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过去的一年,你“萎靡”了吗?

京港台:2022-1-13 06:13|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 我来说几句


过去的一年,你“萎靡”了吗?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一开始,我没有意识到这个我们共有的症状。朋友们说自己很难集中注意力。同事们说即使疫苗即将问世,他们对2021年也没多少期待。有一位家人虽然对《国家宝藏》(National Treasure)了如指掌,但还是再次熬夜观看这部电影。我早上6点醒来,不是马上起床,而是躺在床上玩填字游戏直到7点。

  这并不是倦怠——我们还有精力。这也不是抑郁——我们没有感到绝望。我们只是感到有些无趣、没有目标。这种现象有一个名字:萎靡(languishing)。

  萎靡是一种停滞和空虚的感觉。就像浑浑噩噩地度过每一天,透过雾蒙蒙的挡风玻璃看着自己的生活。这可能是2021年的主导情绪。

  随着科学家和医生努力治疗和治愈新冠带来的徘徊不去的身体症状,许多人正在与疫情相关的徘徊不去的情感问题做斗争。随着去年强烈的恐惧与悲伤渐渐消退,这样的情感问题令我们当中的一些人猝不及防。

  在疫情早期那些不确定的日子里,很可能你大脑的威胁检测系统——它被称为杏仁体——处于战斗或逃跑的高度戒备状态。当你了解到口罩有助于保护我们——但擦拭物品外包装并不能——你可能会养成一些习惯来缓解恐惧感。但这场疫情拖了很长时间,严重的痛苦状态让位于慢性的萎靡状态。

  在心理学中,我们认为心理健康是一个从抑郁到心盛(flourishing)的光谱。心盛是幸福的顶峰:你有一种强烈的意义感和掌控感,觉得自己对他人非常重要。而抑郁是病态的谷底:你感到沮丧、精疲力竭、毫无价值。

  萎靡感是心理健康中被忽视的中间地带。它介于抑郁和蓬勃之间的空隙——缺乏幸福感。你没有精神疾病的症状,但你也不是精神健康时该有的样子。你的能力没有完全发挥出来。萎靡会削弱你的动力,扰乱你的注意力,并使你减少工作的可能增加两倍。它似乎比重度抑郁症更常见——在某些方面,它可能是精神疾病更大的风险因素。

  这个术语是由社会学家科里·凯斯创造的,他惊讶地发现,许多没有抑郁的人也没有心盛。他的研究表明,在未来十年中,最有可能患上严重抑郁和焦虑障碍的并不是现在表现出这些症状的人,而是现在那些正在苦苦挣扎的人。来自意大利疫情卫生保健工作者的新证据表明,2020年春季处于萎靡状态的人被诊断为创伤后应激障碍的可能性是同龄人的三倍。

  处于萎靡状态的部分危险在于,人们可能不会注意到对愉悦的迟钝或驱动力的减弱,不会发现自己正在慢慢陷入孤独;人们对自己的心灰意冷无动于衷。人们看不到自己的痛苦时,就不会寻求帮助,甚至不会采取多少自助行动。

  即使你没有感到萎靡,你可能也认识有这种感觉的人。更好地了解萎靡能有助于你帮助他们。

  人们正在感受的东西有个名字

  心理学家发现,应对情绪问题的最佳策略之一是为其命名。2020年春,在疫情的剧烈痛苦中,《哈佛商业评论》有史以来发表的最热门文章是一篇将我们共同的不适感描述为悲伤的文章。在哀悼失去所爱之人的同时,我们也在哀悼常态的丧失。“悲伤”这个词给了我们一个熟悉的词汇,让我们理解那些不曾熟悉的经历。虽然我们以前没有经历过大流行,但我们中的大多数人经历过失去。这个词帮助我们把自己过去快速恢复的能力凝结为经验,让我们对自己有能力面对当前的逆境获得信心。

  让人萎靡的原因以及如何将其治愈,我们仍有很多要学的东西,但给它起个名字可能是第一步。起名字有助于我们消除认识上的模糊,让我们对了解一种曾经模糊的经历有一个更清晰的窗口。起名字能提醒我们,不只是你一人有这种感觉,萎靡是一种常见的、很多人都有的感觉。

