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马步芳声名狼藉 后人至今被当地人评头论足...

京港台:2021-9-10 05:16| 来源:历史逆时针 | 评论( 8 )  | 我来说几句


马步芳声名狼藉 后人至今被当地人评头论足...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本文仅供参考。

  1980年代后期,原国民党军政人员在建国前的行为不再受到追诉之后,马师援夫妇从埃及回青海探亲。

  马师援的父亲马步康,是马步芳的堂弟,曾任马家军骑八师师长。

  马师援探亲之外,还要办一件大事:为儿子找个媳妇。

  马骅,马步芳堂兄马步荣的外孙女,便由其父包办,也算是五伏之内的亲上加亲,嫁给未曾见面的马师援的二儿子。

  当时的马骅只有十八岁,长得高挑白皙,是临夏远近闻名的小美女

  马骅感到纳闷:万里之外的埃及,怎么还有一门从未听说过的亲戚呢?

  事情要从解放前夕说起……

  逃亡之路

  1949年8月26日拂晓,身在西宁为民巷私邸的马步芳,一夜没有合眼,等着兰州前线的消息。

  电话打不通,电台联络也中断了。直到天色放亮,儿子马继援才派人赶到西宁,报告兰州丢了,马家军残部正向西宁溃逃。

  46岁的马步芳长叹一口气,来到西厢房内的“公德堂”,一面亲自拟定外逃的家族成员名单,一面吩咐把私邸里的黄金、白银以及古玩字画等,运往乐家湾机场。这些搜刮的民脂民膏,塞满了4架飞机。

  8月27日,马步芳带着家小、亲属、亲信、随员等,乘机飞往重庆。

  由于黄金白银太多、太重,加上夜里下过一场大雨,飞机竟然飞不起来。

  无奈,马步芳派人卸下31箱金条、121箱白洋。负荷减轻之后,飞机才升上天空,带着马步芳一行逃之夭夭。

  逃至重庆不久,马步芳又飞抵广州,向李宗仁报告西北战事失败经过,并向李宗仁告假,提出要去阿拉伯朝觐。

  已经逃台的蒋介石下令,让他不要出国,尽快重返西北,收拢残部,转战青藏。马步芳情知败局无可挽回,这实际上是叫自己去送死。他不寒而栗,萌生去意,借口先安顿家眷,溜到香港(专题)。

  10月初,马步芳因擅离职守,受到“撤职议处”的处分。

  再呆下去后患无穷,马步芳决定出走。

  1950年初,在港滞留3个多月后,马步芳携家小和马步康、马步銮、马步龙、马步鳌、马骤、马步瀛、马继融及其家属共200多人,包乘欧亚公司四架专机,飞往沙特阿拉伯的麦加。

  青马集团在败逃之际,又一次发生了动荡和分化。

  马步芳的忠实心腹、原财政厅长冶成荣,到港后由于分金不均,与马步芳公开闹翻,便留在香港经商;马步芳的岳父马妙如和其子马全礼不愿出国,返回了大陆,马全义、赵珑、赵佩、高文远等人逃台;马步青一家留住香港。

