药监部门或其他部门批准的药物,在中国一律按假药论处。

  也就是说,“卡博替尼”的“假”,不是药品成分假,而是法律意义上未得到合法认定。

  (2019年8月26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政策法规司司长刘沛表示,新药品管理法修订,没有再把未经批准进口的药物列为假药。)

  山东电视台采访陈宗祥时,他说:

  “我知道这个是假,但是这个假药和真正的成分假是两回事。

  我作为医生,初衷只有一个,就是尽量为病人延续生命,这是唯一的目标,从未从中获利。”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走完一系列法律程序,聊城市公安局确认陈宗祥和好心送药家属并未牟利,不构成犯罪。

  只不过,55岁的陈宗祥,被撤去科室行政职务,被罚暂停一年执业活动。而他未来的职业生涯,怕也会大受影响。

  取保候审回家当天,他精神恍惚,“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再往后,新京报记者前去采访时,陈宗祥呆呆地坐在家里,苍老了许多。

  他喃喃自语,说自己不再想当医生了。

  “我只是好心救人,我只是好心帮人,怎会落得如此结局?”

  03

  这两件事,实在是太像了。

  一个为了孩子的成绩,托关系,补完课,过河拆桥,利用禁止补课的法规,反手向老师开一枪。

  “有‘两减’的政策,你那6000块就是‘顶风作案’的违规所得。你不给我便宜,看我弄不死你。”

  一个为了亲人的健康,找熟人,吃完药,卸磨杀驴,钻卖假药的法律空子,把尖刀对准救命的恩人。

  “堂堂主任医生明知‘假药’还向病人介绍,你违背医德,还伙同别人卖药多收400块钱,我要上诉到底!”

  他们高举着“正义”的大旗,却用卑鄙下流的手段,干着最令人不齿的勾当。

  在道德的泥沼里,滚了一身的污泥浊水。

  那位物理老师是否会获得行政处分,还未可知。

  也许,少了一个有能力的老师,缺了一位热心的医生,并不影响世界的运转。

  然而可怕的,是往后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对那位家长来说,一次补课让你的孩子暂时摘掉了“学渣”的标签。

  可你这一连串自作聪明教唆孩子设计陷害老师的行为,无异于亲手在孩子头上织了一顶“人渣”的帽子。

  父母心术不正,孩子长大会怎样?

  这对双胞胎,往后在学校和社会,要面对的道德审判,也是一道坎。

  毕竟,你拆完了这座桥,后面遇上的河,谁还愿意帮你过?

  而在医疗领域,陈宗祥的事情曝光后,知乎答主@菲利普医生 说出无数医生的心声。

  “好不容易有一个医生敢跟病人讲最新的癌症治疗方法,敢跟病人推荐购买药物,敢于给病人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现在谁还敢做一个好医生?!”

  一些医院下达紧急通知,全线排查是否存在购买、使用或向患者推荐未经批准药品的情况。

  哪怕在国外被证实有效的药,一律不允许出现。

  而这些,原本可能成为绝症病人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层层束缚之下,受到影响的,是每一个食五谷杂粮,可能某一天健康受到威胁的普通人。

  而当同病相怜的病友们,有了这件事作为警醒,还会抱团取暖吗?

  这些投以热情、良心,却被回以仇恨和蓄意报复的人,他们,还敢吗?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04

  有时候我在想,

  为什么愿意做好人的人,越来越少?

  为什么发出正义的声音,成本越来越高?

  原因当然很多,但一个又一个,看似不起眼,却假借扭曲的“善”意打着自己如意算盘的、可怜又可恨的精致利己主义者,难辞其咎。

  毕竟一锅熬的再久再香的白粥,只要掉入一粒不及米粒大的老鼠屎,照样能在毫秒之中令人胃口丧尽。

  最后,借用两段话。

  “我激荡(电视剧)在这绵绵不息、滂沱四方的生命洪流中,我就应该追逐洪流,而且追过它,自己去造更广、更深的洪流。

  我如果是一盏灯,这灯的用处便是照亮那多余的黑暗。

  我如果是海潮,便要鼓起波涛去洗涤海边一切陈腐的积物。”

  “我点燃了一束火炬,在黑暗里照亮前方的道路,以为可以唤醒更多沉睡的人,一齐高举火炬,驱散阴霾。

  却不知点燃火炬的那一瞬间,暴露了自己的位置,被背后射来的冷箭,封喉致命。”

  前者,是各行各业里,无数个奔赴理想的人的初心。

  惟愿这初心,再不被现实中那躲在暗处的冷箭,射得支离破碎。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8-12 11:2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