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中国“双减”冲击波 竟让美国大量打工人失业了

京港台:2021-10-18 03:39| 来源:Vista世界派 | 评论( 26 )  | 我来说几句


中国“双减”冲击波 竟让美国大量打工人失业了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中国的培训班市场扇了扇翅膀,美国的萨拉·基恩(Sarah Keane)就失业了。

  基恩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住在康涅狄格州的奥克维尔。2018年10月,她开始从事在线少儿英语教育头部企业VIPKid的兼职工作,她的学生几乎都住在中国。

  谈到自己的工作时,她说自己最大的惊喜是,很多学生邀请她进入了自己的生活,她也由此见到了一个更广阔的世界。有一次,她的学生在北京的一家餐馆里上课,对方将镜头推向了室外,基恩看到了林立的高楼大厦和闪烁的霓虹灯。“这太让人惊叹了”,基恩说。

  身在家中就能工作,对于基恩来说则是另一个好处。基恩持有心理学硕士学位,担任教师已经超过15个年头,在获得VIPKid这份工作后,她辞去了原本在幼儿园的全职工作,开始将重点放在在线辅导上。

  她从早上6点工作到10点,周五和周六从晚上8点半工作到午夜,月薪不比原本的全职工作低,同时还能让她留在家里照顾孩子。她说,她认为自己已经找到了“梦想的工作”。

  8月8日,基恩像往常一样上完了4小时的课,打开手机时发现自己常去的VIPKid脸书群组里已经炸锅了。很多人在讨论一条新闻:VIPKid发布官方声明称,该公司支持“双减”政策,不再在中国境外聘用外籍教师,即日起不再出售涉及境外外教的新课包;8月9日起,不再对老用户开放涉境外外教的课程续费。而在两天前,另一家英语教育平台GoGoKid已经通知外籍老师该项目的所有课程都被取消,该项目即将结束。

  美国在线教学招聘网站ESL Authority创始人昆西·史密斯(Quincy Smith)估计,中国大约有100家在北美招聘英语教师的在线教育公司。根据远程兼职求职网站FlexJobs的说法,在线家教现在已经是美国最常见的远程工作。据不完全统计,VIPKid在北美雇用了7万名外教,哒哒英语和鲸鱼外教培优分别有1万名以欧美为主的外教。GoGoKid在美国有约4000名合作教师,平安好学和魔力耳朵也分别有数千名北美外教。

  算起来,接近十万人。

  现在,所有大型教育平台都已经表示,将不再聘请境外人员开展培训活动。受此影响,基恩与其他北美教师,处于失业边缘。

  曾经:获得了时间和财务自由

  每天早上5点,奥特恩·弗莱彻(Autmn Fletcher)走进她在伊利诺伊州蒙茅斯的书房,打开笔记本电脑,正好赶上教放学回家的中国孩子们英语。

  弗莱彻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她已经做了快三年在线英语家教,教的中国学生大多是5到11岁的孩子。她用家用笔记本电脑、耳机和网络摄像头搭出了一个基本的教学平台,辅以白板和闪卡等各种教具,教基本的英语语法、日常会话、英语习语和歌曲。

  聘请弗莱彻的VIPKid在2013年成立时只有10名教师和少数学生。它现在是中国最大的在线英语辅导平台之一,在线学生达到80万名,遍布63个国家和地区,但其中大部分还是在中国。

  据VIPKid官方介绍,其教师必须以英语为母语,持有学士学位,并可以在美国和加拿大(专题)合法工作。求职网站FlexJobs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萨拉·萨顿(Sara Sutton)说:“在线辅导工作特别适合那些想找低门槛工作且受过大学教育的美国人。对于生活在农村、通勤时间长或经济机会少的地区的人来说,这也是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选择。”

  开始做家教之前,弗莱彻在销售和市场部门工作,由于她所在的小镇就业机会非常少,她要开一个多小时车去邻市工作。“我天天都得早出晚归,儿子在托儿所里也常常生病。”

  2018年,弗莱彻出了一场严重的车祸,全身有13块骨头撞碎。当她躺在医院病床上,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走路时,她想:要靠什么谋生呢?

  一个偶然的机会,弗莱彻注意到脸书上一个朋友通过网络教中国孩子英语,这引起了她的兴趣。她申请了这份工作,2018年12月,弗莱彻拄着拐杖去芝加哥(专题)参加了面试和培训。

  弗莱彻说,这份工作给了他们一家巨大的缓冲,令她从车祸中慢慢恢复过来时不需要担心家庭收入锐减,每天上午9点结束工作后就可以陪孩子们玩儿。同时工作也赋予了她自信,“我虽然在家里,但并没有失业,孩子们都知道每天有一段时间不能打扰我,‘因为妈妈在工作’。”

  在美国,中国在线英语辅导平台令许多全职妈妈像弗莱彻和基恩那样获得了宝贵的额外收入,许多公立学校的老师习惯于在各个假期上网课贴补家用。除此以外,这也让一些人得以探索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

  每天只需要50美元你就可以背包旅行,这是洛基·特里法里(Rocky Trifari)盘算出来的数字。特里法里从美国名校毕业,从高中起他就想周游世界,在2017年面试成功后,他终于获得了VIPKid的教师工作,他的梦想立刻成真了,他在没攒一分钱的情况下开始去各国旅行,第一站就设在了中国,他还给自己取了个中文名,叫泰山。