  到了沙特,他们买了4部车子,住在麦加一家旅馆。

  马步芳等人自幼生活在大西北,一下子来到炎热的中东,生活和气候方面很不适应,马步芳的三弟马步瀛中暑身亡。

  在异国他乡埋葬了三弟,马步芳等迁往海港城市吉达。这里气候凉爽,是各国领事驻地,还保留着国民党的外交机构。在临时代办王嘉祥的安排下,马步芳决定搬到埃及的开罗定居。

  1950年5月,马步芳一行坐海轮穿过红海,抵达开罗,由王嘉祥陪同晋见了埃及国王,获得在埃及侨居的许可。

  他们定居在开罗郊外的住宅区马尔地33号。

  马步芳在这里买下二幢房子,一座13层大楼,为随行人员及家属亲眷占用;一座二层别墅经过改造,内部陈设如同王宫,为马步芳及其七个老婆所居,。

  他们还买了3部汽车,雇用了一个会做中国菜的埃及厨师。

  为了不坐吃山空,马步芳投资开办了一家舞厅和三家酒店,作为一行人的收入来源。

  荒淫生活

  马步芳之荒淫无耻,在国民党上层实属罕见。

  在青海时,他公开扬言:“生我、我生者外无不奸。”部属的妻女、家族的胞妹、侄女、兄嫂、弟媳,都难逃他的魔爪。

  在埃及,失去了往日的权势,又找不到出路,马步芳内心苦闷,其荒淫本性更加暴露无遗。酒店的女侍者、舞厅的舞女、部属的家眷,甚至连他的外孙女,一一遭其奸淫。

  邻近的埃及居民看到马步芳妻妾成群,大为诧异,以为他拐了别人的老婆,经常当面骂他,还向警察举报。

  初来乍到的马步芳吓得不轻,赶紧把妻妾送人。别人说养不起,他又贴上一点钱。等到风声(电视剧)过后,又去硬讨回来。

  此后,马步芳对女眷们管理十分严格,不许轻易离开驻地,,不许与陌生人说话,不许学阿拉伯语……

  1957年,中国同埃及建交。马步芳担心生变,便行贿2000两黄金,谋得一个国民党驻沙特“大使”的职位,带了一部分人来到利雅得。

  马步康等部属以及家眷,则留在埃及,照管酒店、舞厅等产业。

  1961年春,马步芳和五姨太马月兰反目,闹出一起惊天丑闻。

  马月兰是马步芳的堂弟马步龙的女儿。马步芳去开罗时,她和家人随行。马步芳看上了侄女的美貌,威逼利诱,强行纳她为妾。

  到沙特后,马月兰住在吉达海滨的住宅里,不能外出,不准与任何男人接触,生活十分乏味。不料,马步芳又瞄上了马月兰的母亲和她的两个妹妹,逼她写信去埃及,叫她们来沙特“一同生活”。

  马月兰无法忍受这种母女、姊妹同受蹂躏的耻辱,坚决不从,却遭到马步芳的不断折磨。

  “参赞”宋选铨的妻子罗玮达是南斯拉夫籍,精通五国语言,女权意识强,十分同情马月兰的遭遇,于是帮她逃出虎口,藏身于自己的住宅。

  马步芳气急败坏,下令在“大使馆”院子里挖了一个大坑,准备活埋宋选铨夫妇,随后亲自带人去宋的家里捉人。

  宋选铨和马月兰跑到阳台上,向外大声呼救。

  “使馆”官员闻讯赶到,力劝马步芳以“党国声誉”为重,忍下一时之气。马步芳下跪磕头,恳求对方别把“党国”和“家事”混为一谈。

  说完,马步芳爬起来,和站在阳台上的马月兰对骂。

  宋选铨会讲阿拉伯语,就向围观的沙特行人大爆马步芳的丑事。当时约有800人在场围观,群情激愤,造成交通堵塞。

  沙特外交部赶紧出面调停,把马月兰护送出境。从黎巴嫩直到香港,马月兰一路控诉,让马步芳丢尽脸面。

  很快,沙特华侨的信件似雪片飞来,联名控告马步芳“乱伦逼婚,迫害侨胞”。华人(专题)报纸上尽是“踏花归来马蹄香,风流大使太荒唐”;“后宫多佳丽,侄女充下陈”等标题。

  最后,在各方压力下,由马步芳“自请辞职”了事。

  马步芳在沙特弄得声名狼藉,埃及也不欢迎这个丑类回来。从此,他就一直躲在吉达的公馆里消磨时光。

  1975年7月31日,马步芳客死异域他乡,终年73岁。

  后人受累

  马骅来到埃及,嫁给马步康的二儿子之后,才发觉自己上当了。

  一直呆在埃及的马步康,娶有四个老婆,前两个老婆都未生育;第三个老婆为他生下一儿一女;第四个老婆生下一个儿子。

  马步芳这棵大树倒下之后,马家的后人大都没作为,逐渐沦为路人。

  经过40年的坐吃山空,马家早已败落。马步芳当年买下的两栋楼、三座酒店、一家舞厅,都已经转手卖给他人。

  马骅远嫁8年之后,才第一次回国探亲,机票钱还是她自己打工自己挣的。

  如今,她的公婆早已去世,自己生育的两个女儿也已嫁人。

  这些年,马骅一直在外打工,属于挺辛苦的那类白领,主要为国内来的旅客提供一些导游、出入境之内的服务。

  在开罗生活了30年,她对当地情况很熟。比如黑色出租车没有计价器,有些司机很差劲儿;而白色出租车里面干净,有空调,一般都打表。在机场海关办理出入境手续时,工作人员一听她说的开罗话这么地道,很快就放行了。

  一次,马骅带游客去一家中餐馆,两名埃及青年在她身后评头论足,指指点点,说她是马步芳的后人,话里话外都是脏字。

  马骅倏地转身,一副浑不吝的样子,用当地土话悖然对骂。

  两名埃及青年一见这个架势,转身就跑开了。

  马骅至今耿耿于怀。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史海钩沉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9-10 21:4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