  这个名字还让我们对别人问起“你好吗”时,有一个可被社会接受的回答。

  与其回答“很好”或“还好”,想像一下如果我们回答“老实说,我有点萎靡”会怎样吧。这会给有毒的乐观以一种令人耳目一新的陪衬,任何时候都要保持乐观是一种典型的美式压力。

  词汇库里添加了“萎靡”一词后,你会开始注意到它无处不在。午后的短暂散步让你感到沮丧时,那是萎靡。在你问孩子们网课上得怎么样后,你能从他们回答的声音中听到萎靡。《辛普森一家》中的角色每次说表示没兴趣或无聊的“Meh”时,也能听到萎靡。

  2020年夏,记者达芙妮·李发了一个关于“报复性熬夜”的推文,这个中文说法被翻译成revenge bedtime procrastination。李把这个说法描述为夜里不睡觉,以重获我们在白天失去的自由。我开始想,这个说法与其说是对失去控制的报复,不如说是对萎靡的无声反抗。它是在阴郁的一天寻找幸福,在孤独的一周寻找联系,或在永无休止的疫情中寻找意义。

  萎靡的解药

  我们对萎靡能做些什么呢?一个叫“心流”(flow)的概念可能是萎靡的解药。心流是沉浸在有意义的挑战或短暂联系中的一种难以解释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下,人们对时间、地点和自我的感觉会消失。在新冠病毒疫情早期,对健康存在感最好的预测不是乐观或正念,而是心流。那些更多地沉浸在他们所做之事的人设法避免了萎靡,保持了他们在疫情前的快乐感。

  起床后的文字游戏让我进入心流状态。把一整部电视剧在网飞上连夜看完有时也有这种效果——它把你带入一个故事,让你觉得与剧中的角色有关系,对他们的福祉感兴趣。

  虽然找到新挑战、令人愉快的新经历,以及有意义的工作是治疗萎靡的可能方法,但当人无法集中注意力时,就很难找到心流状态。早在新冠病毒疫情之前,这个问题就已经存在了,那时,人们曾习惯性地每天查看74次电子邮件,每10分钟就换件事做。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们中的许多人也一直受困于家里的孩子、世界各地的同事,以及老板日夜不停的打扰。对这一切也只能说Meh了。

  分散的注意力是密切关系和卓越的敌人。在一百个人中,只有两三人能同时做开车和记住信息这两项任务,而不影响他们在其中一项上的表现,或让他们两项都干不好。计算机也许能做并行处理,但人类更适合于串行处理。

  给自己一些不受打扰的时间

  这意味着我们需要设定界限。几年前,一家位于印度的《财富》500强软件公司测试了一项简单的政策:每周二、周四和周五午前不打扰员工。工程师们自行管理这个界限时,他们中的47%有高于平均水平的生产率。公司将安静时间作为正式政策后,65%的员工实现了高于平均水平的生产率。完成更多的工作不仅有利于工作表现,我们现在知道,日常的快乐和动力中最重要的因素是进步感。

  我不认为周二、周四和周五午前的时间有什么神奇之处。这个简单想法教给我们的是,要把不被打断的时间块当作财富来守护。这样做能消除没完没了的干扰,让我们有聚精会神的自由。我们能在吸引自己全部注意力的经历中找到安慰。

  集中在一个小目标上

  新冠病毒疫情是一个巨大损失。为了克服萎靡,人们可以试着从一些小收获开始,比如读一部侦探小说时找到凶手,或者玩七个字母单词填字游戏时的兴奋。通往心流的最清晰路径之一是一件刚好能应对的难事,一个让你伸展能力、增强决心的挑战。这意味着把每天的时间分配到集中精力解决一个对你来说重要的挑战上:一个有意思的项目,一个重要的目标,一次有意义的谈话。有时候,这只需要你向重新找回几个月来失去的精力和热情迈出一小步。

  萎靡不仅是我们脑子里的问题,也是我们所处环境的问题。只治疗个体不能让病态的文化康复。我们仍生活在一个身体上的健康挑战属于正常,但心理上的健康挑战让人耻辱的世界里。随着我们进入新冠疫情后的新现实,是时候重新思考我们对心理健康和愉快存在的理解了。“不抑郁”并不意味着人们不在挣扎。“不倦怠”并不意味着人们对工作兴奋不已。通过承认我们中的许多人感到萎靡,我们可以开始让静静的绝望得以表露,为走出心理学上的空白指明道路。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生活情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1-13 09:4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