  毕竟,这份工作不需要到固定地点坐班,只要有网络就行。他每周工作7天,每天赚125-200美元,这种经济和时间自由令他能在工作之余去了世界上15个国家,与此同时,他还学会了说中文和西班牙文。

  特里法里算了算,这些年来,他教过1000多名中国学生,他在自己的博客中写道,“家长们会告诉我们,他们的孩子有多么期待课后的英文课。我的学生是如此的可爱和勤奋。我钦佩他们对学习的专注。”

  可爱而疲惫的学生们

  在VIPKid和GoGoKid等平台的社交媒体群里,很多老师们热情地谈论他们的学生。他们显然喜欢自己的中国学生,跟特里法里一样,许多老师表示中国孩子们聪明、勤奋、尊重老师,很多孩子的英文能力超前,甚至还会说第二门外语。

  这不但是中国孩子学习外语的机会,也是北美普通人认识、了解中国年轻群体的一个通道。

  很多人和孩子们的家长也建立起了友谊,一位名叫伊丽莎白·D的老师说,她跟很多家长成为好朋友,一些学生假期来美国游学时,会专程跟她见面,这样的联系让他们彼此间在文化上相互理解。

  但这些老师们也表示,他们确实理解中国的“双减”政策,几乎每个老师都说,他们看到孩子们非常疲惫,有时候,也能看出学生并不愿意上英文课,因此旁边始终会坐着一位虎视眈眈的家长。

  克里斯蒂·亨特(Kristie Hunter)在GoGoKid工作了三年,她说,老师们都知道中国的新年、中秋和五一、十一黄金周是公认的教学淡季,那时候订课量会减少。

  但这并不是绝对的,“有孩子在一大家人围坐在圆桌前吃饭庆祝的时候上我的课”。亨特说,自己也曾发现一些学生很难在课堂上集中注意力,“他们跟我说,自己已经上了好几个课外班,还有一大堆作业没完成,也不知道会做到几点。”

  但一些老师辩解说,自己并不是罪魁祸首,亨特说,“事实上我的学生们说,上我的课对于他们来说是最放松的时候。”

  最后一课

  最近,许多外籍老师甚至比平时更忙碌。

  VIPKid和魔力耳朵等机构都表示,学生已经购买的课程不会取消,而家长们基本上也表示,与其获得退款,他们还是更希望孩子上课。弗莱彻说,她已经向剩下的学生开放了所有的预订时段,有些人还剩了30节课,有些人有数百节课——这可能需要一到两年的时间才能完成。

  一旦现有的预订课程全部完成,老师们在这些平台上的使命也将结束,这可能意味着他们需要尽快找到新工作。美国在线教学招聘网站ESL Authority的史密斯说,韩国、日本(专题)和俄罗斯等国家对在线英语辅导也有很强的需求,他的公司每个月有100到300个辅导空缺,但“最大的市场仍然是中国”。

  一些老师表示,尽管他们的在线授课会被监控,但家长还是成功地与他们在社交媒体上接上了头,一些家长和孩子只是想跟老师郑重地道谢和道别,另一些则已经开始讨论请老师继续给孩子或自己教英语。

  这个变化,无疑会对很多老师的财务带来巨大打击,但几年来他们已经对转换工作有所准备,而此前的兼职英语辅导工作也确实为他们的职业发展奠定了基础。

  自2019年以来,中国已经发布了一系列政策,以应对不合格外籍教师在市场上肆虐的问题。2020年,中国要求英语辅导平台不能满足于仅仅能说英语就行,而是要求老师必须提供可信的资格证书,接受更严格的背景调查。这已经将一部分教师挤出了这个市场。

  与此同时,疫情给美国的职业领域带来了很多变化,如今,“远程”受雇于一家大公司或常年在家工作的情况已经不再像几年前那么少见,老师们意外地发现,他们这几年为中国公司所提供的服务也让他们学习了宝贵的技能。

  弗莱彻说,在VIPKid的工作令她对英语教育的热情大增,2019年起,她开始在当地的教育倡导组织任英文教师。她说,也是因为这段时间为她提供了缓冲,令她同时开始了一份资产管理经理的工作。

  克里斯蒂·亨特说,几年的远程教学敦促她开发新的教学方法,更多地思考如何激发学生的兴趣和参与度,和以前在实体教室不同,她大量减少了对附带语言的使用,并增加对道具和其他视觉辅助工具的使用。这样的经验和技能令她成为了一名教师辅导员,教老师们如何适应网络教学模式。

  这可能是中国的教育巨头们事先未曾料到的——他们给美国的就业市场,也带来了新的变化。只是,这种影响不能再持续了。

  目前居住在中国的外籍教师未受影响,但英语培训业人士表示,这个市场充斥着不受监管的玩家和不合格的教师。

  根据国家外国专家局的一份报告,新冠疫情爆发之前,有40多万外国人在中国从事外教工作,只有三分之一的人具备资格,当中为数不少的人母语并不是英语,凭着一张未认证的教师证书和一张外国人的脸畅行无阻。

  国际学校、一线城市的公立学校和大公司往往会严格审查外教资质,进行彻底背景调查,以确保老师没有犯罪史,尤其是性犯罪史。但小型私营机构对此并不在意——不合格的教师和非母语人士的工资比有资质的人低得多。

  亨特说,有一名学生通过社交媒体与她重新取得了联系,她住在农村地区,当地英语教学水平不佳。“我真的很同情这个学生。”她说,“她的父母今天早上告诉我这件事时差点哭了,但我想,有这么高的英语学习热情,她总归会成功的。”

相关专题:美国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10-19 01:1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